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三十八章 火铠附体,老鬼变身

这名字听得让人诧异,不过这三人夹攻的态势却让我有些难受。
这一下可要了程程的小命。
我一愣,说那你们是?
他曾经在悬空寺茗菁阁的吴法和尚面前,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这并不代表他不行。
瞎眼老头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大声叫道:“不要。”
走了三步之后的老鬼,宛如魔神降世一般,而黄养鬼似乎感受到了危险,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而当老鬼纵身前扑的一瞬间,她居然吓得程程求救:“程程,帮我。”
然而当瞧见这老鼠头被火焰狻猊给咬死之后,她的脸上却是有充满了愤怒,悲怆地喊道:“贡布……”
你要么交出我师父,要么……
黄养鬼冷冷对老鬼说道:“你若有本事,尽管试一试。”
咔嚓……
她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命令得了那罗刹恶鬼?
我满腹疑惑,而这个时候老鬼却是已经和那双角罗刹激战了起来,瞧见两人恶狠狠地撞到了一起,居然没有任何花哨地紧紧相拥,在台阶下一阵翻滚,我的心中就一阵骇然。
他以为这火焰狻猊是发了疯,准备将我也给杀掉,却不料那火焰附体之后,竟然对我没有任何伤害,不但如此,还给我提供了一层几十公分后的火焰铠甲。
南海剑妖。
是他让我王明从一个一文不名的家伙,成长为如今的隔壁老王,能够有着如今的地位和修为,不至于像一个碌碌无为的家伙,又或者早已经难产死去。
www•hetushu.com只记得此刻,我得让这个骄狂的女人,付出代价。
这是卡帕多西亚力量的源泉,代表着死亡。
在修行界中,飞剑是一种让人心驰神往的标志性法器,它承载了无数修行者的梦想。
我感觉周遭的空气仿佛都被他这一口气给吸了干净,紧接着瞧见他向前走了三步,每走一步,他的身子就会增长十几公分。
这一交手,我才感觉到这两人,与之前的那五人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修为似乎要高出许多。
这一点让人极为诧异,说句实话,现如今的老鬼给我的感觉有些深不可测,就连我自己面对他,都有些害怕。
即便是对上了老鬼,她都显得游刃有余。
飞剑!
公主?
而随后,火焰狻猊朝着我喷了一大口的火焰。
越是感动,就越对这帮挑事儿的始作俑者心中愤恨。
我与程程的意志一边凝聚于半空之中,一边还得彼此较技。
试试就试试。
这火焰,与她身上那种隐隐的黑暗气息是犯冲的。
几十个玉面罗刹,未必能够比一个双角罗刹厉害,我要不是火焰狻猊和逸仙刀,哪里能够将她给赶走?
事实上,连老鬼都承认,这位蝙蝠化人的大妖,甚至能够与我们一战。
她显然跟这老鼠头的关系十分好,一脸恨意地对我说道:“你杀了贡布,你杀了他——他是我最好的仆人,从我出生开始,他就一直带着我,你居然把他给杀和_图_书了?”
这罗刹恶鬼,居然是听从程程的命令,这是怎么回事?
铛!
唰!
死!
程程怒声吼道:“我们是茶荏……”
我们面对着一切的对手,都有着一战的资本和勇气。
我的心中充满了担忧和疑惑,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瞧见两人停住了,然后老鬼站了起来。
老鬼并不是说空话的人,他深吸了一口气。
痛意蔓延到了手掌心处,我猛然一握拳。
凭着石中剑,一字剑便能够跻身天下十大之中,可见这飞剑到底有多厉害了。
事情就是这般简单,它就算是再强,在一头如此恐怖的畜生面前,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咬中了头,便是送掉了性命。
那一刀斩在了对方的前腿之上。
所以当妙音剑腾空而起的一刹那,我的心也是一揪。
程程勃然大怒,说你怎么敢?
一头浑身燃火的巨兽陡然而出,朝着前方猛然扑去。
在那一刻,我已经忘却了当初与黄养鬼并肩而战的岁月。
我的南海刀法在它的面前,都显得有一些笨拙。
这种气息我其实曾经感受到过。
老鬼真的怒了。
这一声尖锐无比,刺破了夜空,我都感觉到耳膜一阵刺痛,而突然之间,有一个姣好的身影挡在了黄养鬼的面前。
不但如此,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必须把这帮人给拦下来,不是为了什么江湖大计,天下苍生,而是为了我师父。
她话语还未说完,这时与老鬼交锋的黄养鬼退到旁http://www.hetushu.com边来,对程程厉喝道:“闭嘴!”
两者重重地撞到了一起来,不过我这逸仙刀不但是传说中的仙人所赐,而且还有一整套刀诀为之配合。
这句话,是对他最大的赞叹。
不过这威胁显然对黄养鬼产生不了什么威胁,一段时间不见,她变得更加强大了。
对方很凶,再加上程程诡异的攻击,让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而这个时候,我被程程一抓,左臂之上一阵火辣辣的刺痛,让我终于忍耐不住了。
然而当我身上的火焰铠甲熊熊燃烧起来的时候,她就不敢再对我随意发动攻击了。
我说兔子急了也咬人,我有什么不敢的?
这个时候,整个天空都是乌云密布,一种恐怖之极的气息从老鬼的身上,散发出来。
他对我,有再造之恩,然而我却所托非人,将他傻乎乎地奉送给了黄养鬼。
如果不是兄弟,双方交起手来,恐怕只会两败俱伤。
程程说我妈妈会杀了你的。
不但如此,那程程还神出鬼没,给了我巨大的压力,让我步步后退,难以为继。
而下一秒,我也猛然往前一挥手。
当这股愤怒融入战斗意识里面的时候,我的出手显然就有些暴戾了一些,出手毫不留情,几乎逮到机会就使出必杀之法。
每个入行的修行者,都会幻想着如同黄金时代的剑客一般,脚踏飞剑,纵横四海,然而事实却往往与理想相互背离,江湖上能够瞧得见的飞剑少之又少,恐怕最http://www•hetushu•com有名的,便是一字剑黄晨曲君的石中剑了。
一声响动之后,这家伙的脑袋居然就给咬了下来,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瞎眼老头的加入,使得战斗变得没有那般凶险,我紧握着血刀,一刀一刀地劈砍,感觉整个人的心态都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毕竟瞧见了悬空寺的败落,那么多人的慷慨赴死,要说不感动,那绝对是不现实的。
双方打得一阵激烈,而这个时候那两个长着一老鼠脑袋的汉子瞧见程程似乎有危险,慌忙大叫着“公主”,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
正在对我一筹莫展的程程高声尖叫了一声。
居然是之前逃走的那个双角罗刹?
那带着凌厉杀气的妙音剑与逸仙刀相交的一瞬间,竟然有“十面埋伏”的古筝之声从空中传递下来,而下一秒,两者在半空中较量起来,电光火石之间,交战无数。
妙音剑对逸仙刀。
因为程程战斗方式的缘故,所以跟我正面对战的,是那高个儿的老鼠,它手中的弯刀如同圆月,挥舞之间,无数流光溢彩,宛如最美丽皎洁的月光落下。
我说不交出我师父,回头我将你荆门黄家都给灭了去。
她天赋异禀,手上的力量古怪,充斥着毁灭和腐蚀,即便是对上我的血刀,也是夷然不惧。
她喊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声音完全变调了。
她居然在老鬼刚才一连串的进攻之中还游刃有余,甚至还能够关注到我们这边的情形,着实让人有些心惊。
或者说是克制。
和图书的心无比冰冷,指着血刀,然后说道:“让你小姨交出我师父,不然我连你也杀了。”
她的妙音剑在半空中,与逸仙刀谱写一曲十面埋伏,而她与我相斗,却是凭借着一对小手,十指连动。
斩人诀。
老鬼听到,脸上立刻露出了巨大的惊喜来,一边冲了上来,一边大声喊道:“你这恶魔,快离开鬼鬼的身体,要不然我定然让你魂飞魄散,飞灰湮灭。”
我曾经与那双角罗刹交过手,自然知道她的厉害。
老鬼行么?
程程说我可不是荆门黄家的人。
听着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人。
那老鼠头感觉到了恐惧,它往后退了几乎,找准了一个空隙,朝着火焰狻猊劈出了一刀。
他将这双角罗刹的头顶双角给抓住了,然后猛然一撕。
三步之后,他已经有两米多高了,身上的那件燕尾服被撑得紧紧崩起,宛如超人那种健美裤的造型,而老鬼的脑袋上长满了黑色的长毛,将原本俊美的脸孔弄得无比粗犷豪放。
好在这个时候,瞎眼老头却冲了上来,帮我分担了巨大的压力。
眼看着斩中了对方,结果那刀居然卡在了火焰狻猊的表皮之上,紧接着这畜生低下头来,张开大嘴一咬。
砰!
要知道,从欧洲归来的我,或者是老鬼,都已经走到了江湖的前端。
轰!
我对上一人都有些勉强,更何况是三人齐上?
当初艾伦卡帕多西亚在大白天的时候,召唤乌云,将整个天空遮蔽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气息。
什么,黄养鬼真的是中了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