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三十九章 诛仙剑阵,方丈会能

若不是无相步的诡异莫测,只怕我已经变成了无数窟窿的尸体。
她开始念咒了,几乎在一瞬间,我感觉到了整个空间之上,充斥着千百句声音的回响。
正因为我跟这罗刹恶鬼交过手,方才知道它身体到底有多么的坚韧。
轰隆……
渺小的人类?
那声音显得有些情绪低落,不过还是回答了他:“悬空寺第四十八任方丈,会能。”
翻涌的火焰洗礼之下,程程后退不得,唯有向前,与我正面拼斗了一下。
而在这漫天的金雨之下,老鬼却没有一丝停留,像一颗炮弹似的,冲向了黄养鬼。
而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整个场面都静了下来,我没有瞧见老鬼和黄养鬼,瞎眼老头已经将另外一个老鼠给制服,当一切回归平静之后,会能方丈盘腿而坐,双手合十,悲恸地说道:“求佛主怜惜我悬空寺千年基业……”
如果说手撕鬼子代表着我国人民艺术家和抗日神剧创作者对当年侵略中国的日本,发自内心的憎恨,那么老鬼这一下,则代表了他自己对那侵占黄养鬼身体的家伙满满的愤怒。
然而再凶猛的气势,在那灰衣和尚的面前,却宛如小孩子过家家一般轻巧,老和尚长袍一卷,妙音剑顿时就消失了去;而下一秒,老和尚一把就抓住了程程,将她带着,朝着我们这边飞了过来。
十六把妙音剑腾空而起,然后在半空之中不断旋绕,变换着各种各样的方位,朝着我遥遥指来。
它张开和*图*书巨口,一股火焰猛然喷洒而出。
即便是有着发奖这样的高级内应,也并不是她们的凭恃,真正能够让她们横行天下的,是这几人恐怖的手段。
尽管我心中认定这些都是幻境,皆为虚妄,却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却开玩笑,举起手中血刀,还有逸仙刀,将自己的周身护翼住,让自己不会被这些利剑戳成窟窿筛子。
没有再变了,有且只有十六个。
来的是哪位大师傅?
然而这时火焰狻猊却已经拦在了程程的后路之上。
我怒吼一声,猛然睁开双眼,劲气洗涤之中,凝神一望。
然而再次往前。
这四面令旗,分别是黄色、红色、黑色和白色,每一面令旗落在地面上之后,就会腾然浮现出一个穿着同款颜色盔甲的“黄巾力士”来。
此时的法江与会空禅师正斗得你死我活,然而瞧见会能的出现,顿时魂飞魄散。
会能方丈伸出手指,往他的额头一点,怒喝道:“孽徒!”
双角罗刹的死去让少女程程暂时有一些失神,我乘此机会,箭步而上,朝着她冲了上去。
我有愤怒的原因和资格。
到了最后,只有一把飞剑悬于半空之中,而我周遭的无数程程,也最终变成了一个。
我瞧见老鬼在那儿拼命,自然也不会闲着。
有人惊呼道:“天人?”
哦,不,应该是手撕罗刹恶鬼。
漫天落下的血雨,呈现出了金灿灿的颜色,宛如那黄金融化了一般的场面。
http://www•hetushu•com程这个时候才表现出了小孩子的恐惧,居然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眼看着老鬼即将要撞到黄养鬼,上演刚才的那一幕时,这女人却在千钧一发之际,再一次施展出了让人为之惊讶的手段来。
不知道老鬼用了多么强大的力量,方才能够得以完成。
然而他面无畏惧之色,硬生生地往前冲了过去。
她们每一个的手中,都握着一把剑。
咒文生生不息,此起彼伏,而有一声清冽的声音冷然说道:“诛仙剑阵!”
这女人的手段多得让人诧异。
程程一脸错愕,四处张望,大声喊道:“你是谁?”
中国横店抗日大法,终极奥义之手撕鬼子……
十六把飞剑,散发着同样真实的凛冽杀气,遥遥直对着我。
它们提着水火棍,身高足有一丈左右,如同一堵围墙似的拦在了黄养鬼的身前,然后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朝着老鬼砸了下去。
老鬼加载了卡帕多西亚的血统之后,身高足有两米多,但是在这一丈高度的神兵面前,却又显得如同一豆芽菜似的。
恐惧一下子就充斥在了程程白嫩俏丽的脸上来,她惊讶地说道:“你、你不是被困在了死关洞的无尽虚空中了么?为何还能够出来?”
他与第一个黑甲力士撞到了一起,发出了巨大的力量轰鸣,而双方脚下的砖石,在一瞬间迅速碎裂了开来。
啊?
妙音剑已经回到了她的手上,与我的血刀重重交击在了一和_图_书块儿。
对方的手段实在是太诡异了,而且有些层出不穷,这让我大为心惊,只能勉强抵抗。
妙音剑。
我奋力拼杀着,几十个回合之后,后背和左腿都相继中了一剑,虽然在最后一刻我极力避开,但依旧划拉出一道血霖霖的口子来,火辣辣的,让我疼痛不已。
有人轻声叹道:“好厉害的小家伙,居然掌握了时间的奥义,让自己从无数的时间维度中解放出来,成为了交叠而起的战力,每一击都是最为真实的自己——这可是身处于高维度的满天神佛方才知道的法门,为何你会知晓?”
就在我满眼都花了的时候,那些剑也终于簌簌落下,宛如暴雨一般。
我眼睁睁地瞧着程程被会能方丈给抓着脖子,飞到了一片狼藉的大雄宝殿跟前,将她放地上一扔,那少女便瘫软在地,再无反抗的能力,随后他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法江的跟前。
我这边气势汹汹,程程感受到了之后,下意识地避开了去。
我能够从他的身上,感受到黑手双城、一字剑这种顶级高手睥睨天下的风采。
这个灰衣老和尚,就是悬空寺的方丈会能?
尽管我之前对这位放纵法江、打压前朝老臣和长老的悬空寺方丈并不感冒,甚至觉得他是我们此番行动的最大障碍,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真的很强。
打嗨了。
这一下,她绽放出了最为恐怖的力量,剑尖之处,竟然有一缕剑光游弋,朝着前方倏然刺出。
他愤怒,故而展现http://m•hetushu•com出了卡帕多西亚最为暴戾的一面来,就算是那双角罗刹,也终究逃脱不得这样的惨状。
整个悬空寺之中,他才是真正的镇寺高手。
传说中,天人的血液是金黄色的,宛如黄金的颜色。
几秒钟之后,一声炸雷响起,天空之上,居然下起了暴雨来。
我擦,居然都是真的。
她朝着地上扔了四面令旗。
如果黄养鬼真的是中邪的话。
这是力量与力量之间的较量,没有一方愿意妥协。
果然,能够跑到这个地方来撒野的,并非寻常之辈。
面对着这样的场面,我运转起了南海降魔录,压住心中的恐惧,冷然笑道:“一切都是虚妄,给我破……”
一指,法江浑身颤抖,诸般修为消散一空。
那种差距,是很难弥补的。
轰!
剑气纵横。
这一幕不但震惊了我,也震惊了在场的无数人。
只是,到底是什么地方,能够教出这么厉害的小孩儿来呢?
眼看着我即将被这诛仙剑阵给击杀,突然间半空之中陡然爆发出了一声炸雷般的佛号:“阿弥陀佛!”
他路过我身边的时候,诧异地望了我一眼,又瞧了旁边火焰狻猊一下。
我心中惊讶,却听到一股恢弘的佛音从天空之上传递而来,紧接着那十六把飞剑被定格在了半空之中,然后十六把变成了八把,八把变成了四把……
一阵打铁一般的响动,我在一瞬间感受到了沉重无比的压力,随着时间的继续,我感觉自己快有点儿撑不住了。
她在交www.hetushu.com击的那一刹那,身子狂震。
吼……
程程同样也有。
那人淡然说道:“我若是一直困在那里,迷失在时空乱流之中,死后,又如何面对悬空寺的列祖列宗?”
虽说我并不担心老鬼对付不了这被寄予厚望的双角罗刹,但当瞧见它被老鬼拽住了双角,猛然一撕扯的那一瞬间,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儿震撼,万万没有想到老鬼会使出这么震撼人心的一招来。
面对着一个小女孩子,我的表现算得上是粗鲁,不过这些对比起黄养鬼带给我的愤怒来说,却又不能算是同日而语。
我听了,不由得一阵冷笑,说你特么的又是什么?
程程抓着妙音剑,奋力一刺。
此刻的火焰狻猊已经显露出了疲态,我瞧见大势已去,便将它给收了起来,不再招人眼球。
叮叮当当……
而随后,她的脸上也流露出了疯狂之色来,盯着我,说渺小的人类,你真的以为你能够杀得了我么?
十六个程程将我团团围住,口中念着古怪腔调的咒文,然后遥遥将我给围住。
然而她刚刚冲向了悬崖边,突然间前面多出了一个穿着破烂僧衣的老者,拦在了她的面前。
至于会空禅师、黄河大师之类的,感觉与他都有着一道很明显的界限。
这怎么可能?
那种古怪的咒文源源不断地涌入到了我的脑海之中,让我感觉到天地都是一阵恍惚,紧接着我面前的程程开始分裂了,一个变成了两个,两个变成了四个,四个变成了八个,八个变成了十六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