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四十二章 阿房宫赋,悬空分家

哈、哈、哈……
宝善小和尚说黄河太师叔祖便说,若是要赶走你们,不如将他这老骨头也给赶走,方丈居然就点头了,让黄河太师叔祖自行离寺,而会空长老和好多人都炸了,有人说不如分家,秉承自己理念的人,另立门户,一时间闹得不可开交……
不管如何,他到底还是爱着这个曾经引以为傲的宗门,爱这座寺院。
宝善小和尚说然后会空长老就不乐意了,觉得方丈近小人,相信法江,这才是悬空寺落入如此境地的根本原因,然而他不但不反省,反而变本加厉,实在有违佛理。然而会能方丈却说他是方丈,是一寺之主,他的话,才是佛理,认为众位长老是在带头起哄,落井下石。
他本来可以不死的,然而为了保守秘密,硬生生地被吴法和尚折磨,跌落山崖了去。
损失惨重。
这儿积聚着寺内大部分的僧人,挤在这儿,当我们赶到的时候,殿门敞开,到处都是拥挤的人群,里面一阵喧闹,我们走到殿门口,有不少人认识我们,纷纷给我们让路,使得我们得以一路来到了殿宇的正中来。
啊?
会空禅师当即就给顶了回去,双方一阵争吵。
听到这消息,我又惊又疑,倘若面前的这人不是宝善,又或者我之前没有见过他沉稳的表现,我定然以为这小和尚是在骗我。
黄河大师叹了一口气,然后朝着我和老鬼拱手说道:“宗门不幸,让两位笑话了。”
会能方丈冷哼一hetushu.com声,说你们不是我的对手。
啊?
这情分,我和老鬼都记得住。
会空禅师是个火爆脾气,说不管你们的事情,是某人出尔反尔,言而无信。
大殿正中,两边正在对峙,一边以会能方丈为首,差不多有二十多人,而另外一边则由黄河大师和会空禅师为首,人数倒是少了一些,只有十几个。
会能方丈脸色阴郁,而这时旁边有个老和尚怒声呵斥道:“会空,你这目无尊长的东西,会能师兄他可是悬空寺的方丈,岂能容易肆意污蔑?”
我打断了他的话语,说劝?如何劝,你觉得现如今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
那一刻,我的胸口也是一阵怒火燃烧,而这时瞎眼老头却更为关心悬空寺,说然后呢?
宝善的话语让众人都为之诧异,就连躺在床上养伤的满都拉图都扶着墙爬了起来,艰难地说道:“怎么回事?”
男人,就得有点儿城府,不能一点就炸,反而随了对方心意。
无论是我,还是老鬼,对他心中都有一些亏欠之意,特别是之前那个小沙弥的死,更是让我们心中有些不安。
我摸着鼻子,说跟我们有关系?
我们停住脚步,冷冷看着这个跳梁小丑,而黄河大师、会空禅师瞧见宝善领着我们过来,赶忙上前来,黄河大师瞪了他一眼,说你这是干嘛?
老鬼的眉头一下子就飞扬了起来,慨然笑道:“我南海一脉,分支甚少,然每一人,都是顶天立www•hetushu•com地的好汉,杀得妖魔,斩得宵小,从来不惧。方丈若是想要杀我们,便也瞧一瞧咱们哥们儿的刀有多锋利,手段有多强。”
说罢,我开口说道:“刚才宝善讲得并不甚清楚,听说此事却是我师兄弟两人引发的,便过来问问到底什么情况。”
宝善点头,说对,事情的起因便是黄河大师等众长老谈及诸位,长老们认为诸位对悬空寺有大恩,既然那少女程程事关你师父性命,不如废去修为,然后交给你们处置,但是方丈并不同意;不但如此,他还在吴法师叔的影响下,觉得诸位是威胁悬空寺安定团结的外人,想要将你们赶出寺院……
毗卢殿位于悬空寺顶端的位置,是一处没有被火烧过的殿宇。
而他刚刚走了几步,黄河大师却伸手喊道:“小兄弟且慢。”
这人却是狐假虎威的吴法和尚。
除此之外,大殿之内还有两百来号人,弄不清楚情况,只有在旁边围观。
老鬼拱手说道:“‘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此诗出自于杜牧的《阿房宫赋》,在这里我便送予会能方丈你,待日后看看,是否能够验证。”
黄河大师回过头来,对着会能方丈说道:“悬空寺传承四十八代,至今日,悬空寺毁于一旦,诸多因果不谈,此事最大的罪过却是落在了你的身上。你是方丈,掌管悬空寺,不过却传承不了悬空寺千年的精神,传承不了http://m•hetushu.com我佛的旨意,今日之后,我便下山,挂牌另立。有愿意随我走的,也请你不要阻拦……”
两人说话,字字皆是火药,一触即发,然而会能方丈沉默了几秒钟,终于还是挥了挥手,说你们走吧,不要再踏足我悬空寺,否则休怪老衲无情。
老鬼说是不是,交手之后,方才知道。
我冷然一笑,说然后呢?
若是这样,我们又何必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拼死拼活,最后还给人像垃圾一样扫地出门呢?
我、老鬼、瞎眼老头和被宝善搀扶着的满都拉图一行人,从人群让出来的过道往里面走,来到跟前的时候,突然间蹦出一个胖大和尚,大声吼道:“大胆,你们以为我悬空寺是什么地方,什么人都可以往里面乱闯?滚出去!”
这家伙一副趾高气扬、盛气凌人的模样,让人瞧见心中暗恨,不过这场面无论是我,还是老鬼,都不宜擅自开口,于是都保持了沉默。
沉默了一会儿,我们终于还是选择了跟随宝善一起前往毗卢殿那边,看看到底怎么个情况。
听到这话儿,我的眉头顿时就是一阵跳动,要说有修为无德行,刚愎自用者,还真的就是这一位会能方丈了。
如果说有谁的请求我无法拒绝的话,那么满都拉图算是一个。
昨夜一战,悬空寺一小半的人都以丧生其中。
老鬼面对会能方丈的态度是桀骜不驯,然而在黄河大师面前,却毕恭毕敬,宛如晚辈,躬身说道:“前辈有和-图-书什么指教?”
黄河大师挥手,说指教没有,我也有几句话说,你听完再走也不迟。
满都拉图这个时候也朝着我们投来乞求的目光。
还有没有王法了,还讲不讲道理了?
这个时候,一直显得十分冷漠的老鬼突然往前站出一步来,朝前拱手说道:“会能方丈,是否觉得我兄弟两人在此碍事?”
至此,悬空寺一分为二,各自分离。
基本上,除了少数一些人,悬空寺所有的成员都汇聚于此了。
他说得硬气,而且还用挑衅的目光盯着那位老者。
但会能方丈就是那般坚持己见,皆大欢喜的事情他就是不乐意干,这我们有什么办法?
老和尚张口,想要对老鬼一阵呵斥,结果会能方丈倒是挥了挥手,制止了他,然后说:“请讲,洗耳恭听。”
他说完了整个过程,老鬼阴着脸说道:“这件事情虽然因我们而起,但一来是你悬空寺内部的事务,二来会能方丈刚愎自用,我们如何能够劝得?”
宝善低着头,说我叫两位恩公过来劝劝大家。
我们为了悬空寺这般拼死,他居然听信那吴法的谗言,想要将我们赶出悬空寺?
宝善说此事说起来,跟诸位也有一些关系。
这话儿字字诛心,会能方丈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然后说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黄河大师也跟着转身,朝着殿外离去,而他一走,陆陆续续,却是跟出了七八十人来。
这样可以么?
宝善说你们救了悬空寺,黄河太师叔祖和hetushu.com会空大师等人,对你们十分尊重,如果你能够出面劝他们……
宝善僵立在了当场。
说句实话,会能方丈的修为比我们高,比在场的所有人都高,抛开其他的东西,就修为而言,会能方丈表现出了顶尖佛门高手的实力。
因为他也不知道如何说起,这事儿其实很简单,如果会能方丈答应我们及众位长老的诉求,就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那老和尚横眉冷对,说你算什么东西,我悬空寺的家务事,轮得着你们插手么?
老鬼恭声说好。
当时的气氛有些沉闷,而这个时候,瞎眼老头却说道:“我们在这里说半天也说不清楚,不如过去瞧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吧,你们觉得呢?”
老鬼仰天而笑,一阵沧桑的笑声话之后,他的双目变得冰冷起来,平静地盯着前方,然后开口说道:“按理说这悬空寺里,是没有我说话的地方,我也不愿意在此唧唧歪歪,惹人厌烦。黑舍利当年嘱托于悬空寺,我兄弟二人千里迢迢过来提醒,本以为是急公好义,但现在看来,不过是犯贱而已,既然方丈不欢迎我们,那我们离去便是。不过走之前,有句肺腑之言,我想当着众人的面前说起。”
黄河大师和会空禅师等人跟会能方丈发生争吵,闹着要分家?
难道过去劝黄河大师他们,说你们别吵了,我们滚蛋就是了。
老鬼撂完了话,转身就走。
会能方丈冷笑一声,说留不住的人,好走不送。
我们慌忙拱手,说不敢,不敢。
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