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四十五章 你服不服,不服打你

这是一个狠人。
老鬼踢了一脚那胖大和尚的屁股,说还不感谢人家大恩大德?
瞎眼老头摇头,说我对此人的恨意,远比你要强烈,不过现在的问题是,无论是你,还是我,我们出了事情,都可以一走了之,但这事儿的导火索是敕勒悬空寺;如果会能方丈将怒火撒在那边的话,无论出现什么后果,责任可都在你这一刀——这事儿,你可得想好了。
吴法和尚松了一口气,然而气都还没有喘匀,却听到老鬼淡然说道:“无妨,我将这几个都给杀了,灭了口,谁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一声让人牙酸的响声陡然响起,然后我听到一道巨大的翻滚,停下脚步,抬头望去,却见两辆卡车将这越野车给弄成了夹心饼干。
大家的尴尬症都犯了,而吴法和尚归心似箭,居然直接跳下了车,然后带着几个和尚,绕过我们这辆堵在路中间的越野车,仓皇离去。
老鬼揪住了他的脖子,将他压在了吉普车的引擎盖上面,然后问道:“我现在问你,这些钱,你还认为是莫日根拿你们悬空寺的了么?”
路上几乎都没有咋见人。
吴法和尚捂着肿成了猪头的脸,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委屈地说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吴法和尚慌忙喊道:“不,不,都是误会,我错了。”
两人在这商量着,突然间前方路口横出了一辆卡车来,直接就拦在了路口,而另外一边,一辆东风大卡车突然出现,和-图-书朝着我们的这越野车就直接撞了过来。
老鬼手中的尖刀已经顶到了吴法和尚的额头上,差之毫厘,就能够将这胖大和尚的脑袋捅穿了去,表达了他会毫不犹豫将其杀死的决心。
车子在高速行进,我们跳车过后,顺势往路边冲了几步,跳下了路牙子下去。
对于这事儿,我和老鬼自然义不容辞,开着越野车,对着地图,准备前往县里面去采购。
听到这话儿,吴法和尚身边的那几个和尚顿时就满脸惊恐,恨不得赶紧离开。
瞧见那家伙落魄的背影,我叹了一口气,然后对老鬼说道:“那是个小人,你这般羞辱他,小心他回头找你麻烦。”
老鬼指着后面那两辆卡车,说被你劫过来的粮食该怎么办?
吴法和尚说对不起,我的错,粮食你们拿走。
我听到,下意识地往后视镜瞄了一眼,瞧见有两辆黑色汽车跟在后面,皱着眉头说道:“什么个情况?”
不过他还是停住了手,偏过头啦,然后说道:“你要替他求情?”
到达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来到敕勒山的破庙这儿。
操!
吴法和尚是个圆滑无比的人,也不要面子,自然认栽了,毫无顾忌,说对不起,我错了。
这一脚很重,吴法和尚好久都没有办法爬起来,这时莫日根也看不下去了,挥了挥手,说算了,日后他走他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便是了,大家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来吧。
听我说hetushu.com完,黄河大师叹了一口气,说吴法此人,大奸若忠,欺上媚下,我们以前是看走眼了。
飕、飕、飕……
老鬼点头,说好,就这样吧。
瞎眼老头不说话,而吴法则喊道:“你放了我,我就当做这件事情没发生过,你看怎么样?”
西北别的不说,这地方就是宽敞。
第四日,我和老鬼受黄河大师所托,准备去附近县城采购一批水泥过来,毕竟虽然有了附近村民的帮助,但若是想要这庙宇能够遮风挡雨的话,还是离不开这些水泥。
吴法和尚指着旁边一人,喊道:“快,快把那个布袋拿过来。”
莫日根的肩膀在来的路上给瞎眼老头给推拿妥当了,瞧见卑躬屈膝的吴法和尚,心里反而生出了几分厌烦来,冷冷地哼了一声,也没有说话。
老鬼不屑一顾,说我不羞辱他,麻烦不是照样不少?
吴法和尚说莫日根师弟,我错了,请你原谅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事情突然剧变,我和老鬼对视一眼,共同骂出了一句脏话来,然后解开安全带,一同推开车门,然后一起跳车。
我认出了那家伙,居然是前段时间半夜袭杀瞎眼老头的那几个人之一,而另外一个荒野大镖客也冒了头,指着我呐喊道:“那个人的人头,值一个亿,兄弟们,冲啊!”
那人慌忙从僧袍里面摸出了一个鼓鼓囊囊的布袋来,递到了老鬼的手上,老鬼垫量了一下,扔给了瞎眼老头,然后继续说和图书道:“无缘无故打伤了别人,然后当街抢劫,是不是应该道一个歉啊?”
会空禅师也点头,说对,你们做得不错,不用太担心。
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出现,老鬼盯着他,说老子现在虽然有点儿为难,但也没有你插嘴的份儿,怎么着,你觉得你能活下来?
之后的事情倒也还算是顺利,我们带了两车粮食,一车生活工具,再加上我们租来的越野车、瞎眼老头的房车,朝着敕勒山那边行去。
老鬼说你从莫日根手里抢的钱呢?
我说之所以过来跟大家讲起,主要是怕给你们惹麻烦。
黄河大师摇头,说无妨,咱们不惹事,但事情来了,也别怕事,道理站在我们这边,就算是会能亲自来了,我们也是毫无畏惧的。
轰!
西北第一刀。
有毒。
车行路上,四周一片辽阔,一条笔直的路通向天际。
我说不会是吴法和尚找来报复的人吧?
下一秒,那卡车便撞到了我们刚才乘坐的越野车上去。
老鬼揪着他,猛然转身,三两下,将吴法和尚给弄跪在了地上,指着越野车旁边的莫日根说道:“跟我说有什么用,你得跟被你欺负的人道歉。”
我说他要么就别来,来了的话,这回就不让他再活着离开了,省得没事总折腾。
吴法和尚满腹委屈地又说了一遍,眼泪都出来了,结果莫日根还是没有开口。
我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跟敕勒山悬空寺的几位长老讲起。
结果司机一发动,才发现和*图*书那车子给老鬼刚才拍了那几下,直接罢工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一直都留在了敕勒山的破庙里,帮忙修葺,而附近也有村民瞧见,过来询问,这些和尚态度和蔼亲善,恭敬回复,那些村民听说之后,居然呼朋唤友,纷纷赶过来帮忙,添砖加瓦,一时间十分热闹。
出声阻拦的人,却是瞎眼老头。
老鬼又是一脚。
吴法和尚满腹委屈地又感谢了一番,方才敢爬起来,朝着老鬼低头哈腰,瞧见这煞神挥了挥手,如获大赦,跑一般地跳上了吉普车。
莫日根招呼众人过来搬运粮食和工具,而我们几人则进屋,找到了黄河大师等人。
老鬼苦笑,说有可能哦?
我们两个跳车的过程被人瞧见了,那两辆黑汽车的天窗被打开,有人站了起来,然后举着弩箭,抬手便射。
我们行了一个多小时,突然间开车的老鬼对我说道:“老王,有点情况,你小心了。”
走又走不得,留又不敢留,那时候的场面,不知道有几多尴尬。
老鬼下巴一抬,说这两辆车,跟一路了。
他的脸色苍白,而瞎眼老头却指着后面的卡车说道:“那儿呢?那儿的可都是普通人,与悬空寺无关的普通人,你难道也准备将他们给灭口了?”
我发现才一天不见,这儿居然大变了样,满地的灰尘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洁净的环境,庙宇依旧破落,但给收拾了许多,缺口的围墙被人采来了石块和泥土,将其添堵上,外面还移来了和-图-书树林子,将其围绕。
老鬼一大脚,将吴法和尚给踹到了地上去,阴沉沉地说道:“态度不端正,重来。”
而吴法和尚也能够感觉到老鬼言语里散发出来的凛冽杀气。
老鬼说让他们别说就是了。
搞定了这些人,我们将那吉普车给推下了路牙子去,然后转向,返回乌图美仁。
众人拾柴火焰高,眼看着这破庙一天天地变好,即便是身为局外人的我和老鬼,也感觉到莫名的兴奋。
啪……
我瞧见炸点处有浓郁的黑烟,空气中似乎有一股恶臭。
那弩箭破空而来,落在我的身边,居然瞬间炸裂了开来,一大堆的碎石和泥土溅射。
他们几人的担当让我们一路过来的担心一消而空,我真诚地向他们躬身,表达谢意。
莫日根这时跑到那两辆卡车前,跟司机和押车的伙计招呼了两句,人家挺开明的,说这钱是莫日根师傅你给的,自然由你做主,刚才过来,只是因为那个大和尚太凶了而已,我们心里面,其实都明白的。
我下意识地闭住了气,用无相步避开随后而来的弓弩,然后眯眼望了过去。
老鬼叹了一口气,说唉,那你说怎么办?
我们回来的时候,每个人都在忙碌,大家仿佛对这个新的家园充满了激情,试图尽己所能,让它变得更美好。
瞎眼老头摇头,说这儿怎么说,都是悬空寺的地盘,会能方丈和他身边的人,有一百种方法让他们开口,逃不脱的。
这才是真正有担当的人,这才是高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