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四十八章 搭个便车,做回好人

我好心劝解道:“前辈,人家叫做荒野大镖客。”
走到里面,果然连服务员都有些嫌弃,瞧见疯道人这一身乞丐装,忍不住地皱眉头。
他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知道。
洗完了澡,神清气爽,我从桃花扇里拿出一套我自己的衣服给疯道人,他也不拒绝,但那套脏不拉几的道袍就是不肯扔,用袋子给包了起来。
疯道人梗着脖子,说就是嫖客,妈的说话不算数,算什么男人?
云陌阡很自觉地回复了魔偶状态。
吃完之后,他可怜兮兮地望着老鬼,说还饿。
偷鸡不成蚀把米,装波伊不成反被操,世间最难过的事情,莫过于此。
洗浴中心还有别的服务项目,服务员郑重其事地跟我们推荐688、788的皇家养生套餐,说保证各位老板一定会不虚此行。
疯道人可怜巴巴地低着头,尴尬地说道:“我这人,吃、吃得比较多一些……”
疯老头说不,他们说了,会管我两个月的伙食。
他挠完了头,雪花一般的头皮屑飘散下来,方才说道:“我知道啊。”
刚才咱们还打得死去活来的,差之毫厘就挂了,你来这一手,到底是真傻呢还是假傻?假傻的话,有所图谋,我们倒也好处理,但若是真傻,这该怎么办?
我瞧见云陌阡出现在了卡车那头,好像是在拖动尸体,一眼望去,也有那么六七个,知道荒野大镖客这一次的准备其实还是挺充足的。
疯道人摇头m•hetushu•com,说不知道。
我指着远处那两辆停着的卡车,说那边什么情况?
老头儿嚷嚷着让我们请他吃饭,我有点儿郁闷,说你您老人家刚刚吃了那么多的馒头,再吃不怕撑着?
瞧见这疯道人像小孩儿一般在地上撒泼打滚,我和老鬼相互对视了一眼,均感到有些蛋疼。
疯道人指着远处的烟尘,然后说道:“那荒野大嫖客说你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欺凌妇孺、踹寡妇门,挖老人坟,坏得直流脓,可坏可坏了,说要带我过来,跟他一起打坏蛋,然后回头他请我去馆子里吃顿大餐;我一听,咦?你奶奶个熊,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情?然后我就跟过来了,没想到狗日的跑得这么快,我找谁请我吃饭去啊?”
汽车开到了城里面,我们下来问了一下,问清楚了水泥销售的建材市场,然后直接开了过去,到了地方,跟老板谈好了生意,老板告诉我们,说调货装货,估计得有一段时间,让我们把车停在这里,下午过来取走。
我有些惊疑不定,不确定面前这脏兮兮的疯老头到底是不是在骗我,与老鬼对了一下眼神,瞧见他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于是说道:“既然不打了,那行,您好好待着吧,我们检查一下……”
我这是好说歹说,用美食的诱惑将他给劝服了,这才脱了衣服,露出一身排骨来,而即便如此,他还是紧紧抓着那根短木棍不放手。
结果m•hetushu.com他还饿。
他不笑还好,一笑人都傻了,完全没有先前那种高手风范,瞧见他这模样,跟街上的乞丐也没有啥区别,我估计荒野大镖客那家伙也是在路上撞到的,说不定有人认识,便找了过来,根本没有在意他。
我探出窗外去,瞧见刚才伤心欲绝的疯道人此刻正小心翼翼地跟我商量:“呃,小伙子,能不能搭个顺风车?”
我想起之前交手的时候,他认出了逸仙刀的事情,说前辈你见过我的逸仙刀?
疯道人认真地计算了一下,说三年、呃,不对,有四年了吧……
结果我们残忍地拒绝了。
我瞧见疯道人这一身,进馆子里也是讨人嫌,而我和老鬼奔波忙碌这么多天,都不知道哪天洗了澡,既如此,便在城里晃荡了一下,找到一家洗浴中心。
老鬼说表情冷淡地说道:“全灭了。”
呃……
这什么情况?
我开着车,说前辈,有的事情,咱能不能不问?
进了公共浴室,我们脱了衣服,然后来到淋浴间,准备洗澡,结果瞧见疯道人一个人坐在角落,傻乎乎的不知道干嘛,我无奈,走过去,帮他把衣服脱了。
我无语,收敛了身上火焰,舔了舔嘴唇,说前辈,你这么费心费力地过来帮手,就是为了一顿饭?
两个人调试好了车况,准备出发,没想到车门被敲响了。
我估计开车远离、还失去了右臂的荒野大镖客的心中,估计满是懊恼吧?
疯道人眼睛尖得hetushu.com很,刚刚坐好,便问道:“刚才那姑娘呢,怎么一晃眼,人就不见了?”
结果这一搓,那叫一个污水横流,我感觉自己都快哭了,说大爷你多久没洗澡了?
荒野大镖客那帮人当真让人恶心,这疯道人是被他们骗过来的,卖了也就卖了,地上这人看起来应该是他们的自己人,结果仓皇就跑了,连给人收尸的功夫都没有,实在是让人有些恶心。
我和老鬼哭笑不得,瞧见他哭得好伤心,哇啦啦大叫,我忍不住问道:“那帮家伙是怎么骗你的?”
我的心里悔死了。
按照现如今的人员强度来说,荒野大镖客几乎是调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和人脉。
车没有了,我们想了想,只有找了一辆车况良好的卡车上路。
疯道人说我就四处晃荡啊,哪里有吃的我就去哪里,嘿嘿、嘿嘿……
疯道人挠挠头,一股人体的酸臭味顿时就直往我的鼻子里钻,我也是强忍住,方才没有吐出来的。
老鬼无语了,将整整一袋都给了他,没想到他都吃下了肚子里,这才勉强吃了个半饱。
说罢,我们都没有再理会这个疯道人,走到旁边来,瞧见这边地上躺着一人,还有几只断手。
随后在附近的一家馆子里,老头儿一个人吃了八碗拉面,还有一大堆的菜,弄得在后厨拉面的老板都忍不住跑过来照看,亲自监督,生怕老头儿噎死在自家馆子里,那可该怎么办?
我们点头,然后带着疯道人离开了水泥销售和-图-书点。
疯道人的饥不择食让我和老鬼的提防之心多少也有些放下了,因为如果他是在装疯卖傻、另有所图的话,不可能硬生生撑下这么多的馒头。
疯道人一副自来熟的样子,说哦,我知道了,就跟你刚才变出来的那些大美女一样,都是假的,对吧?
一开始他还挺不乐意的,紧紧抓着衣服不肯松手。
疯老头见到,就好像是饥渴的色鬼见到了美女,伸出脏兮兮的手就抓了过来,然后三下五除二,就将一大馒头给吞了进去。
我无奈,只有答应,正好我这儿也饿了,毕竟干粮都给这疯道人吃了,正想去下馆子,老鬼说先找地方洗个澡吧。
洗浴中心这儿有帮忙搓澡的洗澡工,男的,我让他过来帮老头洗澡,那人面带难色,就是不愿意。
前辈咱好好说话,你别逗我?
老鬼无奈,又给了他一个。
我更加郁闷了,说您老还愁没饭吃?
我无奈,只有自己来。
我说你原本住哪儿呢?
疯道人说没事,我刚才也就是半饱而已。
我还抽空帮他梳了一个道髻。
这是刚才一番厮杀的时候,被我宰了的家伙。
我看了一眼后视镜,瞧见他的表情不似作伪,便知道这人的精神状态不太对,估计很多事情都忘记了,便又问道:“荒野大镖客说你当年曾经跟北疆王拼过,棋差一招,真有这事儿?”
我翻起了白眼,不知道怎么搭话,好在这个时候老鬼拿出了一袋馒头来,这是我们路上的干粮,递了一个到疯http://www.hetushu.com老头的面前来。
我看了老鬼一眼,他无奈地挥了挥手,说你让他上来吧,人年纪这么大了,瞧这修为,也是一方人物,别怠慢了。
凭着这样的手段,居然混不到一口饭吃?
老鬼拖了这么久方才赶了过来,而且还直接变了身,显然刚才那边的敌手也是非常强悍,此刻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我们走到了卡车这边来,瞧见越野车已经被挤压得不成模样。
疯道人有些不好意思,说我都不记得了,他跟我编排的吧?
不过到底是服务行业,最大的宗旨就是不敢得罪客人,捏着鼻子让我们进了公共浴室。
好不容易弄完了,我长舒了一口气,这真不是人干的活儿,难怪刚才那洗澡工给钱也不干。
一看就知道他是真的饿了。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呢?
按理说将尽二十人的豪华配置,几乎网罗了西北道上的许多强人,对付两个家伙,完全就是十分轻松的事情,没想到最终还是落荒而逃的下场。
如此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眼看着天色已晚,我们正准备走,突然间门口涌来了十几个穿着黑色、灰色中山装的男人来。
前辈你能不能好好聊天啊?
呃……
呃……
他们将我们给围住。
我忍不住翻白眼了,这人的手段凌厉沉重,大气斐然,我刚才与其交手,都感觉到有一种缓不过气来的感觉,而除此之外,我觉得他应该还留手了。
我有些防备,说前辈你要去哪儿?
我无奈,让他从老鬼那边上来,让他坐我们的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