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四十九章 民不斗官,束手就擒

之前在加油站那儿,跟着荒野大镖客出现的有四人,其中一人杜老二今天没有出现,而据瞎眼老头所言,这家伙可是宗教西北局三把手的公子。
老鬼瞥了一眼旁边的看守,没有再说话。
屋子里的几个角落都有摄像头在,有一盏铮亮的大灯在我头顶晃荡。
黑的不成来白的。
我说那就打给你们的人。
我回答:“王明。”
鲁局瞪了我一眼,说你香港电视剧看多了吧?
鲁局问了几个基础问题,然后说对于今天这起案件,你有什么可以说的?
他想给我施加一种无形的压力,然而我却显得十分坦然,平视着对方,不卑不亢,很平静。
这样也算是幸福。
老鬼又好气又好笑,说我们这回去,吃的是牢饭,你凑过来干嘛啊?
听到老鬼的描述,我的心头顿时是一股怒火腾然而起。
鲁局眯起了眼睛来,说打给谁?
我说虽然不是他们家开的,但被关押了起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你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到时候那帮人无论是在审问上面做手脚,还是牢里面出点儿幺蛾子,咱们可就真的栽了。
是小观音暂借给我的——如果那个女孩儿叫做小观音的话。
中山装中,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盯着我,然后说道:“建材市场那儿买水泥的卡车,是你们的?”
那疯道人居然在刚才上车不久,就已经睡着了。
居然给直接押到了监狱里来,而看那特殊两字,想必应该就是专门用来关押hetushu.com我们这种修行者的地方吧?
这是一个空间狭窄的审讯室,正中间自然是我坐着的这金属椅子,表面冰凉,而对面两米开外是一个审讯台,而审讯台后面是一块黑色的玻璃,估计是单向玻璃,这儿看不过去,而那边则可以随时随地观察到审讯室里面的情况。
鲁局盯着我,许久之后,猛然一拍桌子,怒声吼道:“少特么跟我废话,我问你是不是你杀的,你跟我回答是,或者不是就行了,都被逮到这里来了,你还跟我在这里耍嘴皮子、说相声呢?你以为你是岳云鹏啊,还是郭德纲么?”
我心一动,说你的意思,是去找黑手双城?
尽管只是残渣,不过他说不能浪费。
鲁局一愣,说谁?
进了军事基地附属的监狱里面之后,车子停到了一片空地上来,紧接着门被打开,中年男人从车上跳下来,跟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男人敬礼,说道:“鲁局,G3011的嫌犯已经带到了,是现在审问,还是什么时候?”
车子开了两个多小时,来到了一处戈壁上面的军事基地,我们给押解到了进去,又进了一道门,我透过带着铁丝网的窗口,能够瞧见门口处写着807特殊监狱的字样。
老鬼低声说道:“来白的就来白的,咱未必会怕谁,谁身上没有点儿社会关系呢,你说是吧?”
这些人应该经常干这种事儿,显得十分熟练。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被搜走和图书的桃花扇十分牵挂,总感觉如果要是有人给我拿走了,或者弄坏了,我拿什么东西去给小观音交代?
我说对方在半路上袭击我们,用两辆重型卡车恶意制造车祸,而当我们跳车逃生之后,使用自动步枪对我们进行攻击,随后更是纠集近二十人的力量对我们进行围攻……
那人大概是知道一些我们的底细,点头,说如此最好。
男人瞪了我一眼,恶狠狠地说道:“是不是你们的?”
这帮人涌进来的一瞬间,我和老鬼立刻就站了起来,而疯道人还在拿筷子扫尾呢。
我说江阴市彭城。
疯道人摇头,说牢饭也是饭,我就是不愿一个人。
因为之前在广南的遭遇,我对有关部门的人其实并不感冒,不过也知道这帮人都是地头蛇,如果事儿真的弄大的话,问题可就有些麻烦了。
旁边有一个年轻女子,也穿着黑色制服,估计是记录员。
不知不觉间,小观音已经走进了我的心里。
疯道人听说要丢下自己,慌忙摇头,说别啊,我跟你们一起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押着我的那人拿着我脑袋上面的头罩离开了,而我在这审讯室里面足足等了五分钟左右,方才有人推门进来。
杜老二?
我眉头一挑,说什么事?
老鬼洒然而笑,说宗教西北局又不是杜老二他们家开的,必要的程序还是得走的吧?我们只要承认是自卫,问题应该就不大。
鲁局在得到提示之后,并没有立刻说话http://m.hetushu.com,而是眯着眼睛打量我。
老鬼知道我在问什么,耸了耸肩膀,说不然能怎样?
我被推进了建筑里,然后应该是来到了地下,空气有些潮湿阴冷,紧接着又走了一段距离,七拐八拐,最终老鬼和疯道人与我分开,然后我被推到了一个装着铁门的房间里来。
推门而入的人,是之前我们见过的那个不修边幅、叫做鲁局的男人,他大喇喇地推门而入,然后坐在了审讯台后面的椅子上。
听到他这话儿,我和老鬼的心中止不住一阵温暖,想着这老头儿虽然疯癫,但人却还是挺不错的,至少能够共患难。
这是准备正式审问了。
中年人皱眉,说你确定?
我说既然这样,那怎么办?
我没有点头,说不,是自卫。
这相对而亡的时间,差不多持续了一两分钟,那人方才开口说道:“姓名。”
我说有事说事,少特么跟我扯嗓门吼。
我们三人给押在了防暴车结结实实的看守区内,我找地方坐下,看着铁栅栏外面两个全副武装、虎视眈眈的中山装,低声问道:“为什么?”
视野被剥夺,这对我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毕竟炁场仍在,无论是行走,还是对于周围的感知都还算是正常。
如此一想,我总有安静了,回过神来,居然听到了呼噜声。
我说打给律师行不行?
老鬼提起这个名字,我的心中就是陡然一跳。
男人从兜里摸出了一本证件来,说我们是hetushu.com西北局的人,刚才接到通知,说G3011道上面发生了一起恶性事件,有几辆车辆损毁,并且造成多人死亡,你们那辆车正好是现场丢失的车辆之一,你们两个,跟我们走一趟吧。
对方的猛然暴怒,让我的情绪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了。
鲁局猛然一挥手,说你别扯这些,我就问你,路边的死者,是你们杀的?
我跟老鬼对了一下眼色,感觉到他其实并不慌张,知道如果对方如果跟我们来狠的,老鬼应该也并不惧怕。
中年男人敬了一个礼,然后有人过来,给我戴了上黑色头套。
这段时间里,我有点儿度日如年。
毕竟现如今的我们,已经不是对方能够随意拿捏的人物,大不了到时候反了出去。
有人按着我坐下,那是一个金属椅子,直接铸在地里面,然后我的手脚都被东西给扣了起来。
我眯眼不说话,而只是老鬼则冷笑了一声,说没想到那帮人还真有脸,是杜老二找你们过来的吧?
他倒是吃饱了睡,啥事都不用想。
有人过来将我们身上的东西搜出,然后将我们推出了馆子,来到街上,给押着进了一辆防暴车里面去。
他又说:“性别男,金花你填一下——籍贯。”
老鬼掏出钱包来,刷卡结账,然后问那人说道:“需要铐起来么?”
体制里面,我们认识的人之中,也就黑手双城算得上是够分量的,只是那人现如今在东南,而这西北局,能够搭得上线么?
我眯眼打量着对方,知http://m.hetushu.com道他们是有关部门的人。
老鬼说你我既然还想在国内这儿混着,就不能暴力抗法——说不定那帮人就等着咱动手呢,到时候无论是将我们当场给击毙,还是被官方力量磨死,他们到时候直接弄了尸体,然后去领奖就是了,多方便……
那人给予了否决,然而我心中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正犹豫着要不要逃走的时候,却瞧见老鬼开口说道:“我们跟你们走,这老头儿跟我们不是一块儿的,我们只是瞧他可怜,招待他吃一顿饭,让他走。”
我说如果真的是杜老二叫来的人,那我们这岂不是自投罗网?
他倒也是不客气,手一挥,立刻有人过来给我们上手铐,我瞧见老鬼既然已经决定束手就擒,便也不再反抗,任人将我给反手铐住。
这个时候我的头罩才被人拿开了去。
我开口说道:“黑手双城,陈志程。”
几秒钟之后,他方才开口说道:“带审讯室里面去,然后叫栾处几个人过来。”
那个鲁局有点儿不修边幅,大冷天居然穿着一件夏季作训服,踩着大头皮鞋,叼着一根烟,用一种冰冷的目光打量着我们。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要打一个电话。”
她将房间里面的录音一起调试了一下,又将审讯本给摊开,准备好之后,朝着他点了点头。
妈了个巴子的,这帮人还真会玩儿啊。
我的心中一直在挂念被搜走的桃花扇,毕竟那东西不是我的。
只有真正失去了自由,方才能够感受到它的美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