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五十一章 峰回路转,南海降魔

我点头,将刚才省略的许多东西,一一讲来,而宋思明又跟旁边的记录员求证。
我一听,便知道这位宋思明应该是正职,而老鲁则是副的。
宋思明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神色不定的鲁局一眼,然后点头说道:“可以,不过……”
宋思明这般说,应该是照顾鲁局的面子。
他的话,与鲁局是一样的说辞,然而我却也变得很严肃起来,说我说这个,只是想要获得一个相对于公平的环境而已。
弄清楚这一点,我就没有再多犹豫了,说如果是这样,我可以向你投诉一下关于鲁宗仁刑讯逼供、暴力威胁的事情么?
宋思明一拍脑袋,说哦,如果王红旗真的是你大爷爷的话,那你应该姓王,对吧?
我说好。
宋思明说不瞒你说,人倒是有,但暂时没有消息传出来,而悬空寺跟我们这边的关系算不上好,所以……
我说不管是几把手,咱总得讲理对不?
宋思明安慰我道:“先生我想你可能有些误会了,我们的人员可能在审讯过程中有一些不当之处,对于这一点我得向你道歉,不过我觉得如果你能够配合好我们,应该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再说了,他也不会真的要杀你,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又怎么可能还活下来呢?”
宋思明偏头,对记录员说道:“帮他把锁铐打开。”
鲁局听到,当下就冷哼一声,一挥手,人便气呼呼地离开了去。
我瞧见他的表情,说怎么了,和*图*书是不是觉得奇怪?
鲁局与我对视了一会儿,终于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去,而我正好瞧见他的鼻尖之上,有一滴汗水滑落而下,显然心里面已经是震撼莫名了。
宋思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说小兄弟你可真能吹……
这一下,两人都大为震惊,那记录员下意识地就想要去按响警报,而宋思明反倒是显得十分洒脱,将那根烟丢向了我。
僵持的场面一直等到有人敲响了房门方才打破,那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有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眯眼打量了一下我,然后说道:“老鲁,情况怎么样?”
鲁局辩解道:“宋局,这小子一直在狡辩……”
我说你觉得呢?
我随手抄了过来,然后凑向宋思明点燃的火柴,深吸了一口。
宋思明连声应下,回头便给我们安排了一个还算是不错的标准间,将我们三人给关在了一起。
宋思明点头,说对,我来主审。
我说不愧是当领导的,思路就是开阔。
鲁局还沉浸在刚才的慌乱之中,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下那人,然后说道:“有点儿难啃。”
我说要求有两个,第一就是最好把我们安置在一处,我那朋友脾气不好,我怕他惹出点儿什么事,大家都不好收场;再有一个,那车水泥,你们帮忙送去一下好不?人家正等着我们呢……
我说事情的真假有那么重要么?我很同意你的看法,如果m.hetushu.com这世间办什么事情都不用讲究关系的话,那就完美了,所以在这里,我就是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王明。
宋思明说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记录员一愣,说可是……
宋思明不跟我摆架子,两人抽了几口,他看着坐回了铁椅子上面的我,说看得出来,你很自信。
一开始我并没有在意,而随后我突然间变得极度惊讶起来。
我说你们是这儿的地头蛇,难道就没有一点儿内幕消息?
宋思明不由得笑了起来,说我和老鲁都是一个班子里面的成员,大家都是领导。
我说是不是真的,不如验证一下?
如此住了一夜,第二日清晨的时候,我起床来,瞧见疯道人盘坐在床榻上打坐。
我说请你检查了一下我的脸颊和脖子,就在刚才,你们的鲁副局长对我进行了人身攻击;不但如此,而且还意图掐死我,虽然被我给吓退了,但我依旧有理由他正在审讯室里面进行一起有所预谋的谋杀案……
宋思明点头,说我会的,那么我们继续吧,具体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千万不要有遗漏,毕竟我们办案子,还是挺讲究证据的。
鲁局并不是傻瓜,也肯定会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如果我这般扯了出来,就代表我有十足的底气在。
宋思明不愿意在外人面前训斥鲁局,只是余光瞧了他一眼,而这一眼,鲁局则脸色都有些发白。
说罢,我的身子一扭,人便从那和-图-书金属椅子的束缚之中挣脱了出来。
啊?
宋思明不谈这个,而是问起了我另外一件事情来:“你刚才说,你们是准备给悬空寺买水泥?”
我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荒野大镖客这帮腌臜货偷袭不错,还想通过白道来给我们下绊子,这事儿说起来我都觉得丢脸;另外说一句话,你们西北局的三把手,他有一儿子叫做杜老七的,就是跟这帮人混,我估计就是那小子打了招呼。
什么个情况?
宋思明瞧见我说得认真,脸色不由得一下子就沉了下来,盯着我,许久之后方才说道:“如果是真的,那么我也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不管你认识什么人,是谁的亲戚朋友,只要犯了事,都逃脱不得法律的制裁……”
这尼玛,他练得居然是南海降魔录。
宋思明说我以前在总局待过,曾经跟她共过事。
宋思明提醒我,说杜政委现如今是二把手。
宋思明摇了摇头,说老鲁,行了,这个嫌疑人,由我亲自主审吧。
场面僵持了几秒钟,那鲁局方才尴尬地冷笑一声,说你撒谎。
我平静地看着宋思明,说我刚才告诉他,说我跟黑手双城相交莫逆,而我的大爷爷,是王红旗。
而这样有底气的人,又何必去说谎话呢?
我说你讲的是哪一部分?
我说悬空寺不但寺毁了,而且人也损失了大半,并且现如今分家了,原来的方丈会能带着一百来人留在了白狼谷,而前一代的传功和*图*书长老黄河大师带着众人去了敕勒山的破庙,他们那儿什么都没有,又得过冬,我这边就是帮着采购些水泥……
宋思明说我刚刚听说,悬空寺那边时逢大变,整个白狼谷浓烟滚滚,被毁了大半,到底怎么回事,你能够给我讲一下么?
我说不如你打个电话给他吧?
我没有说是因为我出手阻止了对方,而是说道:“因为他给我说的话给吓到了,感觉到了害怕。”
他一表明出这样的立场来,鲁局就仿佛受到了很大的羞辱一般,怒目圆瞪,盯着宋思明说道:“宋局,这事儿你可想好了?这案子西北局好几个领导都十分关心,杜政委甚至还打了电话过来……”
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你觉得是,那就是咯。
我说你跟对面这位鲁局,谁是领导?
啊?
我将事因说了出来,宋思明冷着脸听完,然后回头看了鲁局一眼,说道:“他刚才说了这话儿没有?”
宋思明眉头一挑,说哦,你说说看?
她有些疑虑,而宋思明则显得很坚持,记录员拿出了钥匙来,而这个时候,我平静地说道:“不用麻烦,我自己来。”
我当下便将前些日悬空寺发生的变故跟宋思明说起,当听到我说起罪魁祸首是荆门黄家的黄养鬼时,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我眯眼瞧了一下对方,从这人进来之时鲁局的表情来看,感觉两人应该不是一个路子的。
我说她极有可能是中邪,被人支配了——这事儿是黑手hetushu•com双城手下的布鱼道人说的,我觉得应该没错。
当他得知我们当时被抓捕的时候并无反抗之后,他没有再继续了,反而是摸出了一包烟来,说要不要来一根?
宋思明说譬如王红旗是你的大爷爷……
宋思明来了兴趣,说哦?你说了什么话,能够吓到我们局的第一猛将?
这人直接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打量了一下我,然后说道:“G3011国道的这起案件,真的是你们做的?”
这两人有些嫌隙,这就是我的机会。
门一关,宋思明转过头来,和颜悦色地对我说道:“贵姓?”
当我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无论是鲁局,还是旁边那个记录员,都呆住了。
我说事情是这样的事情,但我想说的一点,是我们纯属于正当自卫,出手的那人叫做荒野大镖客,他连同西北第一刀毛一马和种老七等人在半路对我们进行伏击,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被我们打退之后,仓皇而逃……
宋思明又问了我几个问题之后,对我说道:“事情差不多弄清楚了,不过在最终结论没有出来之前,还拜托你现在这里待一下,有什么要求,你跟我提就是。”
我说谎了么?
我点头说对,不过不是白狼谷的悬空寺,而是敕勒山的。
在瞬间我就下了决定,然后说道:“请教一下您的身份。”
宋思明说我还是挺好奇的,那黑手双城陈志程,你也认识?
那人愣了一下,这才说道:“我叫宋思明,是这边分局的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