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五十二章 南海遗珠,桃花扇没

我说就是你刚才修行的那个。
疯道人愤怒地瞪了我一眼,说虽然你带我吃好吃的,还帮我搓屁股,但你要是敢诬陷我,我就跟你翻脸了啊?
南海一脉,就应该团结起来,方才能够在这中原之地,发扬光大。
当我跟交接人员质问起来的时候,对方对了一下清单,然后拿给我看,告诉我没错啊,东西都全部在这儿来,他这里没有其他东西了。
疯道人摇头,认真地说道:“我刚才那个?不是啊,它不是南海降魔录。”
所有的东西都在,唯独桃花扇不见踪影。
我摇头,说谁知道?
疯道人在口中念了一挥,然后翻了白眼,说没听过。
至于具体的身份,这个还需要慢慢地探寻,不过将他给带在身边,这已经成为了我们两个的共识。
南海降魔录?
认出来之后,我就呆在了当场,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
我问那是什么?
如此一阵寒暄,这位萧副局长将我们领出了监牢,又领我们去餐厅吃了一顿饭,算是给我们赔罪,如此气氛融洽,大家交谈起来笑吟吟的,倒也热闹。
我的桃花扇不见了。
讲真的,我当时真就是懵逼了,好半天儿都没有回过神来。
老鬼说若是你师父还在,说不定能够认得此人。
我更是疑惑了,说不知道您那侄子是?
之后便是交还物品,准备送我们离开,而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发现一件事情。
你不但是茅山宗掌教真http://www.hetushu.com人的高徒,而且还是西北局这位大领导的侄儿,看你整日猥琐龌龊的,没想到你居然是这官二代?
最后变成了他自己的东西。
我和老鬼都点头,说对。
人家这话儿也说得够客气了,我们自然投桃报李,说行,我们拦着,你别担心。
疯道人来劲儿了,说那行,既然我们是一个宗门的,那以后我跟着你们一起走了,你们可得管饭……
萧副局长红光满面,说是熟,说起来我们还曾经是同学呢。
我瞧见他一来劲儿,顿时就无语了,说那你仔细想一想吧?
我闻琴弦知雅音,立刻说道:“看样子萧副局长跟陈局长很熟?”
过了好久,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老鬼也早就醒了,在旁边盯着这老头儿,眼神也有一些疑惑。
结果如此又过了五分钟,他还是没有想起来。
疯道人被他一问,顿时就愣住了,抱着头,感觉到好疼啊,于是开始那头去撞那墙。
老鬼说我们怀疑呢,您跟我们是一个宗门的,说不定是什么师兄啊,师叔的。
我心中嘀咕着,而那萧副局长又说道:“对了,为了你们这事儿,我那不成器的大侄子还打来电话过问呢,没想到你们跟他还有一段交情……”
看守无奈,说能不担心嘛,老爷子再来两下,咱这房子都要垮了。
为了确认,老鬼提出跟疯道人交回手,试探一下对方的手段,于是跟他商量www•hetushu•com,大家克制性地打一下。
哦?
这也太奇怪了吧,之前那个荒野大镖客不是介绍过,说他是昆仑出来的么?
宋思明在旁边补充道:“萧副局长是我们西北局的常务副局长。”
萧副局长瞧见我们的脸色一下子舒展开来,也很开心,说你们也别萧副局长、萧副局长地叫了,生分。随着萧克明一起叫便是了。
萧副局长说哦,我侄子就是萧克明,你们应该很熟悉吧?
不过吐槽归吐槽,我们还是没有拒绝这个拖油瓶。
疯道人说无师自通咯?
结果在旁边围观的我能够瞧得出来,在那几十个回合里面,他用了南海龟蛇技和十三层大散手。
说到这个,我的心里顿时就是一阵痛,想起黄养鬼此刻还渺茫未知,就郁闷得不行,而这个时候,疯老头突然睁开了眼睛来,瞧见我和老鬼都直勾勾地盯着他,有点儿不好意思,说你们干嘛啊,我不搞基的啊?
我说老爷子你别焦急,我就算是搞基,对你这把老骨头也没有啥兴趣,就是想知道,你怎么会南海降魔录?
疯道人翻了一下白眼,说我师父咯,笨蛋。
我和老鬼上前,与他握手,这位萧副局长的手虽然满是老茧,但温暖而有力,他打量着我们,然后开口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来之前,打电话跟陈志程问过了,又特地调取了一下卷宗和相关证据,此事的责任的确不在两位身上。本来他们打和图书算直接将你们给放了,不过我觉得我还是特地过来,给你们道一个歉,会比较正式。”
我和老鬼慌忙把老爷子给抱住,说别,我们不是有意的,是老爷子有点儿失忆,想不开,在拿脑袋撞墙呢。
尽管与我所理解的手段不同,但却能够看出大部分影子来。
我擦,杂毛小道?
我们慌忙把疯道人给拦住,待他平静一些,老鬼对他说道:“石前辈,事情是这样的,你刚才的行气法门,我们两个也会。”
我和老鬼都忍不住笑了,没想到这老爷子还挺时尚的,知道什么是搞基。
啊?
萧副局长说不客气不行啊,陈志程说你们两个都是铮铮傲骨的角色,若是心里面生出嫌隙,只怕日后我们的工作就会很不好做了呢……
呃,这应该是位大领导吧?
我说您确定自己没有老年痴呆?
听到这话儿,疯道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什么是南海降魔录?
这个疯道人,难道是我们南海一脉的?
呃,管饭?
我和老鬼都愣住了,有点儿无语。
疯道人挠着头,又是一阵头皮屑飘扬而出,然后他就一直抓、一直抓,想了半天都没有想起来,说哎呀,叫什么来着?明明到了嘴边了,怎么就是说不出来呢?
别人撞墙吧,是一下一下,他是真撞,每一下,这房间都得抖动一下,好像拿八磅锤拆房子一样,弄得看守慌忙跑到门口来,打开铁窗,跟我们商量道:“里面几位爷,求你们消停点,和-图-书我们局长说了,说上面的审核一复议,通过了,就把你们放出去,别着急,求各位了……”
萧副局长将这关系一摆出来,我们再多的怨气都消停了,态度毕恭毕敬。
疯道人一愣,说啊?你们什么时候跟我偷学的?
毕竟如果他真的是我们南海一脉的话,那我和老鬼的确有责任将他给安置妥当,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们师父教会了我们一身修为,并不是白来的。
疯道人说这个我知道,我无门无派,一直都在西北这一带晃荡。
一个南海,一个昆仑山,两者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那人五六十岁,头发有些花白,返璞归真,像个种田的农家汉子。
我们立刻打蛇随棍上,说萧大伯您太客气了。
过了好久之后,老鬼低声对我说道:“我们一脉的?”
怎么他就能够会南海降魔录呢?
南海降魔录对于我来说,已经是融入了骨子里面的法门,它是南海一脉之中最重要的基石,正是有了这心法,南海一脉方才有了如此厉害的名声,所以疯道人在吐息行气的时候,我感受着周遭的炁场,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老鬼说无门无派,那么你这一身修为又是如何炼成的呢?
老鬼又问,说那你这修行的功法又是谁交给你的呢?
老鬼气得七窍生烟,说你不是说你无师自通么,怎么又有师父咯呢?那么你师父是谁呢?
疯道人这会儿明白了,顿时就来了兴趣,双眼圆睁,说啊,那么说我们是有http://m.hetushu.com关系的咯?
我们的身上,也得承担着应该有的责任。
疯道人一开始不肯,随后点头了,便与老鬼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练了一回。
这样或许就说得比较通了。
他已经将这些技法,融入到了自己的骨子里去。
听到这话儿,我和老鬼的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我说萧领导,何必这么客气?
经过这短暂的较量之后,我们终于确认了这个疯道人,真的懂得南海一脉的手段,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就是我们南海一脉的人。
如此一直到了下午时分,那沉重的铁门给人打开了,在几人的簇拥下,走进来了一个满脸沟壑的老者。
同窗好友啊,这也难怪,不过看样子两人的年纪有那么一点儿差距,难道他们是党校的同学?
毕竟我们总也不能让他再去流浪讨饭吧?
看守说两位哥哥,帮忙拦着点,损害公物这事儿,可大可小,现在上面正在讨论你们的事情,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您看呢?
老爷子你到底是得有多饿,所有的出发点,都是从满足自己的五脏庙开始的?
老鬼汗颜,说什么啊,我们也是跟自己师父学的,这法门叫做南海降魔录,是我们南海一脉修行的独门手段。
昨天跟我们有过接触的宋思明过来跟我们介绍道:“这是我们西北局的领导,萧应忠萧副局长。”
我无语了,老鬼则接过来问道:“石前辈,那我问你一件事情,你是何门何派的?”
我看着那清单部分,脸一下子就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