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五十三章 不管是谁,彻查清楚

说句实话,本来这事儿我挺火的,但是无论是宋思明,还是萧副局长的态度,都让我感觉到十分感动。
宋思明低头,说当务之急,是先帮着王明将东西给找回来,至于相关人员的处置,我觉得还是交给西北局来决定吧?
事情查清楚了,的确是有人从库房里拿走了东西,而且那人的身份还挺特殊的。
萧副局长起了爱才之心,不过我和老鬼都不是有心在仕途里面混迹的人。
交接人员一听这架势,就知道不好,低着头,说是老胡。
按照惯例,江湖宗门之间的斗争,属于民不举官不究,这是一个潜规则,有关部门不会特地关注,而这一次悬空寺也并没有求助他们,所以装作不知晓就是了。
他无需多做什么,有他这么一尊大神坐镇于此,下面那帮人就不敢再欺上瞒下,事情就好办许多。
对于他的要求,我表示完全没有问题。
我点头,说对,是一件很厉害的法器,而且不是我的,是一个很重要的朋友送的。
另一方面,双方如果能够达成和睦的关系,也有助于日后交流。
萧副局长盯着他,说你这是准备踢皮球?
不过呢,萧副局长觉得黄河大师跟会能方丈并不一样,现在既然抱着出世的心理,那么他想让我帮忙牵线搭桥,跟黄河大师见一次面。
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子押着那交接人员离开。
毕竟这些年来,悬空寺与有关部门的关系一直都很冷淡和*图*书
那交接人员一听,脾气顿时就来了,无所谓地说道:“我是照章办事,东西反正就是这么多,你爱咋样就咋样,跟我无关。”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出手招揽我们,说“学得文武艺,卖给帝王家”,现如今的说法变了,帝王变成了人民,你们这么好的手段,若是能够加入我西北局,定然能够很好的震慑局势,怎么样,不如考虑考虑?
不过我们也表示,说如果有一天组织上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有事儿尽管出声,尽一个公民的义务,这事儿我们还是有这样的觉悟。
听到这话儿,我和老鬼便不再说话了。
萧副局长一听,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指着宋思明一通呵斥,说你听听,什么感觉?我都觉得脸红,太丢脸了,居然会有人打起了这主意来,真以为能够瞒天过海去?我跟你说,这事儿肯定是内外勾结,方才做成的,我这里跟你表达一个态度,不管涉及到谁,一定要彻查到底——我本来想着得离开,回西北局去开会的,现在不去了,什么时候把事情解决,什么时候我再走。
这句话让秘书的脸色陡然一肃,点了点头,匆匆离去。
一句话,不能忍,就是干。
说到这里,萧副局长又谈及了悬空寺的事情来。
特别是萧副局长,宋思明离开之后,我还特地劝他,说既然宋局点头了,肯定会彻查清楚的,您有事,自去忙吧。
www.hetushu.com到宋思明的汇报,萧副局长气得只拍桌子,大骂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交接人员说老胡今天请假了,没有过来上班。
如此聊了好一会儿,到了傍晚的时候,宋思明过来汇报了。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就是说,能够从库房里面将东西给拿走的人,如此明目张胆,而且还准备瞒天过海,肯定是有所依仗、有大来头的人。
那人叫做杜宇峰。
我特么的真是日了狗了。
宋思明眯着眼睛,回头对身旁一个秘书模样的人说道:“立刻给我查一下,胡宗男现在在哪里——如果真是得了急性阑尾炎,人在医院,马上派人过去找他询问,而如果不是,不管人在哪里,马上给我羁押回来。”
发完了脾气,萧副局长又问事情你觉得该怎么处理?
谈到西北,他说起了拜火教原教义的那一帮极端分子,表示已经威胁到了国家和社会的安全。
交接人员说听说是得了急性阑尾炎,在医院动手术。
宋思明说为什么请假呢?
这就是所谓的屁股决定脑袋。
此人昨天就到了这边来,不过宋思明并不知道,是鲁局接待的,随后他和另外一个朋友进了库房里,然后他那朋友就看中了我的扇子,便拿走了去。
萧副局长摇头,说你忘记我的外号了?
不管怎么样,有关部门只有得到各个地方宗门的支持,方才能够更好的维护社会稳定。
我这声音m.hetushu.com说得愤怒,不远处的萧副局长和宋思明都听到了,纷纷错愕地望了过来,瞧见我脸色不对,宋思明走过来,问怎么了?
话儿都说到这份上了,宋思明不敢再多言,将我们送进了基地的一处会议室里等待,然后亲自去督办此事了。
秘书点头,正要离去的时候,宋思明又特地吩咐了一声:“这事儿叫金熙俊过去,告诉他,不管谁给他打招呼,都得彻查此事,没有结果,让他不要回来了。”
有的人,宋思明可以碰,可以惹,但有的人,他就未必能够动得了。
也就是杜政委家的公子。
萧副局长说你不管,一切相关人物,全部都按照最严格的标准来处理,另外昨天伏击王明他们的那几个人,也得处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拦路杀人,太过分了,我听说过那个什么荒野大镖客,民愤很大,你们这里立刻牵头,将这伙人民公敌给立刻通缉捉拿。
宋思明扬起眉头来,说老胡人呢?
秘书一走,宋思明并没有停歇,又叫来一人,说郝梦洁,你陪李家贵去查一下内勤记录,无论是记录还是监控都要,看看从昨天到今天,都有谁去过库房,将所有的人员名单都交给我亲自审核。
他的态度给予了宋思明极大的压力,他摸着额头上面的汗水,然后表定决心,说老领导,这事儿我铁定办妥,您的事务繁重,要不然先走,回头妥当了,我单独跟你汇报?
他这边一拍板和-图-书子,宋思明便马上行动起来,全力以赴,很快就得到了消息,说那个杜宇峰现如今就在附近城区的一家保健会所里。
萧副局长不同意,他告诉我,说宋思明他了解,这人实诚,说到做到,但机关里面的事情从来不是那么简单,如果他不在这里坐镇,压力就会传到宋思明身上去,一时半会儿,未必能够弄清楚。
当时仓管负责人胡宗男在场,曾出言阻止,但最终还是妥协了,选择帮忙篡改记录。
坐在那会议室里面,萧副局长跟我们聊起了欧洲见闻来。
我们的性子太火爆了,迂回不得,也忍耐不了这些。
他并没有避着我们,而是当面汇报。
一来现如今的敕勒悬空寺的确艰苦,而宗教局手里握着一定的基金,能够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这种雪中送炭的好事,我觉得黄河大师这种懂得变通的人,应该是不会拒绝的。
我说一把扇子,一把对我很重要的扇子。
他说的话,是从自己的立场上面来讲的,本以为自家领导会多维护他一点儿,没想到宋思明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他甚至都没有问我,便直接喝斥这人,说具体经办的人员是谁?
瞧见交接人员给我列的清单,我黑着脸,直勾勾地盯着对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管谁拿了我的,现在还回来,我当做没发生;但如果真的以为可以就这样昧下去的话,我可以很负责的跟你说,不管是谁,不管那人隐藏得有多深,我都会和_图_书将那人给找出来,弄死狗日的……”
萧副局长说对,老子萧大炮眼睛里容不下沙子,你要想我不耽误事儿,那就赶紧给我查清楚。
俗话说得好,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有关部门是一个大林子,有像萧副局长一身凛然正气的人物,也有像宋思明这样精干的人员,但也有一些害群之马。
我怒吼道:“放屁,东西怎么交到你们的手里,就怎么给我还回来。”
旁边的萧副局长问,说有什么特殊意义么?
事情涉及面有些广,很麻烦,萧副局长要回去先布局,于是便让我们随同宋思明一起过去抓人。
这人也不是得了急性阑尾炎,而是昨天被请去喝酒桑拿,结果早上没起来,就请了假。
这样子的性子,实在是不适合在体系里面干,分分钟会出事。
交接人员怕我乱说,赶忙上前解释了一番。
宋思明一连发号施令,众人立刻开动起来,吩咐妥当之后,他方才走到我跟前来,问我道:“王明,丢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宋思明摇头,说这个……鲁局长应该也脱不了干系,我这边很为难啊。
他是一个博学多才的长者,性子十分豪爽,谈及欧洲,他说起当今天下的势力版图来,表明现如今随着全球化的进一步加深,无论是欧洲,还是中东,又或者美国、非洲、南美,这些地方正在大融合,社会局势也在进一步变化,他们面临的局势十分严峻。
宋思明无语,说谁不晓得,萧大炮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