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五十六章 死不认账,转角遇爱

要是不然,我得让这些家伙后悔自己动了那坏心思。
你不去养伤,还跑这儿来晃荡,咱们真是有缘啊……
老爷子你牛波伊。
到底是什么,能够让堂堂一派之尊拉下脸皮来耍无赖,甚至还赌上了自家儿子的名声,萧副局长有些不解,但还是如实地告诉了我。
送走了萧副局长,我们回来,黄河大师也准备出发了,过来与我们告别。
萧副局长听到,终于释怀了,说这事儿我全力帮你争取,而如果那帮人要真的是胡作非为,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是你的后盾——骂了隔壁!
我没有了,对方既然耍无赖,我就只有一个字。
我又问了一下那蒋千里的寿辰,得知是在三天之后。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我觉得他未必比那悬空寺的方丈会能差多少,只不过这脑袋有点儿问题,所以才没有能够发挥出最大的效果而已。
疯道人当初的确有跟西北英豪、天下十大之一的北疆王交过手,棋差一招。
犹豫了一下,我认真对他说道:“定情信物来着。”
虽然不清楚,但是他们都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现在的疯道人意志,与那魔头意志,每时每刻都在意识之海中交锋,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我和老鬼的才疏学浅,对于这东西的研究并不深,所以也无法知道他体内封禁的到底是什么,但也知道正是因为这东西,才使得他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没想到疯道人玩得m.hetushu.com比我们所有人都大。
唯一让人欣慰的,恐怕就是我们碰上了疯道人石香墨,此老居然会我南海一脉的法门,虽然神志不清,疯疯癫癫,但是我们几乎可以确认出此老应该就是我们南海一脉的。
这话儿弄得疯道人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全力出手起来的时候,我和老鬼就完全跪了。
听到我的决定,萧副局长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之中,许久之后,他问我道:“没有别的回旋余地了么?”
他问什么字?
对于疯道人,几个长老其实也有听说过,他在西北道上出现,差不多也有一二十年了,那荒野大镖客夸口说的事情,其实也是真的。
我体内的那蟆怪儿经过这么久时间之后,早已被我给不知不觉地炼化了去,而它的降服,最终被超度,使得我的修为登上了一个更高的台阶,也才使得我有胆气跟萧副局长说出之前那般猖狂的话来。
闲着无聊,我和老鬼便认真地试起了疯道人的修为来,并且告诉他,说如果打败了我们,就有得饭吃,而如果他输了,那就得饿肚子。
兵行险着,剑走偏锋。
萧副局长终于下了决心,说好,这事情我帮你运作一下,只要不闹太大,我都帮你给兜下来。
惨不忍睹。
他的体内,封锁着一个大魔头。
这话儿说得萧副局长一阵黑脸,说年轻人,杀心别那么重。
即便是我们用上了全力,丝毫不留手,都不http://www.hetushu•com是此老的对手。
而随后我和老鬼还发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那就是疯道人的体内,禁锢着一个让人恐惧的东西。
黄河大师说我这几日会走一走西北的江湖同道,那天山派自然也得找,回头我帮你说两句。
我说没事,我不是一个人,我有整个南海一脉做后盾呢……
他问我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他向我承诺,说他这两天正在处理拜火教叛乱的事情,分不开身,等他闲了,将会亲自上天山跟其讨要。
听到萧副局长诚恳的话语,我表示不用这么客气。
老鬼说有什么可说的?干呗。
我们找了悬空寺几位修为高深的长老帮忙瞧看,他们都直摇头,说不太清楚。
萧副局长瞧见我一脸严肃的表情,忍不住问道:“东西若是没了,你莫非要拿人命来赔?”
不过,有一件事情,他想跟我商量一下,说那蒋涛拿走东西呢,实属无知,如果他能够完璧归赵的话,希望我能够不要追究,不然他这里有点儿难弄。
无人知晓。
让人惊悸。
这事儿,谁说得清楚呢?
萧副局长说那扇子,对你真的很重要?
我一听,赶忙问清楚那天山派的具体地址在哪里。
这老头儿如果能够调教好,即便是疯癫,对我们来说,也是有很大助力的。
毕竟他又不是一把手,位置有些尴尬,如果太过于方正了,日后的工作也有些不好开展。
我并非不知变通的m.hetushu.com人,体制内工作难做,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并不是想象中的那般简单,所以萧副局长提出来的事情我也表示了认可,并且提出来,说如果他觉得困难的话,就连杜老七都可以不用追究——前提是我的东西完好无损地找回了。
不管如何,只要当一方彻底占到上风的时候,他也将最终觉醒过来,成就无上修为。
而随后萧副局长那边又来了消息,他语气沉重地告诉我,说他派人去了两回,天山派都回复,说蒋涛并没有回来。
黄河大师离开之后,我和老鬼便有些无所事事,本来此番过来,准备是大有作为的,如果幸运,将黄养鬼给捉住,即便是不能够套出我师父的下落,也能够将其擒拿,然后回去找人帮忙看一下,确定是否中了邪。
好嘛,这位敢情也是个炮仗脾气。
我们说不出是什么,炁场满眼过去的时候,却能够感受到一种如深渊一般无尽的恐惧。
他们是真心诚意地过来祝寿,而我们却不同,如果到时候真的谈不拢的话,这寿宴说不定就变成了丧事。
他对于南海一脉诸多手段的运用,简直是神乎其神。
黄河大师告诉我,在天山最高峰博格达峰附近的山区里,如果真的需要,回头可以留守的会远找一份地图。
我说我不表明决心,就害怕那些人不把我当一回事。
突然间,我懂了他这么高的修为,为什么会疯掉了。
而往山上走,这时雪花飘散下来m•hetushu.com,山上积雪颇深,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在一处路口转角的地方,突然间我的眼前一亮。
然而他从别的渠道里,却得知蒋涛此人已经回到了天山派里。
我告诉他,说我自己的东西,自己去拿回来。
萧副局长说这怎么行?事情是我亏欠你的,兜底的事情,我帮你弄。
不是因为别的,就是这东西。
双方聊过之后,挂了电话,我一刻都不犹豫,直接找到了老鬼和疯道人,跟他们谈起这件事情来。
我说:“干!”
萧副局长沉默了一会儿,说你一个人身单力薄,要不要打电话叫萧克明过来?
如此我们又在敕勒山悬空寺待了两天,前往白狼谷的会空禅师返回了来,告诉我们那上面的惨状,那个让我们所有人都痛恨无比的会能方丈死无全尸,被分成了数十块。
南海降魔录,最快的捷径就是找到一魔来封印降服,只可惜他弄得有点儿太大了。
疯道人说管饭就行。
从种种迹象表明,那天山派已经是准备不认账了。
萧副局长帮了我们这么多,对于他的难处,我也表示理解。
当下我们也不犹豫,我跟会远禅师要了地图,然后连夜出发,车都还是宋思明边给派的,连夜兼程,先到乌市,然后转折,一直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方才赶到了博格达峰附近的山区。
那新摩王到底是谁,竟然会这般残忍和恐怖呢?
我说萧大伯你不用帮我出头,免得到时候两面不是人,实在不行,http://m•hetushu.com我跑国外去。
我点头,说对。
毕竟他老人家的底子在。
我告诉他,说自然是一直盯着黄养鬼那女人,毕竟我师父还在她手里,另外我私人物品给天山派的掌门公子蒋涛给偷走了,我回头还得让他还回来才行。
天山派并不算难找,因为上山的时候,会瞧见有一些打扮特别的人跟我们同一方向,有人过来盘道,这才知道居然是过去给天山派蒋百里贺寿的人。
听到这样的判断,我和老鬼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我说萧大伯我提前跟你讲一点,东西若是没有了,杜老七要死,蒋涛也得死,至于那个玩忽职守的胡宗男,也得死;另外我还要杀上天山派去,让那些人怎么拿走的,就怎么给我吐出来,让他们知道我南海一脉,不是那么好惹的。
不过北疆王当时留下了一句话,说此人神志未开,若是真正清醒过来的时候,他自己也未必能够对其战而胜之。
萧副局长将我的事情一直放在心里,他表示,每天都会找人去催促天山派的蒋千里,务必让他将东西给归还出来。
这样的评价,简直是有些逆天了。
虽然那家伙也吃了报应,饮恨于此,但事情却变得更加离奇了。
然而随着悬空寺方丈会能的高傲和狂妄,使得一切都成了幻影。
车子一直开到了最近的村子,接下来就是山路,我们辞别了司机,然后赶路上山。
对方邀我们同行,不过给我们婉拒了。
他真的是个疯子。
我擦,这不是荒野大镖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