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五十九章 当面对质,强词夺理

除了他之外,身边站着十几人,有同门的长老道士,也有地位甚高的同道中人,便比如悬空寺的黄河大师也站在了附近不远处,而另外我还瞧见有一个穿着灰白色中山装的老头儿也在蒋千里旁边站着。
这话儿落在我的耳中,我冷然一笑,说南海一脉在西北并不出名,不过在今日之后,整个西北豪雄,必将记住找一个名字。
我点头,说好。
不必客气?
其中一人抬头,一脸委屈地说道:“杜政委?”
黄河大师先是诵了一声佛号,然后高声说道:“老衲来证明,这位王明施主所言是真的,老衲这次过来,也是帮忙讨要,结果也给搪塞了去——蒋真人,那桃花扇到底是什么好东西,竟然让你动了这贪念?”
而我瞧见这家伙准备来蛮的,也不惧怕,冷声一笑,一脚踢开了面前的桌子,盘儿碟子的一阵乱飞。
倘若说我刚才的话语只不过是让众人怀疑,而黄河大师捅来的这一把刀子,却将蒋千里的真面目血淋淋地暴露在了江湖同道的面前。
我说我若是报了名号,那可就是要办事儿咯,你后面的计划,可能就要改变了。
啊?
话语一出,有好事者在旁边招呼道:“哎,疯道人,你不是昆仑山下来的么,咋归了南海一脉了?”
我学疯道人一般谦虚,说非也,西北第一刀死于我手,但荒野大镖客是我师兄做的,我们都是要面子的场面人,过来吃寿宴,肯定不能空手不是……http://www.hetushu.com
蒋千里听到,眉头也断然皱了起来,环视一周,拱手说道:“来这儿的,都是贫道的至亲好友,谁这么调皮,竟然跟我开起了这般的玩笑话来?”
我摸了摸鼻子,说蒋真人当真要知道?
然而听到这些,蒋真人勃然大怒,对着旁边喝道:“杨柯,相晨,你们怎么回事,怎么放了一个满口胡言的疯子进来?给我将这几人赶出去……”
蒋千里不让我坐下,冷冰冰地盯着我,说报上名号来吧,让我知道,到底是何方道友,居然赶在天山派这儿捣乱。
我之所以说得这般清晰,还栽了点儿脏,就是想要占了一个先机。
疯道人还在啃着白面大馒头,听到之后,慌忙摆手,说君子不夺人所好,我也不能做顺水人情,这脑袋是我这两个小兄弟送的,我只不过是一路拿过来而已,不敢居功,不敢居功哈……
又有人问,说南海一脉?听都没听说过,到底是什么几把玩意?
原来这人却是出身天山派的杜政委,西北局第二号人物。
他说罢,我便施施然地站起了身来,朝着这位天山派的掌教拱手说道:“这两个头颅,一个是那纵横西北的大恶贼荒野大镖客的,另外一个,却是西北马家的叛逆,西北第一刀毛一马,我们听说这两人刚刚被通缉,虽然不知道价码,但至少一个得值个十几万吧?我们过来祝寿,来得匆忙,也没有什么好送的http://www.hetushu.com,路上瞧见这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就宰了去,将头颅取下来送礼,那悬赏的奖金,就归真人你了,不必客气。”
阿弥陀佛……
呃……
听到我一副做好事不留名的做派,蒋千里气得肺都快要炸了,指着我说道:“你、你、你……”
疯道人有样学样,说在下石香墨,南海一脉。
说罢,我一拍桌子,走到了蒋千里的跟前来,拱手说道:“在下王明,江湖匪号隔壁老王,乃南海一脉之人。”
那收礼的道人破口大骂,各种腌臜话不要钱地批发出来,显然是给这两个人头给吓得半死,而经过他这一嚷嚷,从里屋厅堂里走出一行人来。
这老道士长得一副好根骨,长袍大袖,黄袍加身,端的是一派真修,几多风范。
他也不慌张,反而一脸委屈地说道:“老蒋你这话儿说得可就有些过了,这两个脑袋,每个至少值十来万,怎么能说是捣乱呢?”
道人瞧见,拱手说道:“师尊,不是有明呱噪,而是这送礼者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提着两人头过来送礼,世间哪有这般的事情?分明不是不把我天山派,不把您这玉清真人放在眼中。”
用一句比较流行的话语来形容,当时的蒋千里简直就是尴尬症犯了,都不知道如何接话。
他这个时候也认出了疯道人来,开口说道:“这两个人头,可是石道兄送的?”
蒋千里点头,说对。
我说不,在下无名小卒,过来吃http://www.hetushu.com酒宴,只是顺便,我主要是过来办事儿的。
这还不算,有两个灰色中山装打扮的男子也走了出来,朝着蒋千里说道:“蒋真人,我们两人奉萧副局长的命令,已经过来跟你讨要三天了,贵公子偷拿了人家的东西,到底何时归还?”
我说阁下夸奖,还有事儿么?我肚子还有点儿饿,没鱼没肉的,有点儿没吃饱。
蒋千里冷声笑了两下,然后盯着我,说很好,年轻人,已经有三十年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般嚣张了,你很不错。
他话都还没有所言,一直躲在角落的黄河大师却走了出来。
蒋千里并不理会我的话语,而是朝着周围的江湖同道拱手,说这是个疯子,满口胡言,扰了各位兴致,勿怪……
早就在一旁虎视眈眈的众位道士听令,一起冲了上来,而我却并不慌张,淡然说道:“蒋真人,你到底还,还是不还?”
蒋千里这会儿方才回过神来,指着我的鼻子,说也就是说,那荒野大镖客和西北第一刀,便都是你杀了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却还在胡吃海嚼,这情况就有些特殊了,众人纷纷望了过来,而似乎感受到了目光的汇聚,疯道人抬头过去,正好与蒋千里冷厉的目光对上。
听到这话儿,蒋千里的眉头忍不住一跳,死死盯着我,说年轻人,好大的口气啊,你想怎么的?
蒋千里冷然一笑,说不知道你是哪位,我记得可没有请你。
说道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m•hetushu•com然后朗声说道:“我王明今日前来,就是想要当面问一句,听说贵公子已经将那桃花扇当做寿礼,赠予了真人您,那么请告诉我,你是准备昧下那法宝,还是归还于我呢?”
什么江湖道理,在这位高权重的大佬面前,可不都是飞灰?
疯道人说我两个老弟告诉我,说我修行的法门,是南海一脉的,所以我就归了南海一脉了。
这人一吵吵,蒋千里带人走了出来,遥遥望着那人,沉声说道:“何有明,这么多贵宾在此,你在哪儿呱噪什么?”
不用多猜,此人应该便是此次寿宴的寿星佬,天山派的掌教蒋千里道长。
他一声令喝,众位天山派的道士顿时就是精神一震,毕竟有着这位西北局的大佬兜底,他们却也不再有什么后顾之忧。
这话儿虽然平静,然而语气之中带着的阴寒,却让热闹的场地顿时一阵清冷,众人都噤若寒蝉,不敢发声。
领头的那人,正是一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道士。
穿中山装的,十有八九是那宗教局的人物。
老鬼也越众而出,拱手说道:“在下老鬼,南海一脉。”
在他冷厉的注视下,这两人退下,而这位官威甚重的领导盯着我们,然后开口说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两个居然敢随意行凶杀人,真的是没有王法了,来人,将这两人给擒下,移交宗教局处理……”
他是悬空寺前代的传功长老,虽然闭关多年,但地位崇高,众人也多有认识,虽然听说悬空寺今日遭了大http://m.hetushu.com难,但悬空寺在西北一直都很有名声,故而众人都不由自主地朝他望去。
蒋千里说你觉得我天山派会怕事?
这儿江湖同道那般多,我得占上道德高度,最好让这些人能够旁观,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三人朗声报了姓名之后,朗声说道:“南海一脉,前来拜访。”
好在这个时候旁边冒出了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子来,指着那两个人喝道:“莫梓濠、侯正乔,你们两个在这里胡闹什么?小心回去挨处分……”
我说小小礼物,不成敬意,当然,如果您嫌领赏金麻烦的话,我看那位应该就是西北局的人,让他帮忙带领,也是不错的。
我说我不想怎么地,蒋真人,我说先不办事儿,免得影响你的寿宴安排,你既然说无妨,那我就直说了——前几日,贵公子蒋涛联合宗教西北局的二把手公子杜老七,将我们三人构陷下狱,想要致我们于死地,并且趁机偷拿了我的至宝桃花扇,幸亏西北局的萧大炮萧副局长明察秋毫,查明缘由之后,将我们给放了,又派人向真人讨要;真人直推说贵公子至今未归,人回来了,定然退还,如此三番两次,即便是贵公子回返,也满口搪塞……
热闹的宴席场地一下子静寂无声了起来。
蒋千里一听,目光立刻变得严厉起来,越过众人,走到了跟前来。
“啊?”
我冷然笑道:“蒋真人,你这架势,是不准备还了对吧?那好,既然如此,让我血洗天山派,让你们知道,我南海一脉到底是干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