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六十一章 龙脉毁山门,鱼肠剑现身

而这口子也十分宽,最窄的地方都有六七米,而宽的则有十来米,有的人猝不及防之下,竟然直接掉进了那裂缝里去。
翻飞的剑阵之中,突然间传来了一声古怪的声音,紧接着众人都下意识地往脚下望去,却见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蒋千里一声怒喊,说疯道人,你滚开。
跳梁小丑而已。
依旧是疯道人。
那人的鞭子凶猛,往往能够抖出一阵炸雷一般的响声来,将整个炁场都给搅乱,然后陡然落下,遇石开石,遇树折树,简直厉害。
蒋千里对我恨之入骨,丝毫不语,便猛然下手,准备将我给斩杀。
他说得恶毒,鞭子在半空中陡然炸响,宛如落雷一般。
一开始我也没有意识到。
他用沉默表达了自己心中的轻蔑。
砰!
在这样憋屈的情况之下,我不知不觉间,将那逸仙刀的斩人诀融练到了极致,陡然之间,发出了万道刀芒来,将周遭的剑光抵御开去,然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将轩辕内经运行到了极致。
一声恐怖之极的巨响之后,从我的脚下蔓延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缝来,然后顺着这山势,朝着周遭迅速分裂开去。
我避开了周遭砸落而来的石头,跳到了一处空地上,听到有人在大声惊呼道:“地煞陷阵,这莫非是邪灵教那地魔的恐怖手段?”
啊……
时不待我,那将我困得死死的灭绝九宫剑阵少了五人,结不成阵了,我没有多犹豫,剑指一招,那悬于半空中的逸仙刀倏然而至,冲向了离我最近的一个道人。
南海一脉,什么鬼?
石香墨拿着一根棍子,和图书拦在了我的面前,蒋千里见状,猛然一挥衣袖,天地之间陡然一黯,一股黑风吹起,那疯道人挥棍去挡,却仿佛有巨石砸来,砰的一声巨响,他惨叫一声,跌落在地。
我料理完了这四人,回头望去,却见老鬼和疯道人居然在裂缝的另外一边。
这围攻众人觉得身处其中的我不管如何,都无法逃脱此处,所以倒也不急着冒险将我击杀,故而那灭绝九宫剑阵就少了几分暴戾之气,一时间双方你来我往,只是在对峙。
虽然弄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我也知道估计是那龙脉之气冲撞的效果。
我被一脚踹飞了去,在空中还未落下,又被暴揍了十几拳。
漫天挥洒的鲜血之中,我腾然于空,伸手一抓,那逸仙刀陡然变大,被我握在手中,气势如虹,几个回合之下,将其余三人皆击倒在地,或死或伤。
龙脉之气、龙脉之气、龙脉之气……
叫你装比,叫你嚣张!
——大概是这样的想法吧?
但凡中了他这一下的,基本上都会腾空而起,哀嚎而起。
好在大家都跑出来看热闹,里面倒也没有啥人,并没有吃啥大亏。
毕竟如果冒险的话,虽然能够将人给杀了,但若是自己受损甚至死亡,又实在不美妙。
突然间,我感觉到双脚之下,竟然有一股磅礴到极致的龙脉之气,在九幽之下,朝着我遥遥地传递而来。
整个广场之上回荡着我愤怒的吼声,然而蒋千里却并不回应我的话语。
还没有等我找到疯道人,这边又有一道人冲了出来,扬着手中的鞭子,厉声怒hetushu•com吼道:“你这狗贼,毁我天山派千年基业,待我将你给捉拿了去,头顶点上天灯,尸油烤火,整日受那阴风洗涤,永生永世受了轮回之苦……”
一开始我感受得并不真切,随后我没有半分犹豫,直接祭出了龙脉社稷图。
社稷图中,囊括了整个天下,无数的星光亮起又黯淡,最后定在了西北边陲的昆仑山上。
这帮人果真是谁都不帮,袖手旁观,看着戏,几多舒服,而旁边的天山派众人则是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要晓得这一下,却是将天山派千百年的基业都给毁了去。
又有人辩驳道:“这哪里是什么地煞陷阵,分明就是红色土匪的真龙之怒!”
我的心头涌现出一股极度的狂怒。
又一道鞭子过来的时候,我陡然间一错身,无相步施展,人便挤入了那道人的怀中去。
而这个时候,我也知道,对方心中满是愤恨,显然是准备将我给击杀了去。
我不确定那鞭子砸中一人,会是个什么情况。
说罢,他从那木棍之中,陡然一抽,却是拔出了一把短剑来。
我被那宛如蛟龙一般的灵鞭追着,不得不避让了几个回合,好不容易喘口气,开口回他道:“害得你天山派如此境地,毁了你千年基业的,不是别人,却正是你们这天山派掌教蒋千里。”
没有小观音,没有桃花扇,只有无尽的杀机和疯狂的道士。
杀心浓厚。
这口子有多大,无人知晓,却只知道那道裂缝竖着贯通了整个天山派的山门和建筑,我们不远处摆酒的那殿堂和这边的广场给分和图书成了两半,大殿支撑不住,轰然倒塌。
疯道人摇头,说不。
咔嚓……
轰!
我推开他,瞧见此人被烧得一身燎泡,却是只剩下了一口气。
老鬼此刻也是打出了真火气,不但将云陌阡给放了出来,而且还直接变身,陡然化作一个浑身都是黑毛的壮汉,气势汹汹,却是将刚才与他正面对拼的家伙给打压得轰然倒地。
在无数的垮塌声中,那被称作天下间一等一杀人阵的灭绝九宫剑阵被陡然分开,有四人在了这边,而另外五人则留在了十几米外的那边去。
估计也得分成两半。
我浑身火焰,与那人抱住,他被火焰烧燎,大叫一声,抬起膝盖,朝着我腹部猛踹。
蒋千里此刻完全没有了先前那道貌岸然的仙家气派,一步一步地走向我,说道:“本想留你一条性命的,只可惜……”
我逸仙刀立刻跟进,唰的一刀,却是将他的右臂给斩飞了去。
一开始我凭借着无相步在那剑阵之中飞快变换身位,防止对方各种凌厉攻势,而到了后来,随着我感受得越深,脑子转动越快,身子却越发僵直。
他们想要趁着这机会将我给拿下,却没想到逸仙刀是那般难缠。
鱼肠剑!
蒋千里勃然大怒,说你也想找死,对吧?
他用的最多的,就是大摔碑手。
“小观音,是你么?”
裂口处有青黑色的气息往外面狂涌,却是那九幽底下传递而来的龙脉之气。
越是期待,便越是失落,我的脑海里一直浮现在那个买扇子的女孩儿笑吟吟的俏脸,使劲儿大叫了一声,怒吼道:“该死的蒋千www•hetushu.com里,你贵为天山派掌教,什么东西拿不到,偏偏要贪图我的扇子——我那东西,这世间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够打得开,用得上,你拿去了,又有何用?”
眼看着天山派这大殿、房屋、院落、宝塔、石阶轰然回去,我心中如同吃了人参果一般爽妙。
此刀在半空中不断飞舞,攻其必守之处,周全无比,让人全力不得,而身处剑阵之中的我尽管行动僵直,但却能够预感一般地避开众人的攻击。
眼看着他就要走到跟前,又一个身影出现在我的跟前。
而在此过程之中,但凡有人敢接近他,老鬼便是飞起一记十三层大散手。
死不悔改,这样子可真令人讨厌。
这在旁议论的,自然是事不关己的西北道上高手。
这一把剑,仅仅只有一尺。
然而谁也不曾想到,这风平浪静的平静之下,又是如何的凶险。
如此力量,简直是天地之威,宛如地震一般恐怖。
我的脑子飞速转动,变得越来越快,而我的身子却变得僵硬起来。
这时我方才发现,刚才出手偷袭我的,居然就是这天山派的掌教蒋千里。
我闪了机会,嘴角往上翘,却是发出了冷笑来。
如此坚持了半分钟,那人终于没有再动。
这家伙乃西北道上的顶级高手,至少能够跟悬空寺的会能方丈平起平坐,如此刻意偷袭,我自然躲不过。
龙起之处,必有埋骨无数,在我所不知道的空间之中,仿佛跨越了时间和空间,朝着我的这边遥遥传递而来。
我一直游走,不与那人交锋,而那人施展得越是自如,好几次差点儿将和_图_书我卷起,吓得我魂飞魄散了去。
我冷声哼了一下,然而突然感觉左边的炁场微微一动,下意识地指挥其逸仙刀戳去,结果落了个空,心头正是诧异,却感觉到右肋处传来一阵剧痛。
我是抱着拼老命的决心,死死抱住了他,硬生生受着痛苦,感觉腹部翻江倒海,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那儿,有龙。
大地之间,居然裂出了一个大口子来。
然而周遭的剑光凌厉,处处杀机,即便是有着逸仙刀的我,也只能在阵中苦苦支撑着。
每一分一秒都是死路,我若是不能够脱阵而出,必然死于其中。
那人愤怒非常,举剑就挡,结果没有了身边众人的支持,他哪里抵挡得住,当下便是一声“铛”的巨响,人便跌飞而去。
我心中一阵狂跳,仿佛回到了年少轻狂时面对初恋的那种心境,然而几秒钟之后,那张脸却被无数纵横的剑气给戳破了去。
仿佛有巨人扬起了一把大斧头,将这片山区给劈出了一条大口子来。
而当我真正将那龙脉之气引导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那道人扬着鞭子,怒声吼道:“好胆,还敢强辩?”
落地之后,我一大口鲜血喷出,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围在我身周的九人瞧见我这般状态,脸上不由得露出狂喜之色,将攻势越发激烈起来。
这就是无相步的妙处,料敌于先。
在那一刻,我揣摩着对方的心思,突然间觉得心中的杀机不知不觉地就变得十分旺盛。
眼看着他挥出来的手刀,就要割破我的喉咙,却有一个浑身都是味儿的身影拦在了我的面前。
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