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六十三章 贪欲迷眼,众叛亲离

随着一声又一声的附和,蒋千里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青,而这时那发出提议的华莹真人走上前来,对蒋千里拱手说道:“掌教,你看是你动手呢,还是我来帮你证明清白?”
他再一次号召,然而众人还是没有动。
我的心中莫名浮现出了这么一个词眼来,随后瞧见蒋千里陡然一挥剑,一道剑气冲天而起,足有七八丈,劈向了我这儿来。
这人就是蒋涛?
蒋千里断然说道:“不在!”
这话语恶毒,他显然也是有些着急上火,迷了心智。
我抬头望去,却见这人生得一副好皮相,浓眉大眼、唇红齿白,蜂腰熊背,两条腿很长,有点儿像是偶像剧里面的韩国欧巴,不过此刻却被黄河大师轻易地拿捏脖子,动弹不得。
桃花扇现身。
眼看着这天山派众人就要一拥而上,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阵仰天大笑的声音。
黄河大师冷笑一声,说我且等着,不过在这里,我倒是有句话,想问一下天山派的众位长老……
他对我,恨之入骨,欲杀之而后快。
啊?
蒋千里怒不可遏,指着黄河大师就骂道:“我好心好意地请你参加寿宴,你居然拿捏我儿子的性命;怎地,你这是把悬空寺被灭的火气,都发在我天山派的头上来了么?”
那华莹真人执着地问道:“掌教,扇子,在不在你的身上?”
那一刻,我感觉到杀气陡然笼罩在了我的头顶上,将我给死死锁住了去。
华莹和-图-书真人开口说道:“好!众位,作为天山派大长老,我有一个建议,若是这帮人纯属诬陷,扇子并不在掌教真人的手中,那咱们就跟这帮人拼了,不管是什么南海一脉,还是悬空寺的黄河大师,都给打杀了去,报了我山门被破,基业倒塌的仇;而若是扇子在掌教真人的手上,这一切的缘由,都是因为掌门和蒋涛引起,咱们便先罢免了他蒋千里掌教的职位,平息干戈,大家看如何?”
不过疯道人用那小巧的鱼肠剑给挡住了。
大势已去!
蒋千里听到,也是暗自心惊,不过为了维护他天山掌教的威严,当下就是一板着脸。
黄河大师冷然说道:“悬空寺此遭元气大伤,都是那会能结下的因果,我不计较,而这三人曾经在我悬空寺覆灭之时力挽狂澜,救下我悬空寺多人性命,现如今又给你蒋大掌教欺辱,随意侵占人家的法器,我若是不出手,只会叫人家笑话我西北道上的乌鸦是一般黑的——这名头,我可承担不起。”
这事儿可该怎么办?
我瞧着这满目的苍夷,心中的恨意消减许多,开始认真思考起了报复之后的事情来。
而这个时候,疯道人再一次拦在了他的面前,不但如此,老鬼也加入了战团之中。
蒋千里听到,猛然回头,却见一身血气萦绕的老鬼从旁边走出。
而且桃花扇也得拿回来。
他的语气显得有些沉重,一字一句地说着,蒋千和-图-书里的眼皮一跳,显然是心中有些慌乱,不过还是强硬地说道:“华莹长老,你我之间的矛盾,日后再说,现如今有外敌当前,为何不能与我一起并肩而立呢?难道你是吃了人家的好处?”
而随后,老鬼陡然间爆发出了最为恐怖的速度来,脚步一变,人就出现在了蒋千里的身后去,伸出蠡龙爪来,猛然一抓。
“嘶啦”一声,道袍碎裂,而有一把折扇,从里面掉了出来。
他冷声说道:“好你一个无家可归的秃驴,居然跑这儿来挑拨离间了,你当真觉得天山派众人如你们那般蠢?众位,与我一起,拿下这几个恶贼,开膛破肚,点了天灯……”
一番大战之后,他的身上也尽是伤痕,鲜血淋漓,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那天山派掌教真人心中失落,脸上却表现得格外强硬,双手一伸,朗声说道:“众位弟子,这三人皆为邪魔外道,与我将其诛杀,灰飞烟灭了去……”
这话儿说得就有些意思了,我瞧见东边那儿站着二十来人,都是有些年纪、一身磅礴修为的老道士,听到这话儿,脸色阴晴不定。
有一个白胡子老道走上前来,拱手问道:“掌教,请问那扇子,真的在你身上?”
啊……
蒋千里火冒三丈,指着黄河大师怒吼道:“好你个秃驴,真真不当人子,信不信我点齐人马,灭了你悬空寺?”
黄河大师朗声喊了一声佛号,然后平静hetushu•com地说道:“刚才什么都交代透彻,此刻反倒闭上了嘴巴,你是觉得你父亲能够救得了你,对吧?”
蒋千里怒声吼道:“你这属于不敬,大不敬你知道么?”
他回过身来,冲着东厢边的一众天山高手拱手说道:“悬空寺发生的事情,我昨日已经跟众位通报过了,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方丈会能错信荆门黄家的卧底法江,最后又一意孤行,最终给人伤了根本;现如今蒋千里又要重蹈覆辙,这前车之鉴,后车之覆,众位如何自处,当深思……”
虽然这些人里面,能够感悟炁场、懂得修行的人只有一半,称得上高手的更只有数十人,而即便如此,光凭着人手,却也足以将我们几个给灭杀了去。
蒋千里自那崇恩真君萨守坚离体而去,顿时就气得捶胸顿足,大声喊道:“祖师,何故抛弃弟子?何故抛弃我天山派?”
蒋千里一声怒吼,却没有再理会华莹真人,而是冲向了我们这边。
就连站得靠前的人,都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这时候蒋千里也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儿来,回过神来,对着那东边众人说道:“怎么,你们什么意思?”
众人纷纷偏头望去,却见黄河大师居然揪着一个二三十岁的男青年,来到了众人的跟前来。
“附议!”
那蒋千里剑势用老,没有办法抵挡,只有往旁边一躲闪,没想到袍子给老鬼抓住。
他大概是刚才吃了黄河大师的苦头,此刻不敢和-图-书再坚持,慌忙说道:“那扇子,在我父亲手里。”
“我同意……”
在离地七八米的高处,是半躺在地上的我,和伏低身子、四处打量的云陌阡,以及我的那头火焰狻猊。
如果有可能,最好还得将罪魁祸首蒋涛手中的那斩魔诀给我拿到手。
蒋千里和天山派已经为自己的贪婪付出了代价,但我们不可能将性命丢在这里。
“附议!”
华莹真人脸色平静,淡然说道:“如果此事全部是别人的污蔑,我会给掌教你道歉的,而且任你处置;但现在,无论是我,还是天山派的众位同门,心里面,也只想要一个真相——如同黄河大师一般,我们不能让一口黑锅扣在脑门顶上,无动于衷!”
“秃驴!”
杀人诛心,凭着我们几个人,绝对不可能血洗天山派,不过这天山派的老少爷们但凡要点儿脸皮的,肯定在逐渐清晰的真相面前,绝对保持不了沉默。
蒋千里露出了极度难看的脸色,指着这老道人说道:“你想干嘛?”
说罢,他将那蒋涛给朝天空举起,大声喊道:“说,这是最后机会。”
那发号施令的蒋千里瞧见,顿时就气得火冒三丈,吹胡子瞪眼地骂道:“黄河老儿,你这是干什么呢?”
强忍着一身疼痛,我站了起来,瞧见一场大战过后,这周遭的天山派弟子还有三两百人。
谁说佛陀慈祥?
我在刚才的一场大战之中,不断地凝练气血,而火焰狻猊则附于我身,将和*图*书那断裂的骨头给勉强稳固住。
要晓得这和尚也是人,虽然出了家,却脱不得真性情,也知道这忠义善恶的道理,此刻凶狠起来,那蒋涛心中也有些慌张。
华莹真人说道:“证明你的清白。”
“放肆!”
他们可以同仇敌忾,却不能够忍受被人欺骗。
阿弥陀佛……
他心中焦急,而这时旁边有人冷声说道:“萨天师之所以离开,全都是因为你这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蒋涛噤若寒蝉,不敢再说话,而众人听到这话儿,顿时就议论纷纷起来,不但那西北道上的江湖同道心中鄙夷,就连天山派内部的人也怀疑起来,彼此对望,心中多有怨气。
我们第一次处在了以多打少儿的境地里,而旁边即便还有那蒋千里的心腹,在这样的情况下,却也不敢再有任何动弹。
即便那人是他们的掌教真人。
我心中计较着,而这时天山派众位弟子轰然而上,有一两百人围到了场中来,这时那疯道人手持着剑,拦在了那倒塌的殿宇屋顶前,而老鬼则站在他旁边。
蒋千里眉头皱起,说华莹真人,你想说什么?
这一回,没有人再上前过来相帮。
蒋千里双目一睁,朝着他儿子望去,厉喝一声道:“孽子,住嘴!”
随着一只又一只的手掌举起来,我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来。
华莹真人最后问了一遍:“在,还是不在?”
他捏着那人的脖子,冷声说道:“蒋涛,你且说说,东西落在了谁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