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六十五章 西北之行,基本落幕

我想起他昨夜的表现,颇有大拿风范,不知道是否恢复了神志,便问道:“石老哥,你昨夜可真厉害,没想到南海降魔录还能够这样用?”
老鬼摇头,说没有。
不过不管如何,他既然这般,我也不好强求,又道了一声感激,然后回头问老鬼,说怎么样,东西到手了没有?
我眼泪鼻涕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而云陌阡也感受到了这诅咒力量的翻涌,没有办法将我再背起,而是将我放倒在了雪地之中,这时老鬼摸出了一袍子来,想要将那月光给阻挡住。
老鬼告诉我,说杜政委那家伙别看这道貌岸然,其实一肚子的坏水,昨日我出事儿的时候,众人的心思都在了我的身上,他就有些不对劲儿,总感觉好像要做点儿什么坏事。
痛。
我惊讶地问道:“怎么回事?”
那种疼痛是内外兼备,让我在那一刻,恨不得死去了、一了百了方才是最好的结果。
随后,冥冥之中,我能够瞧见一张绝美的脸孔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押着蒋涛在前面,而杜政委则一起跟随着。
杜政委是个高手,甚至不亚于蒋千里,这是可以想象得到的。
这样的人,最在意的不是别人的生死,而是自己的性命,所以我觉得那斩魔诀应该差不多到手了。
而这所有的一切,所带来的副作用是强烈的痛感朝着我的神经末梢处迅速袭来,就好像在我的脑海深处迅速引爆了一般。
我下意识地活动了一下http://www•hetushu.com身体,惊奇地发现身体多出断裂的骨头处居然愈合了,虽然依旧又麻又痒,但是跟之前的那种情形断然不同,而除此之外,我全身的经脉都是一阵舒畅,并没有重伤之后的郁积。
痛、痛、痛,太特么的痛了。
我浑身一震,感觉到迷茫的世间突然一下子就多出了几分希望来,就好像是浓雾之间,多出了一盏明灯。
狗头出现。
老鬼往旁边一指,说都是石老哥的功劳,若不是他在旁,只怕你又是一场浩劫。
即便是有作用,他也不愿拿自己的性命来这上面冒险。
我心中一喜,又疑惑道:“那家伙若是撒谎呢?”
在月光的照耀下,我脸上的皮肤开始迅速溃烂,就好像初中化学实验课里面金属钠丢进了水里面,发生那迅速的反应。
然而越往后来,那力量的牵扯越发繁多,而我却也陷入到了这种莫名的平衡中去。
大量的毛发从毛囊深处茁壮冒出,并且迅速膨胀,紧接着我全身的骨头都开始啪啪作响,不断扭曲,就连脸上的颧骨都在变形,就好像是面团或者橡皮泥一样,被人随意揉捏,嘴巴往前突,眼睛往两侧移动开去……
然而在这个时候,疯道人却一下子扑到了我的身上来。
痛、痛、痛……
一开始的时候,想要全力集中精神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我也只有在疯道人的引导下,方才能够勉强得以成行。
http://m.hetushu.com努力地盘腿而坐,忍受着这万千痛苦,然后循着南海降魔录,在疯道人的引导下,开始将那最为恐怖的诅咒之力镇压。
老鬼说我们现在在前往乌市的车上,现在是早上十一点了,怎么样,你的身体还好吧?
我甚至将其化作助力,用来冲刷我那并不算稳固的经脉。
故而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
她那新藕一般白嫩的手掌之上,有无数月光浮现,如丝线一般,从不知名的空间中传递而来,笼罩着我。
此人能够爬到西北局的二把手,虽然侧重的是政治和思想工作,意识形态的范畴,不过没有一点儿实力,是不可能坐稳这个位置的。
那些丝线在我身体里不断翻滚着,暴戾的力量疯狂肆虐,而我则将这些力量不断抵消了去。
谈完了这个,我放下了心来,随后闲聊,这才知道黄河大师跟我们并没有同车。
第一次月圆之夜的变异,我并没有能够坚持多久,就被疼痛给迅速征服,大脑神经迅速自保,切断了我的意识,让身体处于了一种昏迷的状态。
临走前又跟瞎眼老头碰了一面,他决意留在了敕勒山悬空寺。
不过他随员只有两人,而我们这边却有老鬼、黄河大师和疯道人这三人震慑,另外两个受萧副局长派遣过来的宗教局人员立场未知,他能够发挥的空间少之又少。
随后我们赶到了乌市,与萧副局长见过了面,黄河大师跟他密谈几次和图书,而后便是蒋涛和杜老七罪行的争锋,各方势力交织。
啊……
他盯着我,然后一掌拍在了我的胸口处。
我虽然经过一夜蜕变,身体意外好了许多,不过到底还是需要调养,于是回到了江阴,老鬼和疯道人去了慈元阁,与黄胖子商量接下来的相关事宜,而我这边则接到了一个电话。
听到老鬼的声音,我的心神一缓,低声说道:“这是哪里,什么时候了?”
(本卷完)
这家伙贪图享受,除了有事时回天山,平日里都是待在那别墅之中快活,我已经问清楚了地点,让云陌阡单独前往去拿取了,如果不出意外,东西应该能够到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大叫了一声,睁开了眼睛来,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半躺在了一个狭窄的空间里,熟悉的皮革味和不断的抖动让我知道自己身处于行驶的车子之中。
大量的腐蚀之气从我的身体里冒出,紧接着我感觉到一阵剧烈的麻痒。
而此刻经过一个月的磨砺,南海降魔录不断运转,使得我勉强能够认真地感受着这种诅咒的力量。
我抬头一看,只见那疯道人缩在旁边的座椅上,端着一块干巴巴的馕饼在啃,我慌忙拱手,说多谢石老哥活命之恩。
我们在乌鲁木齐盘桓几日,然后婉拒了萧副局长儿再一次的邀请,也不管最终的结果,准备离开。
我这边刚刚回过神来,旁边伸出一只手来,抓住了我的肩膀,沉声说道:“老王,怎么样?”
月光是诅和*图*书咒力量的源泉,如果能够遮掩,我或许会好受一些。
一切都波澜不惊,而云陌阡也顺利地拿回了斩魔决。
而在这一攻一守之间,能量迸发,我便用那南海降魔录的法门,将其引导,梳理着我身体的全身经脉,让这种痛苦不断刺激我的神经末梢,以毒攻毒,以痛止痛……
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动手,不是因为心中良善,而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够。
我这是存心试探,没想到他摆了摆手,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地,瞧见你不行,就胡说八道而已,还好没事。
她拥有浅绿色的头髪和瞳孔,却是个外国大洋马,随后镜头拉远,我能够瞧见她驾一辆由红雌鹿拉动的金车,一群猎狗呼啸开路,而她则戴着新月冠,身上挂着银弓,遥遥伸出手来。
老鬼瞧见了,以为疯道人此刻是发了癔症,想要拉扯他,结果疯道人一把将其推开了去,对我猛然喝道:“南海降魔录,快,别犹豫——且随我一起,念曰‘道法本无多,南辰贯北河,说来三七字,降尽世间魔……’”
此事诸事已定,我心中稍安,虽然此次西北一行并没有拿下黄养鬼,也没有能够阻止她的计划,但能够拿下了斩魔决,也算是意外之喜,算得上是安慰奖。
斩魔诀对于我来说,是一件锦上添花的绝佳法门,但是对于蒋涛来说,却并无太多作用。
然而在几秒钟之后,我脑海里唯一的意识,就只剩下了一个字。
疯道人吃得有些多,使劲儿咽了hetushu.com一下,方才将口中的食物吞咽到了肚子里,然后慌忙摆手说道:“莫要提,你管我饭,我帮你忙,互惠互利,互惠互利……”
我瞧见他这般说起,不知道是真疯了,还是装傻。
他疯疯癫癫的眼神之中,突然出现了一股清明来。
我之前被那蒋千里一通暴打,全身骨骼多处碎裂,本来就像个瓷娃娃一般,此刻又逢大难,按理说让我好好躺着便是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来这么一下,弄得我更是痛苦。
我甚至能够跳脱出这种力量牵扯,一边小心翼翼地维持平衡,一边引导着力量宣泄的方向去。
老鬼说无妨,我在他体内种下了一血引,平日里只是潜伏着,而关键时刻,我便可以随意拿捏他——这也是卡帕多西亚的手段,想来在这地界,几乎无人可解,他本就是个软蛋子,按理说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从蒋涛被黄河大师威胁,将自家老爹给出卖,最后逼得蒋千里众叛亲离的这件事情上来看,可以知道此人的心思极度自私。
如此进行了许久,仿佛她身后有光明浮现,这是那女人方才皱了一下眉头,回过身去,猛然一抖那套在红雌鹿身上的缰绳,朝着黑暗处离开,只留下一个绝美的倩影给我。
我心中失望,而这时老鬼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来,说不过那家伙倒是交代了,说那本刀谱给他藏在了乌市的一处别墅里面。
是来自于我同学梁京的,他告诉我大年初四那天会办一场同学聚会,让我务必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