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三章 聚会众生相

我正要措词回答,这时远处有一个穿藏青色小西装的女子叫了她一声,说李老师他们几个过来了,咱们去迎一下。
我抬头一看,发现来人正是梁京。
梁京被人拉走之后,旁边这才有同学出声说道:“嘿,听说了么,梁京听说要去高速公司当一头儿来,了不得啊,这家伙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我之所以远走南方,其实也是有一些不能释怀。
梁京与我聊了两句,似乎有什么话要说,这时尤芷走了过来,说梁会长,你现在虽说是交通厅的领导,不过也不能随意迟到啊,一会儿可得自罚三杯。
从某种方面上来说,米儿长得很像向馨蓝,这也是我对她一直珍而重之,甚至都不忍亵渎的重要原因。
而我们这边正说着,小厅那边迎来了几位长者,却都是我们读书时的老师,正中的一个,却是我们的班主任李老师。
向馨蓝急着走,也来不及多劝我,只是瞪了我一眼,说你这个人,倒也还是没有变,跟当初一样面。
杨兵连忙擦去眼泪,说没有,眼睛进灰了。
许多人到毕业了都还不能够理解,凭什么白嫩嫩、水灵灵的系花,会跟那个一无是处的小子在了一起呢?
就在这个时候,宴会厅门口那儿却被人推开了。
向馨蓝说你怎么跑梁溪去了,在那里干嘛啊?
向馨蓝说你在哪儿过的年,彭城么?
杨兵是我读书时唯一能够称得上至交的朋友,他的事儿,我肯定是要出手帮忙和图书的。
我这般遮遮掩掩,多少也被人给看轻了几分,有一个女同学以前跟我似乎有些不对付,说话就难听了起来,我也不理。
说着就把他拉到主桌去了,甚至都没有跟我们招呼一声。
此刻的向馨蓝穿着一件淡蓝色的小礼服,比起以前的清纯宁静,却是又多出了几分成熟和知性的美丽来。
说完这话儿,她蹬着高跟鞋,咄咄咄地就走了,而秦健也嘘应两声,说吃好喝好啊,然后也跟着离开。
杨兵说是我们厂子的一同事,人很不错,我得了这个病,不想拖累她,张罗着离婚,结果她死活不愿……
杨兵神色黯然下来,不过又抬起头来,说我倒不用,我前年就结婚了。
至于怎么帮,这个还得商榷。
如此吃吃喝喝,然后大家起身去给主桌的老师敬酒,我躲在了后面,最后与杨兵一起去敬酒,李老师还记得我,与我说了两句,又问起我现在的工作,我依旧敷衍,而这时秦健则不动声色地给我下起了眼药来,明里暗里的言下之意,点明了我现在混得挺惨的。
向馨蓝一走,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杨兵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说秦健什么情况啊?
杨兵说我看不止他,好多没结婚的男同学之所以过来,还不就是打算着跟往日的女同学再续前缘——不过向馨蓝的确是一金凤凰,她家的公司上市了,好家伙,那身价都得用亿来计算了。
这话儿一说,旁人顿时就生出几分羡慕和*图*书,有人瞧见梁京特地过来跟我打招呼,便开始套我话,问我知不知道。
我摸着鼻子笑,说原来他还打着这主意呢?
那种情怀,叫做逝去的青春。
我笑了,说你是不是也有那心思呢?
事实上我跟向馨蓝并没有旁人想象中那般龌龊,她与我在一起除了好感和兴趣相同之外,更多的缘由,恐怕是用来掩人耳目,抵挡秦健这一帮狂蜂浪蝶而已。
杨兵说现在市场上的肾脏不便宜,少的二三十万,多的五六十万、七八十万都有,加上后续的治疗费用,估计都得要七位数以上……
瞧见向馨蓝伸出的橄榄枝,我瞄了那主桌一眼,也不知道谁这么正规,居然像主席台一样,在那席面上摆了名牌,一个萝卜一个坑,都是有名有姓的主儿,便笑着摆了摆手,说算了,你们那一桌,都是功成名就的大人物,我还是在这里蹭点儿饭吃比较自在。
梁京苦笑了一声,说路上碰到点事儿——咦,杨兵你怎么哭了,是见到王明太激动了,还是咋回事?
杨兵一大汉突然间眼泪就流了下来,说我得了这个病之后,能借的钱都借了,现在家里的亲戚朋友都躲着我,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本想一死了之,想起自家老婆还有一岁大的儿子,又不舍得离开这人世间,接到请帖,就琢磨着是不是能够来这里化点儿缘,把我这命给救活,回头我做牛做马,报答人家……
不过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再一和-图-书次面对向馨蓝,我发现自己的心却宛如止水一般,不再有自己担心的那种悸动,反而是一种淡淡的情怀在其中流淌。
我还在想起向馨蓝刚才的话语,摸着鼻子,说我很面么?
我自然不知道,他们又盘起了我的道来,我随意敷衍两句,也不说明。
杨兵说还有更难听的呢,我可是听周赵娟说起了,秦健这小子在彭城是有一个女朋友的,不过这回过来这么积极,指不定就是想要攀上向馨蓝的这高枝;若是能,回头就将人给甩了去,你说说,这不禽兽么?
我瞧见梁京一头大汗,忍不住笑了,说你应该也算是地主了,怎么才来?
我微微一笑,说何必这么麻烦,我也习惯了。
杨兵以前可不是这脾气,之所以跟我臭味相投,就是因为有着一身傲骨,见谁都不肯低头,没想到这一年多的伤病,居然将这汉子折磨成这般模样。
我瞧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问你到底怎么了?
这时人都到得差不多了,秦健跟几个主办的同学商量了一番,然后开始拿起了话筒,说起了开场白来。
他们一入场,气氛一下子就热烈起来,各桌也纷纷有人站出来招呼,老师们入了正席,向馨蓝、秦健、尤芷等几个混得不错的同学也坐在跟前。
那女子叫做尤芷,是向馨蓝的密友,听梁京说现如今已经是静海市的团委副书记了,前途远大。
至于李老师,我估计应该是我们读书时的几位师长。
之后又过了m•hetushu•com一段荒唐的日子,恣意放荡,一直到遇见了米儿,方才又重新找回了一些男女热恋的情愫来。
我诧异,说啊,你结婚了,怎么都没听说过?
我说你大概需要多少钱?
杨兵说这不是明摆着么,人向馨蓝对你可还有那么一点儿意思,就算是没意思,也有一点儿想要了解的兴趣,这对好多男同学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偏偏你又视若敝履,不去相争,反而让秦健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给讨了巧,她说你面,难道说错了?
两人聊了一下,我说你得了这个病,肾脏的负担很重,正常的饭菜都吃不了,更喝不得酒,又何必过来这里凑热闹呢?
向馨蓝似乎有些不太习惯秦健的亲昵,身子微微一侧,然后问道:“你不在金陵么,什么时候到的,为什么不叫人去接你——梁京不是说他负责的呢?”
我摇头,说不,在梁溪。
杨兵叹了一口气,人仿佛老了好几岁。
我微微一笑,说几年社会打滚,岁月艰难,总会受一些蹉跎。
我站起来,朝着向馨蓝点头招呼,瞧见她礼貌性地伸过手来,也轻轻一碰,一触即收,随后听到向馨蓝满是诧异地说道:“王明,之前听梁京说在火车上遇见过你,说你的变化很大,我本来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没想到这回一见,果然还是有些认不出来了。”
我说我这个叫做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为人处事低调一些而已,怎么叫做面呢?
许多年之后,很多同学回忆起m.hetushu.com当初上学时那一对对情侣时,一提到鲜花插牛粪,第一个想起来的,估计就是向馨蓝与我。
我也不了解,不过有着威尔和黄胖子这些大财东,听到这数目,心中也不慌。
杨兵哈哈一笑,说的确。
正是出于这一点,所以我和向馨蓝之间的关系一直没有更进一步,而毕业之后,两人便默契地分手,不再联系了。
他是做领导的,别的本事没有,扯淡的功夫倒是练得纯熟,而这时旁边有一人匆匆过来,走到了我的身旁,恭敬地说道:“王明,你来了。”
我没想到杨兵还能说出这样一番见解来,心中惊讶,说秦健怎么着也是咱们同学,什么人面兽心,这话多难听?
说着话,旁边挤出一人来,却是一直在帮忙张罗的秦健,他站在了向馨蓝的旁边,模样亲昵,然后说道:“可不是么,小蓝我告诉你,我们到的时候,这小子刚刚下了出租车,一个人像呆头鹅一样站在门口发愣呢,我喊了一声,还以为喊错了,没想到居然真是他……”
秦健说王明这些年一个人在外面闯荡,走南闯北的,阅尽世间百态,吃得了苦头的。
作为此次聚会的主要发起人之一,这个向馨蓝肯定得去迎接的,应了一声,然后对我说道:“王明,好久不见了,你一会儿坐前面去,我们聊一聊?”
一声“王明”喊得我心摇神曳,抬起头来,瞧见这人正是曾经与我有过一段情缘的向馨蓝。
李老师是长者,也不在意,好言安慰了我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