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四章 总有过往人

高翔说嘿,你这变得可真的是太大了……
向馨蓝瞥了我一眼,说怎么,不行啊?
我说你别去病急乱求医了,这事儿我帮你张罗吧。
这一句话说得杨兵哑口无言起来,他垂头丧气,叹了一声,说也对,人家里再有钱,也是她自个儿的事情,她又不是开福利站的,凭什么管我的事?唉,也是我异想天开了……
高翔的到来让主桌的气氛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瞧见他那众人讨好的模样,我忍不住好笑,瞧见旁边的杨兵身子不舒服,有些撑不住了,便扶着他,说你行不行,不行我送你回家?
我耸了耸肩膀,说就那样呗,你呢?
李茉莉说甭管你是真信假信,只要有人信,他们就有生意做,你说是不?
向馨蓝瞧了我一眼,说怎么,你还关心这个?
我瞧他说得这么正式,有些诧异,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起身跟他一起往外面走,而被高翔驳了面子的李茉莉瞧见自己眼中这位手眼通天的人物,居然跟刚才那个被自己冷言冷语刺了好半天儿的家伙离开,顿时间就惊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我瞧见她双眼一亮,有种上前去跟那高翔攀谈的意思,却又担心别人不理她,如此纠结,可真是费尽了心思。
我这才发现自己实在没立场管她,忍不住笑了,说抱歉,习惯了,多嘴问一句。
我摇头,说不说算了。
杨兵点头,说对。
我说梁京知道一些,之前在火车上遇见过一回,后来他女朋友家里m.hetushu.com出了事,是我去帮忙摆平的……
向馨蓝往外瞧,也一脸诧异:“何厅长?”
我这边刚想起来,旁边有人便低声说道:“知道么,这高翔可不了得,听说现在路子野得很,上至达官显贵、官商名流,下至平头百姓,奇人异士,那可都结交有路子,在金陵城区开办了一家风水事务所,生意好得很,我听说我们局的局长,跟他都是哥们儿呢……”
门开了,有一人拱着手就进了来,一路走到了主桌,然后拱手说道:“哎呀,对不住啊,各位,来晚了来晚了,今天晚上有个单子,实在是走不开,哎呀,班主任李老师……”
高翔慌忙摆手,说王、王哥,你别发火,我是真的刚认出你来,没别的意思,就是确认一下。
我说人这五星级酒店,注意点,那边有个吸烟室,要抽去那儿。
向馨蓝、秦健几个人都起身来迎接,与他聊了两句,请他入座。
向馨蓝又吸了一口,然后盯着我,突然开口,说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
我哈哈笑了两声,说你放心,我又不是什么杀人狂魔,你咋吓成这样,怎么,别人都是怎么跟你描述我的?
杨兵一愣,说你?
我吐了一口烟气,说这事儿,还真的是有点儿一言难尽啊。
高翔说可能是刚才酒喝得有点儿多,站不住脚。
说着话,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穿着高跟鞋的脆响,我抬头望去,瞧见向馨蓝拿着手机走了进来,她看着我和-图-书和高翔在吞云吐雾,说都说你们两个干嘛去了呢,原来跑这儿来躲清闲了?
高翔说哦,梁京那小子啊?
我说杨兵,兄弟今天跟你透个底,这钱的事情,对我来说不算啥,不过我觉得你这病呢,也不一定非要换肾脏;东西呢,还是原配的最好,我认识几个老中医,医术都是十分好的,让他们先帮你检查一回,如果没办法了,再想别的法子……
他这边还没有说完,旁边早就憋足了劲儿的李茉莉便站了起来,端起手中的酒,说高翔,老同学,好久没有见你了,我李茉莉啊,来、来,我敬你一杯酒。
我什么都没说话,只是虚应了一声,在别人面前风光无限的高翔顿时就吓得直抹汗,说等等,我就是确认一下,没想到我们这一届里面,居然出了这么一猛人,没别的意思……
向馨蓝说之前谈了一个,不过忒不靠谱,后来吹了,也就没有再找——你呢?
高翔嘿然一笑,说瞧向美女这话儿说得,我跟王明哥们儿好久不见,里面人太多,出来叙叙话。
她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我哑口无言。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这男人叫做高翔,也是我们一个班的同学,不过这个家伙平日里比我更低调,整整四年,我记忆中跟他都没有说过几次话。
我忍不住问道:“怎么样,有男朋友了没?”
高翔说除了我,别人知道你真实的身份不?
向馨蓝说李老师找你呢,你这刚到一会儿,又m.hetushu•com开了小差,大家都等着灌你酒呢?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将吸到一半的烟递过去,她凑过来吸了两口,然后靠在了墙上,眯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来。
我说你们很熟么?
向馨蓝突然一心软,说你要是混不下去,我爸公司……
高翔摸出了一根烟来,递给我,说抽么?
我摸了摸鼻子,说我擦,我的名声有这么臭么?
她在栖霞的教育局里上班,虽然不是什么领导,但又清闲又自在,虽然坐不上主桌去,但在我们的跟前,却总感觉高人一等。
李茉莉娇嗔一声,说哎哟,汤洲明你要嫉妒,回头我单独跟你喝一杯……
李茉莉说你这就是老古董了吧,我跟你讲啊,现在无论是官儿,还是大财东,但凡心里面有点儿亏心事儿的,总得找点儿安慰不是?所以你得有点儿信仰,不信耶稣就信佛,要么就信道,或者信点儿玄门风水、因果循环啥的……
我说就我这样,谁瞧得上我?
高翔慌忙摆手,说我也就感慨一下,不管怎么说,你是我同学,就凭这交情,我也不能出卖你。
我说你确定?
这话儿一说出来,高翔顿时就闻弦歌而知雅意了,眼睛一转,说得,我先去应付一会儿,王明你一会儿别走啊,我有事儿要跟你说。
我这时反应过来,皱着眉头说道:“你什么时候吸烟了?”
杨兵大概是想起自己厂子里那几个蛀虫,说这帮孙子,要能真信这因果报应,就不会如和图书此咯。
她看了我一眼,从坤包里面摸出了一盒白色的女士烟来,对我说道:“借个火。”
高翔说没有,你名声挺好的。
来人穿着一件青衫,看着好像是说相声的,又有点儿像是那街头算命的瞎子。
我说怎么主桌一直空着一个位置,原来是留给这人的。
我说怎么,缺钱花不?
她话语还没说完,这时有一行人从门口走过,有人回过头来,不经意看了里面一眼,便停住了脚步,诧异地说道:“啊,王先生?”
向馨蓝说想必你也听说了,就那样,帮着我爸跑跑腿而已,没什么。
我说高翔,咱老同学虽说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但你也不用这么惊讶吧?
杨兵又是惊讶又是激动,说不是不信,只是、只是这个……哎呀,我也不知道该咋说了,王明,那可是一大笔钱啊?
高翔瞧了李茉莉一眼,冷淡地说了一句话:“你先等等,我有事儿跟王明说。”
我一愣,说你跟她借?
杨兵有些诧异,说风水事务所,搞这种迷信玩意儿,能赚钱?
两人转移阵地,高翔抽了两口烟,方才将精神放松下来,缓缓说道:“我也就是个外围的小喽啰,你被荆门黄家通缉的事情,是听我父亲说起的,一个亿啊兄弟,你这人头可真值钱。”
杨兵听着我如此肯定的回答,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说王明,我、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啥好了。
我只是稍微瞟了一眼,便没有再理会,跟高翔出了宴会厅,来到拐角处,他左右看了hetushu.com一眼,然后抬眼看我道:“隔壁老王?”
我说那你的腿在抖什么?
杨兵还在想着先前那事儿,低声跟我说道:“王明,你说我要去跟向馨蓝借钱,她会答应不?”
她这话儿一说出口,旁边有另外一同学就不乐意了,说李茉莉,你这可就有些势利了啊,刚才我们给你敬酒的时候,你说你最近在备孕,不敢喝酒,怎么碰见高翔,这就放开喝了?
我眉头一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哦?
我正待安危他两句,突然间肩膀被人一拍,说嗨,王明?
说话的这人,却正是先前对我左右看不顺眼的女同学李茉莉。
我说你怎么认出我来的?
说罢,他朝着我恭敬地说道:“借一步说话?”
他说着话,先回去了,而向馨蓝却并没有走。
我抬头,瞧见刚才那边还弄得热闹哄哄的高翔跑到了我这边来,仔细地打量着我,说你真是王明?
我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说怎么着,你不信我?
向馨蓝有些气愤了,瞪着我,说你哪样了?王明我看就你这人的城府最深了,装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为什么梁京、高翔他们这些人对你又是这态度?你现在到底在干嘛?
高翔说我在网上见过你的资料,是一个内部网,专门挂悬赏的,我也是在我爸一朋友那儿见识到的,他只是文圈儿的人,关系不错,但不玩武行,我刚才见到你,真的给吓了一大跳——我说王明,以前读书的时候,看你不显山不露水的,怎么一下子这么牛波伊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