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八章 九曲黄河刀

对讲机那边的人大为惊讶,说怎么是你,波爷呢?
张波又吐了一口血沫,说操,都是马大海误我。
在我看来,张波不过就是依附荆门黄家的势力扩展自己的生意而已,别的不论,光看他出手整治郭家的诸般手段,既龌龊又邪门,实在不是什么恢弘大气之辈。
张波有些崩溃,说不,你说谎,马大海对你的性格进行过最为详细的分析,你不应该这么麻木才对,为什么呢?
有人想要我“狗带”,我就偏偏要给你打脸。
说话的是马大海,他高声喊道:“胡子、胡子,王老八和猪七那边没有回话,怀疑是已经被人给做掉了,告诉我你们那边的情况,随时准备撤离。”
逸仙刀。
而相对于身边的两位保镖,张波则显得从容大度许多。
杀!
厉害是相对的,张波身边的这两个人或许是不错的高手,但是在这种突然的袭击之下,反应比普通人勉强好一些,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
毕竟他是荆门黄家的女婿。
我这边教训着他,而对讲机那边还在呱噪:“波爷,我瞧见你们那里有动静,到底怎么回事?那小子没有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操,还真特么的是这么一理。
这一刀运用了斩魔诀的诸多旋劲,看似凶猛,然而后招却隐藏在了宛如漩涡一般的后劲之中,一连分做了九重劲,每一层都与前面一重有着截然不同的旋转方向。
我冷笑连连,抬手就是一和图书刀“海天一色”。
我看了张波一眼,俯身过去,将对讲机拿过来,淡然说道:“马大海,我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钟爱扇耳光。
等待着张波拼死接下这一刀,我方才开口说道:“向馨蓝与我来说,只不过是老同学而已,现如今我的女友有两个,前女友留了一个孩子给我,而自己却给人凌迟了;而未来的女友则只在梦中出现过一次,你们若是能够挟持到她,让她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感激都还来不及呢……”
比如你斗地主,一上来就四个二一对王。
修行过斩魔决的我,对于逸仙刀的理解,也上了一个台阶。
这一腔热血喷出来之后,那人轰然跪倒在地,捂着脖子,试图按住自己的伤口,没想到鲜血却流淌不止,嗤嗤地喷出来。
就在张波心神摇曳的那一瞬间,我陡然间劈出了一刀。
张波吐出一口血沫,盯着我,却不说话。
胜负在一瞬间生出,张波全身僵直,没有再敢动弹。
对讲机那边的马大海半天没有说话,显然是没有想到我居然釜底抽薪,将他们的头儿都给捉住了。
我一直扇到了张波不说话,方才停歇,盯着他的眼睛,淡然自若地说道:“怎么样,恨我吧?”
他这边一旦没有稳住,诸多破绽便纷呈而出,尽管此人竭尽全力地想要坚持住,却在第七重力量的时候,露出了一个最大的破绽。
在这样的提醒声中,m•hetushu•com张波死死地盯着我。
我没有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只是平静地说道:“行了,你们过来吧,我们就在楼下交易,一换三,没意见吧?”
想必人王千林心中也是十分不屑,故而在长白山滑雪场的时候,才会及时出手,整治了当时气焰冲天的黄汉。
倘若我只有面前的手段,这点儿破绽对于他来说,并不是足以致命的。
然而我这几耳光打了下去之后,张波一下子就有种狗急跳墙的冲动来,他死死地盯着我,喘着粗气说道:“王明,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你不要忘记了,你要的人,可还在我的手里……”
因为我一上来,就用上了自己所能够施展出来的最强大手段。
卸下了防备,我抬手就是好几个大耳刮子。
话还没有说完,又给我几个大耳刮子,打得哑口无言。
在熟悉的手机铃声之中,有一道黑影翻飞而起。
我不想给敌人任何可趁之机,先把张波给绑得紧紧,然后方才说道:“你现在有多恨我,我就有多恨你;别人都说祸不及家人,你特么的倒好,连跟我有点儿关系的人,都给抓过来威胁我——如你所愿,我来了,不过你觉得你能够威胁得了我?”
但问题在于,我还有逸仙刀。
在龙脉之气的引导下,逸仙刀寻隙而进,陡然冲出,一下子就杀到了对方的脖颈之处,凭空悬立。
这人不去救人质,反而跑这儿来大开杀戒了和图书,实在是让人诧异。
砰!
而这个时候,倒在血泊之中的一个保镖胸口处,有对讲机响起。
打得你痛不欲生,从此就会长了记性。
张波拼尽手段,也只能够在这一阵惊涛骇浪之中保住生死,一边喘着气,一边对我说道:“你这疯狗,连自己女朋友的性命都不要了?”
然而我随后的交手之中,方才发现张波原来并非只有赚钱的本事。
逸仙刀腾空而起,藏匿回我的身后。
这回夺去了他性命的,是一把飞刀。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性命,不过是在我的一念之间。
好法器,难怪能够将我刚才宛如暴风骤雨的攻击给全部抵御而去。
而在第一人倒下的几秒钟之后,另外一个保镖也倒在了地上去。
张波低下头,咕哝了一句话,我听不清楚,说你说什么?
如今直上银河去,同到牵牛织女家。
我没有跟他讲什么高手风范,伸手过去,将他的一对护臂给卸了下来。
张波没有按照我的剧本走,只是冷着脸说了一声:“老马,是我。”
使出这一招,几乎耗尽了我大半的精力,然而效果却也是绝佳的,在如此东走西伏的力量牵扯之中,张波的诸多防御手段终于露出了破绽,脚步变得左右颠倒,就好像是喝醉了酒的醉汉一般,下盘不稳。
无论是萨拉丁之刃,还是逸仙刀,都有让人为之惊骇的攻击力,但是在他面前,却总是如同遇到了软绵绵的棉花,抵挡得面面俱到和*图*书
我冷冷一笑,说你们抓的这三人,一人是商界新秀,一人是官场新星,还有一人的家族在江阴一带的江湖颇有影响力,这样的人,你张波若是敢杀了,只怕第一个饶不了你的,不是旁人,而是荆门黄家……
听到这话语,张波的浑身陡然一震。
怎么办?
全身僵直的张波站立在天台上,额头上、脸上全部都是汗水,而我则手持着萨拉丁之刃,一点一点地接近了对方,将刀尖顶在了那家伙的心口处。
这样的人,还跑去跟人王千林相提并论,我都替他害羞。
他一身造化的外功,或许能够挡子弹,却挡不了被我解开了封印的萨拉丁之刃。
此人之所以被招为荆门黄家的女婿,是因为他在黄家众多的门客之中,表现得格外出色,不但身手修为强大,而且还能够组织起偌大的势力来,是荆门黄家赚钱的发动机。
我将对讲机移到了张波的嘴边,说跟大家打一个招呼,来,说“嗨”!
感受到了刀尖传来的冰冷寒意,张波一哆嗦,装作沉稳地说道:“我败了。”
谁能要得起?
想要达到目的,就得状若猛虎。
张波身边,有两位保镖,都是体型魁梧、牛高马大之辈,一身肌肉外露,太阳穴微微凸出,却是荆门黄家给他配备的外家高手,用来挡子弹都足够。
十足厉害。
至于之前别人所说的南张北王,这话儿我觉得纯粹是胡说八道。
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hetushu.com涯。
两人在拼斗的同时,他也认出了这个带着手机铃声偷袭的家伙,却是他们所要找的正主。
从西北带回来的《斩魔诀》虽然是残本,而且研究的也都是斩杀魔头,但它对于与人类交手并非毫无益处,各种手段和法门,其实都是相通的,而人作为大千世界的物种之一,一旦“恶”到了极致,也是一种魔头。
他也是一名高手。
他不是蠢人,只不过是被一叶障目而已,此刻仔细一思量,却突然间就想明白了。
我说你快别怪人了,自己反思一下吧……
我说珍重,这是自然的,不过若是要用我的性命来换,那就不愿——我也没有这么傻。
然而当第一人迎上来,想要将这突如其来的攻击给阻隔的时候,一把血红色的剑在黑暗中翻飞起舞,随后在几剑之下,将其脖子划拉出了一大条血口子。
一对金刚护臂,这便是他的擅长武器,从袖中滑落而出之后,他凭借着这一对护臂上前,与我交战,竟然防守得水滴不漏,让人根本无法攻破他的防线。
我说得轻松,手中的攻势却毫不减缓,张波抵挡得艰难,大声喝道:“就算不是女朋友,同学之谊总也有吧?难道你就不珍重他们的性命么?”
这护臂沉重,乃陨铁所铸,落在了地上,发出“哐啷”的一声响动,紧接着有“嗡嗡”的声音冒了出来,回响不断,宛如龙吟。
这一招在斩魔诀之中,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黄河九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