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十一章 王明杀人了

两人握手,然后她低声说道:“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我转头一看,顿时就气得火冒三丈。
这便是人民专政的力量。
这爆炸声不是一起的,而是间断地响起。
这个时候,走廊上已经没有任何动静了,我估计那帮人在弄完之后,应该是迅速撤离了,即便是扫射窗户的,应该也是制高点处射过来的冷枪。
我听到了她话语里面的埋怨,不由得苦笑道:“对方枪炮火油都用上了,怪我咯?”
我告诉他那是他的幻觉。
妇人走了过来,我感觉这里的场面顿时一阵肃穆,她先是朝着汇报的人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我。
不好……
这玩意一直摆在这里,实在是有些太过于惊世骇俗了。
此时那火势已经给扑灭了,不过楼道里依旧十分呛,妇人指着走廊口,说借一步说话,可好?
我说狗急跳墙了吧?
不管你修为有多高,势力有多恐怖,只要上面一认真起来,一切便都是纸老虎。
我挣扎着爬了起来,瞧见门口那里已经成了一片火海,对方除了扔手雷之外,估计还浇了汽油,又或者燃油弹之类的东西,弄得整个房间都充满了灼热的火焰,空气骤然间稀薄了去。
我说你听谁说的?
高翔嘿嘿笑,说猫有猫道,鼠有鼠路,你是大人物,自有你的路子,而像我们这样的小人物,自然也有一些八卦和消息来源……
张波他们在有关部门来的时候,应该就起了退缩m.hetushu.com之心。
我听到,心中一松,知道这帮人应该是宗教局的没错。
高翔说对,我听说了,听说西北悬空寺已经覆灭,还有你和燕尾老鬼两人大闹天山派,活生生将人家一掌教真人给逼退了位。
在国内,不管如何,对于政府的畏惧都还是存在于所有人的心中。
高翔一听,双眼瞪得滚圆,说不可能吧,张波好歹也是一堂堂的大企业家,年前的时候还在金陵拿地呢,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我顾不得旁边高翔和向馨蓝又惊又怕的情绪,左右一看,来到了旁边的墙壁上,一记飞脚。
那人眉头一扬,正准备与我分说,这时向馨蓝和高翔被人给扶了起来,有人朝着一个匆匆赶来的妇人敬礼说道:“戴局,人质已经确认了,目前安全。”
我说你应该知道才对。
我听这动静不像是张波那一帮人,便问道:“你们是宗教局的?”
张波的人撤走的时候,将同伴的尸体都给带走了,不过地上却还是能瞧见血迹,而这边赶过来的有关部门人员正在组织救火,我们这边有动静,便立刻有好多人涌了过来。
那人先是一愣,继而被我这种毫无敬畏的态度给刺到了,表情一下子就冷了起来,说你这是在顶牛对吧,你以为我治不了你?
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她开口说道:“隔壁老王?”
我转头看着他,说要不要跪下?和图书
我拽着高翔和向馨蓝就往着最里面的角落里跑了过去,除此之外,我还将火焰狻猊给唤了出来,用身子将我们三人给笼罩了住。
我摸着鼻子说道:“也是年前的时候,我在西北那边,差一点儿就破坏了荆门黄家的计划,所以现在他们对我应该已经是恨之入骨了……”
我显得很平淡,说同志哥,你的任务是惩恶扬善,我已经告诉你了,我是报案人,不是绑架者。
来到隔壁的房间,终于算是安全了,高翔和向馨蓝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心情还没有恢复过来。
毕竟张波的人不可能冒着这么大的险,到现在都还留在此处,那简直就是自投罗网了。
外面那人冷笑道:“哼,还知道我们宗教局?那你应该明白我们的政策,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抱着头出来,要不然我们可不客气了……”
突然出现的警铃声不但让我们精神为之一振,而且也让外面的枪声骤然一停。
而就在我低头打量对方的时候,我旁边的那个年轻人却十分凶,恶狠狠地蹬了我一眼,然后大声喝道:“靠墙蹲下,别动!”
我凑到窗口处瞄了一眼,然后来到了他们的跟前,说怎么样,你们没事吧?
这个时候那滚滚的浓烟已经从窟窿哪里往这儿冒了过来,我没有再多说,招呼两人起身,然后准备离开这里。
我打开了门,抱着头往外面走去,而这边刚刚一走出来,立刻有几www.hetushu.com只手过来抓住了我,有人将我往墙壁上推去,然后迅速地给我搜身。
戴局一愣,说啊?
向馨蓝擦去脸上的泪水,说王明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啊,为什么会这么恐怖?
我说行。
听到我的回答,高翔知道我不愿意谈及太多,便换了一个话题,说这帮人到底是谁?
高翔发愣,说啊,为什么啊?
两人都表示没事,高翔此刻还惦记着刚才陡然间出现的火焰狻猊,问我那是什么。
秦健指着我的鼻子,说对,杀人了,我刚才在门缝那里看得分明,这家伙真的杀人了,到时候如果需要人证的话,通知我就是了,不管有多忙,我都会尽一个公民的责任。
火焰狻猊这边刚刚一跳出来,顿时间就是一股巨大的轰鸣声陡然炸起。
砰!
这妇人五十多岁,保养得当,眉目之间颇有一股杀伐果断的气息。
有人上前,过去跟他核实身份,我朝那边的人打招呼,说明了秦健人质的身份。
我打量这些人,瞧见一部分穿着警服,一部分穿着中山装。
我率先从那窟窿里面来到了隔壁房间,瞧见没有危险之后,将向馨蓝和高翔也给接了过来。
不好!
说句实话,这帮人弄的这事儿让我实在愤恨不已,如果按照常理,我肯定是拿着刀子就冲出去,将这伙人给留下来,然而高翔和向馨蓝的安全才是我此刻最关心的,所以在内心挣扎了一下,我还是放弃了。
我望着那边唯和_图_书一的窗户,结果还刚刚冲到跟前,还没有等我打开,便感觉到了一阵心紧。
向馨蓝这会儿方才回过了神来,说你们两个到底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那边方才放松下来,让秦健一路走到了这边来。
至于火焰狻猊,我趁着两人惊慌失措的时候,将其收了回去。
轰!
我给他骂得有些懵,还没有等我回话,秦健又对看着像领导模样的这戴局长说道:“领导,你是公安局的同志吧,我告诉你,这家伙刚才杀人了。”
我一闪身,那窗户的玻璃给一排子弹给扫射,立刻破碎了一地。
此刻高翔和向馨蓝已经被人给扶着护送到了楼梯口,而秦健被人扶过来的时候,瞧见双手空空的我,突然间就指着我怒声大骂道:“王明你个王八蛋,没见过你这么坑同学的,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你直说,找那么一帮人过来,算什么意思?”
两人准备离开,而就在这个时候,火场对面的房间突然间传来了一声焦急的呼救声,有人过去,把门给开了,刚才不见的秦健慌里慌张地跑了出来,瞧见这楼道里有穿制服的人,心中顿时就安稳了几分。
我瞧见受尽惊吓的向馨蓝,此刻脸上还被烟雾给熏得到处都是黑乎乎的烟灰,心中忍不住一疼,跟她道歉,说对不起,此事都是因为我,你们算是被殃及池鱼了,不过我跟你保证,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
我收起了十字军血刀,然后抱着头说道:“别慌,和*图*书这里有两个人质,而我是让郭书记报案的那个人,人质现在已经救出来了,就在这个房间,我现在出来……”
它们交叠在一起之后,冲击波将房间里面的东西给吹得一阵抖动,我死死地压在了两个同学的身上,使得他们能够减少冲击。
爆炸之后,是一阵灼热的气息传来,这并不是火焰狻猊身上的温度,而是门口那儿。
好狠的手段,他们居然看准了窗户,就等着我跳窗呢。
她伸出手来,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她是怎么认出我来的,不过还是伸手与她相握。
那人瞧见我没有动,便使劲儿推搡了我一下,厉声喝道:“蹲下,听到没有?”
他的大嗓门快让我的耳朵都给震聋了,我却并没有照着他的话蹲下,而是左右打量着。
短暂的停歇之后,我突然间听到了砸门声,抬头看过去,却见那门给砸出了一个窟窿来,紧接着有几个黑乎乎的东西给扔进了来……
这帮孙子往里面扔手雷,而且不止一个。
如此一阵发疯了一般的狂踹,那墙终于松动了,一开始是裂缝,后来给我硬生生地弄出了一个窟窿来,而这个时候那火油已经蔓延到了大半个房间里,将库房里面存着的各种东西给烧了大半。
没想到我们这边刚刚一推门,外面立刻有人喝道:“什么人?别动,举起手来。”
这一脚砸落过去,整个房间仿佛都抖了一下,我感觉这里应该不是承重墙,于是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又连着踹了好几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