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十二章 妥协不罢休

高翔显得有些不理解,说为什么?
的确,无论是向馨蓝、高翔还是秦健,又或者还在家中等待消息的梁京,他们其实都没有直接跟张波的人接触过。
我赶到病房里面的时候,里面并非只有高翔一人。
我说隔壁老王,无业游民一个。
原本我对戴局已经抱着十分仇视的心里,把她当做了我在西北遇到鲁局那样的官僚,没想到她在临别的时候,居然跟我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
她说道:“你前段时间去过西北,应该认识西北局的萧大炮吧?”
虽然我对于这样和面团的处理方法十分不爽,但不可否认,这便是现实。
戴局听到,沉默了十几秒钟,方才开口说道:“萧大炮,也就是萧应忠,他是我的前夫,而我们虽然感情破裂离婚了,但还是朋友;另外我跟黑手双城,也是多年的朋友……”
戴局长说实事求是而已。
戴局长说人翔林地产的老总,名下的企业这么大,财产、员工这么多,他会为了你一人,亲自出手,实施绑架,并且恶意杀人?
张波根本就屁事儿都没有。
要晓得荆门黄家不但在黑道上有着强大的势力,在官面上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就连身居高位的郭书记都不得不选择私下和解的方式,甚至还得离开自己熟悉多年的地方,来到这么远的一个城市里任职。
既然这一次不可能将荆门黄家给扳倒,那么就不妨大方一些,毕竟江湖人最厌恶的一件事情,就hetushu•com是牵扯上官方的一切。
我说你们既然是地头蛇,怎么可能不知道在道上,有人出了一个亿在悬赏我的人头呢?
我说你这是不信我刚才的称述,也不信是张波和荆门黄家挑的事情咯?
要晓得,张波并不是无名之辈,正如同戴局长所说,他名下有那么多的企业、员工,头顶上肯定还挂着什么代表啊、委员之类的头衔,是很难因为某种莫须有的罪名给抓捕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有关部门的强力执行。
说完这句话,她便转身离开,去别处勘测现场了,而旁边不远处的两个工作人员则走了过来,将我给请上了车。
我说对。
因为那就是宗教局的威严,任何人都不能够随意冒犯。
戴局长跟我谈完,然后说道:“一会儿你得跟我们回局里面做一个笔录,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然后在这三天内不得离开金陵,随时等待我们的传讯;当然,不出意外的话,我们是不会留你的,但也请你在这一段期间,不要再闹事,知道么?”
我说戴副局长请讲。
我随着宗教局的车,一路来到了他们的市局总部,估计是戴局长这边打过招呼,所以给我做笔录的工作人员显得十分和善,而且彬彬有礼。
我说也是翔林地产的张波。
确定不叫高圆圆?
宗教局最终的目的是维稳,稳定大于一切。
但有关部门在这里方面,会认真起来么?
戴局长看着我,www•hetushu.com说王明。
这话语,自然是在表明立场,让我不要被一时的愤怒给蒙蔽。
除了他,还有三个人,两个年长者,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高翔给我介绍,其中一个是他父亲,还有一个是他父亲的朋友,至于那个小姑娘,则是他妹子高莹莹。
我没有必要在此纠结,然后将自己给陷进去。
高莹莹?
我说好。
不说别的,以前是宗教局没有防备,而他们如果再来,那板子肯定得落在了张波等人身上。
随后高翔跟他们介绍了我,当得知我便是现如今风头正盛、独立对抗荆门黄家的隔壁老王,这些人都表现出了相当大的敬意来。
戴局长说那么能够劳烦你把事情给详细说明一下么?毕竟这儿又动枪又死人的,事儿闹得有点大。
我说他除了是翔林地产的老总,还是荆门黄家家主黄门郎的女婿,荆门黄家到底有多恨我,这个我想你应该是清楚的。
一路上,我都在琢磨戴局长最后话语里面的意思。
因为把这事儿给想通了,我显得十分配合,也没有再一直咬定张波一行人,而只是说不知道绑匪到底是谁。
很难。
呃?
高翔一家算是半个江湖人,我反倒十分自在,随意聊了一会儿,他们瞧见我有事儿跟高翔说起,便起身告辞了,高莹莹不想走,结果给他父亲给拖着离开。
我说认得,不过人家可不像贵方这般官僚。
我的心中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冷冷和*图*书地盯着面前这个女人,一字一句地说道:“原来阁下的立场是这样的?”
戴局长说不清楚。
高翔问那其次是什么?
向馨蓝和秦健受了惊吓,到此刻都还没有醒过来,反而是高翔本身就是这个行业里面的人,所以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
毕竟这一次绑架事件闹下来,张波一方死了这么多人,而我们这边除了几个人质受了点儿伤,别的啥也没有。
我冷冷地笑了,死死地盯着她。
哦,错了,是前妻?
我说首先是没有证据,弄不倒张波——这是最主要的,毕竟荆门黄家的势力颇大,会有无数人跳出来替他说话,如果我一意孤行地指证,会把自己都给绕在这里去。
随后我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她讲了一遍,当然,这里面肯定是有所谓春秋笔法的,在我的描述中,我就是一个小绵羊,心系朋友、仗义出手的良善之辈,手上并没有沾到任何鲜血,反而是邪恶的对方为了抓人,处处咄咄逼人,简直是残忍恐怖之极。
我开始仔细地思念起这前因后果来,越想心中越是慌,很快就明白了戴局长为什么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纵使是知道,也都是从我的口中说出来的。
我点头,说对。
做过了笔录之后,宗教局还安排我住在了他们的招待所里,我听从了安排住下,然后在第二天早晨的时候,去看了躺在医院的几个同学。
我瞧见,想着倘若不是因为哥们儿心有所属,当一http://www.hetushu.com回高翔的妹夫,说不定也不错……
这里面最核心的一点,就是没有最直接和致命的证据。
立刻有人过来,将秦健带了下去。
我说您讲。
难怪他如此嚣张,原来这事情早就已经计划妥当了,根本不会伤到他的一根毫毛。
没有证据,在荆门黄家那么大的势力和张波那么多保命符的情况下,她能够保住我不受到这次事件的影响而去坐牢,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即便不受荆门黄家影响到的领导,也不会对这事儿进行太多的深究,只需要将相关人等给安抚好,就算是差不多完事儿了。
戴局长与我一起,来到了楼道口,又下楼,来到了外面的大楼空地前,然后回过身来,自我介绍道:“戴巧姐,金陵市宗教局的副局长,负责行动部门。”
我看着那女孩子长得很像电视上一女明星,忍不住感慨,高翔人长得不咋样,但这妹子倒是水灵灵的。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说戴局,整个江湖都知道是荆门黄家,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我的讲述之后,戴局长似笑非笑地说:“也就是说,出手的人,是荆门黄家的张波?”
大约是被我看得有些不舒服了,戴局长离开之前,突然说道:“对了,忘记跟你说一件事情了。”
说到一半,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有可能落入陷阱里面了。
我释怀了。
高莹莹听说我是他哥的同学,两眼都发起了光来。
戴局长十分平静和*图*书地说道:“有人出了一个亿悬赏隔壁老王你的性命,这事儿的确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证据表明是荆门黄家挂的单;也就是说,你的这些猜测,都只不过是想当然而已。”
而如果是一起普通的绑架案,事情就变得简单许多。
荆门黄家依旧庞大,看着仿佛不可挑战一般。
戴局长说除了你之外,还有谁亲眼看过张波,又或者有别的人证物证?
我说你着急什么,不是还有“其次”么?
我说其次是江湖上江湖了,没有人制裁他们,我来替天行道。
我擦,这娘们居然是萧大炮的老婆?
面对着秦健的积极,戴局却表现得十分冷淡,挥了挥手,对旁人话说道:“人质已经有些精神崩溃了,立刻送到医院去,请我们部门专业的心理医生过来,给予帮助。”
而且她还跟黑手双城是多年的朋友?
高翔不知道我心中的想法,人走之后,对我说道:“他们说你的笔录里面,并没有提及荆门黄家?”
戴局长说是你通过新来的郭书记报的案子,对吧?
事实上,除了我这个主观的人证之外,其余人都不是最直接的证据,而如果到时候扯起皮来,有关部门若是不认可我的说法,那么……
我说那三个人质……
这一次虽然没有将幕后的张波和马大海给揪出来,但出了这一次的事件之后,张波这帮人肯定是不敢再对向馨蓝等人下手了。
高翔说那我们这回算是白挨了一回绑?
沉思之后,我却是终于放下了心中的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