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十六章 你爹是我爹

尽管知道自己会有暴露的危险,但我们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直接驱车往回赶,凌晨的时候赶到了黄胖子所在的院子,发现门外停着许多的车。
老鬼皱着眉头,说这事儿是黑手双城那边喊去卖命的,他会不知道?
这小子是属熊的,一把子好气力,差点儿将我给勒坏了,老鬼赶忙说道:“胖子,你悠着点,老王可是刚刚从鬼门关里走回来的,一身的伤,别当时没死,这会儿给你弄死了。”
我满心诧异,说啊,那然后呢?
除此之外,还有各地鸿庐……
这家伙没有杀死我,还会卷土重来么?
我说多久了?
而是一种大山轰塌的恐惧。
我说出了我的猜测来,既然是为荆门黄家出头的,又是这般等级的高手,想来想去,也就只有黄门双杰,一白一黑两位传说中的人物了。
我有些诧异于他的冷静,说为什么呢?
我、老鬼和方志龙异口同声地说道:“当然,好兄弟一辈子,你爹就是我爹!”
吃得个半饱,他拿纸巾抹了一下满嘴的红油,问我们道:“你们怎么了?”
方志龙说在宜昌一个军方的医院里,黄剑君生性孤僻,江湖上的朋友不多,官方那边也不知道有胖子这么一个人在,所以最后通知到了慈元阁这边来,所以才得到的消息。
我以为会没有回应,没想到门却给打开了。
方志龙叹了一口气,说有点儿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跪在堂屋地上呢,谁也不想和图书见。
我们进了院子,老管家正在面无表情地扫地,我们恭恭敬敬地向他招呼,他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而随后与一字剑的私生子黄胖子成为了最为要好的朋友之后,我们对他,又充满了一种父辈的敬仰。
为了避免黄胖子过度悲伤,老鬼转移注意力,跟他讲起了我遇伏的事情来。
黄胖子解释道:“此刻邪灵总坛被破,大批高手或死或伤,右使叛逃,虽然有邪灵教掌教元帅小佛爷以大法力将整个山峰都给移去,但这邪灵教已然是大势已去,不成气候了;在这样人心惶惶的情况下,作为教中的二号人物,黄公望哪里有时间过来理会荆门黄家的那点儿破事?”
毕竟两人离开的时候,可还是大吵了一架。
那通知的电话是方志龙打给我们的,我瞧见他站在门外,那房门紧闭着,有些奇怪,说胖子人呢?
旁边的方志龙也过来听,听说对方用的法器,居然是一团剑茧,平时团成一圆球,而用的时候,那万般剑丝陡然膨胀,化作一把璀璨的短剑来,十分恐怖,无坚不摧。
他其实一直对黄晨曲君将他给锁在这个院子里耿耿于怀,甚至还产生过逃离此处的想法,只可惜最终还是没有成行,不知道是他最终还是没有鼓起这勇气,还是因为快剑马六的看守。
一字剑归天了?
这样的人,已经是排在食物链顶端之上了。
我说那后来呢?
江湖上几www.hetushu•com乎没有人听过黄胖子的名头,而黄胖子也总因为此事,跟他老爹闹别扭。
方志龙摇头,说不知道,事后两人再也没有出现过,也不知道谁胜谁负,谁死谁伤了。
黄胖子“哇”的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而我和老鬼则一把将他给抱住。
他倒下了,虽然死得壮烈,虽然是为了江湖的正义事业而付出的生命,但人死如灯灭,在这个高速更新换代、人走茶凉的时代,几年之后,谁还会记得南海一脉,曾经还有这么一个杀猪匠,曾经占据过天下十大的位置,又曾经如此的风光呢?
听到老鬼的讲述,我方才知道自己在金陵这一段时间的胡闹之时,在千里之外,还发生着这样一起惊心动魄的旷世大战。
老鬼的表情十分肃穆,说两天之前,宗教局攻陷邪灵总坛,将这个一直潜伏在长江中游的洞天福地给破去,邪灵教掌教元帅小佛爷用传说中的封神榜将邪灵总坛的大部分人都给血祭了去,催动一整座山峰飞走;而在这一场大战之中,一字剑为了掩护协同潜入邪灵总坛的陆左和杂毛小道,以一己之力,拦住了邪灵教众多高手,最终力竭而亡……
我和老鬼相对无言,彼此沉默了许久,唯有疯道人丝毫不受影响,将我们点的一大堆菜,都给吃了个干净。
我抬起头来,对老鬼说道:“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在黄胖子的身边。”
我和老鬼同时伸出了手,和图书拍在了他的肩膀上,沉声说道:“节哀顺变。”
我们往里面走,在门口碰见了慈元阁的方志龙,他的眼睛红红的,看到我们过来,点了点头,说来了?
方志龙说接到消息之后,就一直跪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方志龙也不知道。
要知道,邪灵教在百年前可是天下第一宗门,教内的高手无数,而现如今,那掌教元帅之下有左右二使,再有十二魔星。
没有人知道。
不但一字剑参与其中,就连与我们有过并肩作战交情的左道也加入了其中。
话语说到这里,黄胖子突然一声冷笑,说就荆门黄家的那尿性,黄天望即便是肯出面,牵扯住他这老弟,只怕也是下不得狠手的,多半是打打假赛,对各自背后的人有一些交代也就足够了;而对你出手的那人,多半就是那被称作“大内第一高手”的黄天望了。
听到这话语,方志龙告诉我们,邪灵总坛一役,这两位黄家的顶尖高手也露面了。
黄胖子是一字剑的私生子,而且据说母亲的出身不高,甚至有可能是某种特殊职业,这使得平素最要面子的黄晨曲君一直将这件事情瞒得很死。
那是怎么样的一场战斗啊?
我的心脏一阵剧烈头痛,手中的筷子也给扔掉了去,好半天方才回过神来,一脸难以置信地说道:“不可能吧,他那么强,怎么可能会死掉呢?”
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将一字剑这南海一脉扛旗人物的头衔http://m.hetushu.com,给抢过来,让江湖中人一提起那南海一脉,首先想到的不是他一字剑,而是我隔壁老王和老鬼这一对老哥们儿。
这每一个魔星都是顶天立地的卓绝之人,而排名前列的,甚至能够及得上天下十大的水平,甚至还有过之。
一字剑……
与方志龙聊了一会儿,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瞧向了房门,开口说道:“胖子,我王明,还有老鬼,我们从金陵赶过来了。”
老鬼点头,说对,我们回梁溪。
虽然没有忌恨,但我们却一直都把一字剑黄晨曲君当做了自己的人生对手。
到底是兄弟,真不矫情。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脸一下子就白了下来。
方志龙说这两人不但露面了,而且还是彼此的对手,一路拼斗,十分凶险——据说那黄天望是欠了黑手双城一个人情,特地从大内赶来,牵制邪灵教左使黄公望的……
唉……
结果最终还是给攻破了,这样的消息已经足够震撼人心,然而更加让人动容的,是一字剑居然战死于此。
快剑马六曾经是一字剑的手下败将,但现如今却成为了黄家的守门人,可见两人之间有着许多不可说的秘密,而此刻黄晨曲君故去,他又会作何选择呢?
众人听了,都觉得讲得在理,而越是如此,心中越发胆寒。
黄胖子从悲伤之中勉强挣脱出来,说怎么了?
他到底是谁呢?
应该是慈元阁的阁主方志龙过来了。
这是血脉上面的关联,是谁也和_图_书无法否认的。
哇……
一脸泪痕的黄胖子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光溜溜的大秃瓢上,满是悲伤的表情。
现如今,一字剑死了,叫他如何能够释怀?
我心情低落,而这个时候黄胖子则抬起头来,对我们说道:“不管老头子承认不承认,他死了,我得当孝子,送他一程,诸位要一同去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一下子就变得十分难受。
方志龙摇头,说可能是沟通的时候有出入,又或者黑手双城也受了伤,所以事情有点儿乱,那边问能否联系上黄剑君的家人,我们这边回复,说黄剑君有一个侄子,到时候会带着他回锦官城的老家去安葬。
南海一脉的旗帜,倒了。
事实上,我对于一字剑的感情很复杂,最开始的时候是高山仰止的敬仰,而在没有得到他的承认,并没有把我们当做是南海一派的时候,无论是我,还是老鬼,心中都是不服的。
这里面的感情十分复杂,然而当听到他的死讯时,我最终并没有感觉到痛快。
老鬼说他给人伏击了,是一个很厉害的顶尖高手,不但将他的逸仙刀给克制得死死的,甚至还将老王的十字军血刀给劈碎了去,我和石老哥若是晚一步赶到的话,怕是只能给他收尸了。
我问到底怎么个情况,现在遗体在哪里?
然而不管黄胖子对他父亲的感情如何复杂,一字剑终究是他爹。
倘若出手的人,是那大内第一高手,只怕麻烦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