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二十一章 扑朔又迷离

我愣了一下,从兜里摸出了一百块钱来,递给了他。
我们问都有什么法子?
那送信的小孩给留在了茶馆,而我们与关老板、张老师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便离开了茶馆。
至于牛娟,她有两个朋友也是苗蛊一脉的,她现在回去,希望能够让他们出面,帮忙瞧一眼。
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字迹:“想要平安无事,今夜十点,三岔湖斩龙岛相见,除了你们三人,不可多带,否则就等待毒发身亡吧。”
关老板说我隔壁有静室,那边请。
我和老鬼互相看了一眼,不由得笑了,说后面这个,比较合符我们的口味。
看得出来,牛娟也自有际遇,已经迅速成长起来了。
对于关老板的安排,我们表示接受。
纸条上约定的时间在晚上十点,现在过去,正好来得及。
他这话儿让我生出了几分好感来,说关老板,这事儿我们也不怪你这茶馆,不过事情既然发生在这里,你也是有义务帮忙弄清楚来龙去脉的,你说对不?
交好总比交恶强。
为什么叫做王二?
小孩儿拿到钱,还检验了一下,方才心满意足地将纸条递给我,而这个时候牛娟却伸过了手来,说我来拿。
不过作为出事地点的老板,关老板表现得十分光棍,对我们拍着胸脯,说这事儿既然是发生在他的茶馆里,他自然就不能够置身事外。
好在负责后厨的那人学过一些素描,记忆力又还算是不错,拿着铅笔和hetushu.com白纸,帮我们勉强画出了那人的模样来。
我们得为他负责。
我看了一眼,回头看了关老板一眼,说三岔湖在哪里?
牛娟摇头,说我和我两个朋友一直都在调查他们,他们应该也是有所察觉的,说不定见到我跟你们碰头,就恶向胆边生,就在茶水里面下了毒——对不起,我不应该约在那茶馆见面的,毕竟人多眼杂……
听到他的承诺,我们自然也没有再多追究的意思。
小孩儿哭闹,而老鬼却将他给制住,然后问牛娟道:“纸上是否有蛊毒?”
老鬼说你有证据么?
将那股黑色雾气给收起来之后,牛娟再一次检查,完毕之后,没有让我拿着,而是将纸条展开来给我看。
关老板跟这帮人的关系挺熟的,笑骂道:“你们这帮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这事儿若是传了出去,以后别想在我馆子里赊账!”
不过放也不可能放他,不为别的,而是因为他身上有可能沾染得了蛊毒。
这小孩儿的精神有点儿崩溃,而且他见到的模样,未必是真的,所以我们也没有再多问。
这气息十分淡薄,可以说如果不注意的话,甚至都感觉不到,然而我们如临大敌,小心翼翼,自然也是瞧了个分明,牛娟手掌往前一挥,轻轻一招,那股黑色气雾便被收入袖子里面去。
那人气质沉稳,关老板跟我们介绍,说张文华张老师是这一带坐馆大哥级的人物,对锦官城一带http://m.hetushu.com的江湖了如指掌,他请过来帮忙把把脉。
原本西川最大的势力,是与邪灵教相关的鬼面袍哥会,不过后来鬼面袍哥会被宗教局剿灭之后,群雄纷起,又有好多人物走了出来,而神风大长老因为身后的底蕴和修为,带着一大帮子人就拉起了山头来,混得也算是不错,在长江中游一带立了两个水寨,又降服了三个苗疆三十六峒之一的苗寨,一时间风头无两。
一行人来到了三楼的静室,除了我们一行四人和那小孩儿之外,关老板,茶博士、跑堂和后厨烧水的都给叫了进来,另外还有个一脸老人斑的老大爷。
茶馆内部的这些人都是知根知底的,不可能做出这种砸饭碗的事情,而唯一的可疑点,就是那个小伙子了。
我和老鬼互看了一眼,知道不能够等关老板那边去找人来解蛊了,我们得出动出击。
老鬼挥了挥手,说此事与你无关,再说了,也不能确认到底是不是神风大长老所为。
新冈格罗的血脉,果真是厉害。
关老板在旁边听到,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来,说听这架势,那人是过来寻仇的,不过江湖人行事,向来有规有矩,从不伤及无辜,这家伙居然连一个送信的小孩儿都不放过,简直就是个人渣,草菅人命啊!
疯道人已经出了事,若是我再沾上了一点儿蛊毒,乐子可就大了。
当下我们也没有多加犹豫,打了的便直奔三岔湖。
和图书只是茶馆里没有监控,没有办法调出那人的模样来。
张文华老师说这事儿由他来处理,让我们不用担心。
关老板说这事儿有明面和暗里的处理办法,明面的话,就是报官,毕竟巫蛊之事,对于上面来说都是很难容忍的,只要是他这边出面了,官面上一定会派精兵强将过来勘察;而暗里的话,就是由他主持,让江湖道上的朋友帮忙找人,弄清楚之后,他们会把详细的消息给我们,然后就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另外他还会帮忙联络几个熟识的养蛊人,过来帮忙解蛊,一定不会让我们蒙受损失的。
不知道是画得太抽象的缘故,还是没有人认识,所以这素描并无任何作用。
我伸手去接,小孩儿的手却往回缩了,我有些奇怪,看着他,他却说道:“那阿姨说你得给我一百块,才能把纸条给你。”
不可能吧?
那个送信的小孩儿过来,见面的第一句话,是找我的,而且叫我做王二。
他这话儿一说,旁边看热闹的人顿时就不乐意了,说关老二,别啊,就在这里说清楚不行么?你要是这样,我们下回再也不来你馆子了,茶里有蛊,这还了得?
关老板笑了,说各位都是爽利人,那我们就办事儿去了,到时候肯定给各位一个交代。
小孩儿告诉我们,说是一个长得很高的女人,大概二十来岁,脸很不正常,好像僵尸一样,裹了很多粉,她就交代让他把纸条交给茶楼里面的王二,和-图-书还把位置给他指出来了……
将此事谈完之后,关老板问我们这件事情准备怎么处理?
离开之后,我们来到了附近的江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牛娟终于开口了,说这事情估计是神风大长老和他的党羽做的。
牛娟点头,说虽然不多,但还是有的。
毕竟一来这事儿别人是冲我们来的,与茶馆这边关系不大,顶多也就是一个监察不严的责任,另外人家表现得也十分光棍,作为锦官城的地头蛇,能够帮忙的地方也很多。
说话间,那小孩儿想走,却给老鬼给拦住了。
说完这个,就开始盘问起茶馆里面的内部人员,茶博士、跑堂的和后厨人员相继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来,通过三人的叙述,最终揪出了一个疑点来。
有人进入过配送间,一开始的时候都没有留意,等关老板逼问紧了,这才说了出来。
在牛娟讲起独南苗寨的情形时,我却在思考一个细节上面的东西。
果然,牛娟用带着塑胶手套的手接过来,轻轻掸开了来,立刻就有一股黑气腾然而起。
说到这里,小孩儿就哭了,他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只以为我们要拿他干嘛呢,吓得直哆嗦,一边擦着鼻涕,一边哭着要回家。
他关老二在锦官城乃至西川一带,都还是有几分薄面的,而有人居然敢在他的地盘上面为非作歹,实在是太过分了,他一定帮忙发动所有的力量,追查出到底是谁在这里搞事。
虽然不知道牛娟为什么会对巫蛊之道和图书这么了解,但我知道两年不见,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乡镇干部了,而此刻之所以出头,是因为怕这纸条里有什么猫腻。
然后就是对于蛊虫的分析,铁线蛊制作复杂、困难,但并非独门绝学,在西川有好几处苗寨子能够做得出来,另外黔西南一带更多,所以没有办法一下子就给予确认。
他说罢,便问起牛娟关于独南苗寨的事情来。
关老板说在简阳,龙泉山东麓,离锦官城有八十里的路程,走高速的话一个小时不到。
我回忆了一下,这名字我以前曾经用过,是在渝城待产生小米儿的时候用的。
当初神风大长老带人逃离西江之后,先是投靠了荆门黄家,在获得信任之后,被派往西川这边来抢占地盘。
没有人知道那人是干嘛的,只记得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十七八岁的样子。
那些人纷纷骂娘,说龟儿子的,好像谁稀罕你这百八十的茶钱似的。
是他身体里面的蛊毒发作了,这疼痛起来,弄得他一头冷汗,满地打滚,这痛不欲生的样子足足持续了一刻钟,我们按都按不住,而结束之后,疯道人也累得不行,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就在我心神不定的时候,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疯道人突然间捂住了肚子,“啊”的一声大叫起来。
再结合了小孩儿的描述,我的心头渐渐浮现出了一个模糊的身影来——难道是她……
来到静室,关老板招待我们坐下,然后先盘问那小孩儿,叫他送信的是个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