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二十二章 过年要算账

这当然都只是传说,然而来到了斩龙岛附近,我却突然间停下了脚步来。
她越说越兴奋,一双眼睛都开始冒出了精光来。
她到底想要干嘛呢?
而当我盯住他的时候,他转身就跑了,大声喊道:“鬼来了……”
我很担心他的情况,也越发对那下蛊的人心头愤恨。
传闻秦昭王年间,有恶龙于锦官城平原西部的岷江之上兴风作浪,涂炭生灵,秦王拜方士李冰为蜀郡太守,治理天府之国,而后李冰命儿子灌口二郎巡视岷江、沱江一线,诛杀大妖七十二,恶龙一条,从伏龙观一路追杀,最终在这斩龙岛中将其击杀。
曼妮一脸怨毒地望着我,说饶了我一命?呵呵,你让我变得生不如死,叫我如何感激?
而在这段时间里,我盘坐在石头之上,修行着轩辕内经,试图引发龙脉社稷图,将那藏在地脉之下的龙脉之气给引导出来,然而却一直都没有成功。
我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然后将手机装进了防水袋里。
曼妮哈哈一笑,笑声里透露着歇斯底里的疯狂,随后她将手中的一面旗子陡然举了起来,大声喊道:“我自然是杀不了你这恶徒的,不过如果并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呢?”
我没有刻意去找寻老鬼和疯道人的方位,只需知道他们就在我的附近就行。
我平静地说道:“在我的心里,你真的算不得什么需要记起的人物,要不是那一声‘王二’,我都差一点儿忘和_图_书记了你这么一个人来。不过我当初饶了你一命,你显然是并没有感恩啊?”
我冷冷一笑,说我放过你一次,但是呢?你却将魔爪伸向了我的朋友身上来,这种超出底线的事情,你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可以原谅的?
这斩龙岛的名字,也正是来源于此。
曼妮冷哼一声,说你死到临头了,难道就没有一点儿觉悟么?
我不太清楚为什么对方会把地点约在这里,也摸不准给我们这边下蛊的家伙,背后到底还藏着什么样的势力。
只要熬过那种钻心的痛楚,那么在七七四十九日之前,不会有生命之危。
很多锦官城的市民喜欢自驾游过来,钓鱼,或者放松放松心情。
我们在晚上八点多的时间抵达的三岔湖。
后来我认识到自己之所以没有办法引导,很有可能是被封印起来了。
黑暗中,仿佛有无数的人影在浮动,还有莫名的鬼哭狼嚎之声。
事实上,有过同样经历的我,对于蛊毒之时,从来都是有着莫名的恨意,恨不得捉进天下蛊毒。
那面旗子被她举起,突然间升到了半空之中,突然间那龙口埝的空地之上莫名就浮现出了幽幽的鬼火来。
手机屏保上面,是小观音的那幅画。
一会儿不知道到底会是一个什么状况,所以我得以防万一,免得到时候又得买一手机。
今天有月亮,月光如水,似情人一般温柔和皎洁,倘若不是因为那个关m•hetushu•com于月亮的诅咒,我或许会很喜欢这样的寂静。
这斩龙岛之下,必有古怪。
我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空间禁制,炁场变得无比诡异起来。
总有一天,那个很有可能是黄天望的黄家神秘人站在我面前,我也不会有任何畏惧。
在我的脑海中,许久没有动静的龙脉社稷图突然间亮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瞧向我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来。
我不由得提防起来,没有追去,而是深吸一口气,然后继续往前,来到了斩龙岛山头颈部一个被人工凿开出来的龙口埝。
不过虽说是人工湖,但蓄水量相当于三个西湖,是西川省的第二大湖泊,也是一个十分不错的旅游休闲之地。
临走之前,我再一次确定了疯道人的身体情况,按照牛娟的说法,这铁线蛊虽然霸道,但并非灵蛊之法,并不能够控制人的心志。
我们抵达了三岔湖,然后找到当地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斩龙岛位于三岔湖的南边。
这人正是当初在渝城之时对我妄动杀机的曼妮,尽管我饶过了她的性命,但是却将那张宛如蛇蝎美人的脸孔给弄没了去,留下了此刻这一张仿佛被王水泼面的鬼脸来。
他跑得很快,一下子就不见了人影。
我路过寨子门口的时候,有一个小孩儿蹲在那里,他瞧见我,嘻嘻地笑。
我平静地起身,与那人遥遥相对。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虽然http://m.hetushu•com我们有自信即便是有人伏击,也能够逃离,但是三个人都露了面,很难掌握主动权,而让一人过去试探,另外两人藏在暗处打量的话,说不定能够起到不一样的效果。
我依旧显得很平静,说别人的善良和宽容,不是坏人作恶的理由,事不过三,曼妮,我饶过了你两次,不过你放心,不会有第三次了。
我单枪匹马地往着斩龙岛走了过去,在半路上,瞧见了一个寨子,按照路上问道的说法,这儿叫做牛角寨,最早是一个苗寨,后来经过不断的混杂,成为了多民族混居的寨子。
对于这一点,我有些遗憾。
那女人浑身一震,一股阴风吹来,将她脑袋上的纱布给吹飞,露出了一张纵横交错的丑恶脸孔来。
我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拿出手机来,点亮屏幕。
这图录之中,收录了英吉利海峡和白头山澎湃的龙气,使得我能够一直自如地操纵逸仙刀,不过除此之外,似乎一直都没有动静了,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又重新点亮起来。
我冷冷一笑,说曼妮,别在这里装神弄鬼了。
我说就凭你,拿什么杀我?
而疯道人的心大得很,根本不把这事儿当做一回事。
后来李冰父子带人修建了闻名中外的都江堰,李冰功成之后,上了青城山,而灌口二郎则凭着这一场大功德点燃神火,重归本身。
我转过了神来,有一个一身青衣的女子从黑暗中缓缓走出,轻声感慨和_图_书道:“我可怜的师弟蟆怪儿,没想到你已经不在了……”
我继续等待,差不多又过了一刻钟,前方的山壁之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个身影,然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来。
经过讨论,我决定孤身赴约,而老鬼则带着疯道人在暗处等待着。
曼妮说任何惩罚都可以,为什么偏偏毁去我的脸?
他便是道教神话系统里面的二郎神,转世重修之身。
我需要更多。
如此我等待了半个多小时,龙口埝处一片寂静,什么都没有。
不过对方既然敢开口约人,显然是有一定的自信。
我说我只不过是取了你最在意的东西而已——再说了,如果我不毁了你的容,刺瞎你的眼睛,或者斩去你一只手,刺破你的耳膜……任何一件事情,对你来说,都只会让你心头的怨毒越来越浓烈,有什么区别?
然而让我身不由己的,是自家的女儿小米儿,在这方面却是十分的有天赋,目前也正在跟当今世上一等一的养蛊人在学习巫蛊之道。
这帮在背地里玩弄虫蛊的家伙,实在可恨。
那身影一浮现,我立刻就感觉到了一种恐怖的威慑力。
两人对望了十几秒钟,一种古怪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幽幽传递而来:“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
而就在我左右打量的时候,突然间在我的身后不远处,有一个身影浮现出来。
只可惜,尽管吸收了好几处龙脉之气,但终究还是没有让我能够走上巅峰。
普通的小孩儿,不http://m.hetushu.com会有这样的速度,除非是……修行者。
站在我的对面,曼妮冷冷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我?”
如此讽刺。
我有些诧异,说做错了事情,难道不应该受惩罚么?
作为一个修炼轩辕内经的修行者来说,龙脉之气是让我变得不断强大的根本,也是一种快速成长的捷径,足够的龙脉之气能够让我变得越来越强,才能够与那些比我入行不知道早多少个年头的老东西,交手拼搏。
到了地头,我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晚上九点半,并没有到约定时间。
收拾起了精神,她突然间发出了一阵诡异的尖笑,说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一想到今天能够将你给杀了,圆了我这日日夜夜都在思量的愿望,我的心里面就快活多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很快就死的,我一定会一小口、一小口地将你给活活生吃了,让你感受到那无边无际的痛苦……
曼妮说为什么当初不放过我?
我会祭出逸仙刀,将其斩杀了去。
那是一个全身笼罩在黑纱之中的女人,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虚无缥缈一般,并不真实的存在。
在进入之前,我和老鬼商量了一下,决定并不要三人前往,而是一明两暗。
曼妮长叹了一口气,似乎要将心头满满的愤恨都给倾泻而出。
说是湖,其实是一个大水库,它分属于沱江直流绛溪河上游,是都江堰龙泉山灌区水利工程的一个大型屯蓄水湖泊,也就是一个人工湖。
如同杀一只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