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二十三章 阵中有漏洞

我的脑子里咯噔一下,瞧见那神风大长老挥舞了一下手中的令旗,而在我的不远处,那曼妮则歇斯底里地狂笑,说大长老,一会儿活捉了此人,一定要给我机会,我要一口一口的,活活生吃了此人,只有喝他的血,吃了他的肉,方才能够平息我心头的恨……
而蛇仙儿没有任何花哨,直接当面朝我一剑刺来。
而这神风大长老,那可是荆门黄家都不得不重视的顶尖高手,甚至愿意冒着被官方发现的风险将其收留。
这事儿是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的,而我也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生下蛊胎而没有死去的鬼母。
我叹息了一声:“唉,事不过三,这点道理,你也不懂么?”
咔嚓……
蛇仙儿瞪着杏眼,满是恨意地说道:“就是因为你,五毒教四分五裂,后来又被围剿,我连家都回不去了,四处流浪,只有落脚于此,却没想到遇见了曼妮,方才知晓世间竟然会有如你一般卑鄙无耻之人……”
神风大长老手一挥,身边的人各自站定了方位,挥舞着手中的令旗,稳住了阵势之后,他冷冷说道:“我想杀你,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长剑如蛇一般弯曲,然而锋刃之上却带着浓烈的黑气,上面显然有着强烈的毒性,恐怕这蛇刃只要是切到了我一点儿,沾染上我的鲜血,便能够将我给直接毒倒在地。
一线生机。
一个从出生起就饱受关爱的圣女,却在羞耻和恐惧之中,痛苦的死去。
和-图-书连自己的藏身之地都没有了,被逼得东奔西走,这让他如何能够释怀?
她的眼神之中并无威胁,只有一种入骨的仇恨。
而只要进了湖里,不管来的是谁,我都没有太多的畏惧,大不了就借着湖水给逃遁离开呗。
我其实已经能够预料得到那个下蛊者,也就是曼妮在这儿布下了天罗地网,不过觉得既然在湖边,我到时候见机不对,在老鬼和疯道人的接应下,别的不敢说,逃进湖中的办法总是有的。
蛇仙儿一剑挑开了曼妮的尸身,然后刺剑而来。
她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去,没想到我来得是如此的快,宛如幻影一般,倏然而至。
电光火石之间,我已经扣住了曼妮的脖子,然后抓住了她手中的令旗。
随着时间的持续,我感觉自己的空间逐渐缩小,仿佛下一秒就要被这些巨人给砸死。
一声骨裂脆响,女人气息全无,而我也抓着对方,将其朝着前方的蛇仙儿猛然掷了过去。
很快,我的目光落在了东南角出现的一行人身上来,而那一行人为首的那家伙,却是个身子低矮如孩童、脑袋却是寻常人两倍大的畸形人。
而他之所以这般干,只不过是为了让蛊胎身上的怨气浓厚一点儿,也希望蛊胎出世之后,能够承载着这样的愤恨,从而将怨力转化为实实在在的力量。
听到对方的话语,我暗道糟糕,知道自己到底还是有些托大了和*图*书
怎么办?
我忍不住讥讽,说挣下再大的家业,就你这样的怪模样,又有什么意思?
来者不是旁人,却正是那五毒教的图腾圣者蛇仙儿。
一切都是因为她。
没想到那蛇仙儿横眉竖眼,气呼呼地说道:“王明,你不用掩饰胡扯,我闻得出你身上有蟆怪儿的气息,想必你已经将它的妖丹给完全炼化了吧?我那可怜的师弟,苦修五百多年的岁月,最后却是为了他人作嫁衣裳……”
他的双眼有着死亡一般的深邃黑暗。
瞧见那青衣女子的时候,我的眼皮就止不住地在跳。
在这样的攻击之下,我没有拿曼妮抵挡的意思,而是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仇恨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你误入歧途,但终归而言,是因为你对待感情太过于偏激,希望下辈子能够好好反省……”
而与此同时,那十二道庞大的黑影也显露出形状来,却是三丈多高的巨人,每一个都宛如神魔一般,捏着硕大的拳头,朝着我砸了过来。
当初若没有此人的捣鬼,我师父就不会舍身取义,最终死在了独南苗寨的密洞之中。
听到我的话语,曼妮慌张地说道:“我不敢了,我再也不跟你作对了,求你饶了我……”
无相步的全名,叫做镇压麻栗山无相步,带了一个“镇压”二字,显然对于法阵之类的东西,是有克制性作用的,所以我一经施展开来的时候,周围的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
神风大长老说hetushu.com拿下了你的脑袋,我也算是还了荆门黄家之前的庇护之恩,从而能够脱离荆门黄家,成就自己的家业,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得谢谢你。
曼妮挥舞着旗帜,试图抵抗却被我一把抓住了手臂。
他也是我的杀师仇人。
我眯着眼睛,说彼此彼此。
我用的是十三层大散手,尽管曼妮在这些年来入了行当,似乎也学到了一些本事,然而心中被仇恨所蒙蔽,若论精纯,其实也是有限得很。
这个活了不知道几百年的老妖怪,她有着恐怖的毒性和修为,当初我差一点儿就死在了她的手里,本以为她留在了滇南五毒教,大家再也不用见面,没想到这大妖居然出现在了西川,并且还跟曼妮走到了一起来。
蛇仙儿摆出了剑,但是却将注意力看向了别的地方。
我踏着无相步,与蛇仙儿不断纠缠,而那些巨人的拳头不断落下,砸得地皮直跳,整个岛屿仿佛都在颤抖。
这样强烈的毒性,应该是小米儿的最爱,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
而面对着满怀仇恨的我,这畸形老头却也有着更加强大的怨恨。
这样的死法让我每每想起来的时候,都不寒而栗。
蛇仙儿走上前来,袖中一滑,有一把青色蛇形长剑出现。
因为除了我师父,我那前女友米儿,却也是死于此人的手中。
蛊胎之事,他筹划许久,所为的,正是想要将其做成鼎炉,好鸠占鹊巢,脱离此刻这畸形身体,并且和图书能够借助蛊胎的灵体迅速成长起来,成为传说中的人物。
我瞧见她那疯狂的眼神,一下子就知道为什么在锦官城的那个茶馆里,我为什么会感觉到不寒而栗了。
我没想到蛇仙儿对我如此了解,知道自己装不成无辜者了,略微有些尴尬,说嗨,蛇仙儿妹妹,好久不见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啊?
不但有老仇人蛇仙儿,而且还有神风大长老。
但是他最终还是失算了,因为蛊胎虽然如约而至,但小米儿却并没有传承那种怨气。
曼妮拼死挣扎着,口中大声喝骂,而此刻我感觉到周边的无数景色变化,有十二具庞大的黑影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心中一动,没有等她说完,足尖轻点,便使出了迷踪幻影的无相步。
我认为这并不是小米儿的天性,而是死去的米儿她的意志。
是曼妮认出了我来,然后找寻神风大长老的人给我们下了蛊毒。
我的双眼一亮,没有任何犹豫,便朝着那地洞冲了过去。
结果所有的计划,却都给我毁了去。
她用自己先天的精髓之力,将我给救活了下来。
而那女人手中的令旗,或许是解开这局面的关键所在。
当我瞧向对方的时候,那畸形人也朝着我望了过来。
我感觉到事情可能有些棘手了,心中一动,然后一脸无辜地说道:“姑娘,我们认识么?”
我一脸郁闷,说其实我这人挺纯洁的,曼妮跟我有仇,所以才会没什么好话讲。
我忍不住笑了,拍了拍手,咧嘴和图书说道:“看来今天真的是仇家开会啊,但凡跟我有一点儿恩怨的,都出现在了这里——我说曼妮一个刚刚入这行当的小家伙,怎么敢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来,原来是有神风大长老您老人家在撑腰啊?”
被我重新翻动起心头的伤口,那家伙陡然愤怒起来,抬起头来,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来:“王明,你修得逞那口舌之利,实话告诉你,这龙口埝之上,被我布下了十二都天巫神阵,这是传承自苗疆万毒窟的恐怖法阵,就算你外面有再强的援兵,一时半会儿,也进不来,而这段时间里,我却能够将你给击杀了去……”
虽然师父临死前将神魂寄托于鲲鹏石中,留了一丝希望,但对于我来说,神风大长老与我是血海深仇。
而越是如此,我对于这个操控人心的神风大长老,越是有着深入骨髓的恨意。
我循声望去,却见有一个巨人一拳砸下,居然在地面上弄出了一个半米宽的地洞深坑来。
他控制着米儿的父亲,逼迫着米儿的爷爷,用最残忍的凌迟手法,让米儿的至亲,将她剥了精光,一刀一刀地将其剐死在了独南苗寨之中。
最先感应过来的,就是被我气息笼罩住的曼妮。
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汇聚在这里的人居然这么多。
而就在我准备祭出逸仙刀的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了一声古怪的响动。
我想着自己与当初变化很大,说不定对方认不出我来。
那畸形人,却正是独南苗寨锦鸡苗蛊的大长老神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