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二十四章 洞里有乾坤

这十二都天巫神阵当真是顶厉害的恐怖法阵,不愧是传承自三大修行圣地中的苗疆万毒窟,四周森严气度,根本无法冲出。
之前又是十二都天巫神阵,又是独南苗寨的残党和神风大长老,摆明了是要将我给围杀于此。
我朝着左前方某一处空隙那儿猛然一掷,法阵陡然之间扭转,那些手掌不由自主地朝着旁边歪了过去,给我露出了一丝空隙来。
突然间前方风云转动,数只巨大的手掌朝着这黑窟窿封了过来,想要将我给阻挡。
然而我走了几分钟,却发现自己可能是自作聪明了。
我收起了这几页纸,然后没有任何犹豫,便手持电筒,朝着左边的通道走了过去,也没有任何回应她的心思。
我脚步不停,往着左边走去,而之所以走这条路,是因为我觉得一般给人予无限希望的地方,往往会有机关无数,而唯有看着像是死路的地方,又或许会有一线生机。
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为我时不时在洞子的墙壁上,瞧见一些古朴的浮雕,这些浮雕简陋而古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的岁月,但是摸上去的时候,却能够感受到当年工匠想要传达的思想。
除了蛇仙儿,我没有瞧见其他的人跌落其间,大概也是不知道这洞底下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所以也没有敢贸然进入。
而就在我这般思量着的时候,突然间瞧见有一根长长的绳索垂落了下来。
我冲到漏洞跟前,感觉到心里面一和-图-书阵寒冷,有一阵阴风朝着外面吹来。
沿途的一路上,我又见到了几具骨骸,这些的年代就久远了,而且不只是一批人。
有人顺着那绳子往下攀爬,那绳索的长度不够,悬在了半空之中,我抬头望了一眼,瞧见有七八个人吊在那儿。
这窟窿的出现也让主持法阵的神风大长老为之惊诧。
当我恢复了意识的时候,方才发现周遭居然尽是那密密麻麻的小鱼儿,这些鱼基本上都只有大拇指一般的身形,而且脑袋总是占了身体三分之一乃至二分之一的长度,嘴巴大大,充满了强大的咬合力。
当然,我也显得十分小心,防备着一切有可能发生的危险。
这是唯一的一线生机,把握住了,老子就不用把命留在这里。
被这些食人小鱼给咬到之后,蛇仙儿也露出了恐怖的气息。
然而这些对于我来说,却都不算是什么致命的机关,即便是充满了整个洞中的毒气,立刻停止呼吸,进入内循环的我也是毫无影响。
这就是人性的阴暗之处,总会让你在希望中感到绝望,而在绝望中又获取新生。
然而相对于血统高贵的火焰狻猊而言,蛇仙儿这样的气息并不能够阻止食人小鱼儿的进餐,它们疯狂地围了过来,密密麻麻,一口一口地咬着,充满了疯狂之意。
我砸落在水潭之中的时候,有那么几秒钟,整个人是几乎都没有意识的,而随后,我感觉到剧痛出现在http://m•hetushu•com了身体周遭。
这令旗是布阵的关键,而正因为如此,一面并不能够将其漏洞展开,但却能够在关键时刻,让布置给错开。
而我终究还是没有回头,继续走了下去,也终于瞧见了这里面的机关,或者是突然砸落下来的石头,或者是对面飞来的暗箭,或许是倒翻的坑洞,或许是突然冒出的毒气,短短的几百米路,充满了数不清的危险。
现在想哄我露面,逗我玩儿呢?
还是那句话,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
不过另外一个原因,是它们又有了新的目标。
吃人肉。
水潭之中再一次传来了巨大的冲击,我往着潭水深处前去,并且逆着水流,往水潭的上游游去的时候,终于明白了随着我跌落其中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我那面从曼妮手中抢来、一直没有用的令旗此刻终于有了用处。
这个洞底应该是一个古怪的地方,说不定我能够在这儿逃脱升天,既然如此,又何必跟一个女人、哦,错了,应该是一条母蛇作意气之争呢?
这是蛇仙儿的法身,应该是惧怕下方的未知,故意将本体露出,免得受到太大的冲击。
每一种浮雕,代表着一种恐怖,又或者说是妖怪。
这些人显然是被这通道里面的种种机关给弄死的,只是我一路走过来,并没有发现什么过分的布置,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为何死的。
电光火石之间,我已经用那无相步冲到了跟前www.hetushu.com,身后除了紧追不舍的蛇仙儿之外,再无旁人。
有无数锋利的牙齿在朝着我撕咬,而好在迅速地散开了去。
我刚才全身的疼痛正是这些小鱼儿所造成的,但好在就在我陷入几秒钟昏迷的时候,左手之上的火焰狻猊却突然发了威。
而脚下,则有几具尸体。
一条大蛇,十数丈的大蛇在水潭之中翻腾着,而那些有着锋利尖齿的小鱼儿却仿佛闻到了腥味,朝着那躯体狂奔而去。
所以当那些巨大幻影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窟窿,并且不是坑,而是一个深邃黝黑的洞口时,我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这条道路十分弯曲,一半是天然形成的溶洞,一半则是人工开凿出来的。
如此一路,最终来到了一扇巨大的石门之前来。
石门足有两丈高,上面无数雕纹,雕铸了无数恐怖的妖怪,而在那扇石门之前,则跪着一具白森森的骷髅。
所幸的是下方有一个深潭,潭水将庞大的重力势能给缓冲了去,并没有让我成为一个摔成肉泥的可怜虫儿。
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把伏击之地设在此处,但想必肯定是有做过实地勘测的,不可能出现纰漏,但运气这东西就是那般奇怪,来的时候,谁也挡不住。
我在那包里翻了一下,发现除了手电,还有一些零碎的罗盘、黑驴蹄子、绳索、蜡烛和红线,另外还有几页纸。
它将自己的气息给散发了出来,在我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气泡般的防护和*图*书罩。
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往洞中跳,一下去,立刻全身悬空,无依无靠,这样的状态差不多持续了六七秒钟,而等我反应过来,害怕自己就要被摔死的时候,也终于到了底。
说话的那人,正是蛇仙儿,她显然遭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说话的时候不断喘气,显露出了疲惫之态。
这些鱼并不是传统意义上面的食人鲳,但却有着同样的爱好。
而在这样的过程中,我已经游到了水潭的上游处,又爬上了岸。
凭借着这点儿光芒,我能够瞧见这三具尸体与现在的年代相隔不远,瞧人家的这打扮,应该是专门负责盗墓的土夫子,而让人有些惊讶的,是这些尸体的表面居然形成了一层凝固如蜡的尸油,白色的,使得整个人的肌肉虽然腐烂了大部分,但并没有降解,露出白骨来。
我凭着感觉,从尸体旁边散落的袋子里摸出了一根手电筒来,这手电的式样很老,但是当我推动开关的时候,居然有微微的光芒露出。
你若是早说单挑,我就不会跳下这个鬼地方来了。
所以管它是龙潭也好,虎穴也罢,我都没有任何犹豫,朝着那儿就是一阵飞奔狂冲。
所以很快我就找到了一条通道,朝着前方走去。
我瞧见敌人追来,没有敢继续停留,顺着风来的方向往里走。
所以我走得越来越慢了。
我陷入此中这么久,外面准备接应的老鬼和疯道人却根本没有露面。
那骷髅的骨架十分大,身前应该是一个两http://www.hetushu.com米多高的巨汉。
我试图走近的时候,突然间,我听到了“咔嚓”的响动,在我惊诧的目光之中,那骷髅突然缓缓地站立了起来。
因为在逃命,所以我来不及仔细研究,一路仓惶而走,差不多十来分钟,我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即便如此,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往下面跳了去。
我感觉这纸张有一些眼熟,展开来,还没有等我仔细阅读,突然间听到身后的通道里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吼叫声:“王明,我知道你进来了,你到底躲在哪里?你要是一个男人,就站出来,跟我面对面单挑……”
自从打通了任督二脉之后,我对于黑暗的理解也变得强了许多,只要不是绝对的黑暗,但凡有点儿明暗之别的地方,都能够凭借着一丝微光,还有炁场的感应,判断周遭情况。
看得出来,潭底的那帮食人小鱼没少折腾她。
虽然这洞底一片漆黑,但并非绝对的黑暗。
有的人身蛇首,有的三头六臂,有的则是山丘一般巨大的野猪或者猛兽……
狻猊是龙生九子之中的其中一位,身上天然带着食物链顶端的威严之气,这种气息对于越是高等的生物影响越低,但是对于这些脑子里只有“吃、吃、吃”的小鱼儿却有着巨大的功效,使得它们没有敢再一次汹涌而来。
虽然这空间之中一片黑乎乎的,但他们显然也是感受到了下方的动静,不敢轻举妄动。
阴森森的风是从左边的路口传来的,右边一片温暖,而前方则有异样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