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二十五章 三尖两刃刀

那些人并非都是神风大长老的手下,除了六个穿着蓝黑色对衫的苗家汉子之外,其余的那些人,却是以两个长得简直是一模一样的黝黑中年人为首。
这尾巴骨骼本来是一块一块的,互不粘连,然而此刻却连成了一米多长的骨棱尖刺。
她的话音未落,结果这石头大门在我进入其中之后,居然又轰隆隆的关了上去。
我心中惊讶,而这门开的声音着实有些刺耳,轰隆隆的,在通道里传递了很远,我不敢在此停留,而是跨过了那骷髅人,走进了石头大门里。
糟糕,门又开了。
我下意识地抬起了护臂,而那蛇仙儿的眼睛是如此的尖锐,一下子就瞄中了我,大声喊道:“姓王的,有种你就别跑,咱们当面对上一仗,谁躲谁是乌龟王八蛋……”
反正我感觉跳是跳不过去的。
这是……什么鬼?
暗劲陡发。
那人听到了,回过头来,一脸茫然地问道:“怎么了?”
只可惜后来的事情太多了,这几日我们一直都在陪着黄胖子,也没有精力去整理,于是没有完成交接,此刻便临时拿来凑合一下。
我的心中充满了好奇,同时有怀揣着满满的恐惧,左右打量着,发现在大殿的中心处,有一个三丈多高的高台,高台之上,则是一根巨大的石柱子。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是蛇仙儿,没想到她居然也赶到了这里来。
双胞胎中一个稍微高一点儿的男人一脸狂热地盯着石柱子,说道m•hetushu•com:“传说中二郎真君回归神位之后,将那把三尖两刃刀给留在了世间——这刀乃用他斩杀的真龙骸骨所制,其中有一节断裂,名叫做二郎棒,流传于灌江口王家,结果一门十几口,给人灭了门,从此消散世间;而另外一截,则留在了伏龙观……”
我用的是龙脉之气,结果那骷髅被我压制过后,居然浑身一震,却是往后退开,然后坐回了原来的那个位置上来。
这话儿一说出口,众人立刻就是一阵抽冷气,所有人的双眼都变得灼热起来。
神风大长老有些奇怪地说道:“朱二郎,你扯这个干嘛?”
他这般说着,那七人便朝着最近的一处栈桥上走了过去。
那石柱子,有点儿像是华表的造型,却隐约间又有几分不对。
在我爬到了石柱顶端,藏身在了那龙头之上的时候,这帮人也来到了跟前。
龙。
他们本来是要找寻我的,结果却全部都给这边的景象所吸引。
一行人来到了最近的栈桥之前,朱家兄弟十分谨慎,挥了挥手,让人先行上桥。
一声震动,那大门严丝合缝,就仿佛从来没有打开过一般。
我站在了水池边,眯眼打量着不远处的高台,这时突然间发现那高台之上的柱子并非华表,而是一根巨大的三尖两刃刀。
就在我满心诧异的时候,突然间身后的不远处,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
我的十字军血刀损毁,只剩下那刀柄和*图*书留作纪念,在不催动逸仙刀的情况下,思来想去,我也只有摸出了张波的那一对护臂来。
另外还有十来个打扮各异的人。
双方交手了十几个回合,我凭借着无相步、南海龟蛇技和十三层大散手的法子,与其拼斗。
我瞧见那石柱子一般的三尖两刃刀上面,有好几个地方,居然有着层层鳞片。
这每一根栈桥长达二十几米,斜坡朝上。
我轻轻地吸了一口气,感觉并无异常,于是朝着中间的部分走了过去。
嘿、嘿、嘿……
它到底有多大呢,恕我的语言有些乏力,总之就好像是一个体育馆一般,那洞顶苍穹离地足足有七八丈之高,而有的甚至高达十丈有余。
走上去的,是一个年轻小伙子,精神奕奕,完全不知危险。
我心中紧张,左右一看,连忙朝着不远处的一根天然石柱那里躲了过去,将自己的身子给藏好。
原来声音是骨头棒子发出来的。
我眯眼打量,越看越是心惊,感觉这石制的三尖两刃刀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件建筑雕塑,而像是一件真正的兵器。
我刚刚藏好,探头往门口那边望去,却见蛇仙儿走进了大殿之中,而在她的身后,则有那大脑袋的神风大长老。
这骷髅人,难道是试验到底谁有资格进入的道具?
朱二郎大叫道:“火、火、火……”
而这样宽阔的空间藏于山腹之中,自然有许多天然的石柱所支撑,但这些粗粗细细的石柱之上,hetushu•com居然有各种石雕围绕,而所有石雕的主体,都只是一样事物。
我催动无相步,在这骨头棒子的攻击之下不断闪避,几个回合之后,我感觉对面这具骷髅虽然看着松散,然而却宛如一个活生生的人一般,无论是起手,还是攻击,都有着丰富的经验。
那人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一股明晃晃的火焰,将他整个人都给吞没了去,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来:“啊……”
轰……
这时旁边那个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黑壮汉则笑了,说神风大长老,你的人手,再加上那个青衣女,抓人已经是足够了;反正我们也只是帮着荆门黄家过来助拳的,不如你们去抓人,我们去探宝,你看如何?
我回过身来,打量这大门之内的空间,发现这里居然是一个巨大的殿宇。
真龙,神话传说中的真龙,这些龙又或者盘着,或者悬空而立,各式各样,充满了古怪的感觉。
它一动也不动,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当瞧见这一大帮子人进来的时候,我没有任何犹豫,双手攀着那藏身石柱子,就往上爬去。
而要过这血池到高台,则需要走八根连接这边的栈桥。
神风大长老说道:“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咱们还是得先将王明这奸贼给找出来,擒下来,再掰扯其它,你觉得呢?”
而门关了之后,里面外面就仿佛两个不同的世界,没有一点儿声音能够传递过来。
他思想前后,想着宝物www•hetushu.com在前,到底还是诱惑太多,于是挥手叫了两人过来,让人去门口那儿守着,他则带人也跟了过去。
那鬼东西挥舞这大骨棒子,对我的贴身缠战有些不适应,不过很快它的尾巴加入了战斗,那灵活得宛如蛇一般的尾巴总是能够从各种角度偷袭而来,让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与之对付。
当那骷髅完全站立起来的时候,我方才发现对方居然并不是人类,因为在它的尾椎骨上面,并没有戛然而止,反而是多出了一条长长的尾巴。
众人围到了血池跟前来,打量着高台,和上面散发着强烈龙脉之气的石柱子。
我听到半空中传来那古怪的嘿声,下意识地往后退开去,结果那骷髅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一根大骨棒子,朝着我当头砸了下来。
一脸黑乎乎的朱二郎指着高台之上的石柱子,说伏龙观自然没有,而传说中的三尖两刃刀正体,便正是如此模样,相传只要用对方法,就能够将里面的三尖两刃刀给请出来——那玩意可是神器,若是得了,这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何人敢得罪?
可问题是那玩意可得有十来米的长度,这世间到底得什么样的猛人,方才能够用上这玩意儿?
他走上了桥,一步两步,走了四五米的时候,突然间有滚滚浓烟从他身上冒了出来,在远处观察的人慌忙大叫,让他回来。
我有些发愣,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跟前那两丈多高的石头大门,居然轰隆隆地就往里面打开了http://www.hetushu.com来,里面一大片的光芒洒落出来,落在了我的脸上。
什么情况?
我回过头来,朝着那边望去,却见一袭青衣,朝着这边飞速而来。
龙脉之气。
那一对双胞胎的地位,似乎跟神风大长老差不多,反正我也没觉得他们对这大脑袋有多尊重。
这也太神奇了吧?
这三尖两刃刀又名二郎刀,却正是道教传说中二郎神所用的兵器,而现实中它乃鲁东螳螂拳的独家兵械。
当走到跟前的时候,我方才发现高台的外围,居然还有一个巨大的水池,那水池有一丈多深,底部是那黑色的血垢,黏黏糊糊的,不知道有多深。
而那些龙形石雕的眼睛处,居然都是鸡卵大的夜明珠,散发着微微的光芒,将整个空间都给照耀得朦朦胧胧,一片珠光宝气。
而这个时候,我听到通道的尽头处传来了飞掠的脚步声,虽然很轻微,但我却听在了耳中。
这大骨棒子不知道是什么巨兽的腿骨,足有一丈多长,外表纯洁如玉,中间笔直,两头是关节处,砸下来的时候,那种奇怪的嘿笑声又陡然响了起来。
这一对护臂在手,我开始变得比较激进起来,没有再闪避,而是撞入了对方的怀里去。
终于,我找到了对方的一个破绽,用护臂猛然撞击那骷髅的胸口处。
这玩意我本来是打算给老鬼用的,毕竟他走的,是近身搏击的路子。
神风大长老气得火冒三丈,却又发不出来。
这些鳞片又黑又亮,有熟悉的气息从那鳞片之中散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