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二十六章 蛇仙儿妹妹

这是为了显示公平。
我说你是蟆怪儿的妹妹,而我当初被蟆怪儿吞入腹中,差点儿给它弄死,没想到后来阴差阳错,我们两个却是融合了,我即是它,它即是我,这便是缘分,就连龙魔儿都承认了,仙儿妹妹你要不然就收下那杀伐之心,咱们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一谈吧?
他上去了。
这个,应该便是上到高台的考验吧?
朱二郎大大咧咧地挥了挥手,说大兄,你别拦我,我虽然修为不及你,但临场应变的能力却在你之上,一会儿有什么不对劲儿的,我会回返的……
朱二郎当真是好手段,用的是一根铁索连着的流星锤,神出鬼没,两人一阵酣斗之后,那骷髅猛然扬起了手,而朱二郎则趁机将手中的流星锤射出,砸中了骷髅的胸腔出。
那一副是一个端坐在桥中间的灰白色骸骨,却跟宫殿之外与我们比斗的那一具差得不多。
一番商量之后,这回上去冒险的,却是神风大长老的人。
怎么好像少了点儿什么?
两人联手,将这骷髅打回了原地,然后上了高台,三人在高台的石柱之前不断探索,眼神越发灼热。
蛇仙儿微微一笑,说找我作甚?
他人腾然而起,飞跃血池上空,结果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陡然间一阵绚烂的电网浮现,无数的符文浮动。
蛇仙儿眼珠子一转,说要想我原谅你也不难,只要你帮我办件事。
我打量场中情形,心中有些奇怪www.hetushu.com
而即便如此,最终还是埋在了这儿。
他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上前,而这个时候朱大郎却拉住了他,说老二,还是我来吧。
那火焰的温度是如此之低,以至于小伙儿胸口以下的身体都被那烈焰吞没,他都没有反应过来,而他被人提醒的时候,想要往回奔跑,结果刚刚走了两步,那人便化作一大滩的骨灰渣滓,洒落在了桥面之上。
眼看着朱二郎在高台上不断转悠,试图找到那三尖两刃刀的秘密,神风大长老再也按耐不住了,吩咐左右一声,居然亲自朝着那栈桥走了过去。
说罢,他腾身走上了栈桥,如此一路走,却是来到了那骷髅跟前来。
想一想石门之前的那个骷髅,可想而知,能够进入这里面的,必定是有两把刷子的。
我一听,心中骇然,一边防范,一边抬头,却见蛇仙儿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我的头顶之上,正一脸兴趣盎然地看着我呢。
她什么时候找到我的?
呃,很顺利,他已经走了十几米,眼看着就要走到了高台之上,突然间又有人高喊,说曲老八你快跑,别回头。
啊?
蛇仙儿指着远处高台的那根石柱,说你帮我将那根龙骨尖刃拿到,咱们两个之间的恩怨,那便一笔勾销,如何?
而在另外一边,那些人也是伸着脖子,跟那长颈鹿一般地打量着。
老头儿的头颅人在,但下面则全部都和图书是白骨,脏器没有溶解,能够清晰地看到他的心脏、肺叶和胃等部分。
剩余的众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却也认定了这座栈桥应该就是登上高台,找寻三尖两刃刀的唯一路径。
好家伙……
我说对,我们还曾经在欧洲并肩战斗过呢。
我心中感慨,而神风大长老和朱家兄弟却越发的疯狂起来,要知道如果这上面的啥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这般凶险。
鬼火!
朱二郎待那玩意坐回去之后,小心翼翼地从它身边走过,结果一直到了高台之上,也没有任何变故。
老头儿闻言,往下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大半个身子都已经不见了,只有骨骼和粘稠的筋在支撑着。
我说但说无妨。
就在这个时候,静寂无声之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古怪的笑声:“嘿、嘿、嘿……”
老头儿说怎么会,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别咒我……
朱二郎说你往下看。
被挑出来试水的这人修为并不算高,要不然也不可能被拿来当做炮灰,在狭窄的桥面上闪避了一会儿,结果一根大骨头棒子从侧面砸来,将他给直接击飞到了半空中去。
那老头没敢犹豫,奋力往前冲。
这家伙是个不错的修行者,不过到底还是差了一点儿火候,最后又给一棒子敲落下了栈桥去。
不过他身体到底还是反应慢了一步,那桥中心莫名出现了一股黄色风沙,吹拂在了他的身上,然后首先是衣服迅速降解,www.hetushu•com然后就是皮肤和肌肉,就好像融于强酸了一般,几秒钟之后,竟然化作了脓水。
对了,蛇仙儿呢?
说罢,他从那高台之上一头栽倒了下来,跌落在血池之中,而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那栈桥之下,居然堆得有一层层白花花的骸骨,不知道有多少人丧命于此。
朱大郎叹了一口气,说老曲你已经死了。
咚……
一定是鬼火,要不然人怎么可能一点儿温度都感觉不到呢?
神风大长老一脸铁青,先是看了一眼躺在池子底部的那个手下,然后对朱家兄弟说道:“两位出身西川威名赫赫的牛角寨,一身手段惊天动地,不如将那骷髅打败,好过去寻宝?”
我说妹妹你刚才对我喊打喊杀,我有些害怕——下面这一帮人,对于我来说都不过是土鸡瓦狗,唯有妹妹你最值得我重视。
我这边看得心中发麻,而下面那一群人也震撼不已,过了几分钟之后方才回过神来,那朱大郎说道:“无妨,这里有八座桥,定然有一座是生门的……”
如此一路无事,终于来到了那白色骸骨的跟前来。
人死了这么多,终于趟出了一条路来,朱家兄弟对视一眼,脸色阴晴不定。
而那个被叫出来试水的家伙将前面那些同伴惨死的场景瞧在眼中,心中越发忐忑起来,不过在神风大长老这个怪物的注视下,即便是再不乐意,也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
这地方十分危险,然而因为神器www.hetushu.com的诱惑,终究还是有人的胆子大得包天,从东南角的一座栈桥之上走了过去。
这情形让众人都为之兴奋,有一个穿着蓝黑色对衫的苗家汉子在神风大长老的眼神示意下,快速冲向了那栈桥,结果冲到中间的时候,那骷髅居然又站了起来。
蛇仙儿说那你告诉我,龙魔儿为什么会背叛蝎神儿,背叛五毒教?
我双眼一亮,却见那骸骨陡然站立了起来,摸出了一根大骨棒子,朝着这人的脑袋就是当头棒喝。
想要过桥,可以,不过得有本事。
因为如果想要跳过去,只怕会在半空之中,就雷击成一盘熟菜。
这骷髅有两米五的身高,一条一米多长的尾巴朝天扬起。
他脸上浮现出惊骇之色,叹了一口气,说果然,我死了。
他并不知道身体的一切变化,冲上了高台之后,兴奋地回过头来,使劲儿地挥手,大声叫道:“我上来了,我上来了,你们看见了没有,很简单的……”
一如石门外面的那一具。
我满口胡言,说五毒教中,蝎神儿是老大,一切都得听他的,不过凭什么?仙儿妹妹你在这里,想必也是受不了它的气,这天大地大,岂不是比窝在那洞里舒服?
他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然后全部都垫在了脚下。
我瞧见蛇仙儿没有动手的意思,稳定下情绪来,开口说道:“找妹妹你呢……”
而朱大郎怕自己老弟吃亏,也跟了上去。
一步两步、一步两步,一步一步似m•hetushu.com爪牙……
我刚才瞧得入神,这殿宇之中的各种布置实在是太神奇了,这才忘记了还有蛇仙儿这么一人,之前是瞧见她进来的,然而随后就悄然不见了。
过了半分钟,那朱二郎终于开口了,说正有此意。
没有人敢再往上面走,大家开始围着这巨大的血池转悠,想要找到一条捷径来。
这个时候,从上往下看去的我,方才发现那并不算长的栈桥上,不知道有多少个人形的火印子。
我心中惊讶,四处张望的时候,突然间头顶上有人问道:“你找谁呢?”
可惜……
蛇仙儿呸了我一口,说喊谁妹妹呢,我跟你熟么?
或许更高大一些。
唯有神兵,方才能够配得上这样的凶险绝境。
蛇仙儿一愣,说你后来见到龙魔儿了?
这样的想法驱使着他们越发狂热,随后又试了几次,又死了两个人,终于发现了一个规律,每一个栈桥处都有前人的尸体,不过正西方的那里却只有一副。
那玩意本来是盘坐在地的,感知到了生人气息,却是又站了起来,提着骨头棒子砸下。
这些符文宛如游动的电蛇一般,将他给弄得一身漆黑,直截了当地跌落在地。
一声响,跌落血池之下的他再也爬不起来。
依旧是朱家兄弟的手下,那个老头显然要比第一个年轻人谨慎许多,一步一步地走着,有任何不对劲儿,都会驻足停下,然后观察。
那骷髅身子猛然一震,然后身形僵硬地往回走去,最终有盘坐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