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二十八章 敌我很难分

好恐怖的毒性。
又有还喊道:“王明大兄弟,我是米儿的表兄啊,算起来我可是你大舅子……”
不过他们根本抵御不住,节节败退,一边朝着高台上面的三位头人呼救,一边朝着石门那儿退了过去。
蛇仙儿一下子就露出了甜甜的笑容来,说哎哟,哥哥你真小气,仙儿妹妹是跟你开玩笑的……
各家都有绝妙的手段,这汉子屹立西川之地,并非平凡之辈,那一套刀法上下翻飞,有着许多值得人借鉴的地方,而最主要的一点,那就是一个字——猛!
蛇仙儿嘻嘻一笑,说人家现在是王明的合伙人,是否出手,还得请示他的同意呢。
我看着那个一脸惨白的苗家汉子,忍不住一阵愤怒——这个时候你倒是想起攀亲戚来了,当初米儿被神风大长老命人给活剐了的时候,你特么的在哪里?
凭着这把长刀,他从血池口一路杀将过去,一直冲到了自家人的跟前,一路上不知道杀了多少个这些恐怖的血人,也不晓得多少颗头颅飞起。
面对着这样的警示,我表现得十分淡然,说是么?不过我这个人比较传统,对小日本的SM和绳艺捆绑,抱着比较排斥的态度呢……
我心中舒爽,觉得这蛇仙儿别看时而凶巴巴,时而又傻乎乎,但随手的这一记马屁,拍得那叫一个真水平。
蛇仙儿出手,鲜血飞散,丝线搅动,无数人头飞起,而我不想给她压下,当下也是祭出了逸仙刀,然后将www.hetushu.com这一口刀催动到了极致,配上新近学得的斩魔决,一阵清越的刀鸣之声飞跃而起,立刻有几十上百的血人倒地。
在这样的场景之下,合则两利,分则两伤。
因为之前的损耗,此刻围在血池旁边的人其实并不多,不过也都能够算得上是精锐之人,在受到攻击之后,虽然有两个被扑倒死去,但其余人还是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御敌。
尽管心中吐槽着,不过我还是学着老电影里面汉奸翻译的口吻,举起了大拇指,说高,实在是高。
蛇仙儿与我达成协议之后,便少了许多的防备,她终究还是愿意相信我的话,毕竟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了的。
原本乌央乌央的人群,一下子就只剩下了小猫三两只,如此前后对比,显得莫名突兀,也让旁人瞧得一阵心寒。
她显然还是对我有所提防。
他身佩一把长柄尖刀,有点儿像是朴刀,却似乎更加生猛一点,而刀身上面尽是古老而神秘的符文。
说罢,她从龙首之上垂落而下,然后青衣汉服之下,射出了数十道的丝线来,这些丝线就好像是东方不败兄的刺绣的花线,只不过都是蚕食的冰色,并无绚烂色彩。
他们有心过去救自己的手下,却又担心被对方趁机而入,没了宝贝,一时间纠结不已。
我听到,下意识地往高台上面瞧去,却见在一片血人的围杀之中,神风大长老轻描淡写地屏退了身边www•hetushu•com一切,然后抽冷子,朝奋力拼杀的朱二郎身后来了一下。
两人调笑着,又彼此试探,而这时我突然间听到朱大郎怒吼一声,大叫道:“二郎!”
猛,如猛虎出闸,饿虎下山,不管你是个什么玩意,当面劈出这一刀过去,你就得跪下。
这些符文带着一种古怪的气息,微微发出了青光来。
这话儿轻描淡写,却充满了冰冷凛冽的杀意。
这些玩意死而复生,源源不断,的确也有些烦人,而不远处的神风大长老和朱家兄弟也都瞧见了这边的情形。
随后,他张口咬了下去。
有一个朱家兄弟的手下不小心被抓到了一下,惨叫了一声,过了十几秒,居然就化作了脓水一滩,不成模样。
瞧见手下受难,石台上面的三位高手又是心惊,又是不舍。
我和蛇仙儿的同时出手,朱大郎等人的跟前陡然间就是一空。
这面子给得,怎么说?
我一脸笑容,说还是不见了吧,压箱子底下的东西,能不见就不见,彼此保留一些小期待,岂不是更好——对了,你刚才说要对我干嘛来着?
我说哦,这样啊……
不过最终还是有人动了,却是那双胞胎之中的朱家老大,他受不得自己门下那辛辛苦苦栽培的高手被这些恐怖的玩意给折腾精光,于是越过了栈桥,朝着这边杀了过来。
朱大郎听到,抬头看到了站在石柱龙首之上的我,拱手喊道:“王明兄弟,你我并无恩怨和*图*书,只是我兄弟二人误信谗言,方才刀兵相对,希望您大人有大量,能够原谅我们,化干戈为玉帛,大家携手共进,化解了这些禁制,共同逃脱升天,你看如何?”
所以她冲着我甜甜一笑,说哥哥,请看妹子的手段。
我当然不敢将这事儿的真实含义跟她讲明,毕竟有的事儿,口头上面占点便宜就算了,真的要说清楚,说不定蛇仙儿就顾不得刚才的协议,直接回过神来,一口将我给吞进了肚子里去。
而这些血人死了之后,瘫倒在地上,十几秒钟之后,居然就凭空消失了,只留下一点儿水印痕迹来。
就好像是三伏天吃了冰西瓜,爽到了心底里去。
尽管这些血人倒地之后,十几秒钟之后消失,又从那血池之中复生,源源不断,但毕竟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他瞧见蛇仙儿此番大展神威,对这些血人宛如斩瓜切菜一般,忍不住出声喊道:“那位青衣姑娘,相逢即是有缘,能不能帮一下我们?”
那石门封闭,根本出不去,朱大郎带着几个人东奔西逃,被一大群密密麻麻的血人追逐,看着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的死去,心中也是焦急万分。
跟在他身边奔跑的那些神风大长老手下也纷纷出言,说求先生出手,我们不敢再为难您了,一定规劝大长老,和气生财……
随后,血池之中,又有血人跳出。
有七八个正攀着那石柱子,朝着上面爬了过来。
这些东西全身黏糊糊的,挂着池和-图-书底的血浆脓液,看着应该也是人,不过喉咙里带着野兽的吼声,一双眼睛血红,身影飘忽,手上的指甲又尖又锐,挥舞起来,就好像是那尖刀一般锋利。
我若是袖手旁观,那些血人杀光了他们,只怕我们最终也逃脱不得那疲于奔命的最终下场……
好在这个时候又有那些血人冲了过来,朝着这石柱之上攀爬。
无耻!
我冲着蛇仙儿微微一笑,说我还有更厉害的,想不想见?
蛇仙儿纵使活了好几百年,但是对于SM还是有些不理解,问我道:“爱撕爱蒙?什么东西?”
她一出手,便有八个血人骤然间被灭,果真不愧是几百年的大妖,手段让人惊叹。
我操!
他不再等待,开口承诺道:“若是那老头子胆敢动你,我兄弟二人便站在你的身边。”
源源不断。
好汉子!
那丝线飞出之后,化作了各个方向去,然后骤然间绞住了这些血人的身子,猛然一扯,便是一大片的血肉飞散。
好恐怖的凶阵,我和蛇仙儿面面相觑,皆感受到了这儿的凶险,而下一秒,突然间闻到腥风自下而上地吹起,低头一看,却见我们这边居然也被那些血人给盯上了。
而当我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这些人形怪物都已经开始杀人了。
咳咳……
蛇仙儿说是什么?
蛇仙儿瞧见我那把在半空中依旧不断逞威的逸仙刀,脸色有些惨白,哆嗦着说了一句:“好厉害的手段……”
不过这话儿我也只是藏在心里和*图*书,当下也是不再拿捏,与蛇仙儿一起下了石柱,跟这边的人汇合到了一起来。
不敢此刻敌对的立场,光凭这汉子的刀法,我就忍不住想要贺彩。
朱大郎犹豫了几秒钟,旁边又有一人给抓到,然后被汹涌而来的血人扑在身下,惨叫连连。
而那刀刃掠过血人脖子的时候,刀上面的那些符文骤然发亮,使起毫无反抗能力,飞溅的鲜血没有一滴能够沾染到朱大郎的身上来,全部都被他身上无形的炁场给抵御开去。
我摸着下巴,指着在高台上面与那些血人厮杀的神风大长老,说我对两位朱家英豪自然是没什么意见,不过一会儿那神风大长老又要拿下我,那该如何?
不过此刻那血人泛滥,到处都是,他们也顾不得再捉拿于我。
他伸出手,直接插进了那朱二郎的身体里去,将一颗活蹦乱跳的心脏,给直接掏了出来。
呃,您一几百多年的大妖怪,这样叫我真的好么?
轻描淡写地将这些威胁给处理掉了之后,蛇仙儿回返而来,朝着我的耳朵轻轻吹了一口气,笑吟吟地说道:“哥哥,仙儿妹妹的这手段如何?”
就连早已有所准备的我们,都没有注意到。
这些怪物出现得十分突然,就在所有人都被那石柱裂开后出现的神兵光芒所为之折服的时候,它突然就出现了。
蛇仙儿嘻嘻地笑了几声,然后用只有我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哥哥,你若是骗了仙儿妹妹,这手段,恐怕就会用到你的身上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