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三十章 亡命一波流

那畜生挣扎了一下,终于赶到了恐惧,开始朝着我呼救。
不但如此,催动到了激烈的时候,那圈里居然还有恶煞从里面游荡而出,有的是妇人,有的是鬼孩子,面带怨毒,也能够助力。
这一刀下去,左臂飞起,随后化作无数樱桃般的肉瘤落地,大珠小珠落玉盘,还在蠕动,十分恐怖。
那凶性大发的火焰狻猊偷鸡不成蚀把米,给那神风大长老给一招锁住了去。
它喉咙里发出了巨大的吼声来,然而就好像是身陷泥潭之中,越挣扎,就越陷入其中。
这时我已经冲到了跟前来,抬手朝着神风大长老斩去了一刀,对方尽管并没有正面对着我,却仿佛后脑长了眼睛一般,轻松地避开了去。
瞧见期待落空,神风大长老有些恼怒,双手一抖,那金银双环又回到了他的手中去,站立在那裂开的石柱跟前,他眯眼打量着我,冷声说道:“将那灵体交出来,一会儿杀你的时候,我可以让你痛快一些,不用受尽折磨……”
这心法镇魔,一经运行,立刻就缓解许多,没有那般痛苦了。
蛇仙儿听到这话,就好像是生吞了蟑螂一般恶心,皱着眉头说道:“你趁早断了那念头吧,我就算是嫁猪嫁狗,也不会嫁给你这个古里古怪、恶心到极点的大头脑袋……”
这些肉瘤迅速地朝着朱大郎的胳膊处蔓延,眼看着就要覆盖到身体上去,他也是狠得下心来,直接一刀,将自己的左臂给斩落hetushu.com了去。
唰!
神风大长老脸上的肌肉一阵扭曲,看得人触目惊心,他盯着蛇仙儿,说你不是跟他有深仇大恨么,为何会帮他?
不但如此,那圈内的横截面处有一股苍老森寒的气息,高速转动之中,能够切断万物,端的是厉害。
他抓着那把断刀,朝着神风大长老扑杀而去,用的几乎都是以命搏命的手段,凶狠无比,也正因为如此,使得他能够在极度的劣势之中,还能够让神风大长老为之畏惧。
话音未落,旁边突然飞出了几道丝线来,给他轻轻避开了去。
听到这话儿,感受着对方疯狂的杀意,我冷然一笑,说你别猖狂,一会儿我就杀了你。
大概是瞧出了蛇仙儿独木难支,朴刀断了的朱大郎也是硬着头皮冲进了战圈之中。
我听到,赶忙往后推开去,而朱大郎则慢了一步,给那黑色粉末沾到了左臂,接过那些粉末一下子就附在了胳膊上,然后迅速翻滚融合,生出了无数粉红色的肉瘤来,一个个都跟大号樱桃一般。
神风大长老使劲挣扎了一下,却抵不过朱大郎的决死之心,眼看着那龙渊砍刀就要斩落在自己的头上了,他却突然笑了起来。
神风大长老叹息着,然后表情一下子就凶狠了起来,怒吼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这般愚蠢?”
这玩意就好像是封神榜电视剧里哪咤套在脖子上面的那乾坤圈,可能还小一些,不过在神风大长老http://m.hetushu.com的手中却是灵活自如,一会儿腾空而起,宛如飞剑,一会儿又握在手中,格挡一切。
神风大长老从喉咙里面弄出一口黑痰来,吐在了地上,黑烟袅袅。
这声音古怪,十分刺耳,人听到了,就感觉脑子“嗡”的一下刺痛。
表面上看起来蛇仙儿轻灵飘逸,时而腾空,时而落地,那叫做一个潇洒;反观神风大长老,个儿又不高,一步一步地走着,然后端着那金银双环与其纠缠,好像处处受限一般。
本源的力量最终战胜了那金银双环恐怖的吸力,最终将火眼狻猊给召回了我的手掌之中,而从它的识海那儿,却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惊悸。
而神风大长老之所以如此厉害,最终还是因为他手中的那金银双环。
我这边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间旁边就扑来了几头血人。
我瞧见圆环凭空悬浮于半空之中,火焰狻猊被吸入的腿脚部分不见了,而在圆环的横截面处,居然有妇人和婴儿浮现。
神风大长老扭头过来,瞧见那蛇仙儿从旁边走了过来,嘻嘻笑道:“大头宝宝,他修行不久,但我却是你的前辈,怎么,你是准备给我磕一个头么?”
而几秒钟之后,这些樱桃一般粉嫩的肉瘤全部炸开,有白花花的蛆虫在里面不断搅动。
这回它吃了大亏,下一次再将它唤出来,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此刻的神风大长老完全就是一大团烂肉,黑气缭绕,亏www.hetushu.com朱大郎下得了口。
这种吸力拖拽着火焰狻猊往里面陷落而去,那火焰狻猊并不能屈服,拼死地往外面挣扎。
那勾连在一起的金银双环快得让人根本无法捕捉,我就感觉到忽然一闪,那火焰狻猊突然间骤然停住,然后朝着地上猛然栽倒了下去。
仅仅只是一照面,神风大长老就给我来了一个下马威,让我威风凛凛的火焰狻猊一下子就没有了战斗力。
我打量清楚之后,也加入了战团。
而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神风大长老跟蛇仙儿已经战成了一团。
蛇仙儿耸了耸肩膀,说哎呀,所谓仇啊恨啊的,都是庸人自扰之——他这人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缺点,但至少人品还是不错的,对待承诺也比较真诚,不像你们这帮人,轻许诺言,却从未打算实现,真真是恶心极了的……
这刀又重又沉,不过在我的手中却也还是能够使用得了,配合着其他两人,倒也是能够将神风大长老给死死压制住。
这些玩意也不知道是什么来着,朝生暮死,毫无畏惧之心,而且身上尽是毒素,但凡沾染到一点儿都有危险,我即便是恶心得不行,却也只有硬着头皮,操持着逸仙刀,将这几个给斩杀了去。
特别是我和朱大郎,两人都是用刀高手,如此一左一右,将那神风大长老给夹得死死,让他那一对凶狠的圆环并没有能给发挥出太多的凶威来。
我感觉到了极大的惯性,腾空而起。
当我落在地上和-图-书的时候,却见那金环锁住了火焰狻猊的前面两条腿,银环锁住了后面两条。
神风大长老哈哈大笑,说小小鬼母,你修行才几载功夫,居然敢在我的面前跳脚,简直是胆大包天啊……
我感到天旋地转,就好像是喝醉了酒一般,根本就站不稳脚跟。
他像个野兽一般地望着蛇仙儿,说我本来想收了这神器,献祭给伟大的噬心魔肝榆,到时候它给我重组肉身,成为那陆地神仙,不朽的存在,到时候便娶你为妃——这世间也就只有如你一般清纯可人的妖精,能够配得上我了……
大概是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了,神风大长老的脑袋变得越发恐怖。
朱大郎的加入让蛇仙儿的压力为之一轻,不过两人似乎都有些疲乏。
这些影像栩栩如生,不过长相却十分恐怖,一脸青黑,宛如恶鬼一般,拼死地拽着火焰狻猊往里面拖。
神风大长老将一对金银双环交错,莫名就连在了一起来,然后朝着我这边猛然一掷。
然而那只不过是表象而已,很快我就瞧见真正占了上风的,却是那神风大长老,蛇仙儿似乎吃了点儿暗亏,一旦停下来,只怕就给擒下了。
蛇仙儿闻到了浓烈的腥气,冲着我们喊道:“快躲!”
突然间,他的头顶上面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空洞,一股古老而磅礴的气息灌入而来……
那金银双环十分恐怖,看着好像并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在环内的空间,其实有着一种恐怖的气息在不断回荡。
http://m•hetushu.com他头上的皮肤仿佛完全溃烂了,就好像是血肉都翻出来了一般,而这个时候,他突然间将手伸进了怀里,掏出一把粉末来,朝着我们的方向猛然一撒。
而他的拼死攻击也给了我们机会,蛇仙儿把握住了机会,冰丝全出,将那神风大长老给捆了个仔细,而我则奋起精神,朝着那家伙的脑袋斩了过去。
朱大郎经过这一下,却也生出了决绝之心,一咬牙,冲向了对方,将其猛然抱住,然后一口咬向了对方的耳朵。
随着神风大长老的催动,那嗡嗡声越发响亮,我感觉不能够再这样下去,深吸一口气,运行起了南海降魔录来。
笑声中,他念了几句简单而古老的咒诀。
虽然那一招是朝着蛇仙儿使出的,但我在旁边,也是一阵恶心想吐,下意识地伸手,扶住旁边的石柱子。
我走到了火眼狻猊跟前来,手掌放在了它的身上,猛然一收。
这话儿实在是有些侮辱人了,神风大长老愤怒之下,将那一对金银双环给猛然一撞,发出了恐怖的“嗡嗡”声来。
与神风大长老这样恐怖的家伙交手,手上没有东西是不行的,所以几个回合之后,我却是从地上抓起了一把龙渊砍刀,这玩意离朱二郎的尸体不远,想来应该是他的兵器。
这种恐怖的气息最终化作了锋利的切割力量,即便是朱大郎那厉害得让人吃惊的法纹朴刀,被他那般一绞,也给折断了去,此刻套在而来火焰狻猊的腿上,也立刻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吸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