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三十三章 剑眼定额间

清源妙道真君这个时候身子突然一震,脸色有些不太好,也不再理会我的惊讶,自顾自地说道:“这副身体的时间不多了,我长话短说,是这样的,我之前跟一个人打了赌,结果输了,得将我的兵器借给你十年,并且帮你开一个天眼——你别动啊,我的时间真的不久了……”
大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真君,有事没事,满口开黄腔……
我犹豫了几秒钟,最终还是决定带上蛇仙儿。
清源妙道真君说这可是云中真君的作品,按理说有了这玩意,斩杀降世凡尘那肝榆老祖的未完全体,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啊,为什么还拖到我来了才解决?
随着石头不断落下,我大概猜到了,我们所处于的这个殿宇应该是处于三岔湖的湖底之下,如果能够潜游上去的话,应该能够活命。
没有等我反应过来,那位清源妙道真君便叹了一口气,说老子等了上千年,终于等到你个小子了,没想到是你?
不过我心中还是打定了主意,甭管你是什么真君还是细菌,只要你敢打我桃花扇的主意,我王明就跟你玩命儿……
呃……
我简单讲了一遍,那清源妙道真君听到,居然同仇敌忾地说道:“我跟你说,别人瞧不起你,那是别人的损失,所谓亲戚,还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咱自个儿,要得自强不息,方才能够横行于世!”
当这清源妙道真君对我一脸厌恶、说要杀我的时候,我当下也是心中狂跳hetushu•com,正想着怎么解释呢,结果给他后面那一句话给问住了。
仿佛幻觉。
不会吧,小观音居然这般牛,还认识这一位牛波伊人物?
天啊,这个殿宇要破碎轰塌了……
清源妙道真君伸手一捞,说你说的武器,是这个?
一开始我还自顾自地头疼,没有理会,随后我突然间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
飕……
清源妙道真君见我对答不错,将那逸仙刀交还给了我。
听到对方话语里面的轻蔑之意,我干咳了一下嗓子,低头说道:“呃,这个啊,主要是我没有传承到相关的刀诀。”
瞧见一脸陌生的蛇仙儿,我斟酌着语气,说呃,那个啥,我真不是有意闯入阁下灵冢的,只是被人追杀误入此处,并无恶意,也对您的这儿的东西没有任何贪欲……
我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叫喊来,感觉整个脑袋都给剖开了一般,痛苦如潮水,一齐向神经中枢传递而来。
我知道他应该是想要考验我到底是不是这刀的主人,当下也是掐念法诀,将逸仙刀给收入了额头刀疤之中去。
如果他是看见了这桃花扇,然后认出的我,那人岂不就是小观音?
亏我还一直想着泡人家,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结果……
我是谁?
一声响,迷迷胧胧之间,我感觉到那股庞大的气息突然间就离开了此处,心中终于安歇了一些,而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了头顶之上,传来了一点儿www.hetushu.com不对劲。
我心中纠结不已,尴尬地笑道:“呃,这个啊,是别人的一件小东西,并不是我的……”
她睁开了眼睛来,无力地看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说我要死了,对么?
尽管救不活她了,但是我至少给人安葬了去,好歹也是合作了一场。
抬起头来,我向上望去,却见头顶之上的大殿顶上,居然开始碎裂了。
我慌忙摆手,说不,是,是我的——事情是这样的,这逸仙刀是在下祖上传下来的,本来有斩神、斩魔和斩人三卷,只可惜后来先祖恐惧它的神威,害怕引起苍天妒忌,先后将斩神和斩魔两卷刀诀给埋藏了去,留到我这里,便只有斩人一诀,而且这刀本不归我,因为我爷爷当初曾经离开了大家族,是后来机缘巧合,方才认主的……
呃?
好在一切他都很简略,并没有让我多尴尬,最后他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我额头上面的那道刀疤来。
一块又一块的石头从头顶上砸落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水流。
浑身已经冰凉的蛇仙儿在那位清源妙道真君离开之后,仅仅残余一点儿气息,躺倒在了我的跟前。
检查完了这些,他一脸郁闷,不断地摇头。
我依言将那扇子给打开了来,只见扇面上十里桃花,桃林尽头处,却有一抹倩影,朝着我和清源妙道真君微微一拱手,然后便消失不见了去。
我慌忙摆手,说不是,不是,是朋友暂时寄和-图-书放在我这里的。
我满心恐惧,下意识地想逃,结果脚下被某种东西给拌了一下,差点儿跌倒在地。
清源妙道真君三只眼睛都竖了起来,不怒自威,说是你偷的?
他若是强取豪夺,问我要的话,我给还是不给?
化作人形的蛇仙儿并不轻,怎么着也得有两百斤,估计是高密度的骨骼和肌肉所致,我抱着蛇仙儿左躲右闪,最终等到这洞穴给湖水灌满了,便顺着那缺口处往外游去。
刚刚上岸,那女人一阵咳嗽,居然醒了。
是我听错了吧,这位大哥,您这样的大人物,也会说粗话么?
从他的眼神中,我读出了“鲜花插在牛粪上”的那种不满和叹息。
不给,他打死我怎么办?
我听到,拱手,说受教了。
依旧没有成功,即便他刚才那般牛波伊,也没有能够打开扇子。
呃?
哗啦啦……
这个女人、哦,错了,女妖她原本是为了助拳杀我的,结果最终却倒了戈,与我达成了协议,站在了我的这一边,没想到那神风大长老引来的魔头实在是太厉害了,一拳精准地打在了她的七寸处。
我低头一看,却见是蛇仙儿。
画风有些不对啊?
清源妙道真君深吸了一口气,又打量了好一会儿我,方才吐出了一口浊气来,说我操……
我腰间这个,却是桃花扇,听说此物用的是仙骨制作,十分珍惜,这位大哥难道是看上了我的桃花扇?
清源妙道真君伸出手,说拿来看看。
清源妙和*图*书道真君接过了那桃花扇,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动容了起来,翻来覆去地打量了一番,然后也开始试图去打开扇子。
我满心错愕,而清源妙道真君则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摸了摸我的背部,又摸了摸我的腰间,又摸了摸腿,顺便还摸了一把我的胯下——呃,大哥,这里能别摸那么仔细么,感觉怪怪的……
清源妙道真君看着一脸紧张,语无伦次的我,忍不住笑了,说你干嘛学我啊?
他指着自己的额头,说眼睛,干嘛没事儿在自己的脑门上刻一道疤啊?
我一看,瞧见他手中拿着的,可不就是逸仙刀?
他的第三眼骨碌一转,打量着我的腰间,说呃,那啥,你腰间那东西,是啥?
我想着这位老大刚才一刀将附在神风大长老身上的那大魔头给劈了出来,又一刀将它,连同万物都给斩破了去,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只有把桃花扇给拿了出来。
对于南海一脉来说,水底下就是主场,很快,我便将蛇仙儿给带出了湖面,然后费尽力气将她给拉扯到了岸边来。
听到清源妙道真君的话语,我的心中一阵哆嗦。
那清源妙道真君安慰我,说我现在实力维持不了,没办法给你弄天眼,只有将这三尖两刃刀弄成剑眼,放在你的额头上来——别喊了,跟杀猪一样,告诉你,这事儿呢,一开始的时候很疼,我也知道,不过以后弄得多了,就会好许多,然后你还会慢慢喜欢上这样的感觉……
这位真君和-图-书瞧见,方才放心,说了句“果真不错”,正准备走,突然间又给我身上某处吸引。
我一愣,说我学你什么了?
清源妙道真君一愣,说啊,这刀不是你的么?
我依旧疼,疼得头晕目眩,而他伸出手,在我脑袋上“啪”的拍了一下,然后说道,封印三天,等伤口愈合了,你就可以睁开眼睛来了……行了,我得走了,唉,跑这一趟,损失了几十年的修为,我特么至于么?
我的眼睛被泪水给糊上了,疼痛让我都快要失去了意识,感觉那家伙将某种东西安放进了我的额头,让我整个人沉重了几分。
我听到这话儿,直接就处于懵逼状态,脑子里唯一的意识,就是想着这家伙跟谁打赌来着?
什么啊?
啊?
我愣了,说啊?
我欣喜若狂,连忙点头,说对,就是这个。
啊……
我苦笑,说不是有意的,是别人劈的,后来我用了一件武器,长期从这儿进出,就愈合不了,留下了缝隙……
给,我日后碰见了小观音,又得拿什么来还他呢?
她本来就已经半死,而剩余的生命力又给那一位清源妙道真君给消耗一空,此刻已经走上了人生的终点。
不过这事儿他并不在意,而是打量起了我来,几秒钟之后,将那扇子递给我,说打开。
没有等我反应过来,这家伙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轻轻一抖,居然化作了一颗滴溜溜的金属圆球,宛如那小丸子一般,然后他伸出右手来,抓住了我额头上面的刀疤,猛然一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