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三十四章 老鬼耍流氓

老鬼有点儿莫名其妙,说老王你咋回事儿啊,哪里惹来的情债?
即便是那清源妙道真君入体,给她缓解了一些,但最后还是被耗尽了生机。
老鬼说先别说这个,你对这妞到底有没有意思?
我擦,我现在才想起来,那清源妙道真君说他跟某人打赌输了,暂借给我那三尖两刃刀十年,然后还用特殊的法门帮我开天眼。
剑眼是什么鬼?
从左边一处小径处走来了两人,领头的那个,却是老鬼。
我被他给一下子问住了,说对啊,他人死了没有呢?
我愣了一下,说你们怎么来了?
老鬼耸了耸肩膀,说五毒教的圣者图腾?你别激动啊,我没有见过蛇仙儿,怎么知道这个?你放心,她不会死的,不过给大妖作初拥,需要很耗费精力,你和石老大帮我护法。
老鬼给我这般一喝,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瞧了一眼,说神魂还没有离体,你放心,死不了。
回想起在那地底宫殿的一切,我突然间一阵懊恼。
我长叹了一口气,突然间心生警兆,陡然站了起来,左右一望,冷声喝道:“谁?”
按理说蛇仙儿与我,并不是什么朋友,大家之前还是敌人,也谈不上什么感情,但是瞧见她即将就要死去,不知道为什么,我早已变得麻木的心,却莫名就是一痛。
我说我不是说带你认识软玉麒麟蛟的么,我说的是真的,她就在东海之滨,是我们南海一脉的人,南海剑魔的弟子m.hetushu.com;另外我说的龙骨真不是骗你,不只是一具,还有好几具呢,在白头山的一个洞穴里,只不过沉入了地底去——但我想,只要认真找的话,说不定能找到呢……
我苦笑,说怎么会悄无声息呢,你知道么,刚才降临在神风大长老身上,可是很牛波伊、顶厉害的魔头,而另一位却降临在了你身上,是更厉害的家伙,而“你”仅仅只用了一招,就将那家伙斩杀了去,也算是证明了自己,不是么?
我打量着湖水,而疯道人则直勾勾地打量着我的额头。
我说着话的时候,蛇仙儿已经悄不作声地闭上了眼去,我吓得一阵慌乱,来不及再征询蛇仙儿的意见,赶忙抓住了老鬼的胳膊,说快,快点给她初拥,别让她死了……
我脑子里一阵糊涂,有点儿想不清了,似乎是已经跟随着那魔头,被清源妙道真君一刀斩了去,又似乎没有死,清源妙道真君斩杀的,只不过是附身于他身上的魔头;至于他,好像没有动……
紧接着是呻吟声,一种类似于……呃,就不比喻了,总之就是一种很充满了诱惑性的娇吟声。
早在从湖里将她拖上岸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查过了蛇仙儿的身子,七寸的骨头被打断了不说,而且还被那魔头灌注了恐怖的魔气。
这事儿让我莫名痛苦。
我满心郁闷,而这个时候老鬼朝我招呼,说过来一下。
我说你干嘛?
老鬼和*图*书说刚才那鬼地方一片迷雾,处处鬼雾丛生,法阵封锁,根本进不去,我们费了老鼻子劲儿,终于杀进了里面,结果出了几个杂鱼,什么都没有,四处也找不到你,正疑惑呢,突然间发生了地震,瞧见这边湖水疯狂下沉,就跑过来看了……
但是那位清源妙道真君,你特么的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走了。
她要死了。
我愣了一下,说啊?
我瞪着他,说快点啊,再晚一步,死了怎么办?
我这才想起额头上面有一玩意儿,下意识地想要去摸,不过却又强行止住,想起那清源妙道真君离开的时候,跟我说将其封印三天,之后方才能够深入了解。
蛇仙儿疲乏得很,艰难地说道:“什么约定?”
我咳了咳,说你知道的,我比较喜欢平胸小妹子,对这种有容乃大的御姐,没啥兴趣……
它跟鸡眼又有什么区别,再说了,倘若这三尖两刃刀真的是那神级法器,必然有一套与之匹配的驾驭法门,便如逸仙刀之于三大刀诀一般。
瞧见蛇仙儿这张脸,先后经历了两种意识,让我越发地模糊起来,听到她说出这样的话,我心情沉重,却还得强颜欢笑,说不会的,你只是太累了。
我说不是,我是说,你介意成为血族么?
我说就普通的合作关系,我答应帮她找一具龙骨观想化蛟,她就倒戈了,帮着我一起对付神风大长老……
结果呢,那家伙借口没时间了,滥竽充数,给m.hetushu.com我弄了一个剑眼。
我之前一路奔逃,满脑子都是逃生和救人的事情,随后又给蛇仙儿即将死去的事情给填得满满,此刻老鬼接手,终于来得及思考。
说罢,他俯身下来,双手在蛇仙儿的双肩之上按了一下,突然一愣,说不对啊,老王,这妹子不是人啊?
听到这话儿,我更加难过了,瞧见她的眼睛快要闭了过去,赶忙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你别闭上眼啊,我们之间还有约定呢?
老鬼将蛇仙儿的脖子洗干净了之后,轻轻抚摸了两下,然后露出了尖锐的犬牙来,一口咬了下去。
闭上眼睛,就好像是在看某种小电影的那种。
我并不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但是在此刻,却尽量地多说话,让她不要沉睡过去。
我说也不是这么说,如果遇到合适的,也可以……
他咬中了蛇仙儿的那一刻,对方好像一具死尸一般,然而过了几秒种之后,她的身子突然一下子就开始变得活泛起来,不断地扭身,然后满脸通红,眼睛半眯着,就好像有水要溢出来一般。
唉……
蛇仙儿已经走到了人生的终途,神魂都快要离体了,幽幽听到这话儿,忍不住撇嘴笑道:“你又骗我了……”
此时此刻的蛇仙儿,已经是油尽灯枯,回光返照了。
我瞧着老鬼,脑子里一片混乱,过来几秒钟,突然间心中一跳,没有等老鬼说话,一把抓住了蛇仙儿的胳膊,说有一个活下来的机会,你愿http://m.hetushu.com意尝试么?
老鬼拍了一下手,说那行了,你不介意就好,我现在把她给叫醒过来吧。
老鬼打量了我一眼,说老王,跟兄弟撂一个实话,这妞儿跟你啥关系,为什么你刚才这么紧张?
老鬼翻了一下白眼,说你的意思是吊死在那个叫做小观音的神秘妹子身上咯?
为了避嫌,也为了让自己的心灵不受玷污,我离得远了一些,跟疯道人并肩而站,瞧见那湖水果然浅了好大一截,显然是把那地底宫殿给填充了去。
我瞧见这场面,顿时就感觉到十分尴尬,而后心中又有些奇怪,为什么给男人初拥的时候,不会这般激烈呢?
我想得头疼,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当时太乱了,洞顶倒塌,我也不知道。
我慌忙说好,然后稍微拉开了一点儿距离,瞧见老鬼掏出了一壶水来,在蛇仙儿的脖子上浇了一道。
我说啊?
我说你特么什么眼神啊,这是蛇仙儿,五毒教的蛇仙儿啊!
我跑了过去,说咋了?
蛇仙儿说道:“我的意思是,其实在五毒教那里,怪不得你,一切都是蝎神儿的错——其实我本身也不太喜欢这位大哥的行为,却一直都浑浑噩噩地过着,一直到后来离开了五毒教,在这世间行走的时候,突然间找回了自己来,觉得以前活的那几百年,都只是虚妄;而这一段短暂的时间,才是我真正的人生。只可惜,它终究还是要结束了……”
他瞧见站起来的我,一脸惊喜,说王明,到底http://www.hetushu.com什么个情况啊,刚才叫你,干嘛不应呢?我差一点儿就要拔刀子了……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无法挽留住蛇仙儿即将逝去的生命。
疯道人指着我的额头,说你这里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感觉里面有个很恐怖的东西?
我闻了一下,才发现那不是水,而是酒。
老鬼置身事外,什么都不知晓,我不得不将自己入阵之后发生的事情跟他简单讲了一遍,听完这些,老鬼倒抽一口凉气,说我擦,原来这一切,都是某个对你又爱又恨的小娘子下的套子啊?
蛇仙儿摇了摇头,心有不甘地说我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只是万万没想到,居然会这样悄无声息地死去。
老鬼皱着眉头,说等等,什么神风大长老,跟他有什么关系?
老鬼说那神风大长老死了没有呢?
这样真的好么?
我说你少特么胡扯,我跟那曼妮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恨我的人多了,她算老几?
说罢,他居然俯下身子去,在蛇仙儿粉嫩的嘴唇上亲了一口,缓缓渡气过去,而几秒钟之后,那美女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来,瞧见一陌生人,吓得花容失色,照着老鬼的脸上就是一耳光,大骂道:“流氓!”
既然不情不愿,那就别履行啊,这般上不上、下不下儿的敷衍了事,算怎么一回事儿啊?
我当真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家伙,说得颠倒囫囵,蛇仙儿听了,摇了摇头,看着头顶上的星空,突然笑了,说其实你这人不错。
老鬼有点儿着急了,说你快点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