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三十五章 一吻定终身

老鬼温柔地将她给扶了起来,然后朝我招了招手,说你跟她解释一下。
蛇仙儿的头更低了,就好像是十六七岁、情窦初开的少女。
我摸着鼻子,说你需要我解释哪方面的事情?
蛇仙儿抬头瞧了一眼老鬼,大概是想起了刚才跟老鬼唇齿相接的旖旎场景,白净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通红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低声说道:“谢谢你。”
蛇仙儿瞧见这场景,下意识地以为自己扇错了好人,心虚地朝我问道:“王明,到底怎么回事?”
我习惯了叫老鬼,突然间听到“闻铭”这两个字,莫名就感觉有些陌生,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瞧见蛇仙儿一脸羞意,不由得一脸骇然,说你问这个干嘛啊?
我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说没有。
蛇仙儿认真地点头,说道:“对,我是很认真的,不管怎么样,都要当他的女朋友——不知道为什么,见了他,我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我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鬼和蛇仙儿联袂而至,把我给摇醒了过来。
我这边天人交战,心情十分复杂,而蛇仙儿似乎亲上了瘾,一阵唾液交流之后,居然笨手笨脚地去脱老鬼的衣服,瞧得我一阵惊诧。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是这样的,你现在和龙魔儿一样,都已经变成了血族……”
蛇仙儿心里委屈,而我这才发现疯道人没事儿,居然跑和_图_书到了人家的身边蹲着,瞪着双眼去看。
两人如此一阵聊,搞得我和疯道人就好像是两件人肉背景一般。
蛇仙儿伸出手,与他轻轻一搭,说我听过你的名字,我叫蛇仙儿,是个……
啊?
老鬼皱着眉头,说既如此,我觉得很有必要下水找一趟,这个狗日的,怎么着也得活着见人,死了见尸,免得日后成了祸害,你说对不?
这会她倒是换了一边,让老鬼来了一个对称。
我不敢居功,说谢我倒不必了,是你旁边这个帅哥救了你。
啊?
我听到老鬼跟我讲正事,便收拾起了心情来,说对。
我一愣,说啊?
我瞧见蛇仙儿双眼晶晶亮,冲着我开心地说“谢谢”,愣了一下,说你说什么?
蛇仙儿说也不要你帮我找龙骨观想了……
呃,不对,我还是喜欢小观音那种……
呃……
我说擦,你看的是哪本街边的破言情小说啊?哪有这样的道理,都是那帮写小说的家伙乱编的,你可别信啊!
啧、啧、啧……
蛇仙儿说闻铭他有没有女朋友啊?
说罢,她居然伸出双手,一把环抱住了老鬼的脖子,然后笨拙地仰起头来,笨拙地亲了上去。
我摇头,说男女感情的事情,我如何帮?
不过可惜的是,她似乎对面前的这帅哥有些心软,跟第一次的那耳光相比,少了几分愤怒,多了几分温柔。
老鬼和疯道人离开,下了水去,蛇仙儿瞧了我一眼,然后小心翼和*图*书翼地问道:“喂?”
呃?
老鬼慌忙说道:“不,不用抱歉——事实上,我虽然有些惊讶,但却挺开心的……”
蛇仙儿有些发狂,说当然是我为什么没有死的事情啦,不然咧?
蛇仙儿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大骂道:“流氓!”
看这样子,似乎挺不错的,蛇仙儿的小嘴,就好像红樱桃一般甜蜜,看着挺诱人啊……
的确,换谁亲热的时候,身边站着这么一货,天大的冲动都给冷水浇灭了去。
两人这舌头和嘴唇的交流不断,发出的声音也格外刺耳,弄得我有点儿世界观崩溃。
老鬼拦住了我,说不用,我和石老哥去就行了,你和仙儿两个身上都有伤,需要休养,找个地方先藏着,免得被人趁机占了便宜。
蛇仙儿脸色羞红,不过在我面前也没啥遮掩,认真地说道:“那可是我的初吻呢,我之前看了一本书,说女孩子的初吻不能随便给的,亲了,就得嫁给他……”
我翻了一下白眼,得了,这傻妞儿看的是张爱玲的小说。
没死,那刚才……
蛇仙儿细声细气地说道:“要说对不起的是我,我平时不这样的,只是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却连男人的嘴都没有亲过,觉得遗憾了,又瞧见你长得挺有男人味儿的,便忍不住吻了你……”
难怪刚才老鬼反复问我是不是对蛇仙儿有意思,我刚才若是回答有,他是不是就把这机会让给我了?
蛇仙儿一耳光扇和*图*书下去,这时才瞧见面前这男人不气不恼,表情温柔,心中诧异,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这男人长得真特么的帅,特别是那高贵忧郁的气质,就好像是混血王子一般。
我正沉浸在修行的世界中,给弄醒了过来,心里面有些烦躁,仰起头来,瞧见老鬼站在我跟前,蛇仙儿宛如小媳妇儿一般跟在他身后,莫名一阵酸,说干嘛了?
蛇仙儿瞪了我一眼,说可我觉得说得挺有道理的啊?我又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既然都已经亲了,就得问清楚——他到底有没有女朋友?
啊?
我点头,说对,想必你对血族也有一定的了解,当时的情况特殊,我……
蛇仙儿瞪了我一眼,说就问你有没有?
我这边也是疲惫,索性让老鬼去跟蛇仙儿解释来龙去脉,而我则找到远处的一块石头,盘腿坐下,小心翼翼地行运周天,让自己的身体恢复一些。
好吧,没话说了。
我说妹子,谈个恋爱真的有那么伟大么,至于拿这些来交换?
原来是迷醉的蛇仙儿突然间瞧见旁边蹲着一老头,正兴趣盎然地望着她呢。
她下意识地就呢喃道:“我应该已经死了吧,难道这是老天可怜我是一个老处女,让我在黄泉之下解脱单身么?不管了,反正长得也不错,老娘不算吃亏!”
我心想我还以为你要我解释老鬼为什么亲你的事情呢,这事儿我事先可也是不知道的啊,要是早知道的话……呃,要是知道,我和_图_书也只会留给老鬼来弄,对的,我才不是一言不合就亲嘴的孟浪之徒呢。
蛇仙儿眼睛一下子就变得亮了起来,对我说道:“那好,你帮我,让他变成我的男朋友——我不要当他直系后裔,感觉跟女儿一样!”
可是,这个帅哥倒可以忍受,一糟老头子她可伺候不了。
老鬼说不必客气,刚才有些冒犯了,不过都是救你的一个手段,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说你怎么知道那刀子在我手上?
蛇仙儿没等我说完,就摇头,说我不了解,血族到底是个啥玩意?
蛇仙儿认真地点头,说谢谢你,我以前并不畏惧死亡,因为我觉得生与死,其实没有什么区别,而就在刚才,突然间却感到了恐惧——我虽然来这个世界好久,但却没有真正感受它,我还有好多美好的事儿没有去尝试,如果真的死了,指不定有多遗憾呢,所以谢谢你给了我第二次的生命。
呃……
“流氓!”
啪!
嗯,是这样的,我隔壁老王的名声虽然臭,但本身还是很纯洁的。
当下我们商量一番,然后找了个地方躲着。
她终究还是说不出口,而老鬼却温和地笑了笑,说你不用担心,龙魔儿便是我亲自给予的初拥,你也是,回头我跟你讲一下血族的事情,你就会发现在我面前,我们不用太过于拘束了……
老鬼的话让我一下子就回忆起了师父的仇恨和米儿的冤屈,便将这点儿小事给放下,说对,我们现在就去。
我认真地点头http://www•hetushu•com,说你说。
老鬼说如此说来,那神风大长老到底是死是活,你也不知晓?
我正犹豫着是否回避一下,给老鬼创造一个机会呢,结果迷迷糊糊的蛇仙儿突然间发出了一声尖叫声来:“啊……”
蛇仙儿皱着眉头重复了一句:“血族?”
就连固执地相信自己已经死去了的蛇仙儿也换过了神来,左右一打量,瞧见连我都在不远处站着,一脸郁闷地看着她,发烧的小脑袋终于算是回复了正常,知道自己没有死了。
瞧见她这小辣椒的模样,我忍不住笑了,说怎么着,这亲着亲着还上瘾了不成?
我在旁边听得牙齿都快要酸掉了,下意识地抓着疯道人的手,想要把他拉开,好让这对狗男女快活,而老鬼却在这个时候深吸一口气,大大方方地伸出手来,说道:“郑重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闻铭,江湖匪号老鬼,是老王的师兄和搭档。”
唉,现在的年轻人,一言不合就亲嘴,真的好么?
我有些抓狂,说它到底是个啥玩意,你一会儿自己问这个家伙——他叫老鬼,是他救了你——我继续解释刚才的事情,我本来想征求你的,不过当时的情况太危急了,你都已经闭气了,倘若拖下去,只怕救不活你,所以没有跟你商量,便擅自给你做了决定,对于这一点……
“谢谢!”
蛇仙儿说你帮我这次,我就不要你的三尖两刃刀了,行不行?
怎么着,这是排队上么?
蛇仙儿羞涩地说道:“问你一个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