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三十七章 与黑手分画

我瞧见了罗大叔和他堂客的尸体。
他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打量着我手中的两张画片。
这是两张画,素描画。
他突然间笑了起来,然后叹了一口气,说也对,世间之事就是那般神奇,时间的河流不断流淌,有顺流而下,也有逆流而上,毫无逻辑可言——既然还在这个世间的星魔都能够出现在那里,又有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呢?好吧,这张画,留给你,努尔这一张,留给我。
王童刚才跟我说起的信息,是从几个幸存者的口中得到的,不过这些人估计都给吓得够呛了,而且已经被有关部门给保护起来了,并不是我所能够碰见并审问的。
我疑惑,说陈局长?哪个陈局长?
黑手双城苦笑,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一路走,穿过摆满了裹尸布的石阶和废墟,瞧见挖掘和收尾工作依旧还在持续,而我来到了蛇婆婆的草堂跟前来,发现这里被烧得更彻底,别的地方还有一些废墟,而这里完全就被夷为了平地。
我说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干的?
很快我的目光落在了四人像之上。
我说他不是东南局的老总么,为什么会跑到西南来?
王童一脸痛苦地说道:“不知道,或许失踪了,或许已经被烧死在了房子下面——寨子里死人无数,处处废墟,一时半会儿,根本没有办法处理清楚……”
王童叹了一口气,说这事儿说来话长。
然而我想知道的事情,王童也想www•hetushu•com知道,地中海同样也是,但却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童说我也是刚到不久的,不过可以跟你说一点,在三天前的时候,有一个女人带着一个被下了蛊毒的男子来到了西熊苗寨,找到了康妮,要她帮忙解蛊。当时具体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我并不清楚,因为这个信息是从一个幸存者的那儿得到的,随后双方发生了争吵,女人带了一群手下,将整个西熊苗寨给点燃了,见人就杀,许多人惨死于此,而我赶到的时候,已经大势已去了……
那人知道我们是王童的朋友,也是西熊苗寨的朋友,所以对我并没有太多的提防,说陈局长来了,大家都过去迎接他了。
我说这两张是放在康妮师兄房间里的,因为材质特殊,所以没有被烧掉。
我的视线扫量,很快就转移到了草堂的地面来。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说竟然有这么狠?那康妮人呢,找到了没有?
我点头,指着中间那个乖巧的少女说道:“对,我认识她。”
我提出进村子里去看一看的请求,王童答应了。
黑手双城扬起另外一张,说这里面有你认识的人么?
另外苗寨里修行的高手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匆匆赶到跟前,他拦住了地中海和小龙的搜查,跟他们解释了几句,而这些人应该都是黔省省局的人,对于这位老上司的儿子自然不会有太多的为难,地中m•hetushu•com海在得到保证之后,对王童说既然如此,那他们就交给你了,晚上那位要来,我先去准备。
是泪水么?
听到王童近乎颤抖的话语,我方才感受到他心中的悲伤。
他堂客还好,罗大叔的双手都被斩断了,遗容十分恐怖。
从远处跑来的那人,却是康妮的未婚夫、西南局扛把子王朋的儿子王童。
啊?
他怎么也来了?
那人一脸崇敬地说道:“东南局的陈局长啊,黑手双城陈志程,你听说过没有?”
他告诉我,说希望我能够参与进来,帮忙调查,毕竟从情感上面来说,这儿不但是他未婚妻的寨子,也是我女儿求学问道的场所。
我不是体制内的人,所以并没有去村口凑热闹,而是收拾起心情,来到了草庐的废墟前面来。
不,不是,应该不是,他可是黑手双城啊,传说中的男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因为一张照片而流泪呢?
两个人被平躺在地,身子给烧得漆黑,不过我当初来西熊苗寨,几乎每回都歇在罗大叔家,所以对他十分熟悉,还是能够认得出来的。
我不知道看了多久,突然间感觉到旁边传来一阵动静。
这些人,他认得,我也认得,每一张面孔都是那般的熟悉。
听到这话儿,我有些难过,黑手双城是巫门棍郎最好的兄弟,结果后来,却连他的房间都没有进去过。
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流淌着,不知道过了多和图书久,老鬼将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来,用一种过于冷静的话语说道:“男人,泪水流得差不多就行了,收拾软弱,帮他们报仇,才是正理。”
我面无表情地指着满寨子的废墟,说到底怎么回事?
的确,巫门棍郎是跟随黑手双城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也可以说西熊苗寨是黑手双城罩着的,这儿离他家只有小半天的脚程,西熊苗寨出了事,他怎么可能没到呢?
罗大叔家这儿,是我记忆力关于西熊苗寨里最重要的一部分,然而在此刻,却全部都毁去了。
他和康妮有婚约,而且在两个月以后就要结婚了,他当初还兴奋地邀请我,他结婚的时候,我一定要来,而我也是答应了的。
我点头,说对,在梦里。
然而现在的一切都被一场大火烧成了灰烬,康妮到底是死是活,都没有人知晓。
满是黑灰的焦炭和残骸,以及冰冷的尸体,将所有的一切都给毁了。
老鬼摇头,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宗教局这边人才济济,个个都有绝活,未必不会查出点儿蛛丝马迹来,王童既然向我们发起了邀请,咱们就留在这里看一看吧。
这些人聚合在一起,也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那个带着男人过来的娘们到底是谁,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整个寨子都给烧了?
他伸出手来,说能给我看一下么?
两人分好了画片,黑手双城抬起头来,说道:“那么,你们来西熊苗寨,是为了什么呢http://www.hetushu.com?”
要晓得,西熊苗寨可不是一个谁都敢惹的地方,曾经出过巫门棍郎这样的厉害人物,还有蛇婆婆的威名笼罩,她的关门弟子康妮坐镇其中,已经让人望而生畏了。
我在这一片白地之中缓步走着,突然间瞧见一物,低头过去,从碎砖烂瓦之中拾了起来。
我转头过去,瞧见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孔。
许久不见,这个男人两鬓居然都有些斑白了,我甚至能够瞧出他眼神之中的疲惫。
地中海带着人离开,而王童则对我说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我点头,而这时方才瞧见驻守此处的人除了一两个之外,都往村口集结了去,不由得一愣。
我犹豫了一下,说那张合照,能给我留下么?
一张是一个满脸络腮胡、英姿勃勃的苗家汉子,而另外一张,则是四人像。
这是当初放在康妮师兄努尔房间书桌上的照片。
到底是谁下的毒手呢?
我摇了摇头,这时瞧见黑手双城恢复了正常,抬头朝着我望来,说哪儿弄的?
那人摇头,说我怎么知道?不过我从业以来,一直都听过他的许多传说,可惜就是没有机会见过,一会儿可得好好瞧一瞧,看看这位陈局长,到底有没有长着三头六臂……
黑手双城陈志程。
听到这话儿,我方才明白了这里面的缘由。
这画的材质很特殊,应该不是纸,所以虽然被熏烤地有一些发黄,但并没有燃烬。
黑手双城一愣,然后摇头说道:和图书“不可能,她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了。”
是我的幻觉吧?
我找不到王童,起身来,找到一个工作人员,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王童摆了摆手,说不用担心,她跟蛇婆婆在一起,没有回来,所以你不用着急。
得到了这个答案,我的心里终于放松许多,说这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盯着那画像上面的女孩儿,虽然我的手机上有这样的一张照片,但却无法跟着画像上面相比,那种传神的劲儿,实在是很难讲清楚……
我小心翼翼地将这两张画给拿起来,一脸虔诚地打量着。
我不敢去看废墟前摆着的尸体,脑海里不断地回想起当初在罗大叔家里吃饭喝酒的场景来,想起他温和宽厚的笑容,热情体贴的招待,想起他家床下铺着的稻草香,想着他家厨房里的甜酒、油茶和野猪肉……
我回过头来,老鬼说道:“西熊苗寨的巫门棍郎,是陈黑手最好的兄弟,这边出了事,他怎么可能会不过来呢?”
我跪倒在了地上,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悲伤。
黑手双城扬了扬这两张画片,说能送给我么?
我点头,递到了他的手上去,黑手双城接了过来,拿起巫门棍郎的那一张独照,仔细地打量了许久。
看着看着,他的眼睛似乎有一些晶亮。
我斩钉截铁地说道:“别的我不多问,我就想知道我女儿怎么样了。”
我点头,说对,我知道,不过我就是认识她。
黑手双城看着我,认真地问道:“你最近有见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