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四十二章 剑眼判生死

唯一让我头疼的问题,在于突然睁开了额头上面的眼睛,会不会有些怪异。
啊……
小米儿点头,说对,不过准确地说,应该只是一块比较大的碎片而已,你往旁边看,那儿……
小米儿说我不知道啊,师父这么跟我说的,我就这么跟你说,也许是外面的人太坏了吧,这里可是我们的地方,不能够让那些坏人进来。
剑眼让并不能够适应的我一开始连走路都有些困难,然而当习惯之后,骤然舍弃,却又感觉到挖心挖肺一般的难受。
这刀就好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随着我的挥动,一股股恐怖的刀风出现,将整个空间炁场给搅动得一阵晃荡。
小米儿摇头,说没有。
呃,好吧,我也只能够这般安慰自己了。
我对它十分熟悉,却又有些陌生。
论起剑法精妙,我即便是有着三尖两刃刀,到底还是不及他的高度。
小米儿拉着我猜着那黑曜石磨制的光洁地板,越过了大厅,来到了门口。
老鬼与我交手,先是在外围游走,然后从空隙之中插入其中,避开刀锋,与我贴身缠斗,充分地发挥了自己的特长,我与他交手几分钟,十分难受,不过却领悟了长兵器短打的手段,在他的喂招下,慢慢地变得熟悉起来。
不过,拼斗的时候,突然弄这么一下,对敌人的心理估计也会有一定的震慑作用。
啊?
很快我发现剑眼之所以能够预测出别人的走向,其实是通过感应人体的http://www.hetushu.com发力位置,然后做出的判断。
不过当这刀丸离开了我的额头时,我剑眼之中的景象也就随之消失了去。
鹿婆婆依旧死板地说道:“我在这世界上只信任两个人,一个是小主人你,另一个是主人,其他人我都不会信任的……”
小米儿告诉我,说当初满清龙脉守护带着整个满清朝廷的力量,进攻苗疆万毒窟,将整个洞天福地都给打碎了,散落各地,这儿只不过是一块比较大的,能够通向一个被当地土著称之为虫原的地方。
小米儿在旁边点头,说嗯,我们去餐厅吃饭。
我有些陌生地控制着额头上面的皮肤,紧紧地闭着,然后用手轻轻地摸,能够感受到在额头正中,原来刀疤的位置里多出了一个圆弧型的硬块。
小米儿吓了一跳,说鹿婆婆你怎么在这里啊?
小米儿说:“呃,他是我爸爸。”
随着我逐渐地将额头第三只眼睁开,突然间感觉到世界突然大了许多——我指的并不是图像,而是那种感觉。
鹿婆婆点头,说好,你照顾好自己,别吃亏了。
我心中腹诽着,却并不说话,跟着小米儿穿过了走廊,一路往上,走过了三个楼梯终于来到了一个大厅之前,而大厅的东面方向,则是一片开阔地。
就好像自己的身体里又多出了一个器官来。
这需要一定的适应过程。
我感受着它刀身之上传递而来的恐怖力量,然和-图-书后才发现它最恐怖的,并不是刀的本身。
那横截面处一片虚无,仿佛什么都没有一般,也不确定走到了那儿,再过去,会变成什么模样。
在小米儿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了餐厅,蛇仙儿却已经在这里帮忙了,我这边刚刚坐下,那鹿婆婆走到了跟前来,对我说道:“既然主人让你监督小主人的修行,那我便跟你说罢……”
神器就是神器。
两人的对话弄得我挺尴尬的,而小米儿是个懂事儿的孩子,没有再在这事儿上面纠缠,而是对她说道:“鹿婆婆,能不能帮我们弄点儿早餐,我带爸爸去外面看一下。”
而是它催动周遭炁场的能力,仅仅只是一挥刀,就能够鼓荡风云。
我吓了一大跳,跳了起来,先是跟小米儿解释了一番,将这故意弄醒我的小姑娘给逗乐了之后,又跟她测试起了剑眼的功能来。
按上去的时候,有点儿麻麻痒痒的感觉。
老鬼相斗一会儿,大叫厉害,然后抽身退出,而这时疯道人又持剑而上。
除了剑眼之外,我还能够感受到停留在额头眼眶处里面的三尖两刃刀。
听到小米儿的话语,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额头,这才发现经过了三天时间的等待,这剑眼终于成型了。
鹿婆婆说所以我没有阻止,只是有些不放心,他玩意要对你做些什么,我才能够阻止不是?
我此刻累得大汗淋漓,将三尖两刃刀揉成一团刀丸,安进了额头剑眼之中,一边www•hetushu•com喘息,一边说走吧,早餐应该准备好了。
她指着外面的广场说道:“爸爸你看,这就是苗疆万毒窟以前的万虫广场,你看大吧?”
但这难受也只是暂时的,当三尖两刃刀在手的时候,我忍不住就挥动了起来。
我顺着小米儿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瞧见广场的左边,那儿居然是一片陡然而起儿的横截面。
因为清源妙道真君的手段,使得这东西与我之间的联系十分紧密,早在没有开剑眼之前,我就已经能够感受到了它的存在。
不过我的内心之中,已经开始感觉到了这剑眼的出现,应该对我的战力会引起质变,将会让我的近身搏斗手段变得更加强大。
连小米儿开始都接受不了,我后面可怎么做人啊?
说罢,她在我旁边小声地说道:“爸爸,他们都好厉害、好厉害哦……”
鹿婆婆说我昨天就没走。
我用手捂住了脸。
也就是说,当你的力量集中在腿上的时候,你的下一步就会走路,而当集中于某一区域的时候,就可以判断你下一步走的方向。
我没有再问小米儿了,因为我感觉到额头上面的那东西已经在跃跃欲试,想要立刻就蹦出来了。
我想把它给拿出来,然而这地方却还是有些狭窄,所以我问小米儿,说能不能带我去外面。
这是刀丸。
别人突然瞧见,心里指不定会“哇擦”一声喊,吓得直哆嗦……
鹿婆婆说你昨天没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她指着http://m•hetushu•com远处的城墙,说那边有一道桥梁,过了桥梁,就到了虫原,也是我们历练的地方。
我瞧见小米儿两眼小星星的样子,得意地笑道:“那是,毕竟是爸爸的朋友嘛。”
这事儿让我有些惊讶,说小米儿,我们这儿就是苗疆万毒窟么?
这种判断是基于对力量和惯性的引导,一开始的时候我十分不习惯,就好像小孩子走路一般,有点儿站不稳脚。
眼看着我就要落败,疯道人却收了手,捂着肚子说道:“我饿了,打不动了。”
对于这种变化,我心里是持乐观态度的。
几秒钟之后,刀丸就随着我的心意,化作了一把三尖两刃刀。
我这边正舞得起劲,旁边有人一声高喝:“好刀,老王,我来给你试刀。”
视线尽头的围墙很高,足足有七八丈,往上看,居然能够瞧见藏在厚厚云层处的朝阳。
小米儿点头,说嗯,爸爸好厉害。
我放开了手指,努力操控起了那里的眼皮,一点一点的睁开了来。
我让小米儿走开一些,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手往额头一抹,一颗圆溜溜的珠子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来,滴溜溜的转。
三尖两刃刀是长兵器,然而在我的手里,却十分契合我的身高和臂长,无论是用力的习惯,还是别的什么问题,都能够与我形成了完美的配合,这是我最为激动的。
剑眼之中,可以预测别人的下一步走向。
这人正是老鬼,他套着那蠡龙爪,行动矫健有力,我得了宝刀,心中www•hetushu•com欢喜,与他相斗。
我问为什么?
小米儿笑了,说不怕的,这是我爸爸,我好久没见他了,当然要跟他待在一起啊?
剑眼之中,反馈进我脑海的并不是肉眼所瞧见的景象,而是一种三维图形,类似于颜色和形状交叠的东西,这事儿很难形容,总之它是一种数据化的景象,比如说我面前的小米儿,我能够瞧见有一部分是灰色的,一部分是白色的,而几秒钟之后,她的身体就会趋向于灰色部分,而白色部分又消失了。
老人家您到底在想些什么呢,我特么会占自己女儿便宜么?
有一人落在我的跟前,朝着我的胸口抓来。
我望着广场远处的各式建筑,说那里难道没有人住么?
我站在了大厅之前,瞧见脚下是十二级汉白玉台阶,往下是一个巨大的广场,而广场的远处,则是各式各样的特色建筑,如此一直绵延,通向了四五里外的高大围墙处。
她跳下床,带着我出了房间,结果门一打开,昨天的那个黑袍老太太鹿婆婆居然就在门口这儿。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这空间的灵气十分浓郁,修行的速度估计会快上很多。
小米儿冲我甜甜一笑,说好啊。
小米儿惊讶,说你在这里守了一晚上?为什么啊?
我原本以为我们是在某个山间悬崖之上,却没想到居然是在一座城池里面。
他用的是鱼肠剑,依旧很短,然而在他的手上,却使出了长兵器的味道来,剑气纵横,我与他相斗了几十个回合,一直被其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