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四十三章 巡游万毒窟

就好像偷了鸡的黄鼠狼。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了另外两种。
一路走,小米儿非要我抱着,到了城门,我瞧见那儿居然是空的。
我心中疑惑,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得到答案,想着去寻宝,结果最后那些房间里什么都没有,既没有秘籍,也没有法器。
蛇婆婆说道:“小主人现在的修行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要不然主人也不会让你们过来代管——她目前每隔七天,就需要去虫原的千蛇窟起抓去五十条红斑狼蛇,吞服蛇胆;然后还需要去百花原里从矩形蜂窝之中找蜂王浆喝,又得去千草园里找相应的药材回来,我给她做泡澡的药浴——这些事情得七天之内,而如果有时间,我会安排你们去虫原更深处探索……”
横截面过去,是虚无的世界,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们缓步走,能够瞧见有的建筑倒塌了,有的还存留,到处都是刀兵的痕迹,偶尔还能够瞧见伏地的尸骨,虽然不知道经历了多久的时间,却并没有化作飞灰,而是存留在这儿。
两人越过了万虫广场,来到了附近的建筑之前,这些地方大门紧闭,不知道之前受到过什么冲击。
小米儿嘿嘿笑,然后开始吃早餐。
老鬼眉头一跳,说应该是,不过话说回来,什么叫做我的马子?
瞧见鹿婆婆一本正经的样子,我赶忙端正起态度来,说您讲。
这就是洞天福地,让人为之惊叹的地方。
我含着泪答应了。和图书
就厨艺而言,这位鹿婆婆算得上是四星。
我和老鬼都忍不住翻白眼,说好像我们让你忍饥受饿了一般。
我感应到了,睁开眼睛来,赶忙站了起来,说鹿婆婆,你好。
我倒是没有什么忌口的,于是配着那蛇羹汤吃土豆,发现这羹汤莫名的好吃,既鲜美又甘甜,还有一股浓浓的异香。
我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说难怪蛇婆婆会同意我带这么多人过来,原来是怕我一个人保护不了你啊?
我说你怎么确定的?
我说难道是我的?
走近一看,发现这里有着各种各样的符印浮现在上面,鹿婆婆对我们左右交待,然后开启了封印。
老鬼说她应该不是人,但至于是鬼是妖,还是别的什么,我就不清楚了。
我走过去,仔细研究,发现有的尸骨是人的,但有的不是。
而到了夜里的时候,我果断拒绝了小米儿的黏糊,让她自己独立睡觉。
我翻着白眼,不想理会他。
老鬼嘴硬,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总之我们之间很纯洁。
对于我的评判,疯道人十分认同,他以横扫千军的姿态,将一大盆的蛇羹汤、三十多个大土豆和三升左右的药汤都灌进了肚子里,把小米儿给吓了一跳,说这爷爷到底是干嘛的?
两人游荡到了下午,返回了万虫广场这边的起居殿,结果小米儿和蛇仙儿都没有回来,老鬼去找疯道人去了,我则坐在殿前的石头上,http://www•hetushu•com感受着周遭的灵气,一不小心就入定了。
小米儿认真地点头,说对呀,外面好多恐怖的东西,不过我师父很厉害,没有让它们占便宜。
然而我最终还是狠下了心肠。
鹿婆婆整个人都藏在黑袍子里,连面目都是一片迷雾,她对我说道:“王明,有件事情,我想请你帮忙。”
不会吧,一出来就有危险?
幸存者在这附近布下了结界,防止跌入虚空之中,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禁止人靠近。
老鬼吸了吸鼻子,说我自然有我的分辨方法,你只需知道就是了。
鹿婆婆摇头,说不行。
好高的城墙。
我们最终在那巨大的城墙之前停止了脚步。
我们发现几乎每家每户的堂屋,都会供奉着一种宛如水母一般的虫子神像。
老鬼说你要想追她,我不介意。
我瞧见她说得坚决,正打算同意,没想到鹿婆婆不放心地说道:“主人那边传讯过来,说你的名声不太好,叫做隔壁老王,虽然我不太懂,但好像是男女关系比较混乱的代名词,所以……”
老鬼开玩笑,说石老哥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饥荒贼。
我听她一样一样地说着,脑袋顿时就是一阵懵,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问小米儿,说这些天来,你都是这样过的?
小米儿告诉我,说这儿过去,应该还有大片的城池,结果后来苗疆万毒窟被打破了,碎裂成了这般模样。
呃……
和图书早餐是蛇羹汤,还有一种类似于土豆一般的根茎,煮熟之后吃的,味道不算好,但扛饿,另外还有一种带着清香的药汤。
小米儿牵着我的手,往前方走去,就感觉前方的景致一阵恍惚,人有半秒钟的超重,而下一秒,我的双脚落地,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间旁边就是一阵腥风扑面而来。
疯道人一点儿也不介意,嘿嘿地笑,说我有日子没有吃饱过了,这些东西真的是太好吃了……
我想起蛇仙儿临走之前的诡笑,说我擦,你马子带我女儿去,是不是想要在这里面找到一些以前留在万毒窟那些大妖的遗产啊?
饭后我们各自分散,小米儿虽然还想黏着我,却给蛇仙儿给拉过去当向导了,而疯道人不管不顾,吃饱了就睡,至于我和老鬼,则拿着地图,在这一座废墟一般的城池里晃悠起来。
小米儿冲我甜甜一笑,说想知道,咱们去看一眼就晓得了嘛……
这些尸骨,有的超过十几米,看起来应该是野兽的、又或者妖怪的。
蛇仙儿坐下来之后,瞧了一眼蛇羹汤,然后皱眉头。
这儿是苗疆万毒窟,我们的头顶之上是一片灰蒙蒙,只有靠出口的方向有光传来,形成了白天黑夜,也有云来也有风,但终究还是隔离。
不知道过了多久,鹿婆婆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尽管这般说,但我还是给蛇婆婆的行为所感动,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将小米儿当做接班人来培养,要不然也不m•hetushu•com会这么不予余力地安排,我光听到这事儿,就有些头疼。
蛇仙儿很晚才带着小米儿回来,老鬼问她有什么收获,她摇头不说,小米儿也帮着她隐瞒着,不过当我们回过头去的时候,却发现蛇仙儿脸上洋溢着抑制不住的笑容。
这事儿闹得她挺不高兴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我给鹿婆婆累得吐血,脸跟猪肝一样,跟她好是解释了一通,结果到了最后,她还是郑重其事地拜托我。
我一愣,说怎么了?
我说你真特么是个拔鸟无情的家伙,都已经将人家给上了,现在在这里装清高,是有心刺激我这单身狗呢,还是嫌弃人家了,准备再找一片森林?
我们在离横截面差不多十几米的地方站定,望着那比黑色更加纯粹的空间,心中震撼。
毕竟鹿婆婆在后面看着呢。
鹿婆婆说小主人来这儿之后,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睡,这也是一种修行,昨天你们刚到,我不方便讲,但是我希望从今往后,你们最好不要同一个房间睡,可以么?
我回想起来,说蛇婆婆既然这么信任她,那么不管她是什么,都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那虫子如同水母一般,不过又有一些不同,有十八根触须,每一根触须活灵活现,乍一看可爱,再一看狰狞,最后映入眼中的,却是一种类似于神的威严。
按照地图,我们大致地走了一圈,瞧见这地方有居民区,有商业街,有作坊,有田野,有河流,有擂台,有宫殿m.hetushu.com,让人目不暇接,就好像一个真正的城池。
老鬼笑了,说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
听到这催促,我也有些无奈,将地图拿好,表示会认真研读的。
聚血蛊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人人会要拜它呢?
一夜无话,次日一大早,我们洗漱之后,练过了早功,吃过了早餐,然后鹿婆婆送我们前往东边的城门。
两人边走边聊,心血来潮了,便翻进了人家的屋子里去,发现里面的陈设都还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都没有腐朽,仿佛只是主人远行了一般,除了灰尘,并无两样。
我和老鬼翻了几家之后,便再无探宝的兴趣,而是一路走到了左边那一片陡然的横截面来。
我说您尽管吩咐。
我有些不理解,说我是小米儿的父亲,跟她一个房间也不行么?
那虫子叫做聚血蛊。
这既是城墙,也是法阵,从那边的城门出去,就是另外的一个世界,我望着那雄伟的城墙,总觉得这样的建筑,应该并不是苗疆万毒窟所能够完成的,说不定这儿也是继承别人的遗产,正如同蛇婆婆继承了苗疆万毒窟的遗产一般。
两人找了一个地方歇脚,老鬼突然问我,说老王,那个鹿婆婆不简单啊。
吃过了早餐,鹿婆婆给了我两份地图,一份是万毒窟城的,一份是外面虫原、百花原等地的,然后告诉我们,说我们可以在城里面休整一天,明天早上就得出发了。
我说有多恐怖?
因为七天时间已经到了,不能再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