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四十四章 花冠绿鳄蜴

我瞪着小米儿,说你怎么没大没小的呢,叫仙儿阿姨。
几人随意聊天,一边走一边聊着,就好像是出外踏青一般,今天的天气挺不错的,天空晴朗,就是那太阳感觉有些过于小了,以前的时候感觉好像是圆盘,现在瞧见,就仿佛是一大饼。
我说它叫花冠绿鳄蜴?
一路上见闻无数,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动物刷新了我的三观,而在千蛇窟这儿,遍地的蛇群也让人看得发麻,好在小米儿给我们涂了一种防蛇药,少了许多隐患。
小米儿吃吃地笑,说仙儿姐姐你一会儿就不会这么想了。
我摸着鼻子,说我倒不介意多一个干女儿……
小米儿叫我拿出了地图,然后给我指点。
我们都紧张了起来,老鬼往怀里一摸,拿出了张波的那对护臂来,而我则眯着眼睛,左右打量着。
我瞧见她双目发直,一副嘴馋的样子,往前一递,说你要?
它们似乎能够听得懂人话,又或者听得懂小米儿的话,被呵斥之后,停下了脚步,留在了离我不远的地方,然后摇着尾巴,哈出湿漉漉的长舌头,表示友好。
这些凶牛路过,足足走了七八分钟,我瞧得入神,突然间感觉到手掌处传来一丝阴冷。
通过她的讲述,我知道了这儿往前行几十里路,就是千蛇窟,那是一个满是长蛇的山谷,到处都是蛇虫遍布;百花原在河流的下游,千草园在河流的上游,而我们身处的这个地方,被叫和*图*书做虫原——除了虫原,还有高高的不周山,山的那边有巨人族,十分凶狠,轻易不要打交道;而除了这一片地方,还有无数区域,是蛇婆婆没有能够探索得到的……
我有些头疼,全身鸡皮疙瘩,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天空一阵惊鸟飞过,有一个古怪的声音在天空中幽幽响起:“谁偷了我的小绿……”
这些狗不像普通所见的狼狗,而有点儿像是藏獒,几乎都一模一样,全身黑灰色的毛发,喉咙里面发出野兽一般的声音。
这树木笔直,又高又粗,我和老鬼爬了同一棵树,刚刚在离地七八米的树枝上面安定,便瞧见那脚步声靠近,居然是几百头野牛从树下走过。
蛇仙儿呸了我一脸,说你想的美。
蛇仙儿依旧一脸期待,说不、不,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改变这样的看法。
小米儿骑着大狗,身边带着其它的六条,向前跑了几步,又回过头来,一脸热情地举起了双手,说欢迎来到虫原。
在这儿修行,只怕会事半功倍,对气感的感悟会很容易吧?
相比我们几个不善于表达的老爷们,蛇仙儿却是一下子就欢呼了起来,她举起双手,说哇,这儿简直就是一个天堂,如果能够在这里生活一辈子,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这一头咆哮,其余的几头立刻接了过来,不断怒吼。
我没有惹过这样的凶牛,不知道它到底是厉和-图-书害还是不厉害,但知道如果面对着这么一大群野牛,回避才是最好的办法。
这些野牛跟我们平日里所见的黄牛、水牛并不同,看着是牛没错,不过有的长着四只眼,有的长着三只角,个个都粗大了一整圈儿,身上的那肌肉成块,一坨一坨的,油光水亮,凶狠无比。
红斑狼蛇是一种稀少的品种,十分难寻,我们忙碌了一个多小时,也只找到七八条。
这里是一个穷尽毕生之力,都无法走完的地方,也是蛇婆婆留给我们的宝藏。
小米儿点头,说对呀,是我养的。
这一大群凶牛是我在虫原除了那七条狗之外,见过的第二种生物。
听到她这貌似安慰的话语,我忍俊不禁,说我自己走路就行。
不过我努力分辨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没办法将这一群狗给区分开来,并不是我有脸盲症,而是我实在没有发现它们到底哪里有区别。
认识过了小米儿的狗,我开始打量起这四周来,发现这是一个林中空地,在前面是一片茂密的野林子,无边无际,而在后面,透过稀疏的树木,能够瞧见是一大片的河滩和草原。
汪汪、汪汪……
不过这胳膊拗不过大腿,它终究只是徒劳。
我们走了一会儿,并无什么危险,就好像是郊游,结果没等我们放松多久,就听到在外围巡视的獒犬开始叫了起来。
突然出现的腥风让我有点儿触不及防,而就在我准备动手的时候,却听m.hetushu.com到小米儿呵斥道:“大狗、二狗、三狗,不得无礼,这是我爸爸,和我爸爸的朋友。”
而我左右打量,根本就瞧不见苗疆万毒窟的半点儿影子。
她一边说着,一边拧断了那玩意的脑袋,摸出一把小刀来,将里面的毒囊给剔了出来,然后直接生吞下了肚。
我说为什么不带进苗疆万毒窟里面去呢?
小米儿骑着那条叫做大狗的头犬,然后带着我们往林子里走去,为了照顾我们,她还故意放满了速度。
这些狗的体型庞大,个个都跟小牛犊子一样强壮,面相凶恶,哈出来的气都呈现出黑色。
我哪里能够让它得逞,出手如电,一下子就抓住了这玩意张开的嘴巴。
我们几个为她护法,差不多一刻钟之后,小米儿精神抖擞地爬了起来,说好了,我们走吧。
我捉着这玩意,它死命的挣扎,躯体里仿佛有着源源不断的力量,十分恐怖。
待那些凶牛走过之后,大家下了树来,小米儿召唤她的獒犬回来,瞧见我手中的这玩意,不由得错愕地说道:“爸爸,这条花冠绿鳄蜴,你在哪里抓到的?”
她开始念起了口诀来,左七右八、直行不转、回廊徘徊……如此走了几分钟,我们终于走出了那法阵。
小米儿有些局促,说这么好的东西,真的可以给我?
我忍不住笑了,说傻孩子,我的就是你的,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你有用就好。
她骑在那獒犬的脖子上,然后和_图_书对我说道:“爸爸,它们年纪还小,等大了,有力气了,再让你们骑哈……”
小米儿激动地接了过来,从我甜甜一笑,说谢谢爸爸,爸爸真好。
我深吸一口气,感觉这儿的气息,比万毒窟那儿还要浓郁。
我愣了一下,问小米儿,说这些狗是你的?
我抬头望去,却见刚才抓着的树皮居然变了,有一条滑腻又冰冷的东西出现在了我的旁边,朝着我张口咬来。
小米儿兴奋地点头,说对,这种花冠绿鳄蜴是虫原十分罕见的东西,毒囊里面有七千多种毒液,一滴就能够杀死刚才那牛群的一半以上,是至毒之物,按理说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
从相貌上来看,这些东西无论是外貌,还是体格,都比之前瞧见过的要强大许多,许是这儿的灵气太足了,方才会养育出不一样的生物体系来。
小米儿取名字的逻辑很简单,既然是狗,便从大狗、二狗到七狗。
小米儿撅着嘴,有些委屈,而蛇仙儿则微微一笑,说我跟你各论各的,谁也不沾着,看见小米儿这么可爱,我忍不住就相当她姐姐了……
这点儿变故之后,我们继续前进,在中午的时候赶到了千蛇窟。
我紧紧地捏着,不让它动弹,然后右手去捉它的身子。
几分钟之后,来到了一片古怪的林子前,她对我说道:“爸爸,再往前走,就出了法阵的保护区,你们都记住进出的办法,要不然会触动法阵,然后被绞杀去了的……http://m.hetushu.com
我们对这儿并无经验,听到吩咐,都没有犹豫,直接攀爬上了树去。
小米儿别看年纪不大,但对于地图的掌握却十分熟络,而且她对于这边的环境十分熟悉,在我们确定了之后,吹了一个口哨,一条身形格外巨大的獒犬跑到了她的跟前来,身子一低,让她骑了上去。
小米儿摇头,说师父不许,它们是虫原的土著,如果一起带回去的话,会给鹿婆婆增加很大的负担,所以就留在这里了——它们都很聪明的,能够帮我搜寻那些东西,然后预测危险,是我的小伙伴儿。对了,爸爸,我给你介绍,这是大狗、这是二狗……
说罢,她拿了个袋子,将那花冠绿鳄蜴给兜起来,然后挂在了一条獒犬的身上,对我说道:“这花冠绿鳄蜴的肉也很补的,回去炖汤喝。”
差不多十几秒钟话之后,从西边的方向传来一阵雷鸣般的脚步声。
一阵犬吠传入耳中,我睁开了眼睛,瞧见跟前围了七条猛犬。
这是外貌很像鳄鱼一般的爬行动物,有差不多半米长,表面的颜色鲜艳,碧绿如玉,别的不说,就凭它能够悄无声息地靠近我,就足以让人刮目相看。
这玩意对小米儿似乎很重要,她甚至放开了那花冠绿鳄蜴的尸体,直接坐在了地上,闭目修行起来。
她认真地给我介绍着,每指向一条猛犬的时候,那畜生就站出来,昂首挺胸,就好像是模特走秀一般。
小米儿听到了,回头对我们喊道:“上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