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四十六章 泛舟沧浪水

狗头男子走上前来,仔细打量了我一番,突然间浑身一震,纳头便拜,说在下哮天果,拜见上仙贵客。
我一愣,说有么?
呃……
瞧着这三人的背影远离,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老鬼突然开口说道:“那个狗头似乎闻到了什么……”
瞧见这高大得宛如一栋楼的大高个儿,我突然间明白了他千里传音的时候,所说的“五十大军枕戈以待”那意思,原来并不是开玩笑,而是认真的——这样的五十头巨人一齐冲锋,我估计这世间能够抵挡的人,还真的是少之又少。
没想到小米儿不知道是给吓坏了,还是蛇婆婆家关系与这三目族并不太好,她闭着小嘴不说话。
呃……
一旦那帮家伙反应过来,只怕我们未必能够讨到好果子。
原本以为能够毁尸灭迹,将这事给藏下来,没想到最终还是落了空。
说罢,他掏出了一个大大的饼馕来,递给了疯道人。
我余光瞧了小米儿一眼,想着倘若蛇婆婆跟这人有交情的话,她应该会毫不犹豫地报上苗疆万毒窟的名头。
我有些怀疑,说仅仅只是一些气息,而且我们都已经洗了去,他未必能够联想得到吧?
我一愣,说怎么了?
不过当我认真与他那天真无邪的清澈眼神对视的时候,终究还是没有发出火来。
呜、呜……
三目俊将那花冠绿鳄蜴的模样形容了一遍,我在旁边认真听着,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说抱歉,并未曾见过。
http://m.hetushu.com们望着那人高马大,就如同一座移动小山丘一般的巨人,都有些发愣。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大地一片静谧,宽阔的大河之上静寂无声,而这个时候小米突然睁开了眼睛来,左右一看,慌张地说道:“靠岸,快靠岸。”
话音一落,突然间河面上吹来了一阵阴风,前方浮现出了几十个白色的人影,凭空悬浮在了水面上。
我们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其实倘若不是为了疯道人,我们早已离开了,说不定就没有了那么多的事情。
哮天果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有些疑惑。
我说不敢不敢,在下修为浅薄,只是个记名弟子而已。
我瞧见,赶忙拦住他,说哥,老哥,肉没了我们再烤,别耽误人家赶路。
三目俊没有半点儿异常,显然不知道我报的这名号,反而是旁边的狗头汉子一脸动容,拱手说道:“可是灌江口二郎显圣真君的弟子?”
狗头男子说在下哮天一族,祖上起源便是二郎显圣真君座下的哮天神犬,至今族中还供奉着二郎显圣真君的神像,一直香火供奉,也受其恩泽,其间显化数次,我记得那种气息,从未忘却,而如今贵客身上也有,自然是得拜一拜的……
也正因为如此,她方才能够进步得这么快。
我一愣,不知道这狗头男子到底是干嘛的,怎么一言不合、纳头就拜呢?
这巨人回头,说父亲,这里有一些人在烤肉。
和-图-书我脸色阴晴不定,不过很快就调整了心态来,冲着这哮天果拱手说道:“您客气了,清源妙道真君神通广大,我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记名弟子而已,受不得这荣誉,你我平辈论交便是了……”
正主?
啊?
我沉思了一下,然后拱手说道:“在下清源妙道真君的晚辈,带着几个朋友前来虫原修行,不知道您贵姓。”
老鬼也是想明白了这一点,苦笑着说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追悔莫及也挽回不得,不管对方有没有发现,我们都先离开吧。”
这家伙差不多有四米多高,憨声憨气的,模样像人,额头之上还长着第三只眼睛,不过就是给人感觉说不出来的古怪。
我们都没说话,而这个时候,一个差不多六米多高的家伙从另外一边走了过来,开口说道:“二子,有什么发现没?”
三目俊伸手,一把就将那哮天果的脖子给揪了起来,高高举起,然后恶狠狠地说道:“老东西你给我听着,你们哮天一族一百多口子男女老少的性命都捏在我的手中,若是找不到我家小绿,我就将你们所有人都扔进锅里,一锅都熬了狗肉汤去,知道么?”
听到老鬼的分析,我们都陷入了沉默。
她原本想要留下时间慢慢消化的,现如今既然出了事,那就赶紧融合,免得横生事端。
老鬼说应该是闻到了,我们从万蛇窟赶过来,身上还有许多花冠绿鳄蜴的气味,尽管并不是源头,而且清和图书洗了,但是却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轨迹来——唉,我们不应该在这里烤肉的,如果离开了,那轨迹就不完整了,他们便也怀疑不到我们的头上来了。
那河水静静流淌,我和老鬼一前一后,用竹篙撑船,顺流而下。
我说如果还被追上怎么办?
小米儿说那就逃啊,虫原这么大,总不能够因为这点儿小事就什么也不做了吧?三目族而已,上一次的时候,我和师父还碰见更厉害的一人,还不是没理会?
这些人身上都穿着鞣制过后的兽皮,模样古怪,当小米儿瞧见了那六米巨人的时候,止不住低声说道:“是三目俊。”
听到这霸道无比的话,疯道人冷着脸就站了起来,正要用性命维护那食物的尊严。
接过这没滋没味的饼馕,疯道人有些不乐意,说我不,我要吃烤肉,王明答应我再烤的……
老鬼摇头,说有些种族天赋,并不是你想得那般简单,别说那狗头,便是我,对于气味的把握都能够有很强的认识,而那三目俊既然找到了哮天果,他自然也有本事找寻而来的。
我苦笑着劝他,说石老哥,咱回去有的是时间,就当帮我一忙吧,行不?
听到这威胁,哮天果的脸色都变白了,慌忙点头,说知道、知道了。
呃?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赶紧上前,将那狗头男子给扶了起来,说这位先生客气,你我素未谋面,您这一拜我可不敢当。
他过了一会儿,指着千蛇窟的方向,说似乎http://m•hetushu•com那边更加浓郁一些。
砰、砰、砰……
万万没想到,我们这边刚刚开始出师就不利了,居然得罪了这儿的霸主三目族,而且还是往死里的得罪。
他一疯疯癫癫、脑袋不清醒的可怜人,跟他较什么劲儿?
就在我们心绪万千的时候,疯道人不乐意了,捂着肚子说道:“饿,好饿啊,我们什么时候开饭?”
啊?
三目俊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盯着我们以及旁边的篝火,瓮声瓮气地说道:“你们是哪里的仙家?”
我摇头,说请问你家小绿长什么模样?
难不成我们现在就打道回府,然后缩在苗疆万毒窟里,什么都不做?
我这随便一蒙的,没想到还蒙对了事儿,不可能吧?
瞧见我如此笃定的回答,三目俊低头看了哮天果一眼,说你不是觉得这附近有小绿的气息么,你说呢?
沉默了几秒钟,我决定走出来试着忽悠一下。
狗头,你特么不是逗我吧?
怎么办?
一阵让地皮都抖动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那六米高的巨人走到我们这边的篝火前来,他的身边,有一个两米多高的狗头汉子。
这两边一阵客气,那三目俊都有些不耐烦了,左右打量许久,待我们稍微消停了一些,他方才瓮声瓮气地说道:“你们有没有看见过我家小绿?”
既然一小女孩儿都不怕,我们这帮大老爷们也没有什么可以畏惧的,于是便顺着水潭的溪流往下,来到了一条河流,小米儿在一处角落里翻出了以和_图_书前用过的竹筏来,然后带着我们上了河。
我将烤好的这些肉都给了那两个三目巨人,三目俊的儿子吃得哈喇子直流,而三目俊则哈哈大笑,说你小子会做人,不错,真不错。
三目俊威胁完了这狗头汉子,然后目光落在了我们的烤的肉上来,吸了吸鼻子,说妈的,不愧是有些背景的家伙,连一口饭都弄得这么香,喂,小子,把你们这些烤肉都给我吧,我赶路,肚子饿……
我的心都快提到了半空之中,而那三目族的族长三目俊则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
咳、咳……
我也没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王霸之气啊,你怎么不按剧本来呢?
一路上倒也安静,并无异常,如此到了下午时分,终于进入了汇合口,融入了那沧浪河。
疯道人这才罢休,说瞧你人挺不错的,那行吧。
他们着急去找那花冠绿鳄蜴,短暂停留了一下就离开了,留下一身冷汗的我们。
我们在沧浪河继续漂流,而这个时候竹篙已经撑不到底了,只是靠着那水流的速度往下走,而小米儿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盘腿而坐,显然那花冠绿鳄蜴的毒囊还没有消化完全。
我们将篝火浇灭,然后离开,至于去哪儿,小米儿告诉我们,说沿着水潭的下游走,有一条河流,如果顺流而下,不但能够掩饰气味,而且还能够汇入主流,而沧浪水的下游便是百花原,我们去掏蜂王浆去……
听到小米儿的轻描淡写,我方才知道小米儿在这儿果真是经历了无数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