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四十九章 引蛇出洞计

老鬼一脸焦急,说敢情刚才跟你说的话,你根本没听啊?
三目俊居高临下地盯着他,许久之后,突然间四处张望,大声吼道:“出来吧,卑微的虫子,我知道你们就藏在这附近,但是我一定会找到你们的——杀了我的小绿,还丢进了深蟒窟里,想嫁祸别人?简直太天真,出来,快出来!”
三目俊沉默了一会儿,点头,说好,你回去点齐兵马,我们占着那地方,不让他们回家。
疯道人这个时候却发言了,说我们为什么要一直跑,不如停下来,跟他打一架?
我并不是自然醒的,而是给小米儿摇醒来的。
我诧异,说为什么?
哮天果在四处张望,不断抽动着鼻子。
然而越是担心什么,就越容易发生,就在小米儿出现的那一瞬间,一声响雷般的笑声骤然出现。
老鬼说那三木组既然是大巫精血所化的后裔,必然血气旺盛,气力十足,如果这样一直跑下去,不用打我们就直接输了;与其这样,不如我们分道扬镳,让他无法集中力量追击,势必分散,而我们到时候借着水遁,逃脱那啸天果的追踪,然后约定在某个地方见面就行。
即便是那般真实,也不过是一场梦。
怎么办?
而即便是出声,她也极力压抑住,委屈得不行。
呃?
这些獒犬是她养着的,在这地儿,除了蛇婆婆和鹿婆婆之外,也就这些獒犬跟她最亲了,现如今瞧见那狗狗惨死,她如何能够平静?
她似http://www•hetushu.com乎问起了关于清源妙道真君的事情,我却不记得是怎么跟她说的,总之在迷迷糊糊之间,将自己的底都给交代清楚了。
一个矮他一个头、满脸怎么看都是奸诈模样的家伙点头说道:“对,我问过这边的土著了,很多人都确定那老太婆收了这么一个徒弟……”
疯道人的提议让我们不由得心动起来。
没有等老鬼解释,我就听到树林上空一阵怒吼:“你们几个小混蛋,赶紧给我出来,不然我就放火烧林子了。”
这帮人离开了去,而过了许久,小米儿方才哭出了声来。
这狗血洒头,哮天果的脑袋低得更加下去了。
我一嘴的烂泥,而小米儿则哭道:“爸爸,不许说这样的话,小米儿永远都不要离开你,你死了,小米儿跟你一起死……”
她告诉我有警报。
我这边想着,而老鬼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事情,他回过头来,跟我商量道:“这样下去不行,要不然我们分头跑吧?”
哈、哈、哈……
我透过荷叶的缝隙望过去,瞧见跟着我们这边的,正是那身高恐怖的三目俊。
小米儿听了我的话,点了点头,没有再说。
说着说着,眼珠子却细线一般地往下掉落。
我听到这声音,没有敢停留,跟着众人仓皇逃走,一边走,我一边惊慌地问道:“他怎么找上门来了,我们不是走了水路么,按理说应该闻不到气味的啊?”
www.hetushu.com我们的计划是大家分头走,然后水遁,到时候在百花原的巨榕树下碰头。
半分钟之后,他摇了摇头,对那三目俊说道:“这边的气味太复杂了,已经闻不到了。”
她是蛊胎,对于这些虫子来说,基本上属于食物链的顶端,有着一种至上而下的碾压威严,那些虫子纷纷散开,没有敢再过来。
三目俊犹豫地说道:“那老太婆倒是好说,那姓鹿的老虫婆子有点儿不好对付啊?”
我话没有说完,小米儿便伸手捂住了我的嘴。
啊?
这会儿天蒙蒙亮,应该也才五六点钟的样子,黑夜刚刚过去,黎明却是姗姗来迟,我神不守舍地听小米儿说些什么,却一直在回想小观音跟我说的那件重要事情。
他并不是单枪匹马来的,身边还有四五个比他稍微矮一点儿的汉子,另外那个狗头哮天果,也跟在了他的旁边。
两人碰面,仿佛故友,也不知道交谈了什么,总之很开心。
好在这个时候小米儿身子微微一震,散发出了一点儿气息来。
这边刚刚藏好,那追兵便赶来了。
这提议让我们都放缓了脚步,而这是小米儿却焦急地说道:“如果是三目俊一人,我们或许能够应付,但如果来一群呢?”
三目俊从旁边一抓,居然提了一头雄壮的獒犬来,却正是小米儿豢养的其中一头,他没有二话,直接将那嗷呜求饶的獒犬给撕成了两半,鲜血洒落在了哮天果的脑袋上。
和_图_书目俊勃然大怒,指着这狗头汉子说道:“找不到,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我伸手拦住了她,说先等等,过些时候,防止他们有人在这儿蹲守。
我劝了她好久,小米儿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一些,瞧见远处那獒犬的尸体,说爸爸,我去帮五狗收尸,帮它给埋起来。
奸诈巨人说道:“它是不好对付,不过它出不了万毒窟啊,我们守在门口,总会有发现的……”
这儿是人家的地盘,天然的狩猎场,倘若有那啸天果跟在旁边,哪里能够逃得了?
这个时候有人在旁边“低声”说道:“俊,烂牙说昨天的那个小女孩儿,是万毒窟那个老太婆的徒弟,我们去那儿堵着,不怕他们不回家。”
我感觉到旁边的小米儿浑身一震,低头一看,却瞧见她的眼睛里满是泪水。
我们一路奔逃,然而却能够感觉到身后一直有人在追踪。
想起那一大帮的巨汉,我们便再也没有了雄心,彼此商量了一下,决定老鬼和蛇仙儿带着疯道人,而我则带着小米儿,至于小米儿的那七头獒犬,则给她驱散了,自个儿回家——这些獒犬的智商非常高,跟那信鸽一样,不管再远,都能够找到自己的家。
我想要劝,但最终还是说不出口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劝她,而这时小米儿却抹了眼泪,强忍着心中的悲伤说道:“爸爸,我没事的,小米儿不哭……”
老鬼在旁边苦笑,说他是这儿的地头蛇,即便不闻气味,也会有人给他通风hetushu.com报信的啊。
一群大肌肉棒子,听起来好像很唬人啊……
我说刚才走神了。
哮天果苦笑,说怎么会?
而回过神来的我却被小米儿拉着要逃走,这才发现大家都在收拾东西,然后朝着山林深处的方向跑去,不由得一愣,说怎么了?
我知道再逃下去,肯定只有死路一条,于是没有太多犹豫,轻点脚尖,尽量不留下痕迹,然后到了那一大片的泥潭跟前,跳了下去。
我叹了一口气,说生死有命,以后这种生离死别的事情会经常发生的,你不用太多在意,即便是爸爸……
这些虫子千奇百怪,纷纷朝着我的身子里钻了进来。
商量妥当之后,我们开始分头走,小米儿对这一带的地形十分熟悉,带着我一路狂奔。
他大吼大叫,我们吓得不敢出声,蹲在泥潭之中不露头。
三目俊有些迟疑,说你确定?
三目俊来了?
一下去,我立刻就后悔了,因为这泥坑里并非都是死物,密密麻麻的虫子从淤泥里面涌了出来。
小米儿带着我潜入淤泥下面,然后缓慢移动,来到了一片类似于荷叶一般的植株下面来。
我看向了小米儿,小家伙倒也机灵,左右一打量,指着左边不远处的沼泽地,说我们躲那淤泥坑里面,这附近气味很复杂,混杂起来,那狗头肯定闻不见。
我苦笑,说傻孩子,别说这傻话。
对啊,我们这儿有疯道人这样的高手,其余的人也都不弱,与其这样一直被人追下去,不如干一架看看http://m.hetushu.com
说句实话,自从那次在舟山相遇之后,我无数次在梦中见过小观音,但是从来没有一次,如今夜这般真切。
我心中一酸,说小米儿……
哮天果低着头,说我若是有心隐瞒,又何必告诉你他们有可能是真凶?
我们躲在那荷叶之下,小心地藏好了身子。
过了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那不过是一场梦。
如此跑了一刻钟,我们来到了一处水洼子前,这时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知道事儿坏了。
而这个时候三目俊则粗声粗气地说道:“哮天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人跟你族供奉的什么清源妙道真君有关系,你有心替他隐瞒,但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敢这么做,你哮天一族,一百三十多口子人,就都被炖成一锅了……”
我们再快,也快不过那一步七八米的大长腿。
我们两人在那烂泥滩中待了许久,一直过了小半天,到了日头正高,四周一片寂静,终于小心翼翼地爬了出来,小米儿走得飞快,朝着那獒犬横尸之处跑了过去,而我则四周打量,防止有埋伏。
我下意识地抱住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却不敢说话。
来到这一片水洼淤泥荡前,这帮人停下了脚步。
小观音临走的时候,跟我说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然而我却记不住了。
我醒过来的时候,一直在回忆,结果却终究想不起来。
这些说是荷叶,但是却无比巨大,每一片叶子都能够有一铺床那般宽,而且还是一米八的那种大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