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五十一章 好奇青丘雁

听到我的话语,女人嘻嘻一笑,说你倒是个有趣的人,若是往日,还真的想与你结交一番,只可惜你得罪了三目巫族,而我青丘一族又要跟他们出好关系,方能翻越不周山,所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自己在移动,一颤一颤的,睁开了眼睛来,发现自己被捆得紧紧,一点儿都动弹不得,然后被人关在一个木笼子里,两人抬着,在山林之中行走。
青丘雁一愣,说为何?
青丘雁说这是为何?
我没好气地说着,本想着她说不知,然后我就说你既然什么都不知道,跟你讲了也没用。
我说那你就叫我隔壁老王吧。
青丘雁满是好奇,说哪两人?
我说所谓名字,只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父母所赐,不敢不受,你若是喜欢,也可以叫我隔壁老王。
青丘雁说我不知道,听说是出了什么变故,往日驻留中州的众神、仙魔之类纷纷离开了中州,而数次天地大劫之后,中州灵气全消,再也无法缔造强者,慢慢的就变成了一片死地……
我听到,叹了一口气,说我倒不认为中州是废土的这个说法。
我沉默了,而她则嘻嘻笑道:“好阔绰的小哥儿,这仙骨折扇看着真让人动心,只可惜打不开。”
我说那你知道京都不?
我想起了那个卖折扇的少女,以及她那微微发红的脸庞,突然忘却了此刻的险境,心中一片温暖。
我说往日的世界,强者为尊,众人需要在心中信仰一个神灵,从而在痛苦之中找寻到一点儿心理安慰,然m.hetushu.com而现如今的世界,人人自立如龙,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奋斗,最终过上自己所想要的生活,虽说没有了凭借肉身飞天遁地的手段,但是靠着众人的智慧和对科学的探索,却也达到了同样的效果……
我说彭城。
青丘雁点头,说我知道了,你们竟然是中州废土的来人。
我冷哼了一声,说你自然打不开。
这叫做下马威。
说句实话,一开始的时候,我被这女人偷袭得逞,心中自然是满满的愤慨和不服气,然而回想起昨夜我与那鬼将墨吏的交战,对方当时的情况很明显占了绝对上风,结果就是因为没有想到我能够那么快时间诛杀抱脸虫,并且还有逸仙刀这般的利器,最终落败,被我反杀,我心中却已经认了这结果。
我抬头,别的没瞧见,便看见五条洁白的尾巴从长裙之中垂落而下,而听这声音,却正是将我擒住的那个女人。
我抬头一看,却正是我的桃花扇。
小米儿没有醒来,昏昏沉沉地睡着,我暗自心责,而这个时候,头顶上有人悠悠说道:“嘿,你醒了?”
青丘神女说你且等,我处理一下这两个猎物,回头再帮你弄。
我也不隐瞒,谈起了小观音来,把当初与她相遇的情形一一道来,青丘雁听完之后,满心怀疑,说世间竟然还有这等的好事儿,这样珍贵的东西,又是陌不相识,居然一点儿都不犹豫地送给了你?
这般想着,我开口说道:“王明。”
“王明?”
我说那为什和_图_书么又叫做废土呢?
她说都说中州废土,畏之如虎,没想到竟然发展成如今模样,真的是让人悠然神往啊——若是有一天能够去瞧一眼,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
我应了一声,没有聊天的意思。
入鼻处是刺鼻的腥臭之气,应该是青丘神女泼在我身上、让我劲气全消的那种血。
她表现得有些热切,我本来不想搭理,不过心中一动,想着若是跟她处好关系,说不定不会那么被动,坐以待毙。
想到自己变成了阶下囚,我的心情就变得无比晦暗。
有个三目巨人上前来,瓮声瓮气地说道:“青丘神女,那小子的性命可绕,这个小恶魔可杀了我们好几人,不杀她,怎叫我们心中的愤怒消散?”
就比如这些三目巫族如何强大,一炮下去,必然轰得渣渣都不剩下。
青丘雁说道:“以前的世界,大地是一整片连在一起的大陆,后来天地数次大劫,强横者层出不穷,强者越强,最后将这天地打得稀巴烂,四分五裂,于是就有了陆地和海洋;又到了后来,分化出了三十三层天和三十三层地,而居于中间的地方太动荡,上古大巫大禹铸就九鼎,将神州稳固,名曰中州。”
小米儿瘫倒在地,那女子手腕一抖,淋了我一脑袋的腥臭之血也落在了她头上去。
说罢,她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冲我盈盈一笑,说怎么,不服?
PS:看到大家对小米儿的争论,我这里提一点儿:
我一愣,说啊,什么书?
她的话语说到一半,我感觉和图书后颈之上突然传来了一阵针刺的痛觉,下意识地想要大叫一声,结果意识却一下子沉沦了下去。
我摇头,说不知。
这女子摆了摆手,说哎呀,一个小女孩儿,真能杀得了他们?你放心了,你们三目巫族的恢复力这么强,再加上有我在这里,能真让你们伤亡?
※※※
毕竟我可以取巧胜别人,为何别人不能偷袭于我?
我说有机会我带你去啊,去我家做客,请你吃好吃的……
青丘雁依旧摇头。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它来到这个世间一年多时间,而成长却太过于快了,有些拔苗助长,蛇婆婆教了她本事,但很多东西,却并不能够教给她,如何让一个小孩子善良优秀的意识养成,这就是王明存在的意义。
青丘雁美目流转,嘻嘻一笑,说不如这样吧,我教我打开这折扇的法门,我便尽力在三目俊的面前,留住你俩的小命,如何?
成王败寇,哪有什么好啰嗦的?
我觉得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她不知道对错,大人知道,这就需要教育。
这个时候那些三目巨人方才围了上来,想起自己同伴的惨状,纷纷大怒不已,举起手中的狼牙棒,就准备将小米儿给捣成肉泥。
我在木笼的这一角,而小米儿则在另外一个角落里。
我跟她掰扯这么久,终于进入了正题,说此事还请您帮忙周旋。
果然,尾巴挪开,露出了一张笑嘻嘻的脸来,却正是那个锥子脸的年轻女人。
青丘雁说《山海经·海内西经》有云——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和*图*书之下都。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这讲的,便是你说的昆仑,是不是?
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摇了头,说不行。
三目巨人大喜,说果真?
我抬起头来,认真地对她说道:“所以倘若能再见面,我会问那个女孩儿,是否已成亲。”
青丘雁黝黑晶亮的眼珠子一转,嘿然而笑,说且说吧,你们杀了三目俊最为宝贝的花冠绿鳄蜴,他不把你大卸八块才怪呢,等你能活下来再说吧。
这般想着,我叹了一口气,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人在江湖漂,难能不挨刀?我认了。
青丘雁嘻嘻一笑,说不知为何,隔壁老王这个名字听起来,莫名多了几分气势。
青丘雁说书上记载的啊?
青丘雁说虽然三目族与我族交好,但是却未必会卖我这个面子;再说了,我就算是帮了你,能有什么好处呢?别说去中州废土啊,我虽然感兴趣,但还不至于为了满足心中的好奇心而冒险。
那巨人摇头,说不曾,青丘神女言出如山,这一点是最让我三目山敬佩的……现在能不能帮忙?
我说不是我不愿意教你,这折扇世间只有两人能够打开。
青丘雁盯着我的眼睛,然后说道:“不如你讲一讲这仙骨折扇主人的事情吧?”
我说你不知道彭城?
青丘雁听我说着那飞上高空几万米的飞机,甚至飞出地球的宇宙火箭,航行在大海之上承载成千上万人的轮船,以及满大街行驶的小汽车,不由得悠然向往。
我说一个是它的原主人,另外一个就是我,至于别人m•hetushu•com,就算是拥有神灵之力的强者,也未必能打开。
我不搭腔,那女子却表现得一副好奇的样子来,说嘿,人类小哥儿,看你这穿着打扮,不是虫原这边的人啊?我叫青丘雁,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青丘神女说我有跟你们说过假话么?
我当下也是将现如今世界的科技发展,跟青丘雁一一道来,个人的修为固然重要,然而这些在现代科技面前却并非全能。
我说你这是那门子的历史?
青丘雁说隔壁老王,你打哪儿来啊?
我昏过去了,再无意识。
我愣了一下,脖子扭动了一下,而这个时候,青丘雁摸出一物来,说你在找这个?
我说对,就是那个昆仑,不过又有些不同,没那么玄乎。
青丘雁吸了一口气,说彭城在哪里?
我说那你肯定不知道北上广深,不知道纽约伦敦、东京汉城、柏林巴黎,也不知道阿尔卑斯、喜马拉雅、昆仑山脉咯?
青丘雁一愣,说这是为何?这折扇你就是不给,也落在了我的手上了,用解开的法门换两条性命,怎么看都不亏啊?
青丘雁摇头,说不知。
我一愣,说什么叫做中州废土?
没想到青丘雁却一本正经地跟我说道:“前面说的那些,的确不知,但昆仑却还是在书上看到过的……”
就在这个时候,那女人却伸手拦住了,说哎,等等啊,死人一个价,活人一个价,您弄死了,我卖给三目俊可就跌份儿了——这人都是我拿下来的,你们敢动,我跟你们急啊?
青丘雁摇了摇头,有些失望,说这名字很普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