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五十五章 拐卖傻白甜

当我是猪咩?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人一脸崇拜地望着我呢?
我是真的饿了。
我说怎么会有这么合适的一丝绸黑袍呢?
另外她会告诉那笨乎乎的花妖,让她不要上楼。
原来是她。
我没有说话,僵立在了阳台上,而瞧见了穿着黑袍子的我,绿叶也是大为震惊,她瞪着三只眼睛,好半天儿都没有说出话来。
绿叶满眼都是星星地看着我,说青衣魃来了。
绿叶点头,说对啊,是我父亲给我找来的花妖,她负责我的一切生活起居,之前的时候,也负责照料小绿……
如果那帮人一拥而上,我除了落荒而逃,似乎并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不用我最终还是选择了感激,然后对着这位三目族少女微微点头,说我开动了。
绿叶闻声,赶忙点头,说去帮我弄些吃的。
我说怎么还带着淡淡的清香呢?
我一愣,说怎么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如果说我不是这里的人,你相信么?”
我说我不光知道你叫绿叶,而且还知道你得了很罕见的侏儒症,并不能够长大,对么?
我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为了不泄露天际,我出现在这里的事情,不能够让任何人知晓,包括你的仆人,以及你父亲和别的什么人——这一点,你能够办到么?”
宗教和信仰,可远比传销厉害许多。
吃过了饭,我又给安排去浴室洗澡,弄完之后,我回到房间,与绿叶开http://m.hetushu.com始聊起了这几日的事情来。
我瞧见她下意识地低下头去,显然是有一些自卑,立刻就把准备好的心灵鸡汤给端了出来:“不过你不要难过,也不要怨恨命运的不公,这不过是父神对你的考验而已——你看看我,我与你一般,都是长不大的三目巫族,但你走近一些,仔细地看看我,你有什么发现?”
我好半天方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妹子居然没有认出我来。
她离开之后,我表现得十分小心,先将房间给搜了一遍,然后又站在窗边,就是防备着一旦发生意外,我还赶紧撤离。
听到这声音,我浑身一僵,转身过来,瞧见在我的不远处站着一个大长腿姑娘,正一脸戒备地打量着我呢。
我说在靠近三目族的核心区域里,怎么会有这么“袖珍”的一栋房子呢?
然而这个时候,她突然间欣喜地喊道:“啊,我闻到了父神的气息,是的,是父神的气息,我以前陪父亲祭祀的时候,曾经感受到过——天啊,你难道是父神的使者么?”
于是她使劲儿地点头,说我愿意,我愿意。
三目俊果然没有杀她,而是给留在了一处地方监管,等待着她调配出那些毒液来。
然而此刻她突然间瞧见一个与她一般的同类,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就甭提有多激动了。
我说天机不可泄露,这事儿我本不打算告诉任何人,但既然被你撞破了,说明你我是有hetushu.com缘法的,而正好你与我一般,说明你是父神安排给我,提供帮助的人。
这般过了两天,绿叶回来之后,找到了我,一脸崇拜地说道:“神使大人你说得真对,三目巫族真的有大劫了……”
谈到小米儿,自然绕不开我。
绿叶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使劲儿点头,说嗯,我一定办到。
瞧见这小妞儿给我三言两语就忽悠了去,我心中莫名就是一股得意,想着这骗人还真的不难,难怪那么多人被传销啊这样的事儿给迷得晕头转向,失去判断力呢。
她告诉我了许多事儿,最重要的一件,就是关于小米儿的。
绿叶点头,说当然相信了,你要是我们的族人,我肯定见过你。
我说的话很绕口,而神秘的东西大都如这般一样,这是从基督教那里学来的,绿叶听得迷迷糊糊,不过却大体地把握住了我的意思。
于是十人份的食物,没多久就给两个人吃得精光。
我说我这几天,是否能够暂住在你这里?
绿叶很激动,说对,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总是在冥冥之中,能够感受到父神的召唤……
绿叶激动得快要哭了,说当然,当然了,没问题啊,你有什么特殊需要我,我叫我的仆人去帮你弄。
她激动地点头,说对,是我,你怎么知道的?
有烤肉,有类似于馕饼一般的食物,有稀奇古怪的水果,还有甜品,满满一大堆,将床前的地摊上堆得满满。
我之前跟那帮和图书家伙交过手,连逸仙刀都没有办法突破它们岩石一般坚韧的肌肤。
到底是三目巫族养在深闺的小公主,一点儿基本的防范心理都没有。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的闺房,除了她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进来。
我咳了咳,然后说道:“我从不周山的那边过来,从祭坛的幻影中走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三目巫族即将面临一场大难……”
别看这小姑娘长得一副大长腿的模特身材,前凸后翘的,但当真是吃货一枚啊。
我一愣,说你还有仆人?
我感觉这差不多都有十人份的了。
两个人就这样遥遥相对,彼此都不说话,气氛颇为尴尬。
安排好了一切,她问我还有什么需要效劳的么?
而且大部分其实都是绿叶吃了去的。
对于当日为了女儿跳入熔浆中的王明,绿叶也表达了强烈的敬意,甚至有些后悔没有拦住自己父亲。
什么鬼?
毕竟我对这绿叶并不是很熟悉,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傻白甜,还是暗藏心机。
然而过了一会儿,绿叶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既不叫,也不喊,更没有紧张,反而是一脸的激动,说你、你也是我们三目巫族的人?为什么我都没有见到过你?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看到我吃得这么香,绿叶也来了食欲,她一开始还像做贼一般偷偷地拿一点儿,结果当我说一起吃,别客气的时候,她也跟着吃了起来。
绿叶一脸好奇,说为什么?
我说你是叫绿叶么?
和*图*书说话的时候,我的肚子在咕噜噜地闹着。
可是,这所谓“父神的使者”,是建立在绿叶并没有认出我来的前提下,而如果她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那小姑娘绝对会告诉她爸比,过来弄死我的。
怎么办?
这大长腿的小姑娘我认识,她就是三目俊那个身患恶疾、一直长不大的女儿绿叶。
听到这话儿,绿叶的眼神有些黯淡,说唉……
啊?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突然间生出了几分希望来。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在那祭坛熔浆里面一待就是七天时间,入定的时候并不觉得如何,但清醒过来,就越发地觉得了饥饿。
她几乎没有半点儿防备之心地走到了我的跟前来。
如此,我在绿叶的小楼里落了脚,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幸福日子。
当瞧清楚对方的脸时,我的心中咯噔一下,不知道如何说起。
我犹豫了一下,舔了舔嘴唇,说有没有吃点,弄点过来吧……
所以尽管这个事儿有损于我神使的形象,但最终我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来。
不过也难怪,那天我们见面的时候,被人抓在半空中的我头发乱糟糟,一脸黑乎乎的凝固腥血,什么也瞧不清楚,而且在这妹子的心中,那个王明都已经死了,她又如何会将一个死去的人,跟面前这个光头三眼的家伙联系到一起来呢?
我说但我却认识你,也知道你的名字。
在瞧见绿叶的一瞬间,我有一种转身欲逃的冲动,因为这儿是三目巫和*图*书族的腹地,这位大小姐倘若是一声呐喊,只怕那些大肌肉棒子就会纷纷赶到这边来的。
机会,这就是机会啊!
所幸她似乎真的信了我的话,没一会儿,弄了一大堆吃的过来。
绿叶从小就与众不同,这事儿让她十分自卑,即便是作为三目巫族族长俊的女儿,也无法让她的心中释怀。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圆谎道:“对,我如你一般,却获得了父神的认可,而在某一天,终有一日,你也会获得父神认可的,而到了那个时候,所有嘲笑和奚落你的人,都会被父神的威严所折服,从而视你如父神,正如同你视我如父神一般——那么绿叶,你是否愿意帮助我,从而让我帮助你呢?”
我正琢磨着怎么敲晕这傻乎乎的妹子呢,结果她一句“父神的使者”,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下手了。
瞧见绿叶越走越近,我盘算着如果我此刻暴起,将这小妞儿打晕了,有多大的风险。
只不过,如果我暴露了,小米儿可该怎么办呢?
绿叶一脸紧张地说道:“什么磨难?”
说到小绿,她的眼睛就有些红了,看得出来,她是一个善良而重感情的女孩子。
啊?
将这傻乎乎的三目族小妞儿给搞定之后,她将我请进了房间,把我安排在了她的闺房里住下。
我是已经饿得头昏眼花了,也来不及多作客气,开始吃饭,结果一吃才发现这些食物真的是太好吃了,根本就停不下来,没一会儿就忘记了形象,狼吞虎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