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五十六章 再见小米儿

我咽了咽口水,好想说实话啊。
我回到了绿叶这边来,翻墙而进,然后准备进屋。
她认准的,的确是真理,但如果我们信守了诺言,将要面临的,极有可能是死亡。
它就如同钥匙一般,是绿叶身份的象征。
小姑娘显得很坚决,对我认真地说道:“可是爸爸,你不是告诉过我,答应别人的事情,就应该做到,这叫做信守诺言,是做人最基本的品德;如果我们这样走了,那么绿叶姐姐没有了这药剂,岂不是没救了?她人很好的,还来看过我两次,我不想她死……”
绿叶点头,说对,现在我父亲他们正在召集人手,准备防御青衣魃的到来,以免灭族之险——神使,你真的是太神奇了,我前两天还以为你是逗我呢,没想到真的是一场大劫来临。
小家伙一跃而起,投入我的怀抱里,将我给抱得紧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发现前方有人在走廊那儿站立,我下意识地想要回避,结果那人却好像是早就预料到了我一般,身子一闪,竟然直接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来。
我两眼一抓黑,说青衣魃是什么?
我心中直打鼓,而绿叶则一脸崇敬地说道:“神使,我刚才差点儿就想跟父亲说起你的事了,不过想起答应你的事情,才没有说出口——现在既然大劫已至,我觉得就没有必要瞒着我父亲了,你想要消灭那青衣魃,应该也需要我父亲他们的配合吧?”
www.hetushu.com事儿大条了,我深吸一口气,说那青衣魃又是什么呢?
想了一会儿,我最终还是没有做决定,而是将两个选择的后果,跟小米儿摆开来,然后让她来做选择。
听到小米儿的话语,我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如此两人静静地相处了几分钟,小米儿终于感受到了我灼热的目光,抬起头来。
从小米儿的关押之地回返,一路上风声鹤唳,看得出来,青衣魃的到来,冲击到了每一个人的心灵。
我心中惊讶,而这个时候,绿叶则从另外一边走了过来,对我说道:“神使,你去哪儿了?”
我本以为小米儿是我女儿,最听我的话,没想到听我说完之后,她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摇了摇头。
小米儿身为蛊胎,其实是暴戾和野蛮的集合体,本来是会被当做一件杀戮兵器的,但她最终还是被我用爱感化了,使得我成为了第一个没有死去的鬼母。
绿叶说道:“大地之上,人心怀执念,身死魂未消,有天时地利,便化作僵尸;僵尸分作六种,分别为白僵、黑僵、跳尸、飞尸、魃以及尸王,别的不论,单说这魃,又称之为旱魃、火魃、干魃,此物近乎于魔,乃飞尸吸纳精魄数百年之后而成,相貌愈发狰狞,可谓青面獠牙啖人罗刹,还能变幻身形相貌迷惑众人,上能屠龙旱天,下能引渡瘟神,无比之恐怖……”
屠龙?
她笑吟和_图_书吟地看着我。
终于,再见面了。
这事儿对我来说,是一件乐观其成的结果。
绿叶走了没一会儿,我便准备离开了。
她居然哭了?
啊?
她拥有着一颗玲珑剔透的心,这是我一直所期望的。
小米儿摇头,说可、可是我的毒剂还没有配成功啊?
我拿着从绿叶房间里摸出来的玉牌,凭着这玉佩,我可以自由出入那楼阁,而不被任何阻拦。
小米儿破涕而笑,说爸爸你好坏,这么多天都没有来看我。
我抱着她,过了一会儿,发现自己的肩头一片湿润。
尽管青衣魃恐怖无比,但我觉得为了小米儿能够成为一个我所期望的人,这险我值得去冒。
虽然我不确定那青衣魃到底有多厉害,但是能够让你老爹三目俊都惶恐不安的,恐怕我也是无能为力吧?
绿叶说青衣魃是虫原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恐怖魔妖,因为身穿青衣而闻名,它曾经被那苗疆万毒窟的窟主镇压在了虫原深处,不知道有几百上千年,没想到这封印居然消失了,它便从封印之处爬了出来,一开始的时候只是白僵,并不惹人注意,随后通过吸食大量的鲜血,开始逐渐恢复实力……
啊?
我拍着小米儿的肩膀,然后说道:“别哭了,别哭了,你应该知道我不怕熔浆的啊,我肯定不会死的……”
绿叶身子有些发抖,说她若是想要恢复巅峰状态,成为可屠龙、可旱天、可呼www.hetushu•com风唤雨、召唤瘟神的恐怖存在,就必须要吸食强大的鲜血,而在虫原之上,我三目巫族的精血是最有可能让她一步登天的。
我心情激动地站在了楼梯口,小米儿似乎完全沉浸到了工作之中,居然一点儿都没有反应过来。
一刻钟之后,我出现在了关押小米儿的楼阁之外,这儿有人在看守,不过因为法阵存在的关系,所以注意力并不集中,心不在焉的。
所以此时此刻,她既然选择了诚实和善良,我这个当父亲的,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给予她最大的支持。
我很难跟小米儿讲清楚这里面的道理,有的事情是没有对错的,只不过是立场不同而已。
青丘雁?
时间有限,我不确定绿叶的这玉牌能够坚持多久,于是想要带着小米儿离开,然而这小姑娘却没有动,而是一愣,说爸爸,你这是干什么啊?
我说那这跟三目巫族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说也就是她肯定是会来我们这里的咯?
没一会儿,有人过来找看守讲话,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我便摸进了那楼阁里去。
她的双眼一下子就亮了,大喊一声“爸爸”,跳下桌子,就冲着我的怀里扑了过来。
如果那恐怖的青衣魃过来了,只怕我们想跑都跑不了了。
我一直希望她能够成为一个善良而正直的人。
我脑子里转悠了好一会儿,突然间睁开眼睛,说绿叶,不可。
小米儿直摇头,说没有,www.hetushu.com他们告诉我,只要我配出这七千多钟混合毒剂,就可以放我了,所以我就一直在努力干活儿,而且这些天我已经差不多消化了花冠绿鳄的毒性,再给我三天时间,一切就结束了——青丘雁姐姐对我也挺好,经常会来看我,然后给我带好吃的……
我蹲下来,一脸严肃地说道:“小米儿,现在出现了一个新情况,有一个叫做青衣魃的东西,现在正朝着这边赶来,那东西很恐怖的,即便是三目巫族,也未必能够对付得了;如果拖到了那个时候,我们都会有生命危险,见如此,不如我们现在就离开,你觉得呢?”
绿叶当真是一傻白甜的小妞儿,我随随便便一保证,她就信了,随后我托她去探听消息,她便傻乎乎地离开了。
怎么办?
一切都是那般的顺利,当我从侧门溜入,然后走上楼梯,瞧见趴在一个巨大的工作台上,双手在无数的药剂试管中折腾的小米儿时,我的心中欢喜到爆炸。
好在我穿着绿叶的那件黑色袍子,将头脸遮住,倒也没有人注意到我。
怎么办?
我的天,上能屠龙?
妹子,我其实是真的在逗你呢,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青衣魃——我刚来这个地方,跟她并不熟啊……
这个狡猾多智的小妖精,她怎么在这里?
我用袖子给小米儿擦干眼泪,说我也是刚刚出来的,就是怕被人发现了,怪罪于你——小米儿,你这些天过得还好么,有没有人欺负你?
这对我http://m•hetushu•com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儿……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我已经跟绿叶那边探听了大概的消息,得知小米儿就给关在附近的一处地方,那儿甚至都不是牢房,而是一处布满了法阵的楼阁。
只不过我如果当面这么告诉绿叶,岂不是明摆着跟她说我其实不是神使,只是一个骗吃骗喝的家伙?
小米儿毫无意外地选择了留下。
我一路行走,路上行人匆匆,看得出来,青衣魃到来的消息弄得人心惶惶,那内部的防备反而松懈了许多。
旱魃一出,赤地千里,这样的角色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就让三目俊这样的大佬去对付它吧;至于我,将小米儿给救出来,然后赶紧离开,返回苗疆万毒窟方才是正理。
从这些人的表现上来看,我越发能够感受到青衣魃的强大。
但看着小米儿那清澈透明的目光,我却很难跟她讲起变通的道理来。
只能当做炮灰。
本来我想等到小米儿调配出毒剂之后再行动的,没想到事情变得这么突然。
我与小米儿约定之后,离开了这个阁楼。
我说不为什么,这是父神的旨意,它不希望太多人知晓此事,至于青衣魃,它不过是一次考验而已,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你且安心便是了。
我说我带你离开这里啊?
绿叶有些纳闷,说为什么啊?
我听到了,心中安慰,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行了,爸爸来接你了,我们走吧。
妹子,不是吧,你是想让我出手,去对付那个什么青衣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