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五十八章 哮天族遭殃

我苦笑,说术业有专攻,我干的不是那一行,如何能够晓得呢?
从目前看来,哮天一族十不存一,除了在外打猎或者采药的人外,村子里的大部分人都中了瘟疫,目前已经死了大半,剩下的这些,估计也没有救了。
听到这些,那哮天果噗通一下跪倒在了这老太婆的跟前,说黑蛇夫人,求求你救救我哮天一族啊,如果这样下去,只怕我哮天一族就绝种了。
结果此刻,大多都没有了气息,剩有一部分还苟延喘喘着,不过看着估计也没有多长时间了。
有情况!
不过此刻的他不再是犀利的追踪专家,而是一个悲痛欲绝的老者,瞧见村子里遍地躺着的尸体,他有一种快要抽搐过去的难过。
我苦笑,说只怕小米儿未必能够帮得上忙。
我对青丘雁帮我揽事儿有些无奈,说你这又是何必?
青丘雁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也只有如此了。
这话儿说到一半,却打住了,哮天果慌忙询问除非是什么,老太婆说传说中上一次青衣魃也是以这瘟疫横扫一片,结果最终治好虫原百族的,是苗疆万毒窟的那位宗主,不但如此,他还将这始作俑者青衣魃给镇压封印了去——如果想要救剩下的这些人,恐怕得去苗疆万毒窟找人才行……
我说我害怕什么?
好在我已经习惯了虫原这边的情形,也知道这儿是无数年前从原来的世界剥离出来的去处,有一些消失许久的种族,也是能够理解m.hetushu.com的。
听到我的话,青丘雁问我,说你是不是害怕了?
青丘雁盯了我好一会儿,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听到村子方向传来了一声惨叫。
听到这话儿,原本闹哄哄的现场一下子就变得寂静了,众人纷纷缄默其口,不敢多言。
我们没有敢深入其中,站在村口附近观望。
当然不能全走,我们这些人还得留下来继续搜查,查看那青衣魃的下落。
尽管这些哮天族人都长着张狗脸,但是身子却如同人类一般。
如此走了大半个时辰,周遭的景物飞逝,夜幕渐渐来临,我听到了波涛拍案的声音。
他慌张地喊道:“哮天一族的村子里发生了瘟疫,肯定是那青衣魃去过了。”
我在角落里听得有些昏昏欲睡,结果听到这慌张的声音,精神顿时就是为之一振,转头望着门口瞧去,却见一个长鼻子的家伙冲了过来。
这娘们这么积极是干嘛啊?
哮天果一脸着急,说可是苗疆万毒窟的人神出鬼没,虽然知道他们的必经之路在哪里,但未必能够等到人啊,这可怎么办?
青丘雁认真地说道:“这四十多人倘若真的有一线生机,估计就在那个小米儿的身上,所以不管如何,你要想自己的种族能够得以延续下去,就得赶紧行动,要不然事后追悔莫及,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片刻之后,我反应过来,敢情她把我也给算上了……
她尝和_图_书试过好多种针对瘟疫的药剂,但是发现都没有用。
我们几人在村口一阵等待,过了差不多一刻多钟,三目巫族的大部队赶到了,除了十几个三目巨人之外,还有四五个长这狗头的汉子。
哮天一族生活在沧浪河中游的附近区域,一片芭蕉林中搭出来的草棚屋,当我们赶到的时候,村子里一片愁云惨淡,处处都是压抑的抽泣和哭啼声,时不时还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
走入村子里,我们能够看见路边倒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有的身上盖了白布,有的则都来不及盖上。
长鼻子男人摇头,说不清楚,不过三目巫族的武士队和留守的哮天长老都赶过去了,我被叫过来通知大家一声,让这边选出五人来,赶到现场排查。
这家伙此刻未必是全盛之态,而如果能够在这个时候找到它,并且将其封印住,一切劫难就都将消失了去。
青丘雁拱手,说借一步说话。
啊?
说罢,她将东西给分发了去,而马头男虽然满腹怨言,最终还是没有退出。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马头男当场就翻了脸,准备不干了,不过青丘雁却没有多说什么,拿出了五张符箓来,说道:“这神行符能够让我们御风而行,应该能够赶上他们的人,走吧。”
我掏出了纸笔来,写了一张条,递到了哮天果的手中,说我不确定小米儿到底能不能行,不过还是希望她能够经历帮忙。
我们下意识m.hetushu•com地往着村子方向跑去,赶到跟前的时候,这才发现那些原本死去、躺倒在地的哮天一族族人,此刻居然全部都爬了起来。
它们皮肤处长出了黑色的、白色的毛发,朝着所有的生人袭击。
看得出来,三目巫族对于这些杂牌军并不重视,认为不过是可有可无的摆设。
主持事务的,是一个长得跟青蛙差不多的白胡子老头儿,他询问了好几个人,都说族中有急事,家里人都不知道闹青衣魃呢,他们得赶回去通知族人,免得到时候突然事发了都不知道呢。
马头男身高两米多,这两个狸猫一般的家伙一米五,高低错落有致,除了我,个个都是妖怪。
这神行符跟传说中的道术纸甲马一般,能够让人在赶路上大大加快,我们贴上了神行符,离开了三目巫族的营地,然后一路往东行走。
哮天果盯着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我,好半天,又吸了吸鼻子,突然间一脸激动,紧张地说道:“您、您怎么没有死?”
她的出头引来一片惊叹,众人纷纷朝着她望了过来,一脸崇敬之意。
老太婆摇头,说她也无能为力,除非是……
她将哮天果带到了我的身边来,然后指着全身裹在黑色袍子里面的我说道:“果长老可知道这位是谁?”
哮天果满脸通红,说话是这么说的没错,但我怕那小女孩忌恨我之前追随三目族长找麻烦的事儿,不肯帮我。
我左右看了一下,哪儿还有青丘族的人呢和*图*书
他的手紧紧抓着一根拐棍,然后身子一直在发抖。
然而到底还是耽误了一些时间,当我们赶到了三目巫族的议事厅时,被告知三目巫族的人马已经出发了。
哮天果有些犹豫,说可是……
抵御青衣魃不是三目巫族一家的事情,需要生活在这片土地的无数部族齐心协力才行,所以才会有了这样的行动。
众人一阵慌张,连忙问到底怎么回事。
有一部分三目巫族的人已经赶到了现场,他们控制着整个场面,从幸存者口中得到的答案,那疫情是从早上的时候开始的,从树林那边飘来一阵浓郁阴沉的风,正好哮天一族对于嗅觉最是敏感,所以中招的人很多。
什么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一个矮胖的老太婆是这一次事件的负责人,她应该是很懂得毒性的作用,从村子里走出来之后,找到了这帮三眼巫族的跟前来,通报了一下她所了解的情况。
哮天果得了纸条,千恩万谢,然后央求那些同行的三目巨人过来,帮忙将剩余的族人带回三目巫族的聚集地去。
天色渐渐越发昏暗,我和青丘雁在林子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但终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而即便如此,青丘雁还是十分认真地带着我前往林中源泉搜了过去,为了避免我们也遭受瘟疫,我全程都采用内循环呼吸,免得到时候变成奄奄一息的模样,事儿可就不好玩了。
选出五人来?
我望着遍地的尸体,叹了一口气,http://www•hetushu•com说如果能够带小米儿过来,说不定能够找出点儿办法来。
其中有一人我是认识的,却是之前跟随着三目俊追寻我们的哮天果。
青丘雁指着哮天果说道:“若是旁人,我未必会费这气力,不过果长老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人,不但懂规矩,而且还热心肠,看着他的族人就这般灭绝了去,我于心不忍,你就说帮不帮吧?”
青丘雁点头,说对,就是那位小姑娘。
哮天果浑身一震,抬头看了她一眼,说你指的是……
我在林中待着有些烦闷,忍不住找青丘雁,说要不然我们先回村里,跟那些人汇合再说?
就在这时,青丘雁走了出来,朝着哮天果拱手说道:“据我所知,三目族聚集地,倒是有一位苗疆万毒窟的传人在做客。”
青丘雁说你是她爸爸,难道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那家伙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
我心中暗自腹诽着,过了一刻钟之后,终于选出了五人来,除了我和青丘雁之外,还有一个马头男、两个长得跟狸猫一般的家伙。
就在众人都往后躲的时候,青丘雁却举起了手来,说算我青丘族两人。
这种瘟疫十分恐怖,根本就没有解法。
居然又到了沧浪河附近。
哮天果一行人离开之后,村子这儿就剩下了十来人,而战斗力最强的三目巫族,只有两个。
他刚才之所以犹豫,是因为觉得自己是间接害死了我的凶手,小米儿未必肯帮助于他,而我此刻突然间出现在他的面前,自然是欢喜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