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五十九章 冤家路很窄

过了一会儿,我稳定住了心神,开始往江水中间游了过去。
过河。
然而走到跟前来的时候,青丘雁舔了舔嘴唇,问我道:“你会游泳么?”
我们赶到的时候,有好几个人朝着我们这边退了过来,除了之前那两个狸猫之外,还有一个狗头。
如此逃了一段时间,众人都有些疲惫,然而背后的追兵却并不见少,反而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一行五人,有四人同意前往沧浪水,我最终无力反对,只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好恐怖的场面,五六十头直立行走的僵尸狗头带着野兽一般的声音,朝着我们这边呼啸而来。
只要过河,我们的气味就能够短暂消失,而且宽敞的河水能够阻隔一切,我们便能够在对岸等待着白天的来临,然后再与三目巫族派来的援兵汇合。
我救过同伴已经不下于五次了,每一次都能够在最危险的时候挽救了他们的性命。
她看着前凸后翘的,挺有料的样子,但果然不算重,而且身后两坨绵软的东西压着,让素了许久的我在那一瞬间,莫名地就是一阵心神摇曳。
三尖两刃刀的力量也使得被我斩成两半的狗头僵尸很难再爬起来。
那儿在夜里,可是归那河伯疟鬼所管辖,任何人都不能够从它们的头上度过,否则只有死。
没有等我们赶到跟前,马头男就已经被扑倒在地,然后被不断撕咬,惨叫声声,十分恐怖。
我们五个人哪里能够与这些不死的和_图_书怪物纠缠多久,于是只有逃。
身上那白色的、黑色的尸毛长长,双目之中有如鲜血一般明亮,嗜血地不断找寻着猎物,喉咙里发出了“吼吼”的声音,宛如野兽一般。
我说关键的事情在于疟鬼河伯,如果它真的要拦着我们,我们必死无疑。
终于,青丘雁停下了脚步来。
青丘雁踢了我一脚,难得地娇嗔道:“驮我渡江,这事儿就有那么难啊?我跟你保证,我其实很轻的……”
我愣了一下,说会,怎么了?
那人低下头来,露出了一张古拙僵硬的脸孔来,双目陡然点亮,透着一丝阴森和凌厉,打量了我们一会儿,慢条斯理地说道:“青丘鸿的弟子啊,告诉我,为何深夜闯入我的地盘?”
青丘雁将青衣魃解破封印,然后开始在虫原肆虐的事儿跟它讲了一遍,然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言明了厉害,说如果任由此獠发展,倒是赤地千里,只怕沧浪水也要消失。
好大的排场,宛如帝王。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却也越大,游到江中心的时候,那熟悉的迷雾一阵浮动,江面上遍地都是凭空悬浮、密密麻麻的白衣人。
唯一的一个哮天一族成员举手说道:“除非我们过了沧浪水!”
我叹了一口气,也只有寄希望于青丘雁巧舌如簧,能够将这条大江的主人给说服了。
这群狗头肆意攻击视线以内的任何生人,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瞧见之前与我http://www.hetushu.com们同路的马头男正好陷入了十来个双眼通红的狗头围攻之中。
这些僵尸实在是太恐怖了,尽管它们的级别不高,但却带着生前的本能和力量,因为哮天一族的天赋其实还是挺恐怖的,在死后更是给酣畅淋漓地发展了出来,那速度和意识,简直称得上是恐怖。
青丘雁又好气又好笑,说神行符多么珍贵的东西,你以为说有就有?之前的那五张是我出山之前师父交给我的,全部都拿出来了。
至于那两个三目巫族的巨人,在人群之中一阵横冲直撞,狼牙棒不知道砸飞了多少狗头。
而随后,有一个凝固如实物的身影从无数白衣人的中间浮现了出来。
我摇头,说未必,我们或许能够背水一战,跟这些家伙拼一下,至少能够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但如果入了水,到时候是生是死,都得听命别人了。
被这些失去意识的狗头僵尸袭击的,并不止他一人,到处都有人影在闪动,怒吼和惨叫不断响了起来,让人手足无措。
与其在这源源不断的尸群之中挣扎,不如赶回聚集地去,将这个消息告诉大家。
为了拼斗,我不得不拿出了三尖两刃刀来。
火势翻天,而在这样的情况下,青丘雁向我打起了手势,让我暂时撤离这里。
在这把重器的加持下,我倒是没有被那些古怪而丑陋的家伙给扑倒在地,而且还成为了这五人小队里面最主要的战斗和*图*书成员。
我依旧还是摇头,问她能不能再提供几张神行符。
一群人相互照看着,撤往了林中。
面对着我的疑惑,青丘雁摇头,说不用担心,家师与疟鬼河伯有一些交情,我试着说服它吧……
一路过来,这几人的战力我差不多也有所体会,不高不低,但如果身陷重围的话,基本上是活不了的。
青丘雁指着旁边三人,说你或许能够杀出重围,但他们怎么办?
青丘雁拉着我的衣袖,说那一会儿渡江的时候,你带着我吧——我从小就有些怕水,虽然会一点儿,但如果一紧张的话,就会抽筋……
我感觉这江水阴冷得过分,就好像一下子倒入了许多的冰块儿。
青丘雁指着不远处汇集而来的狗头僵尸,说我们若是留下,也是死路一条。
此刻那些狗头僵尸已经冲到了五十米之内了,其余三人都没有再犹豫,朝着江水里跳了进去,而我也硬着头皮,跳进了汹涌往下的江水里,而青丘雁则飞身而下,趴在了我的背上。
青丘雁点头,说正是如此。
我们冲到了近前,瞧见这些狗头果然是已经变成了僵尸。
然而唯一有一个问题在于,沧浪江的夜,是一个禁地。
然而情况并没有好转,随着这些狗头僵尸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难缠,众人的反应都不约而同地变得迟缓,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事情可能就会变得十分恶劣。
这些家伙长发遮住了面目,偶尔露出一抹阴森的白色来,http://m.hetushu.com看得让人直发麻。
然而刚才的惨叫声并不是从他的口中传出来的,而是另有其人。
是不是还从旁边的阴暗角落扑出一两头来,冲着我们发动疯狂攻击。
势在必行……
转过身去,我将三尖两刃刀收入剑眼之中,然后将黑袍子罩住了自己的全身。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不行,这帮狗头僵尸具备有生前发达的嗅觉系统,很容易根据气味找到我们,除非……”
走之前,他们还在这村子里点了一把大火。
红袍者说可,你们离开吧,不过有一点,你身下这人,需要永远留在沧浪水中。
听到这话儿,那家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也就是说,你希望能够与我联合起来,将青衣魃灭掉咯?
它穿着一身大红袍,雍容华贵,脑袋上面还带着宛如帝皇一般的珠帘,周遭有八位身穿盛装的女官,手中皆捧着巨大的扇子,分立两旁。
结果他们错愕地发现,这些僵尸根本就弄不死,不管砸飞多远,就算是脑袋都给砸碎了半边,在十几秒钟之后,居然摇摇晃晃地又爬了起来,而且还表现得更加的凶悍和暴躁。
并不是我有多流氓,只是有些自然反应而已。
唉……
我尽量低调,免得被人认出当天将墨吏击杀的人,便是我。
神行符神奇无比,唯一的遗憾就是消耗品,我们从三目巫族的聚集地赶到这边的村庄附近,已经耗尽了里面的力量。
哮天一族的聚集地是用草棚盖出http://www.hetushu.com来的,最怕的就是火,结果被这么一点,火焰一瞬间就蹿了起来,将整个村子都给点燃,到处都是身子僵直、四处搜寻的狗头僵尸。
青丘雁却不慌不忙地爬上了我的肩头,站立之后,朝着那红袍者拱手,说青丘一族,雁,拜见河伯大人。
瞧见此等场景,周围几人都吓得直哆嗦了。
所以在没有与我们商量的情况下,这两位三目巫族的巨人转身离开了。
我忍不住一阵苦笑,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别渡江了。
然而虽然我们撤退了,但这帮狗头却是穷追不舍,因为那村子被火烧掉了的缘故,使得惧光的狗头僵尸纷纷朝着暗处跑来,而有一大半的狗头僵尸都涌向了我们这边。
相比旁边那位哮天一族的狗刨,还有另外两个的小短腿,我游的速度稍微快上一些,眼看着对岸越来越近,我心中甚至生出了几分侥幸,想着此刻未必有人注意到,说不定我们就能够这般悄不作声地游到对岸,而没有任何惊扰呢。
如果有那玩意的话,或许我们可以不用这么冒险。
渐渐的,跟随着我们一起的几人对我都产生了几分敬意。
我们在短时间内,与四五头狗头僵尸交过了手,感觉除了敏捷度比较低之外,其余的都挺难弄的。
面对着这样的情形,他们选择了退却。
我们离沧浪水并不算远,行走了半个时辰,也就到达了那宽阔的江边来,而这个时候,身后的狗头追兵已经近在咫尺,大部队的脚步声已经能够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