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六十五章 三十四剑主

进入甬道之后,游了十分钟,前面终于有了出口。
我点头,说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以他的实力,绝对做不到昨夜那般的结果。
这是僵尸之中最顶端的存在之一,旱魃一出,赤地千里,那热力可比火焰狻猊要强上许多,如果真的有一头旱魃在此的话,那么就不会是这般的冰寒彻骨,而是咕嘟嘟冒着气泡的温泉了。
我也是心中欢喜,说你们?老鬼呢?
面对着众人的嘲笑,我表现得十分平静,既不争辩,也不解释,而是缓步走到了水潭的边缘来。
我望着周遭无数的石像,深吸了一口气,说那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不但有出口,而且还有光。
尽管即便是不换气,我也可以在水里待上一整天,但是碧月潭底下面的天坑给人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了,而且那温度一度让我感觉接近于零,所以瞧见这甬道的时候,我心中充满了欢喜。
我心中涌现出一阵狂喜,快速游了过去,很快就到了尽头。
一开始的时候三人同行,后来效率不高,几人就分道扬镳了,约好见面地点——前事不提,之所以沦落于此,是因为她误入野象谷,结果给几个脸上长着几把的二流子调戏,动了手,给那些人一阵追逐,就到了这里来。
说到这里,蛇仙儿又跟我说起另外一件事情,说她之前和小米儿在苗疆万毒窟里四处找寻的时候,她翻到了一些记录和一份残破的地图。
我将整个身子都藏在了巨大的黑色www•hetushu.com斗篷之中,显得十分神秘,而一米八几的个头在这一大帮以“丈”为计量单位的妖魔鬼怪跟前,又显得过分弱小,宛如一根豆芽菜一般。
蛇仙儿看了我身后的水潭一眼,说你后面还有什么人没有?
这事儿让我心中骇然,不由得想起了之前在舟山群岛的时候,探访那海天佛国之时的场景。
我将昨夜在沧浪江遇险,然后疯道人在最关键的时刻介入,将那疟鬼河伯给一剑斩杀,自己化作河伯的事情,跟蛇仙儿简单讲了一遍,她听过之后,一脸惊讶,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你的意思,是石前辈已经恢复了自我的意识?”
脚步声飞快,我扭转过头去,瞧见一抹青衣浮动。
我听到这话儿,连忙摇头,说不对,我见过疯道人了,他们并不在一起。
我将我出现在这里的前后因果跟蛇仙儿讲起,她听过之后,沉吟了一番,方才说道:“这个地方是重宝之地,如果被人发现,很容易遭受窥探,那些人畏惧青衣魃,不敢进入,是最好不过的,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且等我去将禁制开启再说。”
震撼,说不出来的感觉。
如果躲在水下的那青衣女人是蛇仙儿的话,那么与其让这帮人找到她,还不如我先把情况给弄清楚,找到人了再作研究;而如果下面那位是青衣魃的话——废话,如果是青衣魃,还需要躲在这个水潭之中?
在这些人看来,青衣http://m.hetushu.com魃那可是厉害到没谱儿的恐怖传说,让这样的一人下水,岂不是让他去送人头么?
我眉头一跳,说你的意思,是昨夜斩杀疟鬼河伯的并不是疯道人,而是那浊九阴?
蛇仙儿摇头,说这个我也不知道,如果能够找到他问清楚就最好了。
那地图的描述,与这碧月潭十分契合。
青丘雁则忍不住说道:“诸位可记得昨夜诛杀了疟鬼河伯的事情?”
谈过疯道人,蛇仙儿告诉我,说当日她和老鬼、疯道人在约定的地点里等了两天,见没有人,知道出了事情,于是就开始回去找寻。
所以在最开始的一愣之后,引发的,则是一阵嘲笑声。
说罢,她带着我往左边的方向走去。
两人一路走,几分钟之后,来到了一处高台之上,蛇仙儿将手放在了正中间的一个圆球上,闭上眼睛,轻轻摩挲一番。
我爬了出来,趴在岸边,然后仔细打量着周遭的空间,发现这地方大得让我有一些说不出话来。
不过好在那边一定,蛇仙儿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王明,你怎么会在这里?”
然而即便如此,从我这个角度望过去,心中能够感受的,是满满的震撼。
蛇仙儿说可是我听老鬼说过,石前辈主修南海降魔录,体内很有可能封印的是上古大魔烛九阴,疯癫状态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如何还能够恢复清醒呢?
这些石像有的高达十几丈,有的只有几米,而且大多数都http://m.hetushu.com不算完整,断手断脚还算是好的,许多都从中折断,断成了数截。
从一堆乱石之中,蛇仙儿款款走出,来到了我的跟前,仔细打量着我,然后伸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你这些天都跑到哪儿去了,我们到处再找你呢……
我往下游去,那碧月潭越走越深,走了几十米,居然还没有瞧见底部。
我说你进这儿许久,有什么发现没?
啊?
蛇仙儿带着我来到高台的边缘处,指着墙上的壁画和符文,说这些是用神文撰写的,我从先天的记忆之中带了一些混沌印象,所以勉强能够了解一些……
什么?
中州之所以成为废土,这个地方或许会有一些答案。
有光从不知名处浮现而出。
然而被青丘雁指出来之后,我思虑一番,最终还是决定下水。
众人点头,说自然知道,不过提这事儿干嘛?
我心中一跳,下意识地摆出了戒备的姿势。
到底怎么回事?
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睁开眼睛来,冲着我微微一笑,说好了。
那儿是一个巨大的空间。
那记录之上有一个传说,说明这碧月潭之下,连通另一处空间,那儿是众神陨落之地。
我说你讲。
难道这里也是?
这是我见过最大的山洞,那洞顶宛若苍穹,边际融入于黑暗之中,几乎看不到尽头。
她深吸一口气,说所谓天人,其实就是我们所说的神仙。
我视线之中的这些石像,有成百上千个,这样的石像每一个都需要http://m.hetushu.com耗费不知道多少年头来雕琢,然而此刻却是密密麻麻,占满了我伸出的巨大空间之中。
蛇仙儿朝着周遭一指,深吸一口气,说本来世间一片和谐,自有规则运转,然而却发生了战争,也称之为无量劫,而引发战争的那人,在这里被叫做三十四层剑主。
而在这巨大的孔洞之中,我却并不会感觉到空旷。
如此有了一刻多钟,我仿佛进入了一个黑黝黝的天坑,游了不知道有多久,最终来到了一处侧面的甬道里。
能够这般还活生生站着的人,就应该获得该有的尊重。
这种冷,几乎相当于沧浪江战斗最激烈时,无数阴魂贯注之后那江水的温度。
何谓魃?
这位可不是什么小角色,青丘一族在虫原素以足智多谋、变化多端而著名,而青丘雁作为青丘族大长老青丘鸿的徒弟、青丘神女的身份,受到万千人的仰慕和爱戴,即便是比不上这四位大佬,但也相差不远,所以此言一出,众人立刻都朝着她望了过去。
就在众人纷纷推脱、畏战不前的时候,青丘雁站了出来。
想到这个可能,我止不住心中的好奇,使劲儿挥动手臂,一路往下游去。
蛇仙儿说这上面讲了一件事情,除了我们之前身处的世界,这个世界上还有无数的空间和去处,而在凌驾于这些地方之上呢,还有三十三层天,每一层都有无数生灵居住,而在三十三层天那儿,有一个意识之海,里面会有神灵诞生,这种神灵不死不灭,也被叫做天人。http://www.hetushu•com
我驻足原地,心中骇然,久久不得平静,而这个时候,远处却传来了脚步声。
刚才若不是蛇仙儿之前已经有过破解,只怕我这般懵懵懂懂地冲进来,是要吃大亏的。
因为我瞧见了许多巨大的石头塑像。
当时我们也是通过一个深潭,不断向前,最终抵达了海天佛国的遗址。
蛇仙儿也是一愣,说到底怎么回事?
听到这事儿,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青丘雁指着我,说我们昨夜过沧浪水,疟鬼河伯亲自出手阻拦,就是这位以一己之力,稳住了疟鬼河伯,保我们过河,听到这事儿,你们还想要嘲笑人家么?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她才义无反顾地跳进了这碧月潭,而一路进来,其实也有许多禁制和机关,所幸她看过记录,都给一一破解了去。
我一入其中,便感觉到潭底下的那青衣女子绝对不是青衣魃。
夜里的沧浪江到底有多恐怖,疟鬼河伯到底有多霸道,在座的各位就算是没有经历过,也是听说过的。
蛇仙儿摇头,说我后来跟他分散了,他应该是跟石前辈在一起的。
听到蛇仙儿的讲述,我的心中有些骇然。
很快,大家也都将目光投向了被青丘雁指向的我来。
众人不再多言,而我则一跃跳进了寒潭水中去。
半夜过江,半渡而击?
比起沧浪江,这碧月潭的水显得更加冷。
我有点儿像是在听神话,挠了挠头,说然后呢,跟中州废土又有什么联系?
我苦笑,说若是能够见面问清楚,我又何必跑东跑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