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七十章 今夜沧浪水

因为都是精锐骨干,所以行动倒也不算慢。
就在我走神的时候,这边以极高的效率谈妥了接下来的方案。
疟鬼河伯用漫长的时间和无数的性命,奠定了这么一个忌讳,每一个夜间渡河的人,都需要面对着它的怒火,和随时都要丢去的性命。
虽然这一切都是众人齐心协力的结果,但若说贡献,自然是我数头功。
兀突骨被放置在一个被封印的木棺之中,然后被抬着,向东行走,然后沿着沧浪水一直往上游走去。
于是我跳下了水,游到了江中。
尊重是与实力所相匹配的。
河伯换了。
我不参与,主要的精力都是集中在了剑眼之上。
这个时候,远处传来如雷的脚步声。
对于青丘雁的提议,穷奇宗和无花道人并没有太多的怀疑,但都表现出了长长的沉默。
但是现在却不同。
反正碧月潭又走不了,大不了诸事了结之后,我再带着老鬼回来。
我开始回忆起了在碧月潭的经历来,越想越不对劲,感觉自己很有可能是入宝山而空回,要晓得光那残像就已经让三尖两刃刀变得如此强大,我若是能够留在那里,再多多研究,只怕还会有更多的发现。
所以这边一落定,众人便围了上来,不但有辟邪貅和穷奇宗,就连向来都颇为高傲、眼高于顶的无花道人,以及与我有过冲突的冰丝蛛后都上来,将我和青丘雁给团团围住。
谁都知道,夜里的沧浪河,简直就是m.hetushu.com地狱的存在。
我的谦虚赢得了众人的好感,一个孤傲的高手,和一个随和亲切的高手虽然都会赢得人的尊重,但无疑后者会更加讨人喜欢一些。
简短的商议之后,我们开始出发了。
留下来的这些人都是精锐,在经过简单编队之后,配合还算默契,有人在前作斥候,探知路况;有人收尾,扫清痕迹;而大部队在中间一边看管那被封印住的兀突骨,一边照顾此战之中受伤的人员。
在此之前,没有一个人正眼瞧我,在他们的眼里,我不过是这帮人的一个小跟班而已,甚至连跟他们说话的资格都不够。
当然,还会派脚程比较快的斥候前往三目巫族,让那边也派人过来这边接应。
如此一直走到了凌晨四点,青丘雁的那种感觉越发强烈了,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在沧浪水的岸边附近,然而此刻青丘雁已经等不及了,她告诉我们,说现在必须渡河。
众人相信了这谎言,而这个时候,前锋处传来了一个消息,说前面有埋伏,有几人已经失去了联系,现在辟邪貅已经朝着这边赶了过来。
唯一的意外,是殿后的冰丝蛛后等人,来得比较晚。
她甚至还告诉我,说如果事情真的到了无法避免的时候,她请求我带着兀突骨,独自前往三目巫族的聚居地,什么也不要管。
我朝着众人拱手,说这兀突骨是众人齐心协力的结果,即便是没有我m•hetushu•com,恐怕也难以逃脱如此下场,而且此刻也还不算是完,毕竟从这里到三目巫族的聚集地,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而现在象头族损失大半,此处也久留不得,如何回返,路上需要注意些什么,这些事情都需要商量,还请各位多加费心。
不但如此,我们这边的援兵也损失大半,与象头族加起来不到五十人。
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自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尊重。
青丘雁一路之上,都显得十分紧张。
有着火焰狻猊和加强觉醒版的三尖两刃刀,我自觉打不过,也可以跑。
这法门有时灵验,有时不灵。
其实很简单,经过兀突骨这么一折腾,野象谷的象头人村落已经毁之一炬了,穷奇宗也没有心思再待在这里了,在危机来临之时,人总是有一种抱团取暖的心思,所以他决定带着剩下的族人前往三目巫族的聚集地。
再加上她在里面,可以观想娲皇的形象,不断修行,最终一定能够成就一番伟业。
对于青丘雁的悲观,我认真告诉她不要着急。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唯一能够与兀突骨正面交锋而不败的高手。
这些生物不但有象头一族,而且还有别的部族。
不过随后的谈事环节我还是保持了低调,一直站在青丘雁的背后不说话,任凭众人讨论。
对于这个情况,青丘雁的解释,是斩杀了疟鬼河伯、取而代之的那一位和*图*书,是我的师长,对待我宛如亲人一般。
所以如何回返,当真还是需要一些商量的。
眼高于顶的无花道人最是热情,说青丘一族不声不响,居然出了这么一位顶尖高手来,实在是令人诧异,先生当真是沉得住气,之前多有怠慢,还请原谅。
这过程中,没有任何意外,让人为之恐惧的水鬼河神,没有半分踪影,仿佛消失无踪了一般,这事儿让众人看向我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敬畏。
只怕到时候蛇仙儿出关,我们这一大帮人,没一个会是她的对手。
我们在河边等了半个多时辰,她方才带人赶到。
说出这话来的时候,我显得很镇定,毕竟此地并非故国,我即便是身处其中,也不会有太多强烈的归属感。
而兀突骨之所以落败被擒,除了因为青丘雁拼死封印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我已经将兀突骨给死死压制住,甚至还破开了它乌龟壳一般的铠甲。
要说这人也真是奇特,平日里的时候下巴翘得老高,而热情起来的时候,却如沐春风,弄得我都不好意思。
流传了几百年的魔咒,在今天这一刻,终于消失了。
尽管我不确定此刻的疯道人是否还认得我,又或者会否卖我一个面子,但此时此刻,总要比疟鬼河伯执掌沧浪水的时候,要安全许多。
至于野兽更是繁复,这些没有什么智慧的猛兽毒蛇哪里管你这么多,只要是触犯了它们的地盘,就会毫不犹豫地亮出爪牙来http://m•hetushu•com
这个看个人心态。
在得到消息之后,没有人再犹豫,众人纷纷渡河。
尽管我收敛了火焰狻猊附身而上的火焰铠甲,又收起了三尖两刃刀和逸仙刀,将自己藏在了黑色斗篷之下,但这一切都遮掩不住了我身上的光芒。
青丘神女是众人皆熟悉的,但我却不是,辟邪貅上前拱手,问我姓名,也好知道是哪路高手。
我说既然如此,那我先渡河看一看。
她不确定那人是否就是青衣魃,又或者是兀突骨的同党,所以显得十分谨慎,也让我务必打起一万分的精神来。
至于兀突骨,将有我们一起护送,连夜赶往。
一路行走,路上不断有那化作僵尸的各种生物浮现,朝着我们发动攻击。
我虽然对这种狐假虎威的事情并不在意,但看得人多了,心中多少有些小得意。
一切有我。
如果渡河,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若继续往前,只怕凶多吉少。
我跟青丘雁都在中间的大部队,与我们一起的还有无花道人和象头族族长穷奇宗,至于辟邪貅则分在了前锋斥候,而冰丝蛛后则留在了最后。
若是真的要死,就死我一个。
一切寂静无声,而等我游到了对岸,又折回了这边来的时候,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不过这事儿想想也就算了,虽然我此刻有着几分冲动,想要折回碧月潭中去,不过想一想小米儿还留在三目巫族的聚集地,想起自己肩头的责任,到底还是打消了这想法。
她告诉和图书我,说她修炼得有一门功法,可以进行天人感应,预知事物。
兀突骨是青衣魃最重要的助手之一,左膀右臂,没有了它,青衣魃的威胁就会少许多。
我瞧见没有人支持青丘雁,又有些忍受不住她乞求的目光,于是站了出来。
这样的人手,若是在往日,倒也是人才济济,但是此刻我们的对手可是那凶名恐怖的青衣魃,事儿可就有些麻烦了。
光这一点,就足以令人刮目相看。
对于我的舍身取义,众人都十分感激,然而唯独我一人知道,此刻的沧浪水,或许跟以前已经有着巨大的差别了。
却是三目巫族的援兵来了。
此番与兀突骨的争斗,众人损失惨重,顶尖高手百眼石灵被震散,再难复活,象头族大半人手都给兀突骨转化成了僵尸,一部分人逃散各处,此刻聚集在穷奇宗身边的,只有二十多人。
尽管路上极有可能会受到青衣魃的攻击,但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对,这事儿我可得跟老鬼好好说一下,要不我隔壁老王专治不孕不育这名声若是传出去了,只怕要臭一辈子的。
蛇仙儿留在那遗址之中,是一个很正确的决定,虽然我不清楚五彩补天石到底有什么功效,但对于人体来说,绝对是非常强大的补药。
不过此刻,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觉得在队伍的后面,有一双或者几双眼睛,在暗处冷冷地观察着我们,只要我们稍微露出一丝空隙,就会立刻出现,将兀突骨给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