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七十二章 这气氛诡异

无花道人正在观礼,瞧得那巫步如痴如醉,似乎想要从里面找到一些修行的奥秘,听到我的话语,不由得一愣,说怎么了?
我没有上前呼喊,而是默默注视着,瞧见这一行三十多人上了祭坛之上,突然间有人吹起了犀牛号角来,呜呜的声音在山脚下不断地传递,将整个荒原都给充斥其中。
不过从她位于那位大祭司和三目俊中间的位置来看,待遇还算是不错。
啊?
我挤出人群,朝着绿叶和小米儿那边拼命挤了过去。
两人走得飞快,很快走到了三目巫族的核心区域边缘,周遭一片寂静,这时无花道人也觉察到了不对劲儿来。
阶下之囚,萤火之辉,居然敢与日月争光?
无花道人不相信,摇头说道:“不可能,三目巫族是虫原上最强大的种族之一,每一个成年人都是最优秀的战士,这儿还集齐了重兵,不然如此,聚集地的外围和核心区域都有十分强大的法阵,一旦开启,根本无法强攻,这儿都是自己人,怎么可能会有拼斗声?”
听到我的话语,那岩将军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安全的问题,请你放心,此番盛世,聚集了虫原大半的顶尖高手,我三目巫族也是集结了最大的人手,而且加上各路前来帮忙的豪雄,不但外围布置了重兵,内部也是监察严密,另外两轮大阵全开,不可能有人混得进来的……
我说好像有人过来救那兀突骨了,能不能带我去见一下负责人和_图_书
无数人都伸长了脖子围观,而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了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
她领着我朝着旁边走去,来到了人群外围,有一个带着熊皮帽子的三目巫族,指着他说道:“他叫岩,是我父亲手下最厉害的大将,也是负责族中守卫的人,你跟他说罢。”
他望着我、我怀抱中的小米儿、绿叶以及无奈跟过来的无花道人,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对不起,法阵中枢之地,是我三目巫族的核心机密,我不可能告诉你的……
岩将军瞧见我的瞻前顾后,脸色越发冷漠起来,说不行,我们的兵力配置是早就已经商量妥当了的,现在临时调派,要万一出了事情,谁能够负起这责任?
咻!
我问岩将军,说既然不能告诉我,岩将军能不能派人去那边瞧一眼,看看到底有没有情况?
望着这般盛大的场面,兀突骨的嘴巴一咧,突然间发出了山呼海啸的声音来:“哈、哈、哈……”
能成么?
我把握到了关键,问他道:“你们主持法阵的地方在哪里?”
他们的声音低沉,曲律悠扬婉转,不断地共鸣,充斥着整个天地之间,过了没多一会儿,我感觉到周遭的炁场变得格外凝重,有一种让人血液循环不畅的压力从不知名处落了下来。
我们这些人大部分都处于祭坛的第二级平台处,对于这帮人,基本上都属于仰望。
我的目光落在了一直跪和*图*书倒在地,仿佛死人一般的兀突骨身上去。
神使大人?
这个时候我瞧见了青丘雁,在一大帮高个儿的中间,她显得格外显眼。
或许这跟她将兀突骨给生擒住这事儿有关吧?
岩将军双眼睁得滚圆,不知道面前这个藏头遮面的家伙是哪门子神使,不过到底是大小姐介绍过来的人,他表现得倒也中规中矩,说你好,什么事。
眼看着太阳正高,大祭司的巫步跳得越来越状若疯狂,而这也表明她已经快要达到了忘我的境地。
一直到了太阳正高,三目俊终于带着一大票浑身都是肌肉棒子的族人赶到了这里来。
这巫步有板有眼,十分认真,而旁边的三眼巫族则开始唱和起来。
岩将军指着祭台之上高声唱和的三目俊,说除非有族长的命令,否则我不会告诉你的。
绿叶瞧见我如此焦急,也跟着紧张起来,问我道:“我去找我父亲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的人越来越多,好在这祭坛是按照三目巫族的身高建造的,倒也还算是比较通畅,勉强也能够挤得下。
我看着绿叶,说你也不知道?
我说要怎样才能够告诉我?
它抬起一寸,浑身的骨骼就仿佛被巨大的压力给练成碎末一般。
我说我似乎听到了一些不对劲的东西,好像有人在拼杀。
这些三目巫族的大块头儿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身材高大得让人敬仰,此刻一声吼,整个空间都为之一抖,而在这m.hetushu.com样的情况下,那兀突骨居然缓缓地抬起了头来。
他忍不住心中疑惑,跃上了旁边的墙头上去。
绿叶摇了摇头,我想了一下,估计绿叶这个时候去找三目俊,不但不能够获得认同,也许还会引发三目俊的责难。
我下意识地转过了头去,朝着祭坛往下的山间瞭望,发现可能是自己有些过于敏感了,然而没等我回过头来一会儿,又听到了这种古怪的声音。
尽管我十分着急,但岩将军却显得十分谨慎。
说罢,她指着我说道:“岩将军,这是神使大人,他有事情要跟你讲。”
相比无花道人的不信任,绿叶对我则是全心全意的崇拜,立刻说道:“好,我带你去。”
唯有忘我,将自己的意识抹去,方才能够请得神的意志降临。
我讲刚才跟无花道人说的事情,跟岩将军重述了一遍。
随着号角的响起,气氛开始变得严肃起来,人群里先是传来一阵喧闹,随后立刻寂静下来,紧接着我瞧见那大祭司居然在台上跳起了巫步来。
或者应该说是三目巫族的大祭司,这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太婆,个头儿不高,中等偏下的水平,拄着一根苍老的拐杖,颤颤巍巍地被人群簇拥而上,一路走上了祭坛的最高处。
作为三目巫族族长最疼爱的女儿,绿叶身边只有重重护卫,我这边一有异动,立刻就有了反应,好几个护卫拦在我面前,准备呵斥的时候,绿叶却叫住了他们。
岩将军的hetushu•com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满脸戒备地望着我,说你打听这个干嘛?
法阵以及周遭炁场施加在他身上的压力让旁人难以想象,但是我们却能够听到有骨骼啪啪作响的声音。
我说我怀疑已经有人在进攻那里,想要彻底破开三目巫族的结界——告诉我,到底在哪里,快来不及了。
绿叶和小米儿携手出现,不过并没有过来跟我打招呼,也不知道是没有瞧见我,还是不知道我回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它的身子突然动了一下。
巫婆。
无花公子正要打量,突然间角落处传来一道响箭,直刺我们心口。
就好像死人诈尸了一般,周遭的许多三目族人在同一时刻,陡然一声呐喊:“吼!”
说罢,我朝着祭坛下方的区域走去,而这个时候那岩将军则在我后面喊道:“这里是我族的核心地区,必须有人带着,不能随意穿行……”
相比之前的光膀子,这回的三目巫族众人却都穿上了类似于斯巴达克斯的大红袍子,弄得威风凛凛,宛如一面面旗帜在飘扬,唯一让人觉得疑惑的,就是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么多布料。
这一次,比上回更加清晰。
这事儿让性情暴躁的三目俊大为恼火,抬起脚来,就想将这东西给踹下熔浆池子里去,结果却给大祭司给一把拦住了。
小米儿的话语让我的眉头一跳,有些心虚地望向了祭台上面的三目俊,发现他根本没有心思理会这边,方才放松了一些和*图*书,然后对绿叶说道:“绿叶小姐,你知道谁是这儿的护卫负责人么,请帮我转告他,说好像出事了。”
小米儿则直接跳进了我的怀里,开心地喊道:“爸爸……”
大祭司已经将全部的精神投入到了巫步之中去,一拦之后,立刻又进行着自己的动作,而青丘雁似乎在跟三目俊解释一些什么,三目俊虽然并不太认同她的话语,不过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我说我们去看看,一定出事儿。
沉思了几秒钟,我将小米儿递给了绿叶,说我跟无花道人去下面打探消息,如果有任何变故,绿叶小姐请一定做好预案,不要慌乱。
他往后退了两步,让出空间来。
除了三目俊,我还瞧见了三目巫族另外一个重要人物。
我听到这里,知道对方似乎并不在意我的警示,甚至连跟着我过来的无花公子也是如此。
我在人群之中站立,也是乐得清闲,安静地打量着周遭一切。
绿叶有些发愣,说出了什么事情?
这是无数三目巫族之人的信念凝聚。
我心头一跳,拉着旁边的无花道人,说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他大声喊着,我却不理,快步往下,而五花道人则苦着脸跟在身后。
而即便如此,它最终也还是抬起了头来。
无花道人舍不得这观礼,说去哪儿?
我使劲儿摇了摇头,不过心中越发觉得不对劲儿起来,一把抓着他的胳膊,说跟我走。
她跑到我的跟前来,甜甜地问道:“神使大人,你也在这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