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七十四章 生死的抉择

我们这边站定,有人高声喊道:“那不是敌人,是青丘一族的高手。”
火焰狻猊并不单打独斗,它在阻退了敌人之后,立刻狂奔而来,将正在奔跑的我给弄到了背上,然后朝着祭坛方向奋力奔跑。
而且在她的眼中,我并不算什么威胁。
它浑身冒着滚滚浓烟,然后朝着冰丝蛛后扑了过去。
我吹了角质号角警示之后,抓着这大家伙,朝着半空中的冰丝蛛后猛然一甩,然后朝着前方扑去。
这事儿十万火急,冰丝蛛后哪里能够拦得住我?
我问兀突骨呢?
我感觉到了一阵不妙,抬起头来,瞧见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间连了一大片的乌云过来,将阳光给遮盖。
话还没有说完,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建筑坍塌声,众人纷纷朝着那便望了过去,而我则跑到了小米儿跟前,让她跳上火眼狻猊的背上。
我看了绿叶一眼,小姑娘眼泪汪汪,对我说道:“神使大人,你不留下来帮我们么?”
它几乎是完克冰丝蛛后,所以她的表现才会如此差劲,甚至于抛弃同伴,逃离战场。
他或许心头愤怒,但是站出来说话的这些人,许多他也不得不给点儿面子,特别是在这大敌当前的时候。
小米儿似乎知道我的想法,指着旁边的绿叶,说能带上绿叶姐姐么?
时间紧迫,我能来得及么?
青衣魃到底有多厉害,这个我的心中并无概念,但是知道她喝的精血越多,力量就会越加强和_图_书大,而从哮天一族到象头族,又到冰丝蛛后的属下,毒蜂一族以及之前参与进攻阵眼的三目巫族……种种迹象表明,她已经在朝着全盛时期的实力在恢复。
旁边走来一伙狗头,领头的哮天果拱手说道:“如果没有隔壁老王给我的纸条,只怕我哮天一族已经灭族了。”
青丘雁舔了舔嘴唇,说我也感觉到了,还以为是你这头狮子的缘故呢?
以刚才火焰狻猊的速度,这羽箭几乎是贴着鼻子射下来的。
我说我女儿呢?
我在呼唤当初在熔浆祭坛底处附着于我身上的那祝福。
这时绿叶也站了出来,冲着她父亲喊道:“父亲,他真的是神使大人,我曾经在他身上感受过父神的气息,父神还曾经有托梦于我!”
我们这边刚刚跑了几分钟,突然间我感觉到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震。
轰!
青丘雁说时辰已到,已经斩断手脚,扔进了熔浆祭坛之中去了。
我骑着火焰狻猊,快速冲进了人群之中,发现这巨大的祭坛上下,无数人彼此依靠,然后全神戒备。
朝着阵眼主攻的,是那一帮三目巫族的大个子,这是同族相残,用不着冰丝蛛后操心,所以她便率领着一帮同族,朝着我这边杀了过来。
每一个从千虫窟中走出来的智慧种族,都有着超出常人的手段。
这般一想,我唤出了火焰狻猊来。
这并不是普通的僵尸,她也有智慧。
几秒钟之后,一股古http://m•hetushu.com怪的气息从我手中激发。
不下于五十张硬功正绷紧了弦,遥遥指着我全身的要害。
“屁!”
糟糕,被认出来了。
来了,来了,一定是青衣魃来了。
火焰狻猊行走如风,很快就赶到了祭坛这边来,结果还没有等我弄明白状况,就有利箭从高台之上射了过来。
而趁着这个机会,我则快速奔跑到了一个还算是比较安全的距离。
几秒钟之后,他叹了一口气,抬了一下手。
她一跃而起,飞到了半空之中的时候,从腹部处飞出无数的丝线来,化作一张又一张的大网,朝着我这边覆盖而来。
呜呜的号角仅仅吹了几声,就停了下来,因为冰丝蛛后此刻已经朝着我这边快速赶了过来。
不过我这边跑,冰丝蛛后则在后面追着。
我是两条腿,而火焰狻猊则是四条腿,不光如此,它还能够踩着热气腾腾上升,并不畏惧那些飞在半空中的家伙。
而三目俊此刻也是面沉如水。
阵眼既然已经陷落,当务之急,我得找到小米儿。
虽说昨夜的战斗,冰丝蛛后表现得十分不起眼,甚至可以说是拙劣,但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对手实在是太过于强大的缘故,再有一点,那就是兀突骨这样的僵尸根本就不怕任何毒素。
砰!
我立住了火焰狻猊,朝着周遭一望,发现这边应该是已经得到了示警,所以整个祭坛上下已经在结阵以待了,各族高手纷纷http://m.hetushu.com涌了出来,武器扬起,盔甲鲜明。
我挥舞着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将不断射来的毒蜂刺给击飞,然后朝着祭坛方向狂奔而走。
穷奇宗带着族人赶来,说我象头族愿意为隔壁老王担保。
知道的人倒也还好,不知道的人,瞧见这么多人站出来为我说话,有的甚至还是死对头,不由得一阵心惊,不知道是何方人物,居然这般厉害。
辟邪貅,以及很多与我有过并肩作战情谊的人纷纷站了出来,为我证明。
三目巫族的父神,没有出现?
三目俊拿着长戟的尾端猛然顿了一下地面,怒声吼道:“我最恨别人骗我了,你不要侮辱我的智商,刚才大祭司带着三目巫族众人再次祈祷,老东西都没有出现,它会露头,救你一个外人?”
冰丝蛛后刚才结成的大网,在遇到火焰狻猊之后,就好像是干柴碰见了烈火,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化作漫天粘连的焰火。
不但如此,一股灼热无比的气息从东边的方向传递而来,温度陡然上升,而我也下意识地感觉到一阵口渴。
糟糕。
我摇头,说冰丝蛛后被转化成了僵尸,估计昨夜回来就已经是这样了,而阵眼已经被她带人攻破,我刚才在半路上的时候,感受到一股灼热之气,那个青衣魃,应该已经到这里了……
我被挡在这里事小,如果对方将小米儿给扣起来了,问题可就麻烦了。
青丘雁也站了出来,她朝着三目俊拱手说道:“大和图书王,不管王明是不是神使,他都帮着我们做了许多许多的事情——哮天一族是他出手救下来的,渡江一战,是王明凭着性命杀过去的,连击杀疟鬼河伯的那人,也是他的师门长辈;东奔西走,夜援象头族的人,是他,而擒拿兀突骨,最大的功臣也是此人;就在刚才,他还出言示警,让我们这边有所准备,不然情况都知道会有多恶化……”
三目俊脸色一变,惊讶地喊道:“怎、怎么可能,真的是父神的气息……”
那兀突骨怎么处理,也依旧将他扔进熔浆之中去?
前面的防线让出了一条缝隙来。
事情很有可能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如果那青衣魃真的降临,整个虫原即将面临一场巨大劫难,而我不可能为了这事儿将性命给折腾在这里,所以实在不行,我就得带着小米儿离开。
但是此刻的冰丝蛛后,也已经成为了一具僵尸。
面对着三目俊的质问,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如果我告诉你,我在熔浆之下感受到了三目巫族先祖的意志,它将我给保存了下来,没有让我死,这事儿你相信么?”
啊?
冰丝蛛后来自于千蛇窟往北的千虫窟一带,别看两者只是一字之差,但却有着巨大的区别,要知道这一片大地被命名为虫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来自于千虫窟的名头。
众人惊讶,而三目俊拿着长戟,遥遥指着我,说隔壁老王,你为何没有死?
深吸了一口气,我举起了手来,然后hetushu•com将意志沉浸下去。
我心中诧异,不过却也没有多问。
我跑了一百多米,感觉如果一直这般跑,很容易就要给偷袭射死。
青丘雁指着不远处,说跟绿叶小姐在一块儿呢……
我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感觉从鼻腔到胸腔都是一阵干涸,好像热得要冒烟。
不光光只有她和她的族人,还有那些毒蜂一族的僵尸,也朝着我这边飞了过来。
随后火焰狻猊扑腾于半空之中,将那些毒蜂一族的小个头给撵得东奔西窜。
我知道如果不给他一个认可的答案,只怕祭坛之上万箭齐发,我估计就有危险了。
一声惊天怒吼,我抬头,瞧见三目巫族的族长三目俊提着一根巨大的长戟走了下来,指着我说道:“什么青丘一族的高手,这分明就是隔壁老王!”
无花道人这时也拱手,说刚才若不是隔壁老王拖住那帮人,让我过来示警,只怕我已经死在路上了。
相传那旱魃现身,赤地千里,现在可不就是这样的情况么?
不过对方并不是朝着我的身上射来,而是火焰狻猊前进的路上。
像冰丝蛛后这样厉害的高手,即便是化作了僵尸,也保留着一部分的智力,要不然也不可能被安排过来潜伏,然后突然发难。
总共有三箭,彼此之间的距离几乎一模一样,而最后一箭,离火焰狻猊只有三米之远。
青丘雁从高处跳落下来,慌忙问我道:“阵眼那边什么情况?”
我使劲儿拍了一下火焰狻猊的背上,让它赶紧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