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七十五章 恐怖的大军

简单四个字,包含了无数的愤怒和期望,众人的声音即统一又繁杂,在祭坛之上不断旋绕,气势直冲云霄,甚至有一种要将那云层给撕开一般的感觉。
这话儿让众人都为之一愣,它们这是打算干嘛啊?
而在这漫天的烟尘之中,有一头雷夒巨兽,此物只有一只脚,就像一只没有角的野牛,浑身苍灰色,宛如一座移动的楼房。
是时候大战一场了。
他是如此的用劲儿,一点都不怕将那畜生给砸痛。
小米儿一愣,说那你不跟我们走么?
这男人不但长着一鸟脸,而且背后还生出一对翅膀来,双手捏着一对铁锤,威风凛凛。
他们到底什么关系?
这箭雨密集而凶悍,倏然而至,第一波就有数十头栽倒在地了去。
我深吸一口气,腾空一跃,落在了祭坛下方的广场之上,这儿是正面战场,双方交织成一团,血肉飞溅,你来我往。
随后又是第二波、第三波……
对方等着我们喧闹了好一会儿之后,那青衣魃的面纱之下,方才缓缓吐出了一句话来:“既然不识抬举,那就全部灭杀!”
我回过头来的时候,瞧见一排排的建筑倒塌了下来。
那鸟人清了清嗓子,回望着身边差不多上千头各式各样的僵尸,大声喊道:“青衣魃圣女驾到,此番亲征三目巫族,只为两件事情——第一,救得我主人身边的大将兀突骨;第二,惩戒三目巫族,以儆效尤。此事与在座各位和_图_书非三目巫族的各路豪雄并不关系,诸位若是能够弃暗投明,或者离开此地,我主人向你们保证,绝对不会对你们有任何伤害……”
一个女子一身青衫,丝巾蒙面,不知容貌,有大风吹起,青色罗衫长长飞起,宛如仙女返世一般。
我感觉周遭众人的呼吸都变得一阵急促,显然是被这阵势给吓到了。
真的是冤家路窄啊,我冷冷笑了起来。
确保了她们的安全,我拔出了三尖两刃刀来。
大军降临,兵临城下。
沉默了一会儿,我对绿叶说道:“一会儿你们两个不要乱走,跟在它的身边,一旦有任何变故,就让它带着你们离开,知道么?”
这些家伙横呈于半空之中,倏然而至,几百人便宛如千军万马一般,黑压压一片,着实让人心惊胆战。
这儿又闷又湿,我感觉好多人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而随着他的不断挥落,那雷夒巨兽的身子如鼓,居然发出了如雷一般的响声,一开始的时候还不算明显,到了后来,响声震动整个天地,让阴沉沉的天仿佛就要落下雨水来。
而有的箭矢,甚至还射不穿对方。
他用手中的一对铁锤,朝着那雷夒巨兽的身上砸了过去。
每每有毒蜂栽倒,都会赢得一阵欢呼声,然而很快大家的欢呼就减弱了数分,因为瞧见那掉落在地的毒蜂一族,居然挣扎着又爬了起来,然后继续飞上了半空之中。
不过祭坛这边和*图*书也并不是没有手段,但听到旁边不远处传来了弓弦乍起的声音,紧接着便有利箭跨空而出,朝着这些满是毒性的家伙飞去。
我本来想找到小米儿就离开的,结果绿叶问我这话儿的时候,我方才想起来,这个时候单独离开,也未必能够走得了。
之前是同伴,现在却不得不一较生死,世间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悲哀的事情呢?
一句话出现,就仿佛是命令一般,在那鸟人震天响的擂鼓之下,那绵延不定的僵尸大军开始进发了,朝着祭坛这边狂奔而来。
而与我们这边无比喧闹所不同的,是对面的僵尸大军中,显得格外宁静。
上!
只不过,您可是青衣魃啊,一旦出现,旱地千里,所有人都没有活路,就算这次饶过了我们,下一次呢?
战斗在一瞬间迸发,我回头望了小米儿一眼,朝着打了手势,让她和绿叶两人往后躲去。
三目俊又问道:“我们之前各有恩怨,我们之前相互敌视,然而是什么,让我们现在都聚在了一起来,抱团取暖?”
所以三目俊的话语一出,众人都挥舞着手中的兵刃,大声吼道:“有!”
此刻祭坛这边全神戒备,我若单独离去,肯定太过于扎眼了。
这话儿听得有些让人烦厌,于是三目俊站了出来。
这边扎眼,放在敌人的眼里,同样也是扎眼。
这个时候,众人方才想起来,这些除了是毒蜂一族,还是僵尸。
我大约和_图_书瞧出来了,那青衣女子,应该就是虽未露面,但却名声大噪的青衣魃,而她身旁的这个鸟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僵尸。
既然是僵尸,除非将其分尸,要不然就不会死亡。
雷夒巨兽出现之后,它身后的烟尘之中,继续有人影浮现,有体型巨大的三目巫族,有各自矮一些的虎豹狼狮,有飞在半空之中的毒蜂一族,有长达七八丈的长蛇,还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族群,以及哮天一族、象头族等遗落的僵尸。
青衣魃这么大的势力并不是白来的,这些智商并不算高、甚至只能盲从的炮灰角色,在此之前,可都是这些族群的同伴。
擂鼓十三通,鼓声停歇。
而在这女子的身旁,还有一个长着鸟脸的男人。
我落下之后,先是用三尖两刃刀挑飞了几个毒蜂一族的僵尸,然后瞧见了一个老熟人正在人群之中大杀四方。
冰丝蛛后。
几轮箭过后,也就十几秒的时间,这些毒蜂就跨越了长长的距离,扑到了祭坛之上来,从半空中落下,毒刺射出,与众人纠缠,而地面之下,那些僵尸大军也与最外围的防御接触了,双方开始最正面的短兵相接起来,一时之间,杀声震天响。
这一句话可算是问到了心窝子里面去。
青衣魃来了,但她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着一整支大军。
本以为如果来的只是青衣魃,大家凭着这人多势众的优势一拥而上,说不定就能够将这传闻中无和-图-书比恐怖的旱魃给消灭之,然而此刻瞧见这场面,顿时就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众人指着青衣魃,怒声吼道:“因为她!”
然而眼看着似乎要下雨,但最终还是没有落下,那青衣女子身上散发着一种让人口干舌燥的灼热气息,将整个空间的温度都提高了十几度。
雷夒巨兽走到了祭坛阵前,那个跟在青衣魃身边的鸟人开始敲起了鼓来。
就鼓动起众人情绪这一点来说,三目俊果然是一个极富有煽动力的大师,不过他放完了嘴炮之后,并没有退缩,而是直接站在了第一线上来。
他回望着身后无数同仇敌忾的群雄豪杰,然后指着雷夒巨兽身旁的无数僵尸,大声喊道:“各位,对面的那些敌人里,可曾有你们的同伴或者亲人?”
这人群上千,别看乍一听数目不多,但是现场的场面却是声势浩大,无数的烟尘飞起,密密麻麻。
身处于熔浆祭坛旁边,它显得格外兴奋,不断地抖动着身上的毛,火焰腾腾,不过对于我的女儿,这畜生倒是知道讨好,探出湿漉漉的长舌头来,舔了舔小米儿,示意自己并无凶悍之处。
这雷夒巨兽之上,站着两个人。
而三个问题问完之后,三目俊举起了手中的长戟,高声喊道:“在无数年前,我们的先祖前赴后继,浴血奋战,将这凶獠封印,保得了不周山下的虫原,数百年的安宁;而今天,我三目俊,以及我身后的三目巫族,愿意用自己的m.hetushu.com鲜血捍卫生灵的尊严,再一次将此獠击杀,诸位,可愿随我一战?”
“因为自由!”
然而那鸟人却不依不饶,继续宣扬起了他那一套缴枪不杀的理论来。
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狂热地怒声吼道:“因为自由!”
如果我被列为第一个铲除的对象,那么我这就不是战略性撤离,而是傻乎乎的送人头了。
众人狂热地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大声喊道:“战、战、战,战、战、战!”
我说我尽量,不管怎么说,对面的气势这么足,我也要见识见识,你说对不?
要分化我们呢?
三目俊说我们可以闭上眼睛,我们也可以成为僵尸,成为别人的奴隶,换来一时的安宁,但是你们为什么没有?
即便是身上插着七八支箭,这些家伙依旧还能够活蹦乱跳。
三目巫族号称巨人,各自比通常的人类要高三四倍,核心居住地的建筑规模自然也会按比例增加,从我的角度来看,三目巫族的建筑格外宏伟,然而从外围到这边,一路上的建筑几乎都给平推了去,巨大的垮塌声响起,轰隆隆,烟尘飞扬。
啊?
在场的各位虽然实力各异,但没有谁是蠢货,所以对于这样的话语,都只不过是就当做了耳旁风,全部都聚精会神,等待着决战的到来。
说话间,那边已经有动静了,我将火眼狻猊留在了这里。
最先出击的,是数百的毒蜂一族。
没有了三目巫族这样强力种族做牵头,谁还能够战胜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