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七十八章 兄弟再会首

恐怖的灼热之气从半空之中重重砸落了下来,我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当下也是凭着本能,将三尖两刃刀给竖直朝天而立。
正午的眼光,太强。
我心中惊骇,朝天望去,却见一抹青色身影骤然落下,那女子素手罗衫,化手为爪,朝着我的天灵盖抓了过来。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那些岩石在一瞬间被高温给融化,方才变成如此模样。
我的心中狂喜,手中的三尖两刃刀挥舞得更疾起来,而老鬼出现之后,也是身形如电,朝着这边的青衣魃急速冲来。
他是想和我一起,将青衣魃给拖住,然后给被人消灭起党羽的时间,然后最后赶过来,与我们一起围歼此獠。
说到底,我的内心深处,还是渴望着做一回英雄,即便那是梦,也无妨。
老鬼倏然而来的一抓,与青衣魃猛然撞到了一起,发出巨大的声音来,我瞧见老鬼戴上了蠡龙爪,但是这一下却还是吃了大亏。
这一招其实在法国巴黎的时候,我就曾经有见过,不过那是一位死亡之族卡帕多西亚的血族使出来的,而老鬼他吞噬了侯爵猎杀者的心脏之后,也继承了这样的手段。
铛!
我心中大骇,有些埋怨那人——你是瞎了么,怎么连方向都弄不清楚?
原来如此。
然而当那人进入我的视野之中的时候,我顿时就为之一惊。
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啊?
想到这个可能,我心中一阵狂热,强行按耐住巨大的反震之力,一落地之和-图-书后,就开始朝着对方发动了暴风骤雨的攻击。
如此看来,拨开这乌云的,绝对不是青衣魃,因为这个对她来说,实在是太不利了。
我知道时间紧急,此刻的青衣魃将大部分的心思放在了行云布雨的上面,根本没有时间搭理我,所以这就是我的机会。
二郎斩是一套刀法,而不是斩击的那一下。
我与他眼神交汇,知道了他的意思。
她早有准备,那个暗中出手的家伙便暴露了身份。
青衣魃实在是太恐怖了,不过即便如此,老鬼还是再一次缠了上来。
这事儿让她有些愤怒。
砰!
她轻轻笑道:“幼稚,真的以为我是靠着这些小喽啰,称霸这虫原的?奴家现在有点生气了……”
眼看着这云雾越来越浓,越来越矮,又要将太阳遮蔽了去,我的心中暗道不好。
之前漫天的乌云密布,是青衣魃作的法。
它散发出了一种金黄色的光芒来,化作一个护盾,将我给牢牢护住。
短短十几米的距离,对于我来说,不过是几步之遥,眼看着对方就要布云成功,我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就已经戳到了对方的胸口。
轰!
而即便是一些比较高等级的,也感觉到了十二分的不自在,纷纷朝着旁边躲闪。
我这麻烦随时都可以杀,而若是等那密密麻麻的僵尸大军给消散了去的话,只怕她不知道何时能够再拉起这么一票手下来。
又是一阵恐怖的巨响,那威力当真是让人震撼,http://www.hetushu.com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边突然间出来了一股风,将那低沉的乌云又给吹散了去。
别看青衣魃撸起袖子准备与我大打出手,其实大部分的心思还是留在了头顶之上。
老鬼。
青衣魃没有想到我居然还有后手,一个到空翻,避开了逸仙刀,落在了我左前方的十米之外。
平白无故,居然多出了一个大坑来。
眼看着四周一片如雷的欢呼,原本陷入绝境之中的人们爆发出了巨大的呐喊,朝着源源不断的僵尸大军进发,我知道如果让青衣魃再次将太阳给遮住,只怕众人都将陷入绝望之地。
我朝着青衣魃疯狂攻击,她果然无暇顾及我,就好像是赶苍蝇一般地与我挥手较量,口中却一直念念有词。
敢做不敢认,这事儿着实有些让人愤怒,望着无数被阳光照射之后,开始溃退的僵尸大军,青衣魃顾不得再理会我,而是挥舞起了宽大的衣袖,开始作起了法来。
我本来心中是欢喜的,然而当真正与对方作正面接触的时候,方才知道她为什么会如此轻描淡写。
杀!
一阵恐怖的雷鸣之声,我感觉好像人处于那急速冲击而下的瀑流之中,全身都承受着无比恐怖的压力,然而好在这个时候三尖两刃刀终于发威了。
没有等我思量清楚,悬在头顶之上的青衣魃已经陡然落下。
但见她双手一招,立刻有风云滚动,整个大地陷入一片干涸之中,水分被蒸发出来,然后腾然而上m.hetushu.com,凝在半空中,又化作了云雾。
而午时的阳光,则最为刚猛。
我提着三尖两刃刀,开始了冲刺。
两兄弟以一种绝对没有想到的方式,在这战场上见了面。
瞧见这个穿着潇洒燕尾服的男子,我脑海里所有的疑惑一下子就得到了答案。
砰!
然而她的身体仿佛金刚不坏之身一般,我即便是用尽了全力,也没有斩开对方的半寸皮肤,最大的结果,就是将她身上的青衫划烂了几处,露出了白花花的肌肤来。
三尖两刃刀戳在了对方的手心之上。
我感觉周遭顿时一阵颤抖,几秒钟之后,我瞧见自己站立的地方还算没事儿,但范围之外的七八米,方圆之内,居然陷入了地下半米深。
她怒声大喊,那边的尸群就好像是煮饺子了一般,不断的翻滚起来,而几秒钟之后,有一个身影从四处飞舞的残肢断臂中浮现出来,竟然是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而当她站定的时候,我方才瞧见在阳光的照射之下,四周一片哀鸿遍野,无数低等级的僵尸无火自燃,被那阳光给照射得生出了滚滚的浓烟,大部分都倒下了去。
眼看着低沉的乌云就要遮住整个太阳,阳光消失,大地变得一片灰暗的时候,这女人终于低下了头来,不屑地对我说道:“想要趁我施法来干扰于我?你实在是太天真了,就凭你这手段,我就算站在这里,让你打上一百年,你也未必能够伤得了我的一根头发丝儿……”
我感觉到刚才那种恐m.hetushu•com怖的灼热气息再一次出现,几乎没有迟疑,就朝着旁边的地方滚落了过去。
她举起右手,一阵恐怖之极的炎热蔓延了整个天地。
尽管之前曾经无数次想过要带着小米儿远走高飞,但真正事到临头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居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疯狂拼命。
这个将满天乌云给吹走,弄得消弭于无形之中的,不是旁人,却正是我那个失联许久的兄弟。
我们两个之间,隔着一个光滑如镜的深坑。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空之上沉甸甸的乌云开始密布,并且粘连成一块儿去。
她没有什么兵器,完全靠着坚韧无比的身体在于我交手。
青衣魃也明白这个问题,她娇艳如花的脸上突然间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来。
这里可是青衣魃,你过来可不是送死?
此刻的青衣魃或许是一座大风车,我则是那堂吉诃德。
是谁呢?
我感觉自己好像戳在了那不知道有多厚的城墙之上一般,浑身一震,几乎就要朝着后面跌落而去,然而那青衣魃却一动也没动,口中默默念着咒诀。
但我也许有可能将她给挑下马来。
阳光乃纯阳之物,虽然不及雷法,但对于许多邪恶黑暗生物来说,却有着一种天然的克制。
不能够让她施法成功,我得阻止她。
如此呼风唤雨的本事当真厉害,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高等级的僵尸在烈日之下虽然无妨,但低等级的僵尸、又或者刚刚转化不久的,则很难抵御阳光的灼热。
十几个回合之后,青m•hetushu•com衣魃终于持咒结束,我刚才所有的努力,都不过是拖延了一下时间而已。
轰!
青衣魃本来想要将我给一击必杀,没想到半路上又杀出一个对手来,瞧见那被驱散了的乌云,她的目光在四周游弋着,大声地呐喊道:“到底是哪路高人,居然能够破去我的积云术,出来让奴家也见识见识啊……”
这个时候我已经无法变招了,眼看着对方就要拿我练起了“九阴白骨爪”,一直被我捏在暗处的逸仙刀也终于陡然现身,朝着那女人的脸上刺了过去。
如果有得选择,青衣魃绝对不会选在这个时候进攻三目巫族的聚集地,只可惜如果此时再不出手,恐怕自己的左膀右臂就会要没了。
她的左手猛然一震,朝着我遥遥拍来。
眼看着这兵器就要戳爆对方气球一般的胸口,突然间青衣魃横手过来阻拦。
我知道这女人的厉害,不敢怠慢,长刀收回收了几分,然后猛然一戳。
她左右一望,朝着左侧方向的尸海之中怒声吼道:“居然藏在我的小宝贝里面,好大的胆子啊,给我死!”
之前的时候不出手,则是因为防范太严了,若不是人手都集中在了熔浆祭坛这边,冰丝蛛后等内奸也未必能够得手。
她大声喊着,周遭却只有一阵哀嚎之声,而没有一人站了出来。
这个女人即便是僵尸,也是颠倒众生的天生尤物。
我这刺得又快又疾,但对方比我更加迅捷,而且在半空之中还能够平移数分,避开了我的三尖两刃刀,然后继续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