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八十章 决战桃花林

而疯狂嘀咕了一会儿,那青衣魃抬起了头来,看着小观音,说你应该是天人吧?
这把对我极为重要的法器,给青衣魃扔垃圾一般地丢在了这里。
我驻足在一棵桃花树之下,蹲下了身子来。
小观音身子一晃,化作一道幻影。
我捡起了逸仙刀,而这个时候,半空中突然间传来了小观音的声音:“所谓修道,需要上体天心,体悟自然,怀揣着仁慈之心,天才会助你——而常年杀戮,虽然一时间所向披靡,但是却已坠入魔道。所谓魔道,天之大敌,万物所憎,所以你资质非凡,但终究还是达不到你追求的目标,这就是命。”
青衣魃抓着黑长直的头发,有些疯狂地大声喊道:“为什么,在我被封印的这段日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兀突骨也瞒着我?”
我的腰间一松,桃花扇如乳燕投林,落在了小观音的手中,而随后她啪的一声,将那扇子给打开了来。
青衣魃的攻击正好落在了那幻影之上去,而小观音则出现在了旁边的另外一棵桃树上。
我跑断了腿,到最后,还是停下了脚步来。
好神奇的手段。
瞧见这般模样的她,小观音叹了一口气。
我心中骇然,慌忙提着三尖两刃刀,朝着打斗的地方跑去。
这随手一扔固然是将我摔得七荤六素,但在刚才的时候,将我给牢牢掌控住了,她完全可以随手将我给杀了去。
为什么?
然而在这青衣魃的跟前,却和图书被她随手一抓,就将我人生之中最大的秘密给弄了出来。
青衣魃狂笑了起来,说在我面前,这可由不得你了。
她将那浮现出来的龙脉社稷图打入了我的身体里,然后将我朝着远处猛然一掷,我在半空之中翻腾,给这么一扔,就直接摔到了好几里地之外了去。
小观音微笑,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屡屡作恶这事儿,可不是你父亲的意思……
她微微一笑,说试试看啊?
小观音叹了一口气,说也不能说算死了,他只是将神魂融入了永生之海,维护了无数人的重生之机,但他自己,却再也不能够从那里走出来了……
天空中突然间传来一道恐怖的巨响,天地都为之一震。
还有,她为何会说我这龙脉社稷图是她父亲的东西呢?
赤地千里,竟然是让整个大地都失去了生机?
为什么?
小观音点头,说对,这也是一个办法,不过有一个问题。
我走到东边的时候,搏击的声音从西边传来,而我匆匆忙忙赶到西边的时候,北面又是一阵山摇地动。
青衣魃使劲摇头,才不是呢,奴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几多痛快?再说了,瞧见生灵在我的手中痛苦啼哭,最终死亡,对于奴家来说,才真正是一件痛快的事情呢……
这力气大得出奇,我人在空中一阵飞掠,过了几秒钟,重重地砸在了一棵粗壮的桃树之上,枝桠立hetushu•com断,而我也落了下来。
啊?
小观音说他与你的确是父女,但与此同时,他还是人皇,是无数生民的父亲,他的心,怀着天下;你若是安心向善,自有接你的那一天,而你若是整日作恶,他即便是心中爱你,却也不能如此糊涂——只可惜,现如今他也不能接你了……
难怪小观音说我为什么不用桃花扇,我竟然不知道这扇子还有这等的功效,而就在我看得目瞪口呆的时候,从一头炙热的远古凶兽变成了普通女子的青衣魃也没有立刻出手,而是朝着面前这个少女问道:“你是谁,为何懂得风伯的手段?”
大概是感觉到了威胁,青衣魃往后猛然一挥,想要抓点什么,指间却从小观音的脸上差之毫厘地划过。
她足尖轻点,倏然间就冲到了小观音的跟前来,手上的指甲在一瞬间变得又长又尖,宛如五把锋利的匕首,朝着小观音的胸口捅了过去。
她冷冷一哼,说好大的胆子,居然将我给收入你这小千世界里面来,你就不担心我将这并不规则的空间给破坏轰塌么?
小观音落在了满是桃花的树上,足尖顶起,踩着那粉红色的灿烂桃花,宛如谪仙。
她没有再说了。
因为能够感应到逸仙刀的所在,所以我很快就赶到了战场的中心,瞧见一身青衫的青衣魃与一身白衣的小观音战做了一团。
后背重重地撞在了满是青草的草地上,我有些发晕,感觉胸口一阵烦和*图*书闷,下意识地吐出了一口老血来。
我还想着帮小观音对付青衣魃呢,结果这时才发现,这样的战斗根本不是我所能够参加的,别说参战,我连人家的影子都摸不到。
我满心疑惑,不过头重脚轻,好半天方才从地上爬了起来,突然间发现刚才还灿烂盛开的桃花林,此刻却变得宛如一片鬼蜮,树枝干涸,桃花枯萎,绿叶全部变得枯黄,脚下湿润的草地也裂开了一个又一个的口子来。
而此刻的青衣魃就好像是太阳一般,身体里散发出了灼热到极致的气息来。
第三下,地上冒出了新草,树枝上浮现了新芽,一切又变得生机勃勃,大地回春。
面对着如此恐怖的青衣魃,小观音退到了一颗枯萎成了树干的桃花扇之上,然后握着那桃花扇,朝着前面扇了三下。
一切都显得太过于神奇,让我都有些搞不懂这到底是不是梦。
我赶到的时候,小观音与青衣魃肃然分开。
小观音叹了一口气,说他死了。
扇面之上,十里桃花,满目江山。
第一下,酷热的空间顿时传来一阵清凉。
砰!
我的心中满是郁闷。
逸仙刀。
青衣魃瞪着一双大眼睛,使劲儿地摇了摇头,说怎么可能,他那么强,而且已经有了如此的修为,本应不死不灭,为什么还会死掉呢?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幻觉,然而过了几秒种,有些晕晕乎乎的我发现白衣赤足的小观音,居然真的出现在了青衣魃的身后。
青衣http://m.hetushu•com魃脸色狰狞,说那好,我若是能够将你给吞食了,就能够恢复几分,至少能够翻过不周山,透过时空晶壁,抵达三十三天,至于到底是什么,我自己去看。
飕!
青衣魃浑身一抖,说什么,应龙居然是他派来的?不可能,不可能,我与他是父女,他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小观音微微一笑,说可是我不想死啊,作恶多端的是你,该受到责罚的人也是你,我为何要死去呢?
而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小观音的话,责备我为何不用桃花扇。
小观音听了,叹息道:“难怪他会派应龙过来杀你呢。”
这种陡然之间的时空转移让我有些诧异不已,然而对于青衣魃来说,却不过是些小把戏。
我想要加入战斗,却发现根本捕捉不到两人的身影。
小观音个儿不高,体型娇小,比那青衣魃矮一个头,不过气势却并不弱于那女人,那桃花扇在她的手中,化作了一把奇门利器,上下翻飞之间,居然打得青衣魃火花四溅。
青衣魃的情绪有些震荡,脸色数变,方才问道:“为什么?”
青衣魃脸色一变,说我让你装神弄鬼,看我的赤地千里。
第二下,滔天气势为之一滞。
小观音眯着眼睛,说算是吧?
将我杀了,这才是最为牢靠的手段,这般将我扔开,反而好像是在手下留情。
她将那扇子摇了一摇,突然间天地转移,前一秒我们还在那三目巫族的聚集地之前,而下一秒,周遭的景色和-图-书陡然变换,遍地的桃花林。
什么?
两人再一次激烈拼斗起来,化作了两道旋风,在林间不断地飞奔而走,鼓荡的炁场劲风将桃花吹得漫天而起,宛如梦境一般。
青衣魃问是什么?
听到小观音提起自己的父亲,青衣魃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人也变得愤怒,咬着牙,怒声说道:“休要提他,我自昆仑而来,帮他赢得了大战的胜利,却耗尽了精力,无法回返天界,留在了这人间,后来几经生死,功力耗尽,数次被封印了去;结果他呢,居然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哪里当我是女儿了?”
紧接着,是漫漫长的寂静。
小观音听了,忍不住笑了笑,说原来你整日作恶,却是想要让他知晓你的消息,好接你回去啊?
而且这龙脉社稷图给她一把抓出了我的身体之外,就好像揪住了我的命根子一样,让我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感觉自己就好像赤身裸体一般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来,让我十二分的不自在。
龙脉社稷图是我心中最深处的秘密,因为要瞒着黄金王家的人,所以我从未有跟外人谈及过,甚至连老鬼都不曾谈起,只是模糊地说了一个大概。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那原本枯萎了的桃花,居然又恢复了初始模样来。
那泥土之中,插着一把刀。
青衣魃为什么不杀我?
两女在林中的上空不断翻飞,手段齐出,那叫做一个激烈。
漫山遍野粉红色的、乳白色的、绯红色的桃花满地绽放,让人目不暇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