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八十一章 重逢三两事

小观音开始往外面倒,结果滚落出一大堆的东西来,当她瞧见一大坨黄金手指的时候,突然间愣住了。
我抬起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高高地举起。
我一下子就结巴了,有些惊恐地说道:“为什么啊,不会啊,我不会是你的敌人,永远都不会的……”
小观音给我的大胆吓了一跳,说见我干嘛啊?
我慌忙摇头,说没、没有,我刚才什么也没有瞧见。
我连忙摇头,故意装出大义凛然的样子,说这怎么行呢,你当初借给我救命,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我哪里能够无故占据呢?
望着对方那黝黑晶亮的双眼,我的心中一阵狂跳,怒吼一声,然后催动着龙脉社稷图之上所有的龙脉之气,陡然间倾泻而出。
我就像牵线木偶一样,僵直地转过了身子来,瞧见面前的女子站在了我的跟前,居然穿了一套我的衣服,平添了几分俏丽。
她又问,说你真的就没有一点儿别样的小心思?
听到她这话儿,我脑子一下子就打结了——咱们好像是在谈正事呢,你突然来这么一句,给我的感觉怎么像是在挑逗我啊?
我到底要不要接招呢,如果跟你调调情,但我却是会错了意,你会不会认为我太轻浮了?
说了好一会儿,我方才想起正事来,小心说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进入到她的身体里面去?”
我挠了挠头,说平生第一次碰见有人对我这么好,居然平白无故的将一仙骨制hetushu.com作的法器拿给我,我当然得好好记一下,免得不记得你的模样,到时候怎么还给你啊?
小观音抿着嘴笑,说这么好的东西,你就不想自个儿拿走,不还了?
我说不、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的。
她气呼呼地瞪了我一眼,说就算你看见了什么,也立马帮我把它给忘记了,知道不?
啊?
我摆了摆手,说不是,是一张画片,里面有图像的,你再找找。
两人聊完,小观音开始活动起手脚来,她刚才与青衣魃苦战许久,身体估计也受了一些暗伤,咔嚓作响,听得人一阵肉疼。
小观音倒也没有再逼迫我,而是跟我解释道:“其实呢,我很早之前就已经死了,后来只是凭借着半灵体的状态活着,根本回返不了阳世,现如今入了她的身体里,一来可以压制这小妞儿的意志,让她不能够再害人,再有一个,我就可以自由出入世间了。”
小观音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你真是这么想的。
带着巨大的恐惧感,我一步一步地走下了深坑,来到了躺着的青衣魃身前。
力量在这一刻勃发,我想要拼尽全力,将其击杀了去。
我心中充满了杀意,然而这个时候,那青衣魃突然间咧嘴一笑,开口说道:“王兄,许久未见,你这打招呼的方式还真的有些特别啊……”
她的力气太大了,我直接砸落在了泥坑的另外一边,三尖两刃刀差点儿就脱了http://www.hetushu.com手。
我听到,不由得大为震惊,担忧地说道:“那你自己呢,你可怎么办?”
对,是她的声音,我至今都没有忘记。
到底怎么回事,她死了么,小观音呢?
我刚想爬起来,那青衣魃突然尖叫道:“不许回头,不许看。”
她到底是死是活?
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只有死亡一途。
我有些听得不是很懂,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好火爆的身材啊……
能不能将其斩杀?
直到现在,我方才反应过来一些。
她白了我一眼,说你才看出来啊?
小观音点头,说也好,这青衣魃的意识十分强大,我如果没有趁手的法器在,估计还有些压制不住她;对了,你都往里面塞了些什么东西啊,怪沉的呢,我帮你腾出来?
我指着她手中的桃花扇,说里面有一张画片。
几秒钟之后,我一口气呼出,然后猛然往下一插,落在了对方看似娇嫩无比的脖子上面去。
啊?
我心思转了两圈,方才尴尬地摸头说道:“这个啊,呃,不知道。”
小观音瞧见我呆头鹅一般的样子,不由得噗嗤一笑,说对了,我倒是忘记问你了,你怎么知道我叫小观音的?
她听得我的指示,从里面摸出了几页纸来,说是这个?
青衣魃。
我感觉不到对方有一丝生机流露。
青衣魃、哦,不,应该说是小观音凭空一抓,摸出了桃花扇来,拍了拍自己的手臂,上面传来了金石之声m.hetushu•com,然后对我说道:“你也知道的,青衣魃出身显贵,她是黄帝的女儿,天生神通,身体坚不可摧,根本杀不死,而我又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进入她的身体里,将她的意识给封印住,方才能够阻止她再行恶事。”
小观音将那几张纸扔在一边,然后又掏了掏,摸出了那张我从废墟之中找出来的画片,瞧见上面的四个人,忍不住笑了,说你哪儿找到的这个啊?
即便毫无知觉,但这也是一具几近完美的躯体,洁白如玉的娇躯在污秽的泥坑里面,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差感,更是将这种极致的诱惑给提升了许多。
小观音“噗嗤”一笑,说你这么关心我干嘛?
听到对方的声音,我浑身就是一震,双眼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怒声吼道:“你把小观音怎么了?”
她活动了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回过头来,盯着我说道:“你真的要还给我?”
我赶忙点头,说好,我忘记了,忘记了。
对方手里有我的衣服,这一点无疑证明了桃花扇在她的手中,而面前这位女子虽然长得跟青衣魃一模一样,又或者根本就是她本人,但声音却和小观音的一模一样。
我走了几分钟,方才赶到了那地方,瞧见林子里突然还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而在泥坑的最底部,则是一个人。
我说是在巫门棍郎的房间里。
我眼圈都红了,额头青筋直冒,然后咬牙往下戳去,没想到这个时候,那青衣魃眼神往下一www.hetushu.com瞟,瞧见自己光溜溜的样子,顿时就是一声尖叫,“啊”的一声,然后手上猛然用力,将我的三尖两刃刀给拔开了去,然后蹬了我一脚,将我给踢飞。
“宿、宿敌?”
到底发什么什么事情呢?
我愣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没、没有,我洗过了的,很干净——你、你是小观音?”
先前的每一击都是惊天动地,而此刻桃花林中,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让我感觉到十二分的不适应。
这个让我曾经以为是不可战胜的恐怖怪物,此刻就静静地躺在了深坑的中心处,而让我有些耳热的,是此刻的她白花花的,几乎是全身赤裸。
她的脸色变得无比激动了起来。
小观音哈哈大笑,说你别紧张,我从来不杀无辜之人,所以在你变坏之前,是不会杀你的。
我笑了,说刚才不是说了么,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忍不住想再见到你之后,问一问你,为什么要把扇子,借给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啊?
啊?
小观音托腮思考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不过我会一直关注你的,一旦你露出这样的苗头,可别怪我不客气哦?
然而我见识过她之前狠戾的手段,自然不敢放松,即便是此刻毫无生机,我也没有太多的犹豫。
瞧见那起伏的诱人曲线,让我都有些不好意思直视。
她瞧见我看了过来,红着脸说道:“你的衣服干不干净啊,不会有虱子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话儿仿佛有魔力一般,我整http://m.hetushu•com个人都定住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说道:“你转、转过来。”
青衣魃有些惊讶,说哎呀,你竟然知道了我的名字?
我说好。
当下我将如何得知她姓名和来历的前因后果跟她说了一遍,听到这些之后,她满脸微笑,说亏你想得出,居然还将这画片带在身上来。
我松了一口气,随之又紧张起来,说什么是变坏?
而这个时候,一直紧紧闭着双眼的青衣魃,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来。
我使劲儿点头,说对。
收起了逸仙刀,不过我还是手持着三尖两刃刀作防备,朝着最后发出动静的方向缓步摸了过去。
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然而就在刀尖即将刺中了对方那雪白的脖颈之时,却有一只白嫩小手,将刀锋给抓住了去,不让我有半寸下移。
我点头,说嗯,你要拿就拿回去。
我感觉呼吸有些急促,心跳加快,握住三尖两刃刀的手心处,也分泌出了许多的汗液来。
这话儿说得小观音反倒是尴尬了,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之前有算过命,这世间除了我,还有另外一人能够打开桃花扇,而那个人则是我一生的宿敌,不杀了他,我这辈子都不得安宁,然后别人告诉我在那里能够找到那个人,于是就找过去了……”
我有些手滑。
我感觉被一小姑娘逼到了墙角,颇有些不服气,忍不住抬起头来,直勾勾地盯着她,说比起扇子来,我更想再见到你人。
我的脑子里满是疑问,左右望去,却一个人影也没有瞧见。